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每一次講真相都是神聖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從七歲起就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至今我已經修煉二十多年了。今天想就講清真相的事情和大家交流一下自己的經歷和一點經驗。

初中時由不敢開口到敢於張口講真相

中共迫害法輪大法後沒多久,我升入了初中。初一、初二時,由於學法少,正念不足,我不敢和好朋友說自己的信仰,只是有時候和家人同修一起出去發真相資料。

有一天晚上,我和家人到一片平房去發真相資料。我們走到了一條小路上,這條小路上有很多戶人家,我和家人挨家挨戶往門口放真相資料。發了一會兒,突然發現有一個中年男人正坐在家門口乘涼。家人示意我趕緊離開。我心想,這個人是有緣份的生命,而且大法弟子應該堂堂正正的,所以我沒有和家人一起離開。當時我手裏正好有一本《九評共產黨》,我拿著書,非常坦蕩的走到那人面前,將《九評》遞給他,然後鄭重的對他說:「這本書非常寶貴,你一定要好好珍惜。」他也鄭重的接過書,非常誠懇的對我說:「我一定會好好珍惜的。」

到了初中即將畢業時,通過學法,我有了正念,敢於和好朋友講真相了。有的同學聽完後,非常接受,有一位女同學還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當時學校沒有監控,午休時,我帶她到隱蔽的地方,教她煉功。也有一些同學不相信真相,說了很多懷疑的話。我當時學法少,有些疑惑自己不會解答,心裏乾著急。現在回想起來,那些疑惑自己現在完全能夠解答的很清楚。

在剛開始的那幾年,每當我講真相講不清楚時,我就好好琢磨到底是怎麼回事,家人講真相時,我也很認真的聽,想想自己哪些地方做的不足。平時看同修交流文章時,也認真看別人是怎樣講清真相的。表面上是我下了功夫,但是實際上,我知道是師父幫助我開智開慧了。只要我想學,師父就安排機會讓我學,在很多關鍵的節點上,讓我一下子領悟到。就這樣,自己漸漸的會講真相了。

高中時堂堂正正維護大法

升入高中後,起初我也沒有正念,不敢和人講真相。到了高二時,通過多學法,我開始和要好的朋友、老師講真相,有的人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了。

有一段時間,政治老師總是在課堂上說誹謗大法的話,我聽到後心裏很難過。當時因為我的修煉層次有限,還無法切實理解兌現自己的誓約、助師正法這巨大的使命。但是我心想,我從大法中受益那麼多,眼看著別人誹謗大法,我卻不敢站出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實在不應該。但是我又由於怕心不敢站出來。所以我就多學法,通過幾天的學法,我有了正念。

後來上政治課時,政治老師又在課堂上說誹謗大法的壞話。我堅定了正念,舉手後站起來,對老師說:「請你不要再這樣說。法輪大法是佛家大法,『天安門自焚』事件是造假的……」政治老師和班級裏的七十多名同學靜靜的聽我講真相。一個要好的朋友在我身後拽我的衣服,讓我不要再說了,我並不管她,堅持講了幾分鐘真相後坐下。

我講完後,政治老師帶著威脅的語氣說:「不知道在中學煉法輪功會怎麼樣,要是在大學,煉法輪功會被輔導員找去談話。」我聽到後,沒有絲毫畏懼,又站起來,對他說:「確實如此,我家人因為信仰法輪功已經被迫害多次了。咱們當地還有一個女人因為信仰法輪功被迫害死了。但是法輪功是正法,在其它國家都允許自由信仰,只有在大陸被迫害。」政治老師聽完後,語氣緩和了。

當我坐下後,我的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來,因為我實在太激動。我看到了滿天神佛在我的頭上,莊嚴的護持著我。還看到天神為我擊鼓助威,天女為我散花。那種美妙殊勝的感覺讓我震撼不已。我修煉二十多年,天目只開過那一次。

