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打真相電話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師父說:「大法弟子你不講真相,你就等於是沒有承擔大法弟子應該承擔的事情。」[1]不管自己能力大小,只要是大法弟子,講真相是必須要做的。在疫情放假期間,景點沒有遊客,我意識到RTC平台打電話是講真相的好機會,一定要珍惜,突破自己。下面交流半年來自己打真相電話的修煉體會,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參加培訓 積累素材

從培訓第一天開始我把自己當作小學生,跟隨培訓的要求和指引,從取化名、誓言故事、切入稿開始張口講出來,一個一個故事插入加上串聯詞再回到勸退主線。培訓素材超出我的想像,特別是同修講真相的錄音讓我受益匪淺。

開始,我對誓言故事很陌生,結結巴巴像讀稿子常常掛機,後來聽說一位台灣主持同修的誓言故事講的好,我去聽完她所有的錄音,尤其是不成功心結多的錄音,她講的素材很多,我聽打出來按照眾生不信神、黨國不分、共產黨給好處、要錢等心結整理出應對的稿子,稿子是同修們的智慧和精華,我很珍惜學以致用,面對不同的眾生可以聊很多故事不感到詞窮了。感謝同修們無私的付出,讓我積累了素材,是稿子的力量讓我有了信心。不知不覺我從緊張膽膽突突結結巴巴到自信穩定,能在電話裏侃侃而談滔滔不絕遊刃有餘了。

二、學法背法 純淨自己

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的修煉是第一位的,因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沒有那麼大。如果修的再差一點,那看問題想問題的方式都是用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想法,那就更糟了。」[2]修煉就是聽師父的話,要想打好電話學法煉功是第一位的,為保證煉功時間每天早起煉完五套功法再去小組學法。

記得以前在景點講真相時,有同修說受黨文化毒害,如果不背法就好像沒學過法。感謝她提議從背誦《洪吟》開始,和同修一起背不會中斷。從二零一八年起我就每天隨身帶著《洪吟》,從《洪吟》到《洪吟五》幾乎都是流著淚背下來的,原來只要用心背法並不難。

有了信心,我第一遍背《轉法輪》不求速度用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在RTC平台我參加了兩個學法組背《轉法輪》,上午3小時晚上1小時,兩個組進度不同,等於第3遍和第4遍同時在背,不管段落多長一整段反覆讀背,心靜專注很快就背下來。背法時思想簡單,甚麼雜念都想不起來,有一種說不出的美妙和神聖。在這段時間的背法中,一遇到麻煩事會自覺想到大法是怎麼說的,自己應該怎麼做。背法後不知不覺都在找自己的問題,怨恨心在慢慢化解,心態變的平和了。當我注意修口的時候,常常覺的我沒有那麼多想法要表達了,只想默默無聞的修好自己,默默的做好自己應該做的。通過背法使我思想專一和專注,溶於法中很神聖。

三、學習不同風格 隨機應變

培訓結束後,我被安排到日本同修主持的培訓房間裏打電話。這位日本同修語言生動幽默,經常應對眾生心結時妙語連珠,隨機應變,學起來不容易。開始我一直用培訓時整理的短稿加誓言故事做三退,有一次連續被掛機,主持同修告訴我對方有幾個心結點錯過了,有點囉嗦,切入退黨點有時多說一句都掛機。我心裏很清楚,當時電話能勸退是師尊看到我用心學習素材、認真參加培訓,對我的加持和鼓勵,並不是我的能力或經驗已經達到講清真相了。

師父說:「無論做任何一個項目、任何一件事情,不做你就不做,要做一定要做好,有始有終。不然的話在歷史上怎麼給你記載你浪費的這些時間?哪一件事沒做成,那一件事就是失敗。」[3]我意識到自己還要再提升,不能一直照本宣科。我該如何提高呢?我想除了每天打電話,還主動在培訓組裏做小秘書,主持同修每一通電話我都錄音保存,聽打整理出各種心結的稿子,感受到講真相的不同風格,這也是學習的好方法。有時主持同修自己都忘記剛才的經典應答,我需要再聽打出來發到群組裏供大家學習參考。

自從打電話以來,平時走路做家務時我都是一通一通聽同修的勸退錄音:不論是胡攪蠻纏的、黨國不分的、還是要錢要媳婦的,同修總是應對自如破解心結,而且不被其帶動,萬變不離其宗控制局面拉回來講真相,乾淨俐落讓眾生明白真相勸退。

第一次去直播室值班時有主持同修提醒我:說話有點急、強勢,應該緩和些,將氣往下沉。我感到很內疚:原來一直是用強勢的語氣、聲調跟別人溝通,恐怕無知中冒犯了同修而不自知。師父說過:「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4]。我知道語氣、善心是修出來的。但自己要意識到克制自己才能歸正。我把自己撥打的每一通電話都錄音下來逐一揣摩:開頭切入稿的速度是不是再慢一些,揭露中共本質的語氣是不是再平和一點,口頭語「我告訴你、我告訴你等等」口氣生硬很自我,改為說「你記得吧?你說好吧等」放低自己用緩和的語氣能體現善的力量。

