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警察 修己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三十日】正法進程已經到了最後的階段,我悟到應該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抓緊修好自己。

一、慈悲的善待警察

師父說:「中國受毒害的人對大法的罪是這場邪惡勢力的迫害造成的,把人,特別是中國人,把他們變的罪很大,直接反對的宇宙造就生命的法,所以這樣的人他們面臨的就將是淘汰,是最危險的,所以現在只要清除他頭腦中對大法不好的思想,就行。」[1]

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二十一年了,以前聽過真相的片警大多數都退休了。現在的片警都是九零後的年輕警察。

二零二零年過年前,我買了些茶話會的食品,特意到派出所看望片警。見到我,小伙子也很高興。我說:「越到過年,你們越要值班,非常辛苦。我這點東西,給你們大夥兒值班時開開心吧。」他說:「那我還得買些東西還禮,看你去。」我說:「快快免了吧!老百姓來看你們,是增加警民情。而你來一個法輪功學員家,左鄰右舍還以為又來綁架我了。其實你不知道啊,你因為我的信仰到我家,都是對我正常生活的干擾,可別這樣了啊!」

我趁機會趕緊給他講真相:我講了我是為何走入修煉的;修煉後,我的道德提升了,身體好了;我是怎樣在單位、家庭、社會上做一個好人的。我說:「我和我先生可以說為這個國家無償(一直很低的工資報酬、都用不到月底)付出了畢生的精力與心血,最後身體都垮了。我修煉法輪功,一直受到非法的對待;而我先生,離退休還有七、八年,就在出差期間,被上級領導無任何說法的罷免了處級職務。」

我告訴他,當時我已經修煉法輪大法了,我就按照大法師父的教導,幫助人生路上遭遇巨大挫折的丈夫。我告訴片警,我是怎樣為得病的丈夫考慮,減輕他的思想負擔,各方面悉心照料他,而且持續了近二十年。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功,我自己的身體狀況都顧不了自己,哪來的精力去照顧丈夫和家人呢?況且我也不會有這個境界。

我握住他的手說:「孩子,我把你視為親人、孩子,才給你說出這些事情。真的希望你能認真思考,妥善的處理好你工作中碰到的對待法輪功修煉人的事務……」這時,外邊有人叫他說有事情了。我只好終止談話。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大瘟疫來了,我一直惦念著這個片警的安全,我還得繼續尋找機會,讓他真正明白真相,從而得救。

二、在世人遇到危難中修自己、救人

過年期間,人們再也沒有往年那種喜氣洋洋、歡度節日的氛圍,連闔家歡樂、親人團聚都沒能再有機會。在外地的人都恐慌的從各個地方往家裏趕,深怕被攔截在某個地方回不了家。

我意識到大淘汰要來了。大年三十、初一的第一時間,我就告訴親朋好友:危難中,生命是最寶貴的,沒有命,其餘甚麼都沒有了,所以一定得求神佛保祐自己和家人平安哪!我藉機趕緊給平時遇不到的親朋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有信佛教的人說:「這不就是瘟疫嗎?」我說:「對呀!我們早就知道,人道德品質不配做人的時候,神就會用這種方法來淘汰人。中國是神州大地,中國人是神的子民。神就一次次的警示人。大法師父就是在這個時候救人來的。法輪功學員就是把真相告訴給有緣人,讓他們明白真相後得救。」

在過年期間的電話問候中,我都真誠的祝福並且告訴親朋好友:有了生命,才有一切;沒有生命、人不在了,再高的權職、再多的金錢、再舒適華麗的住房,均如塵埃一樣被掩埋。保住了命,才能保住一切。

明慧網及時的發表了疫情真相資料後,我和同修們相互協調,從單張到小冊子,再到護身符、真相幣,還有翻牆卡片,真的是非常受危難中世人的喜歡。我也克服怕心,量體溫就量,大大方方的進入其它小區發放真相資料。發完後,再如小區人一般隨人流走出來。遇到一家人,就雙手遞給他們一份資料,告訴他們:「看明白後,全家會平安度過這一次大劫難。」人們都說「謝謝!謝謝!」