後來,我輾轉聽到一個很靦腆的女同學的母親說的話,那次我在課堂上講真相,對那個女同學產生了極大的觸動,她母親說這顛覆了那個女同學的人生觀。高中畢業時,一個平時很少和我說話的男生給我寫同學錄時說:「看起來那麼柔弱的一個女孩子,想不到有這麼大的勇氣。」

在政治課上講完真相後,我沒有和家人說這件事情。因為我擔心他們對我的情和怕心會干擾到我。所以我對家人隻字不提。時隔半年後,才和家人講了這件事,他們知道後很驚訝也很高興。

政治課上講真相的事情,並沒有給我帶來任何麻煩,但是事後,好像老師們都知道我修煉大法了。有一段時間,班級的環境開創的很好,我帶著《九評共產黨》和其它真相資料在班級裏傳播,很多同學很喜歡,沒有了還管我要。高考時,我考取了將近650分的成績,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學。

師父告訴我們要多學法,我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深切的體會到這一點。多學法,就有正念,就能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還有就是,雖然自己是小孩子,但是修煉人最根本的是要聽師父的話,按照師父的法做指導。師父告訴我們:「其實我們不管是誰甚麼樣,只有一個法,只有遵照這個大法去做,那才是真正的標準。」[1]雖然是小孩子,但是如果看到自己的家人同修這段時間修煉狀態不好,要體諒他們的修煉狀態,和他們說一些事情時,也要考慮他們的承受能力。

在家人被迫害時─有正念

小時候,我經歷過多次家人被中共惡黨迫害。在我年幼的時候,一次又一次,突然間,所有的家人都不在身邊了,昔日的家庭溫暖頃刻間蕩然無存,那種淒苦的心境曾經給我的心靈帶來巨大的傷害。隨著修煉,我努力放下這些執著,不再去體會那段淒苦的心境。師父告訴我們:「吃苦當成樂」[2]。

在我年幼時,我也從來不和家人說我的害怕和痛苦,因為我不想干擾家人同修證實法。家人被抓走了,我在祖父祖母家,我也從來不和祖父祖母說自己心裏的痛苦。難受了,就在半夜時,藏在被子裏悄無聲息的哭泣,因為我不想勾起老人的痛苦。

一九九九年,母親和其他同修去天安門護法,父親很猶豫的對我說,他也想去,但是擔心沒有人照顧我。我斬釘截鐵的告訴父親:「你應該去說句公道話,不要擔心我,我可以去祖父母家。」

家人被迫害時,我和家人同修一起去要人。那時的我學法少,缺少正念,不敢說太多的話,偶爾說一句話,也不在法上。但是我沒有推卻過自己的責任。

說句心裏話,當我知道有些人因為自己的父母煉法輪功被迫害,對自己的父母有意見時,心裏覺的不可思議。明明知道自己的父母因為修煉大法而受益,明明知道法輪功是正法,中共非常邪惡,還屈從於邪惡的強權,對無辜遭受迫害的好人心生埋怨,這是很不應該的。

大學時突破和陌生人面對面講真相

考上大學後,有的同修告訴我,到了大學裏不要輕易講真相,以免影響自己的前程。我當時非常不精進,沒有經受住考驗,動心了。剛上大學後,我不敢講真相,學法也很少,把自己混同於常人。因為我修煉多年,對名利看的比較淡,所以也不喜歡爭名奪利,在大學裏每天悠悠盪盪的混日子。後來陰差陽錯的成為了學校大型社團的主持人,比較風光。但是和寢室同學的關係緊張,內心比較苦悶。偶爾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說自己幫寢室同學三退了。我心裏就想,自己也差的太遠了,不但沒救人,還和人家發生矛盾,這樣下去可不行,我得好好修煉。