在山東專案時我遇到一位心結多的年輕小伙子,一大堆問題針鋒相對掰扯不清糾結了大約40多分鐘被掛機。我搞不清問題出在哪裏,就把錄音發到群裏請組裏同修指正。主持同修指點了我應對的話術,建議先放一放避免激化他。後來反覆聽錄音我發現自己:1、心被帶動,他急我也急,心態沒把握好,語氣不夠善;2、有問題回答不出我在迴避;3、感覺自己始終在爭辯,講無神論、黨國不分、大法真相、自焚活摘,講甚麼他都反駁,引起我的爭鬥心。

對照這些心結點,我參考了同修的素材整理了應對稿,平和下來之後的第四天,我再次鼓足勇氣試打一下,對方也驚奇會再接到我的電話,我誠懇的檢討自己語氣太急,他的問題回答不出也需要多學習,我告訴他佛教發展的演變和馬克思魔教的對比,還講了克里安照相術從科學上證實看不見的東西是存在的,也講了權貴階層最先了解真相都在找退路,中共已走到窮途末路。沒想到這位小兄弟像變了一個人不再辯解一直傾聽,最後順利退團了,恭喜他得到福份。

兩次談話如同正邪較量跌宕起伏,面對心結的挑戰我終於有了突破和自信。我內心更感謝電話組同修的素材和指導,從中我也體會到同修無私提供的稿件和素材在講真相中的力度。不知不覺中,我發現自己拿起電話時沒有了以前的種種顧慮,沒有打不好的擔心,沒有在意對方是否做三退,沒有注意講不好會不會有損自己的形像,感覺打電話講真相和自己學法、煉功、發正念一樣自然。另外講真相時心更靜了,救人的心更迫切。好像隨時做好撥打準備。

回想自己的每一步提高,都凝聚了同修的付出和指教。

四、撥打專案電話 提升自己

很幸運參加過撥打大連、山東和北京專案電話,當天直播室裏靜悄悄像考場一樣,感覺打專案電話更緊湊、濃縮、短平快,像是考驗平時打電話功夫的一種昇華。 平時打電話的切入稿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打專案電話往往多說一句馬上就掛機。我有意測試記錄掛機點,當問候語「祝您身體健康平安吉祥」說的拖沓被掛機;「先生跟您說一件事您方便吧?」這句禮貌用語停頓下來時,對方有的說「不方便有事」無端被掛機;又說到「今年庚子年瘟疫洪水天災不斷」多說幾句天災又被掛機;講完天象變化接著講誓言故事一拖長還被掛機或者被打斷:「你說重點」。尤其專案電話開頭一繞著講話對方就掛機。

有了經驗,直接用連續簡約的開頭:「先生跟您說一件事,現在趨勢發展每個人都要做出選擇,已經有3億多人退出黨團隊咱也別落下,給您帶來一個好聽的名字。」三言兩語切入到退黨點停頓,等對方回答是不是時,思考對方的心結,當遇到不吭氣遲疑不明白時再講誓言故事勸退。

萬事開頭難,對自己新入門來說切入稿簡短流暢、避免敏感詞減少掛機是成功的一半。 RTC平台是一個非常好的修煉環境,打真相電話也是修煉提高的過程。打電話時常遇到罵人的,有一次對方罵的比較特別都不記得了。當時我好像沒聽懂笑著繼續講真相,講完後我突然意識到我不知不覺達到聽而不聞沒甚麼感覺的狀態。記的姐姐同修在別人罵她、打她的時候她還笑,我問她那時候心裏怎麼想的,她說當時沒甚麼想法。那時我想達到這種境界太難了。沒想到在打電話之後不長時間,我自然就真的沒甚麼想法,只是在做我應該做的,不管對方是甚麼態度,我就做我應該做的,僅此而已。對那些無禮惡語爭辯的眾生,我想起師父說的話:「雖然你看他現在表現的很惡,可是你不知道,他當初可能是一個神聖的天上的神來到世間當人,是為了得這個法才來的。」[5]眾生本是有緣人迷在常人中多可憐。我們本著善意娓娓道出真相,感覺到眾生在慢慢變化,我體會到大法弟子講真相真的就是口吐利劍,清理了不明真相的眾生後面的邪惡,眾生了解真相就知道該選擇甚麼了。隨著撥打次數增多逐漸積累了經驗正念增強,每一天打電話我都感到有所提高。講稿越來越順內容越來越熟,語氣語速緩和下來心也穩了,真的能像朋友一樣推心置腹和眾生交談了。

感謝培訓同修的精心指導和無私付出,積累了一些經驗主持同修推薦我要做RTC培訓,我感到一種責任和鼓勵,不管真相電話能打多久,我都要努力精進協助培訓主持人傳遞交流經驗,共同完成使命兌現誓約。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