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新居的過程中講真相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正式開始修煉大法的,從尋法、得法、學法,到洪法、護法,是我生命中最快樂的一段時光,身心巨變,感受著法輪大法的神奇威力,師父的慈悲保護,我整天充滿力量,生活變的如此幸福和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我是一名已經工作十多年的普通小學教師。當邪惡江澤民利用它的權力瘋狂迫害大法後,我的人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我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到天安門證實大法,到公園集體煉功,給不明真相的同事和世人講真相,先後被邪黨「六﹒一零」人員非法監視、騷擾、傳喚、綁架至洗腦班、刑事拘留、通緝抓捕、勞教和判刑等多次迫害,曾被迫流離失所,並被非法開除公職。

在被迫害的二十一年中,我堅修大法,也一直是一名教人求真向善的教師,不管是在拘留所、勞教所和監獄,還是受迫害後在學校、外出打工和創辦公司期間,一如既往,沒有改變。回首過去的歲月,我感到非常安心和幸運,因為我有師父和大法。

二十一年過去了,世人都看到:大法誰也迫害不了,善惡有報,善惡必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越來越多的展現在世人面前。邪黨在滅亡危機中,還在繼續作惡,以各種方式迫害著大法弟子,但「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歷經殘酷迫害的大法弟子整體卻越來越美好,我身邊的許多同修都是這樣,好事連連。

這裏只說說,最近一年我家翻建新房過程中的故事,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和偉大。

信任與善待

確定要翻建舊房以後,朋友給我介紹了一個包工隊,說在他們村已經幹了十幾年了,父輩就幹,現在兒子繼承父業。我覺的這樣的建築隊可以信任。和包工老闆見了一面,覺的是個實在人,就決定讓他們承包。別人建議多問幾家,比比價錢,我覺的都是緣份,彼此信任最重要,就沒有再找第二家。後來證實主體建築做得非常好,從澆築地基,到鋼筋、水泥、牆磚等質量都很好。因為我家臨街,整個建房過程是開放的,路過的人都不自覺的誇幾句,說這家建築隊幹的好,尤其臨近胡同剛建完的幾戶人家,通過對比,都覺的我家房蓋的好。

現在中國大陸的人,受邪黨毒害,買、賣倆心眼,互相算計,最起碼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合同上寫了施工到哪步就付百分之多少的款,「有經驗」的人都會告訴別人,壓著錢、儘量往後拖,就掌握了主動,的確很多人有過「教訓」:錢付了,發現有問題找他,就不再上心了。我想,作為大法弟子,就要相信別人,替對方著想,根本上說是不會吃虧的,因為善有善報。因此,每次活一幹完,我馬上轉賬,一天也不拖延。外加的項目與請人代買的東西,接到收據當時付清。

我這樣做也贏得包工老闆的信任,他也儘量的替我著想,一心把工程做好。二零二零年夏曆新年前,主體完工了,但還有一些活因入冬沒幹完,包工老闆找我結賬,希望多結一些。當時,安門窗的、安水電的恰好在場,看到我痛快的結了全款,很是佩服,因為以往的客戶都是以各種藉口拖欠不給,他們肯定經歷的太多了。

在結賬前,我和包工老闆談了好一會,不是談錢,是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他開始不相信,最後還是同意退了。過大年的時候,得知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來的如此猛烈,我很為他慶幸,已經做了「三退」,可以得到大法的護佑了。

接觸、幫助大法弟子的都是有緣人,都是有福的。

我也儘量理解、善待和尊重施工的農民工們。他們每天一早起床來不及吃早飯就開始幹活,直到中午十二點吃午飯,時間太長,我就給他們增加點肉食,增加些營養,增強體力,或十點多鐘,加點火腿腸、雞排、漢堡等,有時買些香蕉、橘子、蘋果、梨等水果,發自內心的關心他們。八月十五中秋節,請他們吃月餅,請他們到飯店吃飯,感謝他們遠離家鄉幫我蓋房。他們都很感動。