假期回家時,我請求家鄉的同修幫我在上大學的城市找一個學法小組,同修們幾經輾轉,終於幫我找到了一個學法小組。我每週都去同修家學法,修煉狀態好了很多。但是沒過多久,我陷入了常人的戀情,中斷了學法。不理智的熱戀,往往是這一會兒好的甜言蜜語、海誓山盟,過一會兒又吵得撕心裂肺、痛不欲生,極其浪費時間,但是又難以自拔,也曾經給我帶來巨大的痛苦。當我內心遭受極大痛苦時,我跪在地上哭著,請求師父幫助我,同時自己下定決心要做好,然後利用假期學完了一遍師父的各地講法。學完後,我的內心釋懷了很多。師父也幫助我善解了這段緣份。

大四時,我看到明慧網上很多同修交流,說到大街上面對面講真相,我想自己也應該這樣做。所以我帶著真相資料,走到大街上,但是卻不敢開口。有時候,就將真相資料放在公交車的座椅上,或者到一些居民樓去發真相資料。我坐很久的公交車,到當地的看守所附近,近距離發正念,然後將真相資料放在附近的小區裏。

有一次,在同修家學完法,我下定決心要開口講真相。恰巧迎面走來一個中年男人,我有些膽怯的叫住他,然後和他講真相,又問他是否三退。他很努力的聽著,最後對我說:「哎呀!你的聲音太小了,我甚麼也沒聽清啊!」我感到非常沮喪,第一次開口,結果一事無成。他看到我的沮喪後,很爽快的對我說:「我聽你的,我退。」我轉悲為喜,和他說再見。現在回想,自己當時真應該再大點聲,和他再好好講一遍真相。

有一次,我在路上看到一個很面善的女人,我想和她講真相,但是又有些害怕,雖然最終開了口,但是,卻只是對她說:「請你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想想這句話說的實在唐突,但是她卻很認真的看了看我,然後說:「好的,我記住了。」這都是師父在鼓勵我呢!

有一個寒冷冬天的夜晚,我兜裏揣著一本《九評共產黨》,很想把這本書送給有緣人。後來,我遇到一個中年女子,我將書送給她,她非常感興趣,開始和我聊天。我和她講述了自己從小修煉,在大法中受益的經歷,又和她講述了「天安門自焚」的真相等。她說:「我知道你們這個是好的了。」但是,有一件事她不理解:她是在街道工作的基層人員,經常被派去清理牆壁上的真相標語,她認為這給他們的工作帶去麻煩。我告訴她:「有一些法輪功修煉者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共產黨給我們造謠,而且他們控制了全部的宣傳機器,他們一言堂,我們沒有發聲的渠道,只能採取各種辦法講述我們的清白,讓人了解真相。」她聽後表示理解。我們倆在寒冷冬夜的馬路上聊了將近一個小時。雖然天氣很冷,但是她很高興,對我表達感激後離開了。

那時候,我將《九評共產黨》和神韻晚會光盤發放給同學和朋友,和他們講清真相。

參加工作後做個好女孩,證實大法

參加工作後,一開始我只在辦公室裏講真相。後來公司裏很多同事都覺的我很好,很多人說我非常有素質,非常溫柔,對我很認可。我經常聽到別人對我的讚揚,有些年長的同事說:「現在這個社會,像這樣的女孩子實在太少了。」我深知自己之所以能得到大家的認可,都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我怎能不和大家講清真相呢?所以,我鼓足了勇氣,和公司裏的很多人講真相。雖然大多數暫時沒有三退,但是,也為他們後續得救做了鋪墊。

有時候,我坐出租車,也能看到正對面就有攝像頭。想著出於安全,要不還是先不講了吧?但是又不甘心,就發正念。過了一會兒,看著倒車鏡裏司機為生計而奔波的苦楚樣子,心想這天上的生命為了得救,來到這麼危險的塵世,實在不易,我怎麼能不講呢?所以還是開口講真相。

有一次,我坐早晨的飛機去外地,因為前一天一夜未眠,所以計劃上飛機後就睡覺。上飛機後,坐在我旁邊的是一個老年婦人,她開始和我閒聊。我雖然睏的腦袋非常懵,急於想要睡覺,但是我心想,她是和我有緣份的生命,她是來找我聽真相的。所以我不再管自己睏這件事情,振作起來,開始和她講真相。三個小時的飛機航程,除了吃飯時間,我幾乎都在和她講,她一開始有疑問,後來很接受。下飛機時,她和旁邊的其他人一起稱讚我,說我非常有大家閨秀的樣子。

