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真正的善 成為一個為他的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從十歲時跟著媽媽有緣得法,覺的大法很好。那時和媽媽起早貪黑的煉功,很精進,到了國中後,學法斷斷續續,雖然得法早,但是不常和同修學法交流,和媽媽長期處於比較獨修的狀態,沒有好好抓緊師父苦心安排的這份機緣,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沒有真正的「實修」。

上大學時,同修問我有無意願學習報紙排版的工作?她很願意教我,我認為自己是學設計的,學習排版應該不會太難,於是開始參與大法弟子辦的媒體的美術設計工作,大學畢業後,也持續參與其他大法弟子媒體的影音企劃工作,一路上都在項目中,雖然努力提升專業能力,但是自身存在太多對媒體的負面思維,缺乏紮實的修煉基礎,導致修煉狀態跟不上正法進程,存在很強的人心,很少用修煉人的正念,看待自己所做的工作與理解其他同修的處境,也因為當時影音項目營收不如預期,因此離開了項目。

一、常人工作環境 浮出沒察覺到的心

長年在項目中的我,不免升起一股對常人公司的好奇與渴望,也想順便檢驗自己的能耐。我嘗試找影音企劃的工作,沒想到很順利就找到待遇不錯的工作,老闆正創立美食頻道,我擔任影音企劃一職,因為自己經驗少,團隊對於網路影音的經驗也有限,大多時間是靠自己學習。剛上班的三個月,我每天工作到快十二點才到家,覺的自己程度不夠,拼盡全力在工作中學習,只希望能讓頻道快速做起來,焦慮與不安每天追著我跑。

當時的老闆對我很賞識,也因為這樣我被事業心、名利心控制的很厲害,以前覺的自己沒有的執著心,全都浮現。師父說:「年輕人就更不容易把握自己,你看他平時挺好,在常人社會中沒有甚麼本事的時候,他名利心很淡。一旦出人頭地的時候,往往就容易受名利干擾,他覺的在有生之年還有很長的路,還想要奔奔,奮鬥一番,達到一個常人的甚麼目標。」[1]

極度想做好頻道的慾望將我沖昏頭,現在看來是靠蠻力猛衝,想一步登天,心態不純正,學法煉功也少,幾乎快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身體開始出現不正確狀態,某個週日晚上,右手的三根手指,突然變的很僵硬、完全動不了,有點像常人說的小中風症狀,我很慌張,立刻發正念清除舊勢力的干擾,大約過了一小時,手才恢復正常。

這時,我驚覺會不會是師父在提醒我甚麼,自己好像快要把命都投入到工作上,為了達到工作上的成就(其實是被很強的名利心控制),其它事甚麼都不管,更可怕的是想修煉的意識變的越來越弱。

在常人的環境中工作,看到許多複雜的人心、混亂的男女關係,我感到非常痛苦與無力,沒有足夠的正念去改變那樣的環境,很感謝室友同修常常在我迷於常人中時,給我當頭棒喝,不然主意識極弱的我,不會發現我的道德觀念竟也開始受常人的影響,不知不覺越滑越下去,離修煉越來越遠,經過一番掙扎、思考,清醒的一面告訴我,正法已到最後的最後,我已經錯過了那麼多年,甚麼時候才會懂的修煉和實修呢?甚麼時候才精進起來呢?我決定辭掉這份工作,一定要讓自己儘快走回修煉道路上。

二、再度進入大法項目 真正破除負面思維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我來到新唐人亞太台工作,當時覺的在證實法的項目工作,有集體修煉的環境大家一起學法、煉功、交流,修煉狀態應該會提升許多,後來理解到,不管到哪個環境,修煉人都要為自己的修煉負責,不能依賴環境,應該主動修煉,不是被動的修煉。

二零二零年七月,除了手上的中醫頻道,主管分配我要經營另一個旅遊頻道,期間同時帶兩個新人,每天都覺的壓力很大,其實當時剛帶一位新人時,光是一邊教軟體技能,一邊協助他完成影片縮圖,同時兼顧好中醫頻道的收益,已經感到能力與工作量的吃力,沒想到這時主管希望我再帶另一位新人,於是我鼓起勇氣和主管談,表達自己已經清楚想過,實在沒能力再帶另一位新人,請主管可否另外找別人協助。主管當時覺的我已快三十歲,要我擴大自身容量,擔任起一個小組長的角色,並接下帶人的工作。

和主管談過後,我的心裏很不舒服,覺的主管沒有想到,我會和她提出這個要求就是我快撐不住了,而她好像沒有站在我目前的工作量和能力上思考,強迫的要我接下這份職務。談判破局,我在心中對主管產生了成見,而當時我並沒有發現這是一顆強大的怨恨與不平衡的心。

三、抱怨背後的惡念 是修煉路上巨大阻礙

有一天,我和室友同修聊天,談到主管的行為讓我覺的不是很舒服,室友說:「又在抱怨了!」並叫我不要再抱怨,當下我很震驚,我認為只是在描述事情經過,表達真實的想法,還以為是「真」的表現,怎麼室友聽起來竟是「抱怨」呢?

