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氣恨與觀念 和同修共同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幾年前,一次在學法點學法後進行交流。有一位同修的表現讓我心裏很不舒服,因為表面的忍和人中的禮貌素養,我沒有說出口,但在心裏不斷的嘲笑那位同修。

晚上回到家,腦中竟然出現四個字「神體受傷」。這一下可不得了,在之後的一段時間裏,我全身不舒服,常常這兒痛那兒痛,直到後來參加北區劍潭集體學法,狀態才調整回來。

從那時起,我比較重視自己對同修的念頭,也不敢再抱著負面想法不放了。

同修的表現是我的一面鏡子

然而修煉要不斷提高,有一段時間,我對群組裏的A同修特別看不順眼。當我看到A寫的一些我不認同的話的時候,我的心就起來了,對同修的表現憤憤不平。一次在交流中,我在群組中直接反對A同修的意見,當時認為要為法負責、為修煉環境負責,大法弟子的群體中正念要足,不能讓不正確的認識在同修中起主導作用。

當時的響應不能說不對,但從此之後我的心更加起伏,一看到A同修的發言就心煩,後來演變到一看到他的名字就不高興。這怎麼是修煉人的狀態呢?要怎麼修掉這顆心?我很苦惱。

師父時時在看著我們。一次,師父在意念中點化我:「你呀,跟他一模一樣!」這下可把我嚇了一跳,修來修去原來我跟A竟然一模一樣!

靜下心來向內找,發現還真是,我的自我一向很強,那副高高在上,自以為是的樣子,和A同修的表現如出一轍,原來A同修就是我的一面鏡子,我自己心中有甚麼執著,就讓A同修表演給我看,目地是要去掉我自己的執著,但我卻一直向外找,沒有修自己。這一下知道了,也就找準自己問題了,那個不好的物質就散掉了。見到A同修,再也沒有甚麼不好的想法了。

轉變觀念修去情 才能生出慈悲心

不久我對項目中另一位B同修又看不順眼了,甚至每次聽到她發言就惱怒。提高心性的機會又來了。因為之前在別的項目中曾經合作過,我對B同修已有了固有的觀念,看到她又出現了,排斥、看不起她等等各種情緒都在翻騰。

一開始向內找,肯定自己是有妒嫉心,覺的同修不符合自己的觀念了,然而,總覺的沒有抓到執著的根。後來在學《轉法輪》時,師父就直接點化我:「因為人有情在,生氣是情,高興是情,愛是情,恨也是情,喜歡做事是個情,不喜歡做事還是個情,看誰好誰不好,愛幹甚麼不愛幹甚麼,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為情活著。」[1]

我看誰好誰不好,都是以自己的喜歡不喜歡為標準,是情,都是為私的。而修煉人就是要去掉情與私,先他後我,以慈悲心對待每個人。

明慧網上有一篇文章《「我是不生氣的」》令我印象深刻。作者看到另外空間人在生氣時,那個怒氣是一團瀰漫形態的物質,有大小範圍,生氣是人在它的控制影響而產生的一種反應。你不在它的控制範圍之內,就一點都不會生氣了。所以那個怒氣是外來的,不是組成我們生命本質的一部份。怒是七情六慾中的一個成份。這樣看來,那所有的情都不是組成我們生命本質的成份啊。我們要超脫情的束縛修出慈悲,所以在修煉中要分清真我與假我。

另外,我體悟到讓我生氣的是在人中形成的頑固的觀念。我喜歡能力很強的人,就是效率、邏輯、談吐、思維這一整套都要符合我的標準。

師父開示:「一種觀念形成後,會控制你的一生,左右這個人的思想,以至於這個人的喜怒哀樂。這是後天形成的。如果這個東西時間長了,會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腦中,它會形成一個人的秉性。」[2]

原來我一直抓著常人中所謂菁英的觀念不放,把它當成了衡量好壞的標準,把它當成了自己,這是後天形成的自私的觀念,它不是真我,是要主動排除的。而且我還被這些後天形成的假的東西帶動著去討厭別人,從而又產生怨氣跟怒氣,干擾著自己。

師父說:「人身體的物質組成在極微觀下、在極微觀下的微粒中,就構成了人的本性,那個東西是不變的。排除思想框框,人善良的脾氣、秉性、特性、特點就容易體察出來,那是真正的自己。」[2]

我深知,「做到是修」[3],修煉就是要在過程中不斷向內找、面對自己沒有修好的地方,排斥這些不好的東西,師父看到我們在真修,就會幫助我們消掉它,從而提高上來。

互相包容 相互成就

從法中我悟到,現在末法時期,每一個舊宇宙的生命都是在滅階段的末後,而修煉人需要從這末世亂象中走出來,洗淨自身不好的物質因素,歸正一切,從而回歸到新宇宙。如果每一個生命都這麼好就不用修煉了,從這點上來說,遇到同修不足的地方不是很正常嗎?

