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重歸修煉路 修心去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七日】我是二零一八年正式走入修煉的大法弟子,也想試著寫點自己的得法體會,但是拿起筆來,又不知道應該寫甚麼,看到同修的交流,我突然意識到,雖然自己學法不精進,但是證實大法,洪揚大法是我們每一位大法弟子的責任,也是我應該走的一段修煉的歷程,所以我提筆來寫寫我的經歷。

一、初識大法,感受大法神奇

在我童年的記憶裏,母親體弱多病,父親一心忙於工作,不怎麼照顧家裏,脾氣也比較暴躁,愛在外面喝酒,一喝完酒,就回家耍酒瘋,找個理由就和母親發生爭執。母親性格有些執拗,不善於處理這樣的情況,也無法接受,所以常常痛苦委屈,流淚感歎命運不公,家裏很少有愉快融洽的氣氛。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我一直很害怕父親酒後歇斯底里的瘋狂,也不止一次擔心爭吵後在深夜外出的母親,因為她不止一次的說「活的沒有意思」。至於我自己,多種因素下,我性格敏感、自卑,極度缺乏自信,見人無法直視眼睛,不知如何與別人相處,性格有些怪異孤僻。

一九九八年,母親步入大法修煉,家裏環境發生了巨大的轉變。母親自己的身體變的非常健康,過去她臉色蠟黃,滿臉都是斑,家裏抽屜裝了滿滿的藥,三十幾歲看上去像四、五十歲的人,動不動心胸氣短,腰也不好,幹著家務有時突然就不能動了,要挪著回到床上,然後讓我站在床上給她踩背,經常踩得我都累了,她也沒怎麼緩解。

自從修煉了大法,母親在很短的時間,臉色就變的清亮起來,臉上的斑沒有了,再也沒有心胸氣短的毛病,連說話比以前都有勁了;父親過去一直在家裏供著觀音菩薩等三尊佛像,經常一大早起來虔誠的叩拜,但是做事情還是我行我素。父親看到母親的變化,他也覺的神奇,於是也偷偷翻翻《轉法輪》,看到師父講的法理,也很認同,也慢慢的走入修煉;而我,也偶爾跟著母親學法、煉功,每個人都在法中慢慢轉變著自己。在一年左右的時間裏,我第一次感受到平靜、幸福,也深深體會到,遇到大法這是一件多麼幸運的事情。

在母親的影響下,姥姥也走入大法修煉。姥姥曾經也是幾乎癱在床上,起床都很費勁,吃藥吃的走到她旁邊都能聞到濃濃的藥味。姥姥在聽法後沒多久的時候,就能站起來煉功,很快臉色也變的白淨起來。這些身邊人切切實實的變化,都讓我感受到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在邪黨的高壓恐嚇下,家裏親戚、朋友從原來對大法的支持態度立刻180度大轉變,冷言冷語、刻意遠離,讓母親感受到了方方面面的壓力,但是她信師信法,努力證實大法,有時候傳來身邊大量大法弟子被抓捕的消息,我擔心害怕,她告訴我:「如果一個人給了你恩惠,幫助了你,你對他很感激,但是有一天這個人忽然被千夫所指,說的都不是事實,難道我不該為他說句話嗎?人要有良心。」

變化最大的是父親,一夕之間,又好像回到過去,家裏環境變的很緊張,父親酒後回家對母親的欺辱變本加厲。我在外上學,學校的環境也很邪惡,我變的脾氣暴躁、內心充滿抱怨、在感情中一次又一次跌倒、痛苦、迷茫,我知道只有大法能救我,但又好似有千萬隻手,拉住我不讓我靠近大法。

二、找回真我,重歸修煉路

二零一八年,我由於生二胎,在懷孕期間,得了漿細胞乳腺炎,右胸紅腫冒濃,疼痛難忍,由於懷孕期間不能用藥,一直忍至生產。產後因是剖腹手術,術後不排氣,一週未進食水,只能靠營養液吊著。沒想到腹中脹氣不往下走,往上走,腹部脹痛嚴重,只好從鼻孔下管至胃裏倒油引流排氣,還下了回流管,把脹氣抽出來。子宮收縮疼痛、刀口疼痛、胸部疼痛,那種感覺真是比死還難受。生產的疼痛剛剛忍受過去,由於胸部漲奶,右胸的乳腺炎病痛加劇,醫生給我打了七天的消炎藥,也沒有任何效果,我此時已經疼的無法站直,最後醫生告訴我,只能做切除腫塊手術,也許還能保證給孩子喝的奶水。

