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 利用各種方式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八日】

一、在背法中提高

我開始想背法是因為看了明慧網上一篇有關交流文章,同修說,在背完第一遍《轉法輪》的那一瞬間,整個身體都發生了很大的震動,這對我的觸動很大。我想如果能把《轉法輪》背下來裝在心裏,法就能隨時指導我的修煉,這樣太好了。

我背法是一段一段的背,先讀幾遍,讀熟了再背。背到一字不差時,再背幾遍,直到非常流利的一字不差的背熟,再背下一段。可是不管背的怎麼熟,第二天就又背不下來了,我就再把前一天背的再背一遍,之後再往下背。這樣背法,進度很慢。

後來又看到同修說,不管前面背過的,就是一段一段的往下背。我就也這樣背,進度就快了,也增加了我背法的信心。我用了一年的時間背完了第一遍《轉法輪》。由於帶著有求之心,當我背完第一遍《轉法輪》的時候,身體很平靜,沒有感到任何震動。背第二遍背到第六講,就沒有堅持背下去了。

二零一六年,我去女兒家幫忙,又萌生了背法的念頭。我覺的自己的學法時間很少,因為從女兒家回自己家後我還得要去打工維持生活,如果我能把《轉法輪》完全背下來,就能隨時隨地學法了,那該多好啊!我決定在回自己家之前把《轉法輪》的第一講背下來。

於是,我又開始背法。由於這次背法的念頭很純,真的能夠做到隨時隨地都在背法。洗碗、做飯、看孩子,甚至在電視旁邊,我坐在那頭腦中也能夠靜靜的背法。就這樣,第十四天回家的時候,《轉法輪》第一講基本上能連著背下來。

回家後,我還是一段一段的背法,把《轉法輪》背了兩遍。第三遍我就開始一講一講的背,這次用了一年半的時間。

我一般在背法前都要先發一念:「清除干擾我背法、得法、同化大法的一切障礙,一心不亂的背法」,然後再背法。這樣思維清晰,干擾就小。有時由於急躁心,求進度的心干擾,怎麼背也記不住。有時背法前就想:今天背幾頁。帶著有求和完成任務的心,效果就不好,不能夠全身心的溶入法中,背法效果大打折扣。為了背而背,也看不到法理。

只有不帶任何想法,全身心的溶入法中,才是最好的。有時某段法總背不下來,記不住,想想,正是自己在這方面需要提高了。在法中歸正之後,很容易的就背下來了,法的內涵也會不斷的展現,我會不斷的看到自己的不足。

其實背法的過程就是修心的過程。

二、利用真相信救人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期間,我地有三位同修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協調同修建議給相關人員寫真相信,讓我也參與。我說我不會寫。可後來一想,沒有偶然的事情,叫我參與就有我要修的,我要做的。我不能增加負面因素,給自己設障礙。不會寫,就多跟同修們學,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讓我和同修在一起修煉提高。

我先看了明慧網上發表的同修在疫情期間給公檢法人員寫的信,看了小冊子上的一些內容,然後用一顆慈悲的心,儘量語氣平和的講清真相,不觸動對方的負面因素。站在對方的角度上考慮問題,講參與迫害的後果。經過一番努力,終於把真相信寫出來了。同修們寫出的真相信,一人一個風格,都挺好。在參與的同修共同討論後由同修大姐修改定稿。

把信寫好後,就是收集相關人員的住址,把真相信送到家門口。我和一個同修去二十四層樓給一個副縣長送信。因為電梯裏邊有攝像頭,我們就爬樓梯上去,把信掛在門把上,再乘電梯下來。

要想找到公安人員的住處很費力,我就想把信放在停在公安局門口的公安車上。我把這個想法和協調同修切磋,她認為行。我就在信封上打印了一句話:「為了您好,請您把信看完,再傳給您的兄弟姐妹看看。」把信裝好後,外面再套一個塑料袋。我每天都發正念。由於大街上人來人往,去早了也不方便。可是每到晚上十點發完正念往窗外一看,黑濛濛的,我就有點打怵,不想去了,因為我家離那裏有一段路程。

我想大法弟子要成就的是天國世界的主,如果眾生遇到危難了,我是保全自己還是用生命去救度眾生?答案是:去救度眾生。現在公安人員正在迫害大法弟子,對大法犯罪,如不醒悟,這麼大的罪,他們將來怎麼辦?我給他們送信,就是在救他們啊!

