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道路我會堅定走下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九日】二十一年前,大陸同修在血雨腥風中失去了和平的修煉環境,如果那時候有人告訴我,迫害二十一年後仍沒有結束……我想我仍會和眾多同修一樣,選擇堅定的走下去,但那一定是眼中、心中飽含著淚水;但現在,我可以自豪的向師父、向天地、向各界眾生承諾:無論時日長短,我,作為一名師父選中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一定會不辱使命!

在師父面前,弟子微小如沙粒;而師父對這一顆小小的沙粒,卻傾注了無盡的心血與慈悲。當我回顧過去的一年,更加確信我的努力無法和師父的賜予相提並論,今天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而我只不過在師父的安排中走著自己的路。我相信真修弟子都會有如此體會。

每當我遇到關難,我會在心中默默的向師父傾訴,虔誠的、謙卑的、毫無保留的。現在只不過把這些過程記錄下來而已。

我是個在常人中讀書不費勁的人,但在學法上遇到的干擾卻比別人更多。以至於有時一晚上兩個小時,學不了二十幾頁的法。簡直匪夷所思!而這種狀態困擾我已經很多年了。從去年開始,我下定決心突破這個致命瓶頸,到如今,已經能在保證學法時間的前提下,每天學法一講。以前把學法視為畏途,只有大塊的時間才用來學法,零碎的時間就看看交流文章、視頻放鬆一下;或者忙證實大法的項目佔用了學法時間就糊弄過去了。現在是有時間先把學《轉法輪》擺在第一位,再忙也要先學法,靜靜的學幾段法再去忙項目。這樣非常好。由此我想到有些技術同修因為忙證實大法的項目,長期顧不上學法、發正念,雖然工作很辛苦,但個人修煉沒跟上,而被舊勢力鑽空子迫害,很可惜!他們都是多麼好的同修啊!長期學不好法、發不好正念,達不到不同層次的標準,甚至因為承擔了重要責任而應該在修煉上更精進的卻因為沒有更強大的能量場去解體邪惡的迫害而遭受損失,這樣的教訓太多了!每個弟子都是大法的資源,只有按照師父要求的才能具備更大能力,才能發揮更大作用。

在發正念上的干擾也困惑了我很久,現在終於有了突破。真的很慚愧,師父教給我們的法寶,這麼多年了我才會用。我感到還是一個「信」的問題。當然不是說對法、對師父說的不信,而是信不信自己發正念真的會起作用嗎?如果這個念不那麼斬釘截鐵、像在戰場上廝殺那樣的嚴陣以待,肯定會被各種外來因素和思想業力干擾的昏昏欲睡。從去年開始,我想了一個辦法,把自己置身於《指環王》中的場景,當烏烏壓壓的邪惡怪獸鋪天蓋地而來,就不敢睡過去了。後來看一位小同修說,發正念時思想不集中,聽到提示「危險!」得知發正念時不清醒不但起不到作用,另外空間的身體還會受傷,我再也不敢掉以輕心了。想起多年前曾經走過彎路,因為病業關過不去而去醫院的經歷,真是不能在修煉上糊弄事了。

看來天象真是走到最後的關鍵時刻了。我從年前得知瘟疫始,就更加努力的傳播真相。我的空餘時間不多,面對面講真相的機會不多,就努力發資料。無論雨雪、無論白天黑夜,幾乎每天都出去發。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疫情最嚴峻的時候,有時雨下的很大,很冷,空無一人的大街上,我帶著一大包資料,走的渾身都濕透了,每個商鋪的捲簾門裏都發。有的小區的監控人員都不知哪兒去了,我如入無人之境,每次都遺憾資料帶少了。現在想想還是很感慨的。雖然辛苦,但心裏很喜悅。這麼珍貴、精美的傳單、小冊子、網門二維碼,誰得到誰有福,眾生快快來接寶吧!

我是上班族,我很珍惜師父給安排的修煉環境,現在已經開創出很有利的條件為我所用。最近公司新搬了家,條件比以前好多了。在分配工位時,我當然想坐在最裏面,靠窗戶的位置,有利於我做一些跟修煉有關的事。但一個下屬,年輕的女同事吵著她要坐最裏面,她喜歡看風景。一開始我有些不高興,我這當主管的還沒說話呢,你就想怎麼樣啦?開始心裏有些不舒服。後來想明白了,就把這個非要怎麼的心放下了。結果真到搬進去那一天,我把她的辦公用品放在靠窗的工位上,她自己就抱走了,說啥也不在那裏了。所以我現在就坐在這個位置最好的工位上,心裏充滿對師父的感激。

我感到,師父把我推到了一個新境界。從許多方面都能感到師父的良苦用心。例如:以前我做過好多次類似的夢,夢中我拿著一把各色的筆,只有一兩支是打開用過的。同修說,這是師父點化你要多寫文章證實法啊!這麼多年來,我在這方面突破不大,有時會寫點,但寫的很吃力,很繁瑣,經常被明慧同修大刀闊斧的修改。前一陣,協調同修找我,想讓我寫一篇某方面的文章,難度比較大。前前後後我花了很多心血,可以說嘔心瀝血,累的都想放棄了。一天晚上我又做了個夢,夢到考上了新大學,但註冊時用的不是真名,而是「辛文花」的筆名。醒來後,我感到了師父對我的鼓勵。對我而言,走這條以筆為法器證實法的路,雖然非常辛苦、艱辛,但妙筆一定可以生花。這是我的使命。

大法弟子在師父的保護與引領下,風風雨雨走過了最艱險的歷程,我自己也感到了成熟與理智。如果說,以前在修煉中是咬著牙、硬著頭皮在做,而現在就是淡定從容、雲淡風清。儘管該做的事還在緊鑼密鼓的做,但心態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當然,以後還有多久不用管它,也不允許邪黨再害人了是不?但修煉的路我要用更加純正、堅定的正念正行跟師父走過去,不辱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稱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