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我又精進起來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九日】我在上幼兒園的時候,開始和父母一起修煉法輪大法。有一次,我和父母去公園遛彎,看見有一群人在煉功,我們被祥和的煉功氛圍吸引過去,從此,我們一家人就得法修煉了。

那時,我每天晚上和父母去家附近的煉功點,參加集體學法、煉功。我還參加過本市組織的小弟子學法班,去省會參加過法會。那時我們小弟子之間也比學比修,大家在一起背法。當時我能背《論語》、《悟》、《真修》等師父的經文。我們一起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

煉功點上,有一位曾經被醫院確診為胃癌的阿姨,修煉大法之後,身體好了。有一段時間,我吐出很多像果凍一樣的黑色固體,氣味難聞;有一週的時間內,吃甚麼吐甚麼,但精神很好。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調整身體。在這麼好的修煉環境帶動下,我學法、煉功有了一定的基礎。

一、堅定的信師信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風雲突變,那晚的殃視「新聞聯播」上,中共邪黨移花接木,拼湊剪接了一個相當荒唐可笑的「新聞」,連我這個小孩子都知道是騙人的。當時父母因為堅持不放棄修煉,工資被停發,並遭到非法關押。

身邊的同修大部份都去過北京證實法。有的同修在天安門喊「法輪大法好」,安全回到家裏;有的同修沒有被迫害的那麼嚴重,就想方設法營救被非法關押的同修,給遭受迫害嚴重的同修幫助;有的同修被單位領導很長時間非法關押在沒窗戶的黑屋子裏(門從外面鎖上);有的同修在當地派出所被迫害致死。

父母不在身邊的日子裏,我主要靠姥姥(同修)和一位阿姨同修幫助去上學、生活。當時腦子並沒有多想,後來才明白,是師父看護著我。那時我心中很堅定的信師信法。

三、修大法帶來的福份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父母及周邊同修不斷的在法上認識法、正念清除邪惡,我周圍的環境變的越來越好了。身邊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父母的工資恢復了,並在單位上受到了重用;師父給我開智開慧,使我的學習變的好了很多。

大學畢業後,我考入了一家事業單位。當時考試競爭特別厲害,但我比較幸運:是替補,以最後一名的成績被錄取。當我考上時,其他的人都大吃一驚,覺的怎麼也要考個兩、三年。我也很意外,本來打算明年再繼續考,卻接到通知說我替補上了,讓我去上班。同修都說,這是修大法帶來的福份。

四、徘徊不前

本來我應該珍惜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之路,利用工作之餘的大量時間做好三件事,但是,我卻沒能很好把握好自己,導致自己徘徊不前。有時雖然也學法,可有時會忘了學法,只有當母親(同修)提醒的時候,才去學,也很少煉功。發正念和講真相也都沒做好。

有時認為上學那麼辛苦,我現在終於熬出頭了,可以享受享受了。自己的各種心,如自滿、自私、急躁、顯示、妒嫉、爭鬥、色慾等膨脹而出。我心裏雖然還認為自己是個大法弟子,卻沒有實修,所以摔了很大一跤。

我在參加工作後不久,就找到了一位我心目中「理想」的男士,結了婚。但結婚不到一個星期,我幸福的幻想就破滅了。我發現丈夫是一個脾氣非常暴躁的人,會無緣無故的發脾氣,不僅罵人非常難聽,並且對我動手。只要他一想起我煉法輪功,岳父、岳母都煉,就打我,摔東西。

五、難變大

結婚之前,我多次跟丈夫講過大法真相,但他不聽,還反對。我就想:反正他上班忙,我在家裏學法、煉功,他也不知道,我還可以回娘家去住。他是外地人,他們家管不著我。這是對修煉非常不嚴肅的想法。因為長期不好好學法,沒能在法上認識自己的修煉。我就不再和他講真相,他也裝作沒有這件事。這是我的一個大漏洞。

生完孩子之後,因為丈夫家經濟條件不好,並且婆婆已經去世,沒人幫我帶孩子,我對丈夫產生了深深的怨恨,可以說是天天吵架。這時,因為單位要進行職稱評聘,我又產生了強大的爭鬥心、妒嫉心。

那段時間,我因為工作和照顧孩子,都異常忙碌,並且困難重重,基本沒有自己的時間能靜下心來學法。只能每次在睡覺之前聽法半個小時,可是我竟然每次都睡著了,這是以前從沒有過的。