母親內心著急,找來其他同修(其中一位同修曾與我有相同的病症)鼓勵我,母親告訴我:「甚麼都試過了,你該真正拿起大法書了。」我哭著點頭。晚上,由於疼痛得無法入睡,母親在我耳邊念了一整晚的《洪吟》,那個晚上,我睡的很香。

第二天,我開始聽師父講法,堅持煉功。很快,我發現右胸所有出現紅腫的部位都在很短的時間鼓包、冒膿,膿水出來了,我的疼痛就緩解一下,然後其它的部位繼續鼓包、冒濃,最後到右胸外側紅腫最大的地方,那真是很大一個包,破了之後,出了很多膿水,幾乎用掉半包抽紙來擦血水。我沒有怕,我心裏清楚,師父管我了,正常情況怎麼可能短短幾天的時間就這樣陸續起包化膿,所以我更加橫下一條心,天天聽法、煉功。

這時丈夫對我的干擾出現了。丈夫一直對大法沒有正確的認識,結婚這些年,每次和他談起大法,他都非常反感,情緒激動。我由於脫離大法時間太久,對大法法理認識程度不夠深,對迫害真相了解的也不夠具體,經常被他質問的語塞。

公婆也和丈夫的態度一樣,公公是企業退休幹部,對邪黨非常維護。看到我修煉了,丈夫在我坐月子期間,沒有給過我們好臉色,進屋看到我父母,一句話不說,並且在有一天晚上在母親回家休息時,醉酒的他到我這裏來大鬧一通,就連照顧我的月嫂都說:「這個人怎麼這樣?」

按照道理來講, 我生了兩個孩子,坐月子,帶孩子,都是母親在幫忙照顧我、照顧孩子,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於情於理,丈夫也不該對我父母這樣。但是因修煉大法,丈夫從未給過母親好臉色,我看在眼裏,心中一度非常苦悶。無數個夜晚,我淚流不止,我對家庭的情很重,特別希望自己有個穩定幸福的家庭。但是到這一刻,我才明白,如果我不能衝破這個情的阻礙,那我就修煉不了。

出了月子,回家之後,連續爆發了幾次衝突,最嚴重的時候,丈夫直接與母親叫囂,認為她影響了我們的生活,我由一開始憤怒、委屈,到後來慢慢平靜下來。師父說:「比較典型的還有這樣一種情況:我們有許多人在修煉過程中,往往你煉功的時候,你愛人就特別不高興,你一煉功,就跟你打仗。」[1]「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我放下對丈夫的情,冷靜下來,心中堅定一念,這次,無論甚麼原因都不能動搖我修煉大法的決心,在修煉的問題上,忍耐不可以沒有原則。

我放下對他態度的執著,不久之後,他第一次正面和我探討了大法的相關問題,他所有的疑問都帶著對大法的偏見、對大法弟子講真相方式的不理解,雖然佩服大法弟子的堅持,但是無法認同大法弟子的行為,認為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毫無意義。通過這番談話,也讓我意識到,我如果不按照法理要求自己,不提高自己,不僅無法證實法,也真的會起到破壞大法的作用。我首先應該多學法,歸正自己,不能再用常人的方式去對待出現的這些問題。

三、修心去執著、捨去常人心

再次捧起大法書,我仍然存在學法不入心的問題,自己感覺無法提高自己的層次,也無法看到法理更深的內涵,還常常心存疑慮,師父還管我嗎?當讀到這段法:「真正修煉的事情是全憑你這顆心去修的,只要你能夠修,只要你能夠踏踏實實的堅定的修下去,我們就把你當作弟子帶,不這樣對待都不行的。但是有些人,他不一定能夠真正的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修下去,有些人是不可能的。但是很多人會真正的修煉下去的。只要你修下去,我們就把你當作弟子帶。」[1]

是啊,我修煉的心太不純了,修煉是我自己的事情,難道我還要和師父講條件嗎?

