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機講真相救眾生、實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多年前,一次偶然的機緣,我知道了可以用手機講真相。在同修提供的平板計算機上,我學會了簡單的從這裏點一下就是「複製」,在那裏點一下按「貼上」。就這樣,我開始用手機講真相到現在。雖然只知道如何「複製」、「貼上」的動作,但在純淨的正念下,用手機就能講真相了。我就是要用手機講真相,完全不考慮會不會,難不難,效果如何。

儘管當時甚麼都不知道,但是我一回到家,就立刻去做。看著微信的接口,這裏點點,那裏點點,打招呼後有人響應,那就是表示能講真相了。就這樣,我講了真相,當時就有幾人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了。這也鼓舞了當地的同修。

手機講真相不受時間、地點的限制,又不需要額外的費用,而且一個手機可以同時裝多種不同的講真相工具,還可以在最短的時間接觸到許許多多不同的眾生。

有一次打電話,對方問我:「我想知道,你們這麼湊人數,有甚麼意義?」我說:「沒湊人數,都得你願意退,才能幫你退。你不願意,退也是無效的。再說大家可都是糊裏糊塗的加入,明明白白的退出的。告訴你退黨、團、隊,就是要你願意遠離中共的罪惡,不被它連累,能隨隨便便的湊人數退嗎?就像這次中共病毒疫情,口罩可以預防病毒,但中共卻給各國不符合標準的口罩,不但不能防疫,還會讓人置身瘟疫中而不自知。」

他又說:「我覺的這種做法對滅中共起不了作用。」我告訴他:「你退隊也是在盡自己的一己之力,加速中共的解體過程。你不去做,連一分成功的機會都沒有;去做了,至少還有機會,是不是?更何況退了隊,也就遠離了中共的罪惡,讓自己保命、保平安。」講了三天的真相,這個人聽明白了,退了隊。

有一個人做完三退,聽了大法真相後,告訴我:「感謝您,我了解真相了。有很多視頻,我都看了。」有的人還說:「這中共真的是黑社會呀,太邪惡了!我看過『天安門自焚』真相視頻,知道是專業演員演的。」還有一個人一加入好友就告訴我想脫離中共,問怎樣才能脫離中共惡黨。

好多眾生聽明白真相後,願意選擇退出中共惡黨,還想了解法輪大法、學功。回頭看看那些眾生說的「好」、「退了」,說「法輪大法好」、「想了解」、「在哪裏可以學功」等等的記錄,我都好感動,也勉勵自己要更加抓緊時間講真相,眾生在等著真相。

師父說:「其實人類社會做甚麼事情都很難,正的一動就會觸動舊的、反的、壞的一些負的因素,負的一動當然也會觸動正的因素。」[1]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也會遇到不同程度的阻礙,特別是軟件被封鎖時。面對這樣的情況,我雖然甚麼技術也不會,但我很清楚自己當初的那一念,我就是要用這個手機講真相救人。因為這個純淨的念,堅定的心,儘管遇到各種封鎖,我都沒有動搖,不等不靠。遇到問題,就用自己能理解的方式嘗試著去做,不行,再換、再試。

記的有一回,真相手機全都被封了,無法繼續講真相,那就得找新的軟件。我就在搜尋、安裝、取號、刪除的過程中不斷的嘗試,都無法找到能用的軟件。就算一個軟件能用,卻無法順利的取得賬號,我心裏很著急。最後,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種工具,而且順利登入。我心裏馬上說:「謝謝師父!」這種工具雖然不是那麼好用,但還是有不少有緣人明白真相後,選擇退出了中共惡黨的組織。

手機講真相面對的是大陸的各種人,從頭像到網名,甚至是問候都夾帶著很不好的信息,還有無理的謾罵等,這些都是心性的考驗。講真相就像在茫茫大海中,一直撈、一直撈有緣的眾生,不斷的貼真相信息。我總是默默的低著頭,眼睛盯著畫面,手指不斷的點發著真相,像極了常人中的「低頭族」。但是我心中明白,我是在做著最了不起的事,在講真相、救眾生。

前一段時間,為了幫助同修使用手機講真相,自己只剩下些零星的時間講真相。但一會兒這位同修找,一會兒另一位同修問,使我根本無法專注的講真相,我心裏感到很著急,也和技術同修交流。我真的好想靜下心來講真相啊!