做防水、安護欄和安水電的人,按合同不用我們管飯,但我一般都給他們準備了午飯,這樣他們可以省點錢,也可以吃的飽一點兒、可口一點兒。以真誠相待,尊重對方,施工的場是善的、祥和的。我還經常在工地用手機播放大法音樂《普度》和《濟世》,最後的結果體現在建築上:我家的新房就像有生命似的,讓人感覺優雅大氣,祥和美好,但沒有一點傲慢、張揚。親戚朋友、街坊鄰居和路人看著這樣一座房舍,都感到很舒服。這是「真善忍」大法在人間的美好體現。

主動謙讓承擔 鄰居稱讚

我家是胡同口第一家,為了大門外少出一級台階,就在大門裏做了個坡,雖然自己有點不方便,但外面胡同寬了,街坊們就高興了。

我們這一片,有好幾排房,鄰居之間都是牆挨牆,老房這樣,蓋新房還是這樣,我們主動往回收幾十釐米,和兩家鄰居的房拉開距離,兩家中間可以過人,走水、通風、採光和維修,對大家都好。南鄰北房留了兩個後窗戶,我的南牆上面需要雨搭防水,如果做一個貫通的雨搭,我們就可以放許多東西,為了不影響他家,我們就選擇對著窗戶的部份不做雨搭,雖然自己不方便,但這不會打擾到鄰居,這是我們的原則。街坊們都看到都發自內心的誇讚我們做得好。

我家在城區的最中心,拉磚的大車白天進不來,只能在晚上卸磚。我就白天提前和鄰居們打好招呼,說明為甚麼這樣做,抱歉晚上打擾了。有一天,送磚人晚上才來電話,我去挨家通知,有一間臨街的出租屋,我說晚上要卸磚,女主人說家裏有重病人臥床,第二天還要去醫院。我心裏想人命關天,是最大的事,就說,知道了,您家人好好養病吧,我今晚不讓他們送磚來了。我趕緊打電話聯繫送磚的人,改變了送磚的時間和存放地點,以免打擾病人。

拆房以前,需要清理舊物件,如石棉瓦、櫃子、小床、抽油煙機、煤氣灶、電線、電器、建材等等。我們先讓街坊鄰居揀有用的隨便拿,最後再賣給收廢品的。大鐵門被人要走,安到農村的家裏,連小花園的土都有人挖去種花,大家都非常高興。當人說感謝的時候,我真誠的說,我們最願意物盡其用。大家都覺的我們是熱情爽快、實在厚道,是值得信任的人。鄰里關係更加和睦。

原來我們一排房七家,共用一塊水錶,每月一家輪流查分表,核算水費,我家建房的用水量大,我們就把水費全包了,六家鄰居三個月的水費都免了。有的鄰居客氣的說應該自己交,我就說:這是小事,蓋房方方面面會打擾大家,大家都很理解支持,我們特別感謝大家哪!

今年疫情期間,胡同裏的水管漏了,跑了幾百噸水,大家都很著急,各處反映情況。幾家商量到自來水公司,申請減免水費和重新安裝七塊新表,我開車帶幾位大嫂去找有關方面,路上大家商量,如果安裝新表,材料費和工錢均攤沒問題,但自己申請,要挖新表井,可能就要幾千元,有的家可能不會同意。我說,為了今後大家方便,如果有誰家不能接受,這個井錢我們出了。看到我們的態度,大家更有信心,說不能由我一家出。最後,我們領回了申請表,七家都痛快的簽了字,一小時後,我就又開車帶著鄰居嫂子,在自來水公司下班前,交上了申請表。

今天的社會,牽扯到利益事,多家人一起辦事很容易發生矛盾,最後好事也就辦不成了,有的還增加了彼此的仇怨。這次我們七家因為大家同心協力,面對困難矛盾,鄰里關係更加親密和睦,一切辦得都非常順利,讓人覺的簡直不可思議!其實作為大法弟子我深深的知道,這全是大法的神威,是慈悲的師父在法正人間之時賜給世人的美好。

