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師尊保護 「小病號」成大法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一日】我是一名今年一月份剛剛來到美國的青年大法弟子,在中共病毒肆虐下的緊張時期,我能從中國大陸順利來到美國,一路上師尊的慈悲看護與加持,幫助我開智開慧,使原本英語水平極其有限的我,在系統性學習雅思一個月後,奇蹟般通過考試,順利考上教育學碩士。

回顧得法的這十六年來,頗有感觸,以下是我的個人修煉經歷與同修們分享,願我們在這正法的最後時刻堅定正念、不負使命,共同兌現我們的史前誓約。不當之處,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各大醫院的小病號

自從四歲上幼兒園起,我就變成了名副其實的藥罐子,每個月不間斷輸液,並且一次就持續十幾天,成罐的青黴素輸入體內,頻繁的扎針,使手上的血管已經變的又粗又硬,醫生護士們要扎進拔出反反復復後,才能成功。莫名的咳疾和發燒令資深醫生也困擾,稱實在是無法找到病因。

直到現在,還深刻記得每次咳嗽的痛苦,白天不敢吃飯,因為咳嗽會把剛吃過的飯全部吐出來,晚上躺下後,更是加重,每一聲都感覺要把肺連根拔起,可是更不敢哭,抽泣時,更會加重咳嗽。為了緩解我的病情,家人做飯時,不敢加鹽,甚至連其它調味劑都很少放。長時間不攝入鹽分,使我身上的汗毛都變成了白色,可是對於緩解咳嗽還是於事無補。不管春夏秋冬,只要吹到風,就又會咳嗽,連鄰居們都知道,我平時不出門,只要出門就是又要打針了。

二、曾經的小病號免試進入高中

姥姥是一名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自從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姥姥多次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

二零零四年七月,我的父母離異,媽媽帶我來到姥姥家,同年八月,姥姥從山東省淄博市王村勞教所遭受兩年迫害後,回到家中。媽媽看到姥姥身體雖消瘦,但很硬朗,兩年的牢獄之災,都沒擊垮姥姥。

看到大法的超常,於是媽媽跟隨姥姥開始修煉,我總是讓她們等我放學回家後再煉功,因為從沒有聽過如此美妙的音樂,寫作業時,也願意聽著師父講法,感覺師父的聲音親切又有穿透力。

我於半個月後,也開始主動跟隨姥姥、媽媽修煉, 每天五套功法從不間斷。放學回家,先學法一小時,再寫作業,不僅沒有耽誤作業進度,反而事半功倍,每次考試都能保持在班級前幾名。

大約過了不到兩週,一天清晨,我感到想吐,姥姥拿來盆子後,即刻黃色膿痰從我嘴中噴湧而出,吐完後,我撫摸著自己的胸膛,說,太舒服了。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以前吃過的大量藥物使病業一次次積壓。

媽媽下夜班後,看到活蹦亂跳的我和盆子裏的嘔吐物,更是激動的淚流滿面,感謝師尊把我多年的不治之症調理好。從那以後,我的咳疾不翼而飛,曾經抽屜中堆滿的各種藥物也全部扔掉了。自從得法後,就再沒吃過一粒藥,更沒打過一次針。

小時候,姥姥對我的修煉要求非常嚴格。讀法時候,不准讀錯一個字,姥姥說,這是最珍貴的大法,不容得一點點差錯。伴隨著大量學法,我漸漸明白了姥姥的良苦用心,這是世上最珍貴的大法,我們應該以最純真的心態去對待,之所以讀法時候有差錯,其實是由於分心走神導致的。

正是由於姥姥的嚴格要求,八歲的我就可以和大人們通讀一整天《轉法輪》。九歲時,跟媽媽到北京天安門廣場喊:「法輪大法好,證實大法!」每年暑假期間,我都參加小弟子學法班,平時節假日跟隨媽媽姥姥到醫院、商場、居民樓等地發放真相小冊子。正因為我年齡小,不顯眼,還是個令人信任的小聯絡員,經常幫助同修叔叔阿姨們傳遞救人的資料。後來還和姥姥媽媽利用假期時間,打真相電話。

修煉大法後,完全改變了我的人生道路,不僅疾病痊癒,還從不起眼的中等成績變成了優等生。在中考那年,綜合平日學習成績和榮譽獎項,我獲得市級推薦生名額,免試進入高中。

三、奇蹟伴隨高考和考研之路

作為一名藝術生,在正式高考之前,首先需要通過藝術類考試。當時一心最想考入某某大城市師範大學。不巧的是在考場發揮失誤。但是當六月份,學校分數線公布後,奇蹟的發現分數線降低了將近十分,而且把另一個省份的名額全部給了我省考生,名額從招收六個,直接提高到十三個,於是我剛好被錄取。而這種擴招現象此前從未發生過,僅僅出現在二零一五年,也就是剛好自己高考那年。