經過向內找後,我才發現,我在家從小到大養成和家人的對話方式,原來很多都是抱怨,由於求學、出社會,身邊聽到太多同學同事說出的話幾乎都是抱怨,我已經習以為常,沒有覺的抱怨是件壞事,是個很惡的行為,我才驚覺自己很多想法都淪為常人,沒有真正用法衡量,連自己都分辨不出來。

還有一次,我和室友同修交流主管的行為如何如何時,她和我說我抱怨的背後,還藏著一股怨恨。我非常訝異、難理解,並自問我怎麼會讓室友有這種感覺?難道那個抱怨已經到怨恨的程度?我太不在意抱怨這顆很惡的心,可能師父看我悟性很差,藉著室友的多次提醒,我這才開始意識到「怨恨心」會為我的修煉路帶來多大的阻礙。

師父說:「人的佛性是善,表現為慈悲,做事先考慮別人,能忍受痛苦。人的魔性是惡,表現為殺生、偷搶、自私、邪念、挑撥是非、煽動造謠,妒嫉、惡毒、發狂、懶惰、亂倫等等。」[2]

個人層次理解,抱怨的念頭是一顆很惡的心,是舊勢力在我小時候就安排對我的家人灌輸這套思維,他們沒有意識到這是「抱怨」,我也從中被污染,雖然很小就得法,但是沒有實修,不會向內找,碰到事情很常向外看、抱怨,以一種高傲的姿態評論別人,當然看見的都是別人的不好,看不見別人的好,無法用善意慈悲的心理解他人,更可怕的是還自以為看的很透徹、高人一等,背後是看不上別人、妒嫉心在起作用。

一天晚上,正在浴室洗熱水澡,察覺到水龍頭的水突然變小,我心中突然冒出:「是誰?是誰也在洗澡?為甚麼要和我搶熱水呢?是我先進來的耶!」我意識到,抱怨的念頭原來不單單只針對某人或是我看不順眼的事,它存在我的空間場,只要碰到不如我意的事,我就想抱怨,那也許根本不是對方的問題,而是我不能接受的事太多,所以當然一碰到就炸。

抱怨也帶來挑撥是非、煽動造謠的惡念。如果自身無法用理性客觀的心態看事情,而用抱怨、負面的心態看事情時,那是不是也可能在理解事情上造成偏差、扭曲?說出的那些充滿負能量的話語,聽到的人如果不夠清醒,還可能因為我的話,對別人產生誤解了呢!那我不就是在挑撥是非、煽動造謠,還造口業嗎?挖到了抱怨這負面物質背後產生的連鎖反應是很大的,不只影響修煉,還害到別人,而「抱怨、怨恨的負面物質」卻跟著我長達三十年之久,沒有重視發正念,導致主意識不清醒,從此每當抱怨念頭來臨時我會努力排斥它,不把它當自己,一層一層將它去掉。

今年五月疫情爆發,我們部門大多是居家工作,因為住處離公司近,我照常到公司上班,我意識到怨恨心讓我很難真正感受到快樂,心裏長期處在一個壓抑的狀態,利用這幾個月的時間,我再次回想起工作中那些浮現出的怨恨心,我往深處再向內找,找到為甚麼只有自己會對主管的怨恨表現的那麼強烈呢?其他同事都是怎麼和主管相處的?他們好像也沒有那麼多的不滿與怨恨啊?師父告訴我們:「比學比修」[3],而我怎麼總把眼光放在計較每次都被加工作?這些思想不成熟,也非常自我、自私,不是在意如何把主管交代的任務做好,起到真正救度眾生的作用,而是把注意力放在為甚麼不能體諒我的工作量,為甚麼要這樣強迫我?

師父要我們救度眾生,成為一個為他的生命,要正念看問題,怎麼別人要我多付出一點私人的時間,我都感到痛苦無比?這心態真的很惡、很私,離師父要求的大法弟子的標準差太多了,我意識到不是處於項目中,就能起到救人的作用,如果我的心不純,那只是一個常人在做大法項目而已,我提醒自己要善意理解別人,哪怕他的行為你當下無法認同,都要善意對待回應,每當抱怨念頭出現時,我會排斥它,將它和真正的我分開,否定這樣一個惡念,並試著轉念為較正向的思考,思考著自己如何讓這件事變的更完善,讓主意識不被怨恨心操控。隔了幾個月,發現空間場中怨恨的物質少了許多,我漸漸能用善意的念頭看別人,那些長期的身體疲憊、心裏的壓抑消除了一大塊!整個人都感到輕鬆很多。

四、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

經過了一年,之前帶的新人已能協助中醫頻道許多工作,多虧他的幫忙,我才有空間優化頻道的其它事務,而他也願意協助部門更多工作。當初曾讓我感到困難的事情,經過一年的時間,反而變成禮物、變成了一件很好的事。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4]這次我真的切身體會到了!感謝師父安排!也感謝主管當初願意信任我的能力,交付我重任。

五、結語

說來慚愧,得法已二十多年,卻耽誤了許多寶貴的時間沒有真正「得到法」。非常感謝師父慈悲的透過同修的口,提醒著我,沒有放棄不精進的我。修煉真的是宇宙中最嚴肅的一件事,這是我一直知道但卻沒有真正認識到的事,還有很多眾生等著我去救度,我得更加精進、多學法並理解好法,時時刻刻以法為師,起到真正救度眾生的作用,感謝師父慈悲苦度。

以上內容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恩師尊!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與魔性〉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二零二一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