修煉路上的點點滴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日】修煉路上故事很多,今天只和同修交流其中的點點滴滴。

帶外孫女修煉

我孫女小月從小就很聰明,兩歲半就送她上幼兒園。和我在一起時,我就教她讀《洪吟》。她記性很好,只教幾遍就會背。我在接送她上幼兒園時,我倆就在路上邊走邊背,很快她就背會了很多首。

有一次我弟弟的女兒結婚,吃完飯我們就開車回家。弟媳有個親戚帶著她的小孫女要搭我們的便車。雖然沾親帶故的,但並不認識,車行了有段時間,彼此都不知說甚麼。這時,這個親戚對她的孫女說:「背一首唐詩給大家聽!」她孫女很高興的就背了起來,背完後就看著小月。這時,小月想了一下,就背起了《洪吟》裏的一首詩《了願》:「同心來世間 得法已在先 它日飛天去 自在法無邊」[1]。背完後問那小女孩:「你會不會呀?」車上的人看著她都笑了。

一天我到幼兒園去接她,走在半路上,我發現她左腳的大拇腳趾甲翻著,流在腳上、鞋裏面的血都凝固了,我當時心裏一驚:「這該有多痛啊!」就問她:「這腳是怎麼回事?」她說:「去午睡的時候走快了,不小心把腳踢到床腳上了。」我問她痛不痛?她說:「我就坐在床上,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不痛了。」

是師父替她承受了,謝謝師父!

孫女從小就和我在同一個房間睡覺,在睡之前我們就在床上坐著讀幾段《轉法輪》。當讀到第七講<妒嫉心>這一節時,她問我:「奶奶,甚麼叫妒嫉心呀?」我告訴她:「妒嫉心就是看到別人比自己強,別人的學習比自己好,看到別人穿漂亮的衣服,心裏就不舒服。」她說:「那我也有妒嫉心。」

有一次睡覺時,我在生她媽媽的氣,說了一句她媽媽的不是,她馬上說:「奶奶,你是修煉人,要修善,不能背後說別人的壞話。」我馬上驚醒了,說:「奶奶錯了,奶奶沒修口。」其實是師父在用她的嘴點悟我。

大法的神奇

修煉之前我有多種疾病,嚴重的精神衰弱、胃病(醫生說是胃癌的前期)、鼻炎,特別是憂慮症,不能吃,不能睡,完全靠藥物維持,為了治病到處求醫。

後來有人告訴我有種傳銷的藥很好,可治病,於是我便去買。在那裏碰了一個大學生。聊天時他說:他的房東老太太是煉法輪功的,這個功法很神。是冥冥之中結上了緣吧,我一聽,傳銷藥不買了,馬上就讓他帶我去他的房東老太太家。

見面後,那個老太太告訴我,她以前有很多病,煉法輪功後,一身的病都好了。我聽後非常激動,馬上要學。她借給我一套法輪功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帶。我回家後迫不及待的聽了起來,一口氣聽了四盤。當時就覺的我的胃在往上提(我的胃下垂十公分),馬上意識到這個師父是神,這功可不是一般的功法。

在聽師父講法時,慢慢的就睡著了。可就像師父說的,我雖然睡著了,師父講的我卻全聽進去了,真的兩天不睡覺也不睏,精神還很好。特別是多年的憂慮症,以前全靠吃藥控制,第二天我就把藥全都丟了,因為我感覺自己身體都很正常了。

第二天晚上我就找到煉功點,請同修教我煉五套煉功動作。煉功時就感覺小腹處有法輪在轉。幾天後煉抱輪時,兩隻手滲出很多粘粘的液體,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修煉後,真正感覺到一種沒有病的幸福。

否定舊勢力的迫害

有一段時間,發現孫女臉上的皮膚花花點點的,心想會不會是肚子裏有蛔蟲?於是一早起來就把她的大便裝在小盒裏,準備帶她到醫院去檢查。走到一樓,剛要出樓梯口,就感覺有股力量突然把我的腳拉住,我整個人一下子向前摔下去,我的左手和拿的水壺全部都壓在胸前,好長時間我都爬不起來。