關於講真相的一點經驗

1、不要被常人帶動

這些年給人講真相,有的人很接受、非常感激;有的人表示懷疑;有的人為我的安全擔心;也有人不願意聽;也有人表示嘲笑。雖然這些人表現的形形色色,很多時候,也會很現實、很直接的觸及到自己的各種心,但是我不能被他們帶動。

師父說:「他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擺正與人的關係,守住心性,不斷提高心性,在常人各種利益的誘惑下不動心」[1]、「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這樣一定會成功有望的。」[1]

遇到願意聽真相的人,不能歡喜;遇到懷疑的人,不能著急,要理智的找出對方的心結;遇到表現出關心自己的人,不能動情,還要往正路上引導對方。比如說,告訴對方:中國古人說:「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意思就是要堅持做對的事情,即使遇到任何誘惑或者武力的威脅也不能動搖,中華傳統文化的這種理念才是對的。很多人聽到這樣的話後,就表示理解。

遇到不願意聽的人,也不能氣餒。有的人可能暫時真的不想再說話,那就灑脫的說聲「再見」,把慈悲留給對方;有的人只是一時無法接受,實際上內心還有點想要聽,那就先發正念,然後順水推舟的再說幾句,說不定就能解開對方的心結了;遇到嘲笑的,也要將大法弟子的慈悲與威嚴展現給對方。踏踏實實的在現實中魔煉自己的心,無論人世間的表現是甚麼樣,都本著師父說的:「真修大法 唯此為大」[3]。師父就能幫助我們提高。

2、善待生命

通過學法,我感受到師父對每一個生命的珍惜。雖然現在社會很亂,很多人的行為很不好,但是很多人還是有善念在的。有些人,第一次講真相不接受,第二次可能很接受;有些人,一開始不接受,發一會兒正念,再講一會兒,可能就很接受。有的人很有意思,和他講真相,他一臉不屑、似聽非聽的樣子,結果過段時間才發現,他到了危急時,真知道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所以不能被常人的表現帶動,要聽師父的話,努力去救人。師父說:「生生輪迴苦等斷肝腸 紅塵欲海無盡頭 就為這看似平常的紙一張」[4]。雖然有些人糊塗,但是我們不能糊塗,要抱著善念,儘量的去講真相。

3、解開眾生的心結

師父說:「揭穿謊言 解開心鎖 不信良知喚不回」[5]。最初的幾年,我講真相有時候感覺無從下手,學完師父的這首詩後,我明白了,要解開對方的心結。我遇到過很多人,聽到過三退,但是卻不知道「天安門自焚」事件是造假的。如果不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是造假的,電視上誹謗修煉人殺人自殺是栽贓嫁禍,他們可能聽三退就有一些抵觸。

我聽到很多人說:「煉甚麼別煉偏了就行。」很多說這個話的人,都不了解「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真相。他們可能覺的電視上那些自焚、自殺的人是煉偏了,你煉的挺好。這樣還是沒有解開他們的心結。而且他們帶著對宇宙大法的懷疑,對他們的生命很不好。所以很多時候,我會告訴別人,法輪功是佛家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天安門自焚」是造假。當初他們為了抹黑鎮壓法輪功,安排一些人去自焚,栽贓給法輪功,還把一些精神病殺人往法輪功上嫁禍。大法師父明確告訴我們不能殺生。電視上造假的東西很多,請你不要相信那些造假的謊言。然後按照《偽火》紀錄片,給對方分析一下「天安門自焚」事件造假的漏洞。