一次,我和一位婦女嘮嗑,問她入過黨團隊沒有?她說:「我從小就對那個不感興趣,所以甚麼也不參加。」我誇獎她明事理,根基好。當時我手裏只有一張二維碼了,我跟她說:「回家讓孩子給你手機裏掃碼後,大家一起看看真實的、沒有過濾的新聞吧,讓你家人也明白了真相後得救。」她寶貝似的收好,不停的說:「我今天是遇到好人囉!遇到好人囉!」

小區封閉後,一般只留一個門進出。在和同修的聯繫中,我也泛出人心:「會不會被監控呀?」這時,師父的話響在耳邊:「相由心生」[2]。「不被邪的干擾、不被它帶動,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從自己這生,那邪惡就渺小,你們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這樣。」[2]

我想,我可千萬不能有任何不好的念頭,必須得正念正行。我是大法徒,在這與舊勢力搶人的過程中,同修間就得相互幫助、協調,才能力量更大。讓這為私為己的怕心滅!讓所有的攝像鏡頭閉上眼睛,不阻擋大法弟子做正事,救人,你們也就有好的未來。就這樣,一直我都沒有受到任何阻擋的進出其它小區。

還在封閉比較嚴格的期間,我去了一個同修家。進門後,同修說:「你怎麼進來的呀?現在門口都得要身份證(出入證)登記的。」我說:「我來的時候,門口沒有一個人呀!」當我們真的有正念時,師父就給出神蹟。

三、在講真相中啟迪世人的良知

在面對面講真相時,有說我們搞「政治」的。這時我就說:「文革時,我們不想參與到鬥老幹部和所謂的反動學術權威,甚至學生中莫須有的揪出『反革命』的運動中去,就被指責為不問政治的逍遙派。現在,我們為了讓世人明白中共江氏一夥為甚麼迫害法輪功,怎樣造假、誣陷、殘暴的迫害法輪功,就被構陷為搞政治。那請你們評判一下:究竟是問政治好呢,還是不問政治好?那《憲法》裏可只有殺人犯才被剝奪政治權利的。」

這個時候,世人也思考。我說:「不能哪個有權,就不許老百姓指出他的惡行。指出了,便揮動棒子,把你一棍子打死;或者給你扣個大帽子,把你嘴巴封住悶死!那不就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了?」人們會講:「是呀!你說的有道理,現在哪個當官的不是如此?」於是明白了邪黨的詭計,終於同意三退保平安。

也有的人說:現在年輕人都有房有車,日子都好過了,你們還說某某黨的不是,為啥?我就講:某某黨讓年輕人都成為房奴、車奴,然後他們為了還貸款,而免於不被沒收房子及車子,一心一意的奔波,埋沒在繁雜辛苦的工作中掙錢,沒有時間和機會去關心一下和自己生命存亡相關的大事情。你說,某某黨是不是在欺騙、奴役中國老百姓?讓大家不知道自己已經在危難之中,還鼓動年輕人一個勁兒的吃喝享樂,這不是魔鬼要害人命的企圖得逞的行為嗎?那你說,我們是不是應該把某某黨的陰謀揭露出來,使大家警惕,離開危牆,才能得救呢?這就是最大的善行啊!而且法輪功學員都是在隨時會被監控、被綁架迫害中去救人,這是慈悲的行為啊!

疫情期間,我找到曾經修煉過大法,但是因為邪惡迫害而產生怕心走入佛教中的昔日同修。告訴他們瘟疫的原因,告訴他們避開病毒得救的妙方。我悟到:這也是在講真相,他們只要還記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就還會給他們得救的機會。

我們都知道,師父在巨大的承受中延長著時間,就是為了讓我們多多救人,修好自己。看到明慧網刊登同修的文章,有的睡覺很少,充份利用每個小時、分分秒秒的做好三件事。相比之下,我非常慚愧。

師父的新經文《理性》、《再棒喝》發表後,我悟到師父是在棒喝我:得抓緊修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