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對照大法再精進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三十一日】我是台灣大法弟子,以下和大家交流近期在修煉與救人中的心得體會。

一、體悟信師信法 神奇長出新牙

有一次我牙齒很痛,當時不管怎麼不舒服,我都認為是假相,想要思想堅定的不去承認它,可我的手還是忍不住會去搖牙齒。過了一陣子,牙被搖鬆了,我就想自己把它拔下來,還想拿鉗子拔它,但還不好使。後來我一直搖,拔掉了半顆,剩下的半顆牙齒尖尖的妨礙吃飯,就去找牙醫拔下來了。

後來我向內找:我以為自己信師信法非常堅定,但為甚麼還想要通過自己的辦法去解決?牙齒掉了一半剩了一半,真象《轉法輪》裏講的:「拔了半天弄不好根還折裏了。」[1]我悟到:這不就是對師父半信半疑的表現招來的嗎?認識到信師信法的嚴肅後,不到一年的時間,慈悲偉大的師父讓我從那裏長出了新牙!那時我已經五十歲了。同事知道後也感慨修煉法輪功的神奇!

二、感受同修慈悲 歸正自身不足

一天早晨,我看到同修打坐時進入迷糊狀態了,便輕呼她的名字,想善意的喚醒同修。當我這麼做時,才突然意識到,當初同修這樣對待我時也是出自慈悲的心。我頓時被同修的關心感動的流淚了,知道是我沒修好讓同修操心了。

後來,我早上打坐又表現出迷糊的狀態,同修勸我早點睡,我說我沒辦法早睡,同修又善意的建議我動功出去煉、靜功在家煉。師父開示:「關鍵是別人指出來的時候,或者是他的執著碰到衝突的時候怎麼去對待、能不能認識到自己的不足,這才是關鍵。認識到了就要克服它,那才是修煉。說來說去,我說就是能不能精進的問題。」[2]我意識到這是師父借同修的嘴點出我的不足,讓我在修煉上多下功夫,跟上正法進程。

於是我就暫時在家煉功,有時間都會堅持打坐兩小時。我想到師父在《大圓滿法》中講的「腰直頸正」[3]和「主意識知道自己在煉功」[3],提醒自己主意識一定要清醒,讓自己在打坐兩小時內進入很靜的狀態,那種感覺是舒適與幸福的。打完坐、放下腿後,走路感覺輕飄飄的,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給予弟子的鼓勵。

除了延長打坐時間,我也儘量每天抱輪一小時。師父講過:「唐僧去西天取經的時候是歷盡艱辛,九九八十一難,差一難都不行,還得補上,那是很不容易的。」[4]我明白修煉真的是很嚴肅的,回想過去我上班是工作兩天、休息兩天,只要是工作日就沒煉抱輪。現在沒上班有時間了,我就遵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師父說:「時間多了多煉,時間少了少煉(有時間就補上)。」[5]

三、在法中運用智慧救度眾生

為了打好真相電話救人,我在營救平台早晚打電話前都會先背法一個半小時,也就是每天背法三小時。在與同修不斷的背法中,整個頭腦、所有的細胞都在背法。溶於法中,救人力度就會很大,有時不專心就會影響救人效果。

師父講:「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6]所以我一直提醒自己要學好法,同時也從法中得到很多智慧去救眾生。

一次打給鄭州市某分局的一位警察。我禮貌的祝他新年快樂後,說要送他一個網址,希望他明白真相、三退保平安。我講中共這七十年幹的都是殺人害命的事,還綁架全中國人把命獻給他,現在的大瘟疫就是衝著它的暴政來的,瘟疫是長眼睛的,就是在清算這些惡人。我舉了師父在《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講的當年強大的羅馬帝國在迫害基督徒中把它自己迫害倒台了的例子,勸對方三退。結果對方回應:「我知道、我知道。」並用真名三退,還同意要去跟他家人講三退的重要性,幫助家人三退。最後他聽完了我講的全部真相才掛電話。

