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背法 在講真相項目中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自修煉後,自己參與的講真相項目多與新唐人電視台等媒體工作有關,今天想交流近幾年在媒體項目工作中的修煉心得體會。

一、學法入心 助弟子突破困境

開始修煉大法沒多久就進入大學學習了。當時高雄輔導員鼓勵我們年輕同修可以多背法,並給我們講了幾位台北青年同修背法的例子,我才知道原來有這麼多同修在精進,於是自己就在學校宿舍嘗試一段一段的背法。過了幾個月總算背完一遍《轉法輪》。當時學校內的大法社團剛成立,忙著忙著就又以通讀《轉法輪》為主了。

轉眼過了十多年,每次回想起大二那段背法的時光,就感到那段精進的日子使自己能真正溶於法中,很幸福,現在與那時比有距離。可又覺的現在項目多、事情繁雜,每天還能抽出那麼長的時段背法嗎?

二零一七年,我承接了新唐人亞太電視台一個全新的項目。當時我們拍了測試樣片,效果都不理想,尤其第二次的樣片,是由其它製作團隊的一位同修,用了半個月的時間熱心協助我們剪接的。可當他剪完後卻跟我說了一句:他太太在一旁看了樣片後說:「看不下去。」接著他的第二句話是:「我不覺的節目內容跟我有甚麼關係。」我聽後心裏很難受,這對夫妻都是同修,平常為人很和善,如果連他們都這麼說,想必節目的方向、我們自身的修煉都有很大的問題,況且這項目已經接了半年,做出來的成果卻還是零。內心深感無力卻又不知如何是好。

當天回到家,跟太太講這件事後,她就指著我說:「沒有跟大家一同學法,沒有形成整體,怎麼能做好事情?」

一直以來,我沒參與製作組同修的集體學法,是希望自己可以保持穩定的學法進度,聽太太這樣說,才知道自己有自私的心,想維持自己學好法的心。於是在內外雙重衝擊下,當天晚上便開始安排自己與製作組同修一同學法。可製作組並不是每天集體學法,那自己怎麼安排學法內容呢?於是決定在沒有集體學法時,就用這段時間來背法;有集體學法時,就在集體學完法後自己再按自己的進度背法。

這次背法的感受十分強烈,主要是因為前段時間自己學法時,會有學法不入心的情況,可是在背法之後,幾乎可以說是句句入心。學法入心後的體悟就很多,也能體會到文字背後的更多法理。當現實中遇到問題時,能想起法、加深體悟、增強修煉的信心,這種感受真是妙不可言。常常在背法時,從內心感謝師尊為自己安排了這條修煉路。因為接下項目遇到了矛盾,才又有機會讓自己下決心背法,而且一想到自己曾在學法上落下,現在走回來後還能有機會繼續背《轉法輪》,就更感到機緣的無比珍貴。

當背法背了幾個月後,一天有位電視台的同修說,這段時間因故在與一位美國有關專業項目的同修在接洽,剛好提到我們這個新節目。這位同修就建議我跟美國那位同修聯繫聯繫看看。這位美國同修非常優秀,且榮獲過常人該領域的獎項,於是就約在某個早上與他在線交流。這次的交流,他雖然只是簡單提出了節目類型的建議,也傳了一些常人短片給我作參考,但交談中卻讓我腦中不斷激盪出火花,也讓視野更加寬闊,聽到看到他從不同角度交流的很多內容我深受啟發。

與這位美國同修交談後接著我們就趕緊再剪了一個樣帶,並向主管們報告最新進度,主管們評估後也指出了明確方向,去蕪存菁。當時,節目中還差一位人選,剛好當天會議中有一位平時不在場的同修也參與了討論,在他的推薦下,順勢確定了節目的人選,就這樣,原本這項目卡關的問題,在一兩週內陸續解決,後續的路就開始順暢起來。

那個時候,自己背法剛好背完一遍《轉法輪》,原本沒預期背法能為工作帶來甚麼幫助,但回想起時間點,卻又有關聯。師父說:「你們一路就是這麼走過來的,你們在哪方面走對了、走正了,關著的門就得開,路就會擴寬。無論哪個項目,一路都是這樣過來的。」[1]

這個體會讓我回想起大學時期第一次背《轉法輪》的情景:當時我們想在校園內成立大法社團,提出兩次都被拒絕,第三次去申請時,學校組長本來猶豫著,突然叫我演示一下法輪功功法給他看。當我做完一次第一套功法後,奇蹟就發生了,他說:法輪大法的社團可以成立了。