恰好樓梯口前面有幾個鄰居正坐在外面打麻將,看我摔的不輕,就過來兩個人把我拉了起來。我一隻腿被摔傷了,站不住,他們就拿來一個椅子讓我坐著。我只覺的胸部痛,有種喘不上來氣的感覺。這時我老伴過來扶著我,我就昏了過去,但大腦還有一點點意識。我想: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其它一概都不要,都不承認。並在心裏反覆念這幾句話。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才慢慢清醒過來。老伴把我慢慢扶上樓。回到屋裏一看,我拿的鐵質的水壺都被摔破了,左手手腕的筋都被壓得凹陷下去,幾個手指也被壓彎了,不能伸,兩條腿全都摔傷了,整個人躺在床上不能動,夜晚痛的睡不著覺。於是我就聽法。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要煉功才能改變身體狀況,決不能上舊勢力的當。第三天,我下地在床邊煉功,因左手抬不起來,我就用右手拉著左手往上抬。只聽見「喀!喀!」的聲音,痛的我直發抖,我就想:「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就堅持煉。這樣一天比一天好。

通過這次魔難,我向內找,看到自己對孫女的情很重,還有不信師不信法,其實小孫女很相信大法,她是有師父在管的,我為甚麼還要帶她去醫院呢?

面對面講真相救人並不難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發起了對師父和大法的誣蔑,當時我還在上班,我就對單位的同事講真相,告訴他們所謂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後來就發真相資料,打語音電話講真相救人。我想,要能走上街頭,面對面講真相就好了,但是我性格內向,面子心很重,看到陌生人不敢開口,心裏也很著急。

一次我對一個同修說,我也很想面對面講真相,但碰到陌生人不敢開口。她說她敢當面講。這樣我就和她配合,一起出去講真相,同修講,我發正念。我們一起去超市講真相,後來到菜場、路邊遇到合適的時機就給對方講,每天都能勸退一些人。有一次兩個多小時十九個人退出了各自加入的惡黨組織。我倆很高興。當然我們都知道,是師父把路給我們鋪好了,我們只是動動嘴而已。這時我體會到講真相並不難,只是自己那個面子放不下。慢慢的,我也學會了如何跟遇到的人打招呼,如何根據不同對像切入講真相。

一次我們到菜場給一個賣菜小伙講真相,給他講了很多,他就是不退。我看這小伙還是一個能救度的人,我就對他說:「小伙子,你看這麼熱的天,我們都是六、七十歲的人了,我們在家裏開著空調,看著電視不舒服嗎?是大法師父慈悲,叫我們趕快出來救人。」說著我的眼淚都快出來了,這時小伙子可能感受到我們是真的為他好,就說:「阿姨,幫我退了吧!謝謝!」

有一天晚上,天氣很熱,我和同修到一個地下菜場門口。攤主們就把沒賣完的菜搬到路上來賣。為了抓緊時間,我倆就分開講。我走到一個賣萵苣的小伙子跟前,邊看菜邊給他講真相,我說:「小伙子,你看這麼熱的天,又這麼晚了,你還在這裏守著攤,這點菜也賣不了多少錢。但你看那些貪官,不種田,不做事,都在把幾千萬、幾億的錢存到國外去,把妻子兒女都弄到國外去享福,他們這些錢都是我們老百姓上交的稅錢,都是我們辛辛苦苦掙的血汗錢。」他很認可,後來我就勸他三退,告訴他為甚麼要三退,他聽明白了,退了。然後我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那晚退了三個人。

一次我和另一位同修出去講真相。走到一個小商店門口,看到一對夫妻坐在那裏,我倆和他倆搭話,原來他們是從醫院看完病回家,走累了,坐在那兒休息。同修就對那個男士講真相,我對他的妻子講。這位女士很快聽明白退了。儘管同修給那個男士已經講了很多真相,但他就是不退。他說:他要感謝××黨,說他家以前很窮,他沒錢讀書,是××黨給的錢讀的書,讀完書後又在一個很好的單位當文書,經常幫單位寫材料。他也知道共產黨壞,但就是不退。這時我就對他說:「滅共產黨是天意。」他一下抬起頭望著我,我就把貴州藏字石的事講給他聽,還告訴他說:「你把你手機打開,在百度上查『藏字石』三個字,就可以查到。」這時,他噢了一聲說:「我明白了,幫我退了吧。」然後,我又讓他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這樣的例子很多。很多人聽完真相三退後都會說聲「謝謝!」我們就說:「請謝謝大法師父吧,是師父讓我們做的。」

我切實體會到:講真相不但是救人,也是一個修煉過程,能去掉各種人心,如怕心,面子心等等。

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與保護!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了願〉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