有緣人明真相做三退

安裝空調的是小倆口,裝完內機,男的到外邊裝外機,妻子在裏邊收拾。我倆聊起了蓋房子。她對邪黨的政策很反感,我感覺她很正直,就給她講了邪黨對傳統文化、道德的仇恨和破壞,對民眾的欺騙和迫害,我們中國人應該做中華兒女,不做馬列子孫,退出邪惡的中共的黨、團、隊。她非常認同。後來她的丈夫也進來了,我和妻子一起又給他講了真相。他們夫妻倆都高興的做了三退。

幾天後,又有一個安空調的,我想說,但沒張開口,安完後,他就走了。過了一會兒,我去外邊買東西,看他在路邊台階上坐著,就過去打招呼,他說,在等公司給他回電話。我覺的這是師父慈悲,不放棄他,不能再失去機會了,就直接給他講真相、勸三退,他很善良,都能接受。剛做了三退,他公司的車子就到了面前,上車走了。感謝師父慈悲救度眾生!

瓷磚鋪完,需要美縫,做美縫的小伙子很實在。幹完活,我就和他講真相,勸三退,他很高興的退了。一會兒,他聽到我們談窗簾的事,他說他的表姐就是做窗簾的,並立即熱情的給我們聯繫。很快我們到了他姐姐的店裏,看他姐姐特別祥和,很有善緣。我妻子一邊挑選窗簾,一邊給他們夫妻講真相。我在一邊發正念,聊了很長時間,雙方溝通的特別好,都覺的意猶未盡。夫妻倆都高興的做了三退。分別時像親人一樣依依不捨。

房子大體蓋好後,我就請同修幫忙安裝了新唐人,客廳是新買的大電視,接收新唐人電視節目效果特別好。我只要在那裏,就會打開電視,播放新唐人節目,後來到我家安電器、送家具的人都能直接看到新唐人的真相節目。河北的父子倆來送家具,兒子在物流公司工作。父親心疼兒子,每當農閒,就來幫兒子。父子倆在客廳組裝家具。我和他們拉家常,老頭指著正在播放的新唐人電視說:我家也有這個。我聽了很高興,就問他怎麼回事,他自豪的說,老伴就是修大法的,原來是大法弟子家屬,真是緣份!

砌外牆的時候,一個小工主動說起了法輪功,我問他怎麼知道的?他說是幾年前在火車站看到過真相資料。他有一些疑問,我就藉機給他們幾個講真相。做外牆噴塗的小伙子是遼寧人,疫情後來北京打工。門窗都封好了,幹了一天,第二天早上,他的健康碼變了,社區不讓他進來,原來瀋陽有疫情,遼寧「升級」了,他得在家隔離。這樣,我的房子沒辦法開門窗通風,空氣不好,我沒有要求包工老闆換人,沒有催他們,還安慰他,一直等了他十幾天來把活幹完。

幹活的時候,我有時間就給他打個下手,中午給他做飯,和他聊天、講真相,他高興的退了隊。安門窗的小X、內裝修的小M和負責水電的小W等,也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親戚朋友、大法同修無私相助

前些年,住了幾十年的老房不適合住了,翻建需要不少錢。我們夫妻因堅定修煉,很早就雙雙被開除公職,沒有甚麼積蓄,買房對我們來說,更是天文數字,就只能在外租房子住。

現在,兒子大學畢業,已經工作幾年了,面臨結婚,需要房子。邪黨迫害這麼多年,我們對親人沒有甚麼物質幫助,反而因邪黨的迫害給他們帶來很大的精神壓力,甚至還有六一零和國保警察的長期騷擾、恐嚇,但我們兩個大家族的親人,都沒有絲毫埋怨怨恨我們,而是給予我們許許多多的幫助。

我在大興團河勞教所和天津茶澱監獄被迫害時,七十多歲的姑姑、叔叔都不辭辛苦去看望、鼓勵我。這次蓋房,我和妻子兩邊的長輩和兄弟姐妹們更是無條件的在物質和精神上支持我們,做我們的後盾,兩大家族一心幫助我們,使我們沒有後顧之憂,蓋起了漂亮的新居。他們說:「我們就是願意看見你們過的好!」