進入大學後,曾經追逐的藝術之路卻充斥著賄賂與討好,老師上課時的謾罵和低級下流的語言被誇讚為真性情,男老師甚至直接把課堂變成如何教女生抽煙喝酒的講堂,並且揚言,現在不會喝酒的女生都是不懂生活,不懂生活,怎麼會搞藝術。每當這時候,我都更加體會到如今社會道德的下滑,當傳道授業的老師引導學生走向墮落時,才是當今世道最大的悲哀。

在直屬於某某電視台的少兒藝術培訓機構工作時,大家的共同目標都變成了在損害他人利益和踐踏道德的基礎上謀求私利。我曾經幾次三番和管理者談道德問題,甚至直接走上講台指出當前的運營形式不合理,所謂「厚德載物」,沒有道德的支撐,企業是無法長久發展的。可是大家會認為我小題大做,自己一意孤行的道德觀更是顯得蒼白無力。台長更是被他人稱作「黑社會老大」。而當我提交辭職報告時,卻被扣除一萬餘元工資。但是令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在我離職一個月後,整個機構全面倒閉,曾經幾乎算是覆蓋整個城市的大規模培訓機構一夕間瓦解。而當其他職工申訴權益時,卻直接被電視台自己的武警押上警車。

在這時,我已經回到了家鄉,準備考研出國。可是另一個困難是,從高二開始,我的重心就放在了藝考上,大學四年更是沒有英語課,六年幾乎沒有接觸過英語,現在卻要直接考雅思(International English Language Testing System)。我端正學習的態度,在師父的加持下,英語水平突飛猛進,從無法順利說出整個句子,到和外教對答如流,從聽力測試只能答對一個電話號碼,到一遍錄音放完後,就可以概括大意,而整個過程僅僅系統學習雅思一個月。

在這期間,我白天煉功,下午到培訓機構學習,晚上和姥姥、媽媽學法,雖然多次因為壓力擔心考不上,但是從未想過放棄。因為我始終堅定正念,我的生命都是師父給的,以後也一定走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就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一次性通過雅思考試,簽證時,簽證官也僅僅看了下錄取通知書和必備表格就順利通過。

高考、考研,這兩個人生重大轉折點,都是在師父的保護下平穩走過。師父告訴我們:「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1]當擺正自己的基點,堅定的信師信法時,才會真正感受到師尊的佛恩浩蕩。

四、遠離家鄉,放下母女情

或許是因為從小跟隨媽媽生活的原因,彷彿是把所有的依賴和支撐都放在了媽媽身上。可是當踏入美國之後,當新鮮感漸漸退去,又加上三月中旬實施居家令時,學校的宿舍整幢大樓僅僅只有我一人居住。每天面對空蕩蕩的樓道和寂靜的空氣時,使性格活潑的我一時間生活發生天差地別的變化,突如其來的孤獨寂寞使我對媽媽的情愈發嚴重,甚至就連在學法煉功時,思想都無法集中,只要一想到媽媽這兩個字,就會淚流不止。即使明明知道這是強烈的情魔干擾,可就是無法擺脫,尤其是在得知家中又一次次遭受邪惡騷擾。

在糾結徘徊之時,最好的辦法就是多學法,在那段時間,每天學法三小時,通讀《轉法輪》和師父的各地講法,每當讀法時,都能夠真切感到一字一句都是師父的慈悲呼喚,又對自己的不穩定感到慚愧。伴隨著大量學法,漸漸的並沒有那麼想家了。

而在這時師父又一次給我幫助,幾個不同項目組的同修同時聯繫我,我參加了青年弟子學法小組,每天學法後大家分享交流,氣氛一下活躍多了。而當看到項目組同修辛苦付出卻沒有一句怨言,而又時常安慰我時,更是感到和同修天壤之別的差距。

不知不覺中我漸漸看淡了對媽媽的情,而是經常寫信和媽媽在法上交流。在我即將出生時,奶奶夢到一株「仙客來」落到我家,修煉後就更加明白了我們生命的真正意義,每當想到這裏,也就更加堅定了「我和媽媽的緣份都是為大法而來」的正念。

師父明示:「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2]每當讀到這裏時都彷彿是當頭棒喝。無數大法弟子為了堅持修煉而失去生命,相反自己在自由的環境中卻優柔寡斷,陷入情中徘徊。

萬古機緣轉瞬即逝,曾經的我們為了得法歷盡劫難,在這正法時期的最後階段,願我們共同奮起直追,勇猛精進,完成我們的史前誓約。

以上為個人修煉體悟,不當之處,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