我想明白了之後,就求師父加持,自己也多發正念。一天夜裏兩點醒來,我就想去送信。我戴上口罩,穿了個有帽子的大棉襖,把帽子戴好,騎上電動自行車一邊走一邊發正念。在師尊的加持下,我覺的自己很高大,沒有甚麼可怕的。走到紅綠燈時,有一個人也到這裏,我等他走了以後,就把電動自行車停在那,走過去發真相信。在月光的照射下,哪輛是公安車看的清清楚楚。我把信放在公安車前邊的大玻璃窗的下邊。我一邊發,一邊發正念,在心裏說:這是救你們的,看完後再傳給別人,傳給你們的局長、領導看看。在師尊的加持保護下,我順利的發完回家了。

有一次,我聽明慧廣播,講的是一個同修被迫害,同修的弟弟不明真相,在公安人員的威脅下配合公安人員迫害自己的姐姐。後來同修給他看了真相材料,他明白了真相後反過來幫助姐姐,公安再也威脅不了他了。這件事對我的觸動很大,我想真相信對一些不聽、不看大法真相的人來說,換個角度讓他們接觸大法真相,了解大法,也是很重要的。

同修大姐把真相信,包括我寫的一封給父老鄉親的信,又修改了一下,使信適合不同身份的人看。這些真相信內容很全,有講法律的,有講法輪功基本真相的,有講疫情面前怎麼自救的等。我在每封信的後邊都加上「廣泛傳閱 功德無量」幾個字。我把信裝進信封,信封上不寫字,再裝上一個看真相的二維碼和祝你平安的真相卡片,有的還加一個《希望的聲音》小光盤。這個小光盤裏有電子書,還有上海外網站和上網三退的方法,內容很全,很好。我帶上這些資料去一些小區裏發。每個單元發三封,發的時候發一念,傳給有緣人看。發的時候我求護法神幫助,讓有緣人認真看這些真相資料。

我以前也給各地參與綁架迫害同修的相關人員郵寄真相信。有一次,我又去郵局買郵票,賣郵票的是個很善良的女子,她對我說:「我看你這個人很好,你有買郵票的錢,還不如買點好吃的吃呢!你們的信根本就不給你們郵寄,都在庫房裏壓著呢。」我給她講真相,說這是救人的。她說:「沒辦法,公安局經常過來查,不叫郵。」

從那以後我老想著如何給郵局的工作人員講清真相。現在疫情來了,我又想起這件事,就寫了一封給郵局人員的真相信,放到郵筒裏。我發正念:求師父加持,讓郵局的每個人都看,都明白真相得救度,並幫助大法弟子郵信救救更多的人。

三、在發真相資料中修心

二零二零年年初,突然傳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的消息。面對爆發的瘟疫,我和同修都很著急,擔心疫情一旦傳到本地,鄉親們該如何自救。於是大家一起切磋決定:再發一遍疫情中如何自救的真相資料。

我發資料時想,如果有真相粘貼,人們看了一目了然,就更好了。我回家上明慧網,果然明慧網上就有了真相粘貼的內容。我真是喜出望外,太好了!當然關於疫情中如何自救的真相資料明慧網也有了。我把真相粘貼做出來,連發帶貼,在小區裏又發了一遍。

封小區了。一天中午,我去別的小區發資料。我求師父加持,並發正念清除一切干擾我救人的邪惡因素,讓人們都先呆在家裏不出來,待我發完後再出來拿我發的真相資料,用心看,明真相,得救度。看門的人跟我要出入證,我說:「沒有。」他問:「你不是這個小區的?」我說:「我去我姐姐家。」那小區裏有我一個姐姐。他說:「你今天去吧,以後不要亂跑了。」我發完資料,給我姐姐家也發了一份。出來時,他又跟我要出入證,我笑著說:「是你讓我進來的。」他也笑了。

我和同修配合,把平房裏也發了一遍。我們去農村老家發資料時,已經封村了,同修們智慧的把每村每戶都發了一遍。

進入五月份,我們開始準備發新一輪的真相資料。同修對我說:「那個小區的還是你發吧。」我有點猶豫,我說:「我先把我那邊的發完了再說。」其實是人心出來了,我住的單元門口有攝像頭,夏天穿的衣服單薄,拿著東西很顯眼,怕被熟人看見。而且已經發了兩遍了,我就不想再做那個小區了。

過了兩天,我想我還得發,救人的事怎能推辭呢?我早上四點發正念,清除一切干擾,一戶不落的都發上。發完正念我就下樓了,一看,單元門都開著。夏天挺好,門都開著,以後就早點出來發。我發了三個單元,回家四點半,這時陸陸續續的也有人出來了。第二天早上,我發完三點正念就去發,可是單元門都關著。我想肯定是我頭一天覺的夏天挺好,都開著門,起了歡喜心了,被邪惡鑽了空子。

我求師父:「師父,弟子知道錯了,不該起歡喜心,求師父幫弟子打開門。」這時頭腦裏有一個清晰的念頭:最後邊那棟樓的樓門是開著的。我就直奔那裏。果然有一個單元門是開的,我就進去發,發到一個樓層,我把小冊子夾在門把上,剛轉身下樓梯,就聽到屋裏有人開門出來。那人乘電梯下去了,我繼續發完。

我回家發正念清除歡喜心,同時轉變人的觀念,不能用人的觀念對待修煉中的事,甚麼夏天開門、冬天關門,不能把人的東西帶進修煉中。我們正念很足的時候,甚麼奇蹟都能發生,因為師父時刻都在我們身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