還有一些人,他們一時無法理解電視竟然會撒這種彌天大謊,我就告訴他,共產黨一貫如此,它控制所有的宣傳機器,它想打倒誰,先給誰抹黑。當初劉少奇是國家主席,頃刻間就打倒了,後來又給平反。鬥地主的時候說地主都是惡霸,但是地主也有好人有壞人。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共產黨把文人都批鬥成臭老九,很多人含冤而死,等等。共產黨這幾十年一貫如此。請你不要被它矇騙。

還有一些人,他們不了解中共的邪教本質,將中國與中共混為一談。我就按照《九評》中講的告訴他們,中共是歐洲傳來的邪教,當初在歐洲搞巴黎公社,結果失敗了,被歐洲人趕了出來。趁著俄國內亂的時候佔領了那裏,然後蘇聯又趁著咱們中國內亂的時候扶植中共。最早的中共叫做「蘇維埃遠東支部」,共產黨不是咱們中國的東西,是外來邪說。

還有些人,他們說自己按照年齡早退出少先隊、共青團了,不需要三退了。我告訴他們,當初入隊、入團的時候,舉著拳頭,說將自己的一生貢獻給共產黨。這個誓言是很重要的,三退是要抹掉這個誓言,否則清算共產黨的時候,就會連累到自己。我讓他想一想,從古到今,從國內到國外,沒有一個政黨要求人舉著拳頭宣誓,要把自己的一生貢獻出去。只有共產黨這樣做,它就是想拉著中國人給它陪葬。所以,一定要聲明三退。

有時候,對方不說話,我不知道對方的心結到底在哪裏,或者有些人很匆忙,只能講幾句真相,我也會將這些關鍵點概括的強調清楚。比如說,法輪功是佛家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只有在中國大陸受到迫害。「天安門自焚」事件是造假的,大法師父明確要求煉這個功就不能殺生。電視上造假的東西很多,請你不要被那些東西矇蔽,不要對法輪大法有不好的印象,那樣對你自己不好。共產黨不是咱們中國的,它是歐洲傳來的邪說,它鬥地主、搞文化大革命,「八九.六四」開坦克軋死大學生,它破壞咱們中國的傳統文化,害死很多中國人,千萬不要和它站在一起。那樣對自己不好。

4、注意安全

在講真相的時候,要展現出大法弟子的慈悲與威嚴,同時也要注意安全。有一次,我和一個似乎對我有點意見的女生講真相,講了一會,我感覺對方好像開始錄音了。我心想,突然不講了也不禮貌,我就繼續講,但是不提法輪功三個字,因為她知道我說的是甚麼事,我就用「這個」兩字來代替,這樣又講了一會,而且即使對方錄音,也不會有危險。有的時候,我的狀態不好,但是看到有緣人在面前,我很想救他,我就讓自己振作起來,求師父加持,並發正念。然後就能感到自己有了能量,這時候再開口講真相。

5、每一次講真相都是神聖的

我知道,每一次講真相都非常神聖,自己都應該嚴肅對待。這些眾生從天上來到人世,生生世世輪迴轉生,就為了這一刻,這一刻多麼的重要!所以,當我們講真相的時候,一定要端正自己的態度。我們都有神的一面,在講真相的時候,應該表現出自己神的一面,師父說:「神在世 證實法」[6]。不能因為自己的關還沒過去,就覺的自己不行,或者像完成任務一樣,沒有了那種認真對待的態度。

結語

前幾天學師父的講法,學到師父說:「環境寬鬆了,壯壯膽,怕心小一點,並不是沒有怕心,怕心小一點就敢了,就敢走出來了」[7]。我發現自己過去就是階段性的這種狀態,很多時候做的不好,錯過了很多機緣。師父說:「從力度上講,經常去講真相的這些人,那真的是了不起,也很有經驗,做的數量也很大。」[7]我很想達到這種修煉狀態,希望自己在修煉上可以更上一層樓,所以回顧了自己講清真相的經歷,總結了一點經驗。

最後,恭錄師父的講法與大家共勉:「淨蓮法中生 慈悲散香風 世上洒甘露 蓮開滿天庭」[8]。

個人的層次有限,有不當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得法 〉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留意〉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濟世〉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7]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香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