另一次,我打給一位鄭州市公安某部門的副主任科員。一開始我講了: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 受到了各國褒獎、支持議案和信函3000多項。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是被譯成外國文字最多的中國書,這是我們中國人的驕傲!當年所謂「天安門自焚」是江澤民栽贓陷害法輪功的一場陰謀,已被聯合國教育發展署認定為中共一手導演的假新聞,屬於國家恐怖行為。再說當年強大的羅馬帝國,因陷害基督徒遭天譴,歷經四次大瘟疫滅亡。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從一九九九年開始,對一群信仰真、善、忍的民眾展開鋪天蓋地的血腥鎮壓,隨後發展到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罪惡。如今二十多年過去了,中共政權對手無寸鐵的修煉人的滅絕式鎮壓,不但沒有成功反而使中共走向崩潰。

對方聽我講法輪功真相後,問:你是學法輪功的?我說是啊!他又問學了多久了?我說我已經學了十八年了,他說:「你這麼年輕,那你幾歲開始學的啊?」我說我現在都快六十歲了,對方很驚訝的說:「聽不出來啊!我聽你聲音像二十幾歲。」我說:是因為我學了法輪功。我認識到,善用師父的法講真相也是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於是我告訴他,大法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了:「性命雙修的功法,從外觀上給人感覺很年輕,看上去這個人和實際年齡相差很大。」[1]師父還講:「我們煉法輪大法的人會出現這個情況。說句笑話,年輕的姑娘總好做美容,皮膚想變的白一點,好一點。我說你就真正的煉性命雙修的功法,自然就達到這一步,保證你不用去做美容。」[1]我又說煉法輪功會使人變年輕這是很普遍的事,所以你聽不出來的。

我繼續跟他講三退,希望他為自己選擇美好未來,又給了他翻牆網址、舉報傳真和電話。過程中他對法輪功有諸多誤解,我都一一講明。互動期間,他說了帶色的髒話,於是我用常人可以理解的語言把:「當人心不正,思想就會被邪靈控制,說出沒道德約束的話」,把這個道理說給他聽,他聽後無話可說,不好意思的掛了電話。

打完這個電話,我趕緊向內找:為甚麼讓我聽到帶色的髒話?那一定是我有色心沒去乾淨,因為修煉路上絕對沒有偶然的事情。我想到自己有時會在臉書上看常人的小短劇,那裏面演的東西包含著七情六慾、甚麼都有。那些黑乎乎的東西不正是修煉人要去的嗎?修煉是嚴肅的,我一定要時時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其實在撥打營救電話中,我發現這些警察真的很可憐,不僅被謊言矇蔽太深無法辨別是非,也在黨文化的毒害下被中共塑造成了只認錢不講道德的工具。所以我更加認識到大法弟子救人的神聖使命。因為我們是神的使者,我們是跟隨著師父在正法,要「正一切不正的」[7]。

還有一次,我打通了吉林市的一個派出所所長的電話。我剛一問候,他才聽了幾秒就掛了,再打總是不接。作為修煉人,我知道自己的使命,同時我想到連修煉人沒有做好,師父都一再給我們機會,不放棄我們,那我們也不能隨便放棄一個生命。於是我晚上再打,打通後我先給了他翻牆網址,請他上去看《大紀元時報》,說這是我們華人最大的中文報,報導最新最快最準確,告訴他:知道真實消息對我們才是最安全的。我也講到咱們中國有五千文明,咱們老祖先敬天信神,都相信人在做天在看、善惡有報的天理。而共產邪靈徹底毀滅人的方法就是破壞神佛為救人所奠定的文化。人類失去了這種文化,就失去人之為人的標準,也失去了大難來時被救的機會。人是神造的,人性中善惡俱在。人如果棄惡揚善,就可以歸向神;反之則倒向魔,這一點全憑人的選擇。跟著中共走是很危險的。對方說:中共給我錢,你要給我甚麼?我說:我給您平安。您只要保護大法弟子,老天有眼就能保祐你平安。當時電話的那頭有好幾個人換著在聽真相。我又給網址,讓他們去看《九評》,希望他們了解中共執政七十年搞了多少運動、害死了多少中國人。隨後又講了大法基本真相和三退。那一晚,他們聽了很多真相,很多警察都聽明白了。

師尊說:「大法弟子是未來的希望,大法弟子肩負著救眾生的歷史責任。為了完成好這重大使命,大法弟子一定要學好法,只有修好自己的同時才能做好、完成好這一切。大法是宇宙的法,所以大法弟子是神聖的稱號。在救眾生,證實大法中圓滿自己吧!」[8]

感恩師尊慈悲苦度,讓弟子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叩謝師尊!

若有不當之處,懇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舊金山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經文:《排除干擾》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
[8]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日本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