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是我來世的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八十四歲,我從小跟奶奶讀過詩書,上過師範學校,在那個年代能上學,很稀有。我從小就跟著奶奶去廟裏燒香拜佛,很相信有神佛的保祐。

七二年的一天早上七點開始走路到下午四點,第一次去了天台山,從此每年初一到廟裏繞山,一直燒香拜佛直到五月末結束。老伴九二年去世後,我一直想出家修行,常住在廟裏,並且將被褥和日用東西都搬到廟裏去了。 我覺的人生很苦,想找到脫離輪迴之苦的修道方法。尤其是文化大革命,邪黨強迫僧人、道士還俗、結婚,從此我懵懵懂懂,內心裏想著:人為甚麼活在世上?我是誰?我要去哪裏?心靈深處迷惑,我怎麼辦?

正當我迷茫無助時,一九九五年我遇見了A同修夫婦,是他們贈給我了《轉法輪》寶書,我用了兩天時間讀了第一遍,我從此走上了修煉之路,我知道我得到了真法,從此有了方向──跟隨師尊修煉大法、走返本歸真之路。我的人生從此沐浴在浩蕩佛恩之中!在此我衷心的感謝同修的無私奉獻。

得法後我就徹底放棄了去廟燒香拜佛的想法,全身心的修煉法輪功,和同修們接觸後才真正體悟到了,法輪功就是人間真正的一塊淨土。我們地區同修在其它縣的同修幫助下,一九九六年四月,在本地療養院辦了第一期師父電視錄像講法班,當時49人參加學習班;同年第二期在另一禮堂舉辦,有300多人聽法。從此我們當地就自發的有了煉功點,熱心者就成了輔導員,街道、公園、中心廣場早晚有優美的煉功音樂聲和祥和的煉功動作。當時開天目的同修看見煉功場上空一片紅光罩著。

修煉大法不到一年,身體一身輕,多種病都不翼而飛,師父給我清理了身體。我明白了並非「人死如燈滅」;人,更不是從猿猴進化而來的;明白了人的元神是不死的。在修煉中,隨著心性的提高、境界的昇華,明白了大法是佛法修煉,並非普通的氣功。我就全身心的投入到學法,煉功,洪揚大法的行列中,在三年中,我們當地有幾千人走入了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魔瘋狂迫害法輪功,到處抓人打人,不准修煉,我心裏非常難受,抱著要說真話,還大法師父清白,到北京上訪,被當地公安和非法組織610劫持回當地,抄家搶走了我的收錄機、收音機和全部的大法書,在看守所非法關押了29天,搶走了我身上的兩千元錢。 二零零一年三月邪惡又強迫我去洗腦班,逼著我們看污衊法輪功的電視洗腦轉化等,使我身心受到了從未有過的折磨。二零零七年九月我在發真相資料時,被受邪黨謊言毒害的人陷害,被綁架抄家,在看守所關押了七天,當地國保隊長哄騙我家人給他們近三萬元錢。

在師父賜給的神通法力加持下,弟子走過了風霜雪雨的日子。從我得法一開始,我就特別注重學法,為了把法記在心裏,我不顧年齡已大,克服種種困難,一遍一遍的念、記、背,經過這麼多年,我終於可以背下來《轉法輪》,小組學法我不拿書就能跟著默默背誦。多年前我就開始背法、抄法,《洪吟》一~五冊我都抄了一次,能背過三分之一,《精進要旨三》,也在抄、背,現在抄《轉法輪》三遍,以後還要繼續背法、抄法。時間對我來講很寶貴,現在我很珍惜時間,每晝夜休息四小時,我一個人獨居,拒絕了兒子兒媳要求我和他們住在一起。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的家人和親朋好友因為同情支持大法得到了福報,受益無窮;世人明白真相後,認同法輪大法,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身心健康、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更是無量無計、層出不窮。有個農村人,當過磚瓦廠長,家裏很窮疾病纏身,到醫院看病花去了很多錢。我就從經濟上幫助他,讓他看真相冊子及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解脫疾病,後他走入了修煉中。

我遇到一個有緣人,五十歲,我勸她三退時,她跟我講了一件神奇的事;她說她臀部上長了四個疙瘩,聽我給講真相後,她按照資料上說的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她就誠心念了,疙瘩就消了。她感到很神奇,這更增強了她念九字真言的信心。我勸她三退她馬上同意。

二零二零年以來瘟疫期間,我經常騎自行車,有同修就一路去講真相;沒有同修配合,我一個人也要出去面對面講真相發資料。有時聽到人們得救後的感謝聲,我感受到師尊的洪大慈悲,眾生真的都在等著我們大法弟子去救度!這份責任,這份擔當,激勵著我出門講真相、在最後的修煉路上更要走穩每一步,做好三件事!

現在我實際年齡是八十四歲,但是看上去就像六十多歲,這是大法給我的福啊!我還有很多沒修去的人心,如怕心。我悟到:神還怕人嗎?人是我要救度的對像,他們能干擾我就是因為他們不明白真實的法輪功,不管甚麼人,我應該給講清真相。我還欠缺理性上講真相,特別是要利用法律震懾不明真相者,正的法律在人間是一個普世的標準,從法律角度反迫害,要正告行惡者它們的行為是在犯罪。要修煉出包容所有眾生的慈悲,純善的巨大能量可以改變一切,使不明真相的人得救。

個人體會,不妥之處,請指正。再次感恩偉大慈悲的師尊,衷心的感謝同修的幫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