這種不正確狀態持續了兩年多。期間,我的身體也垮了,每天我的頸椎和腰非常疼,眼睛疼並且視力模糊。有一次,在我又一次聽法睡著後,心臟也開始持續疼,期間我多次發燒。我就是那麼不悟,把名、利、情看的太重了。

六、精進實修

我那時整天忙啊、忙啊,心裏也想著,甚麼時候才能有時間靜下心來學法呢?有時又感到深深的孤獨和無助。家人的不理解、單位上複雜的環境、同修之間的矛盾,再加上電腦、電視、手機的誘惑,我覺的我已經掉下去了。

雖然我表現的這麼不好,慈悲偉大的師父還是沒有放棄我。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期間,丈夫在單位上班,長時間不能回家。我和母親(同修)在一起,每天學法,煉功。期間,我的執著心慢慢的放下了很多。

我清楚的記的有一次,我學《轉法輪》,學了六頁的時候,一下子,我的頸椎和腰就不疼了,師父一下子給我把這些業力清理了。正如師父說的:「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1]

從那段時間開始,我每天煉功,一直堅持到現在。有一次,煉第二套功法時,我感受到了煉功的美妙:一股暖流從上而下經過我的心臟,心臟從此也不疼了。我現在第二套功法和第五套功法能夠堅持一小時,並覺的很美妙。

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期間,我把《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講法都學了一遍。有時我讀著讀著,不自覺的流淚。我知道師父一直在管著我,而我卻一直身陷在常人的名、利、情中不悟,真是愧對師父!我明白了,我的生命不是在常人中爭名奪利,而是要兌現我自己的誓約,要多救人。

師父說:「師父最擔心的就是,目前有一部份人變的不精進了。迫害當初大家勁很足,把整個形勢都扭轉過來了。隨著環境的寬鬆,你反而鬆懈了。修煉哪,有一句話,過去我也跟你們講過,「修煉如初,必成。」(熱烈鼓掌)很多人修煉不成,就是在時間的消耗中他走不過來。」[2]

師父說:「一個生命從歷史上走到今天,你為了甚麼?就為了一瞬間哪。在歷史的長河中,這段時間就是那麼一瞬間。別那麼消極,振作起來。你是修煉人。眾生等著你救度哪!」[2]

學了師父的講法,看了明慧網上同修們的交流文章,特別是有和我相同情況的同修,他們一路走過來都很精進。看到同修們在交流文章中寫到他們的學法、煉功、發正念和講真相的精進狀態時,我感到很慚愧。之前,我沒有做好三件事,而是把大量的時間花在爭名逐利和玩手機、看連續劇上了。我在內心想著今後我一定要精進。

丈夫從單位回家後,感受到了我的巨大變化:我不再對他抱怨了,主動幹家裏的活了,認真帶孩子,主動給公公錢,凡事為他考慮。有時他罵我,我就想,這是在幫我提高心性呢!不再像以前那樣反駁。我也希望他能正面了解大法真相。他問我:「為甚麼變了?」我就和他講是因為我學法的原因。一開始,他聽不進去,後來時間長了,他看見了我的實際行動,態度也有所緩和了。

我現在每天都學法一個小時以上,並且煉功、發正念。我也像其他同修那樣利用中午午休時間來學法,我才體會到其中的神奇之處:我不僅不打盹,反而精神的很!我最近又開始抄法,越抄越愛抄。大法還賦予了我智慧。有一次,丈夫又咄咄逼人的說:「你拿著××黨的工資,還去煉功? 」我衝口而出:「警察都有很多煉的!」他一下子就像洩了氣的氣球,坐在了板凳上,再也沒有話說。

我平時就發真相資料。上次回丈夫的老家,因為之前丈夫的態度,我一直沒和他家親戚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這次我先發正念,丈夫忙他的,我就能和他的幾個親戚單獨在一起,我給他們講了真相,給他們做了三退。他們對大法的態度非常好,這是我以前沒有想到的。看來當時我是被怕心和怨恨心阻礙住了,我應該早點給他們講真相。

隨著不斷的學法,單位裏的環境也改變了,同事關係又溶洽了,學法小組阿姨也在法上提高了上來。在學法小組同修們一起交流時,我感受到我們的狀態比以前好了很多,大家在相互鼓勵,一直精進下去!

以上是我最近的體會,不在法上之處,希望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