在這次建房過程中,周圍的街坊鄰居以各種方式給予我們非常大的支持和幫助,讓我感動的故事很多。和我們住對門的鄰居大姑主動幫我們協調鄰里關係,還常常在眾人面前誇讚我們如何善良,如何謙讓。

蓋房牽扯鄰里關係,特別容易出現矛盾,比我們早蓋房的兩家,因為周圍的人舉報,就多次不得不被迫停工。而我們的整個蓋房過程中,沒有一次這樣的事情發生,相反街坊鄰居都非常支持我們,幫我們拆房的老闆發自內心的說:「我幹這行多年,從來沒遇到這樣順利的。很多時候是幹幹停停,甚至有的鄰居根本不讓幹的都有。你們家人緣真好,街坊鄰居關係太好了。」我知道,這是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首先得用「真善忍」高標準要求自己才會有這樣的結果。這是大法的威德。這些善良的鄰居見證了大法弟子的善良和被邪黨誣陷迫害的過程,明白了基本真相的緣故。我把這種表現看作是世人對邪黨對大法弟子要「名譽上搞臭」的徹底否定,對大法弟子的認可和支持。

由於我家是學法小組,蓋房前一段還在集體學法,所以翻蓋房屋得到了許多同修的幫助。對我幫助最大的是一位在本地看守所非法關押時認識的同修,從聯繫包工隊,到常與施工人員協商溝通,從採買需要的建材,到全程工程質量監督等給予我具體指導。有一位我們曾在勞教所、監獄一起被迫害過的同修大哥,到工地跑了好幾次找我,說他們倆口子怕我蓋房缺錢,家裏留了幾萬現金,準備借給我們使用。有好多同修都來看一看,給了我們非常大的支持和鼓勵。邪惡誣蔑大法弟子無情,其實大法弟子的心是在一起的,純正無私而深厚。

一位受過邪黨勞教迫害的同修,前一年剛翻蓋了新房,村裏人都說蓋的新樓房好,對大法弟子刮目相看。他聽說我要蓋房,特別關心,把他的建房合同給我用來參考,還把建房過程中容易發生的問題告訴我,提醒注意。有一天晚上,他到了施工現場,看到做的樓梯有問題,一部份會碰頭,立即提醒了施工的人,並積極商討解決方案,後來從新設計解決了問題,樓梯做的特別好。這件事情非常神奇,如果發現晚一天,鋼筋水泥一旦澆築了,想改也改不了!

前後整整一年,一座漂亮的民居呈現在社區,成了一個標誌性建築,過往的人都說好。

結語

一九九六年,我家是一個完全開放的學法小組,每週一、三、五的晚上大家到這裏學法。有一段時間的週六,全區的輔導員在這裏學法交流,許多農村的老弟子都來過我家,這裏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和洪傳世間的盛況。

二零零三年,我被邪黨通緝,流離失所到外地。為了抓捕我,這裏曾經有警察輪流日夜監守。有一次,國保警察以為我回家了,開來了多輛警車,警察帶著攝像機把我家圍的水泄不通。妻子不給開門,警察上房頂也沒有辦法進屋,就如強盜一般,把院牆拆倒,許多警察闖進去,甚麼也沒得到,卻讓鄰居看到了邪黨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和瘋狂。

二零零七年,學法小組的弟子從新凝聚在一起,在這裏學法、發正念、交流修煉心得,整體提升,這裏見證了法輪大法弟子在經受殘酷迫害後的堅定、信心、勇氣、智慧和慈悲。

法輪大法洪傳世間二十八年,宇宙巨變,師父在世間的正法即將結束。修煉大法二十五年,我是親歷者,是見證人,用盡人間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大法的神奇和美好,無法形容師父的慈悲與偉大!

弟子叩謝師父的洪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