有一天,我想利用空當時段,趕快講真相,就這樣一想,當時的心好靜、好靜,似乎聽不到外界的任何聲音,自己已溶入到這個講真相的場中,心中滿滿的幸福感!雖然只有短短的三十分鐘,難以言喻的幸福已盈盈滿身心。大法弟子在此刻講真相、救人,這是一件多麼榮幸的事。

今年三月,因為要加大力度對大陸人講真相勸三退,全台灣很多的項目都動了起來。雖然自己不是專業的,但想協助同修能更快使用手機講真相,就用不是很純熟的技術製作了視頻及文字圖文件教學。由於有些同修並不熟悉如何講真相勸三退,在這救人的關鍵時刻,如何能更快的進入狀態講真相,就是重點。記得自己一開始用平板電腦打字時,好慢,跟計算機打字簡直無法比,而且很多的數據都是真相網址或是真相文章,並不適用於講真相。所以我採用技術同修提供的手機剪貼簿工具,將計算機上的數據一條一條的輸入,再匯出檔案,編製成20條講真相稿;同時繪製一張講真相流程解說圖,提供同修參照應用,加快同修學習的進程。

在這段過程中,常常聽到教學的同修說,覺的變的對同修沒有耐心,花很多時間幫忙解決問題,之後同修卻放棄不做了;有時遇上問題就擱著,等技術同修主動詢問,才發現有一段時間沒做了;有的在安裝好後沒做,賬號又被註銷。這樣的情況一直在重複著,教學或技術同修開始覺的是不是自己心性太差了,甚至產生了埋怨心。

怎麼辦才好呢?這樣的問題也發生在自己身上:同樣的問題當時告訴了同修,沒幾分鐘,又來問相同的問題,再隔幾分鐘,再問,還是反覆詢問同樣的問題。就這樣,我感到自己的口氣已漸漸不那麼平和、溫柔,講話也大聲起來了。雖然意識到這樣是不行的,但有時講話聲就不自覺的大起來,生起了不耐煩的心。心想,這樣的問題在教學檔案中都有,為甚麼不去看?而是一句「我不會」。為甚麼不能主動呢?但是不管同修如何,自己是修煉的人,沒能守住心性,其實我心裏也很難受。

多年來,我一直秉持真心、無私的協助同修能在講真相的這條路上堅持下去,十幾年來也都是這麼做著。我想起曾遠程教同修如何使用小助手幫眾生發表三退,只是個簡單的動作就花了整整一個小時,自己也沒動氣,也沒不耐煩。怎麼現在卻守不住心性了呢?再隨著一波一波的封鎖,知道有同修退卻下來了,不做了,自己有時還是沒能守好心性,就想要放棄。

一次,全台灣在線交流時,聽到同修的心得交流,我頓時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怎麼用了常人的「放棄」來對待修煉!向內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我就下決心把它修好。經過交流協調後,同修很樂意提供家裏的場地,再次訂下學法交流與講真相的時間。雖然當天沒甚麼人參加,只有一位遠從南區上來的同修,但和同修一起學法時,我的心中特別的平靜,知道自己已經從常人的「放棄」,變成了修煉人的「放下」。

今年二月,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看到武漢百步亭小區的「萬家宴」,讓不知情的民眾暴露在危險中。但手機講真相無法針對百步亭民眾,於是我決定用電話直接講真相。我立即上網查找百步亭當地的電話,雖花了點時間,但終究還是找到了。

我拿起電話就開始撥打,因有好多年沒打電話講真相,說起話來沒那麼順暢。但我想,哪怕只告訴眾生一句「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都好。雖然我心急救人,但打電話中語氣卻非常平和,心很靜,這是以往打真相電話不曾有過的狀態。兩個鐘頭下來,有些人明白了真相,願意三退,而且電話的接通率相當高。

師父說:「別管現在是甚麼時期、迫害甚麼時候結束,就只管去做。真結束了大家都後悔。沒做完之前,沒到法正人間之前,大家只管去做,救人中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儘量的把事情做的越好越好,成就的是你們──大法弟子。」[2]

如今,時間緊,救人急,我更提醒自己救人的心不能鬆懈,要堅持,不等不靠。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有師父的加持。修煉中,我就是要做好自己該做的。遇到問題不等不靠、不斷的想辦法突破。有緣的眾生師父都已經安排好了,我只是動動手指,動動嘴巴,把真相、希望、機會留給眾生。

其實,任何項目都是在證實法,都是在救人,不要被項目給框住。如果做完手上項目還有時間,請同修趕快直接講真相救人吧。當我們在全力講真相、救人時候,邪惡勢力也是鉚足了勁在阻擋,所以越是事多,越要保持平穩心態,不浮躁,往往會發現做的事情都是事半功倍。

修煉中,我還有許多執著心要去,我也常常提醒自己,要修好自己,加大力度講真相救人。

最後,恭錄師父的講法與大家共勉:「所以哪,大家要抓緊時間哪,大家在最後沒有結束的這段時間過程,真得對的起你自己、做好最後的事。」[3]

有不足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