就拿我自己來說,也有許多不好的東西,師父也沒有嫌棄我呀。誰會嫌棄、排斥大法弟子呢?只有舊勢力一夥。真正衡量好壞人的標準只有宇宙特性──真、善、忍。但是舊勢力以它們自己的觀念衡量一切,從而淘汰它們看不起的生命。我是大法弟子,可不是舊勢力,可不能像它們一樣。

講真相救眾生時,我都能無條件的慈悲常人,希望對方選擇美好未來,何況是同修呢?同修之間更要無條件的互相幫助。縱使有再多缺點,我都是想要同修修成、就是要成就同修、互相包容。

每一位同修身上都帶有宇宙真、善、忍特性中的不同先天特質,也有不同的業力阻礙著我們,需要在修煉過程中透過各種魔煉消去,哪有甚麼看不起別人的呢?可能我有的強項對方沒有,但是對方有的符合宇宙特性的部份我沒有啊!如能善意寬容、包容對方,同修之間就在彼此促進,互相成就。

我體會,這就是在證實大法自有修復一切、圓容不滅的法力,可以讓不正不好的萬事萬物都歸正,回到最好時期。如能忍讓、寬容,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大法的力量自然就能糾正一切不正的因素,不斷的修復,圓容著宇宙,使宇宙金剛不破,直至永恆。

在協助同修投稿中修心性

明慧網從二零一零年開始每年都有「5﹒13」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看到徵文活動,我很高興,認為這是師父賜予我們的珍貴機會,透過展現大法在世間的美好全面證實大法,從而救度眾生。因此,每年的徵文我都積極參與,文章也幾乎都會發表。就算沒有入選作為大法日徵文發表,之後也常會在明慧網上刊出,有時我都已經忘了曾經寫過這篇文章,再看到時備受鼓舞。

從今年開始,我明顯感覺自己的故事已經寫的差不多了,同修的修煉故事往往更精彩動人,卻都沒有寫出來與大家交流過。在一次大組交流時,我毫不猶豫的邀請同修一起提起筆來,交流修煉過程中珍貴的點滴。明慧網有一篇心得交流:同修看到在另外空間,明慧網發表的每一篇精彩文章就是一位光彩奪目的舞蹈演員,而編輯修改文章,就是幫忙演員們精心妝點、調整衣著,完妝之後,演員們就登上大舞台盡情演出,救度眾生!

交流過後,真的有同修盡心盡力寫出心得讓我潤稿。看著同修樸實的文字,對師父的感恩躍然紙上,我很感動,也不敢懈怠,這可是人成神之路的見證,要用心修改,幫助成就一篇篇好文章。

遇到困難不放棄 同修配合 師父鼓勵

我想起同修C講真相認真,也能向內找,應該有很多素材可以寫出來證實法,便向她邀稿,並強調此徵文是面向常人,請不要寫成修煉心得體會。然而收到的文稿還是寫成心得交流稿了,怎麼辦呢?她的時間非常緊,常常凌晨才休息,她還能重寫一篇徵文嗎?

著急的心出來了,我穩定了一下自己,總覺的同修做得到,就留言再解釋一次。同修很懊惱,說自己沒有甚麼可寫的了。我想也許機緣未到吧。沒想到過了兩天,同修又發來一篇投稿!幸好多做了一次交流!最後順利完成兩種文稿。

記的在截稿前,多數同修仍未動筆,在學法點學法後交流時很猶豫,一是自己當天狀態不好不想講話;二是徵稿期限就要到了,現在提醒還有用嗎?但最後為證實大法多救人的心戰勝了顧慮心,我努力交流,希望同修一起把握機會證實法。講完後我很沮喪,覺的自己講的不好,不知會不會起作用。

當天下午,看似偶然的機會,一位同修告訴我,她覺的自己長年務農,不會寫文章,早上的交流令她觸動,她很想寫稿!我立刻鼓勵她,這不是為了我們自己,而是為了眾生,是弟子應該做的證實法的事啊!

結果同修真的一鼓作氣寫出一篇數千字的文章!

同修說,在她寫好徵文當天,師父給她鼓勵,一向沒有承擔家用的成年孩子竟然主動補貼家用!同修體會,她負起弟子的責任寫出徵文,對應著不修煉的家人,也開始承擔照顧家庭的責任。

而我協助潤稿並投出徵文後,師父也鼓勵我,覺的當天身上很多不好的物質消失了,在修煉上有了一次質的飛躍,這是我想都沒有想過的。弟子只是做了該做的一點點事情,師尊就給了弟子最好的。

願我們所有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一起隨師完成助師正法的歷史使命,走到法正人間那最榮耀的時刻!

感謝師尊!
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佛性〉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二零二一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