有一次,在明慧網上,看到一篇青年大法弟子的體會文章,當看到她的父親同修被舊勢力拖走肉身,在彌留之際,念起「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我流淚了,為同修的坦然面對生死,也為我自己各種自私的人心感到羞愧。

通過不斷學法,我找到自己太多為私為我的不好的執著心,色慾心、顯示心、爭鬥心、妒嫉心、名利心、怕心、求安逸心、自以為是的心等等,我首先就是改變自己的懶惰,過去家裏大大小小的事情不願意操心,不願意動手,做點家務還滿腹怨言。現在我不再抱怨,家裏的事情能做的就儘量去做,對丈夫和公婆也不再用怨憤的心態去看待,任何事情都儘量理解他們、接納他們。有時候丈夫出言不遜,我也是告訴他冷靜一點,衝動解決不了問題。慢慢我發現丈夫不會在我發正念的時候嘆氣了,我看書學法、煉功,他也不會迴避,也不會阻止孩子在他面前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工作中,我努力修去自己的爭鬥心、妒嫉心。在生二胎之前,我是單位裏的骨幹,在本單位工作了很多年,領導看我工作表現不錯,也經常會有一些獎勵和照顧。休完產假回到單位,領導換了,我的工作被別人接替,甚至辦公室都做了調整,把我從原來自己一個辦公室調到了兩個人,我幾乎成了單位裏的空氣,在和不在都沒有區別。熟悉的環境一夕之間有了變化,我開始心裏有些不平衡。

痛苦中我想起師父的法:「所以我們講隨其自然,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1]

我找到自己執著不放的名利心、嫉妒心、爭鬥心,我是修煉人,我不能再和常人一樣去爭去鬥,應該把這些看淡,工作中還陸續出現幾次對心性的考驗,我能感覺到我心中一些不好的物質去掉了,我不會再氣急敗壞,抱怨不已,漸漸能夠坦然的面對工作中突如其來的一些責備和衝突。但是有時候嘴快還是會說一些聽起來冷硬的語言,說過之後,又後悔自己沒有做到修口,這都是我今後要注意修去的執著。

再說我的色慾之心,我特別愛美,喜歡買衣服,喜歡化妝,打扮的漂漂亮亮。修煉之後,我也明白女性應該端莊,但是過分執著美就是色慾之心的體現,雖然明白大法弟子該如何平衡,但是我一直刻意忽視這份執著,覺的打扮的漂亮點沒甚麼,說白了,我就是不想放棄這份執著,覺的這種行為讓我快樂!

通過我自己最近的狀態,我深深體會到,這個色慾之心,它是一種物質,如果不對它時刻警惕,它會在你不經意的時候、放鬆自己的時候,變的很大很大,充斥自己整個的頭腦,讓你時時刻刻都想著它,然後,又由色慾之心帶來妒嫉心、怨恨心、安逸心等很多不好的執著心,讓自己修煉懈怠、把自己一毀到底。

在證實法的事情上,我做的還遠遠不夠,我每天瀏覽明慧網上大法弟子的修煉體會,看到大法弟子不同層次的感悟和對講真相經驗的交流,有時驚嘆、有時佩服,也更加明白只有不斷多學法,才能修去人心,修去怕心。

我不去比較,先從我力所能及的事情做起,幫母親同修解決一些技術問題,發放一些真相資料,並且側面的和身邊的人講一些真相,結合海外大法弟子的真相點來比較國內外對待有信仰群體的不同態度來讓他們認識邪黨,包括現在疫情的真相。

在俗世中浮浮沉沉近二十年,聞法而不得法,錯過了二十年的機緣,在那些隨波逐流的日子裏,無論獲得甚麼樣的滿足,無論看到甚麼樣的風景,內心依然覺的自己像無根的樹葉,覺的孤寂苦悶,看著身邊的人在迷中大喜大悲的一幕幕,我明白,那不是我的歸途,世人又怎能獲得內心真正的平靜和幸福。

如今已到了中原大戲即將落幕的時刻,我唯有努力修好自己,讓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才能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個人層次領悟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