當時正是我差不多快背完一遍《轉法輪》時。

接下來這幾年,因為深感背法中學法能使自己更專心,對於法理的理解能更清晰、深刻,因此我就一遍接一遍的背,每背完一遍,背法的效率與心的容量就隨之慢慢提高和擴大。尤其初期時,每背完一遍《轉法輪》,在項目上好像都有明顯的外在變化,就連自己常人工作的幾個訴訟案也在改變。例如,背完第二遍《轉法輪》時,公司七年多的某訴訟案和解了;背完第三遍時,公司在德國順利取得某訴訟案的有力證據;再背下去,公司最煩心的幾個訴訟案也陸續結案,結局向正面發展。我的理解是:背法在加強學法,大法有無邊法力,就能給大法修煉者的路開綠燈,讓弟子的人生中的很多壓力消減很多,讓我們能夠好好靜下心來穩定的做好講真相的項目。我腦中一下就想到了師父的一段法:「所以學法還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2]

二、在項目工作中修自己

一次參與一個拍攝項目,剛好我有一套半年前就已準備好的新方案可以使用,協調人非常支持,我們便做了嘗試。過了三週,一位沒有參與此項工作的外地同修A,卻在我與協調人的共同群組內發了一個常人提供的方案給我們,而這個方案正好就是我向協調人提的新方案。我原本想,協調人一定可以好好回覆A同修了。沒想到,協調人在群組內的回覆,卻隻字未提這次拍攝的方案,也沒有提到我的想法,更觸及心性的是,A同修連續在群組問了好幾個問題,而這些問題在我的方案中都有答案、協調人也都知道、也都可以回答A的提問,但協調人始終隻字未提。

晚上回到家,太太的一句話又勾起我的人心,她說:「A同修說的我們都在做、在嘗試啊!」聽到這話心中便開始翻騰……

那幾天我不斷想著師父的法:「你們都有一個明確的在法理上的認識,就是不執著於常人的得失,包括你們在證實法的事情,也應該不是非拿出我的意見,非得我要怎麼樣,你才能在宇宙中建立威德,不是這樣的。」[3]師父這句法真的正中了我的心,沒想到這個考驗如此直接的在我眼前上演,而以前自己還以為遇到這種問題自己一定會坦然放下,沒想到真發生了,竟是如此攪擾著我的心。

經歷這個事向內找後,讓我挖到許多不好的人心:顯示心、名利心、妒嫉心、抱怨心等。靜下心來看到自己的問題後,頓時明白了協調人的考慮點:那是因為我自己的專業成度不夠,無法令協調人信任。若事情發生在今天,面對A同修的詢問,協調人有專業團隊的支持與配合,就很容易回答A說:「我們有專人在負責。」相反,若協調人認為在處理新方案的我屬於尚未成熟、還未穩定的階段,他站在整體上考慮,自然不會把我的那個方案對外說明,因為它不穩定,變因太多。

想通了,就不難理解為何協調人會那樣回答A同修了,也看到自己「想要搶第一、想要爭取同修佩服」的那顆不好的私心。

還有一次,新唐人電視台裏有一個節目的國外協調同修,詢問我們可否幫忙拍攝一些大陸同修在監獄受迫害的模擬監獄場景,作為訪談中的穿插畫面使用,並說監獄的場景可以採用室內搭景方式搭建。由於當地幾位同修有心想做,我們便接了這個任務。此次工作中,也讓我找到了許多不足,尤其自己對名的執著。因為拍攝期間自己常與幾位同修們在工作上的想法不同,自己就產生了許多抱怨。師父說:「怨恨心哪,就是養成了那種喜歡聽好聽的、喜歡好事,否則就怨恨。」[4]

以前自己還想不到為何怨恨與「喜歡好事」有關係,直到這時才發現,自己對名有著強烈的執著,工作中抱怨團隊達不到目標,是因為「達不到目標的時候會影響到自己的名」,「自己經手的一定要是好的」這種心態,所以當整體中有同修做的達不到標準時,執著於名的心就會帶動自己抱怨同修。

後來,整個拍攝工作都完成後,我們剪了一支幕後花絮在當地的大組學法時播放,而花絮的最後是所有工作人員的名單。幾週後,一位當初參與拍攝的同修在學法交流中說,在那段時間他總有一些特殊的感受,使他備受鼓勵,然後又談到當他看到花絮影片的最後一頁中所有參與同修的名單時,他看到大家的名字都是閃閃發亮的,都像是被師父加持過一樣。

頓時我覺的很愧疚:他看到的是亮點,而我看到的是缺點。我也更加清楚,每位同修的背後都是一部修煉的歷史,不要把自我看的太重、不要總是強調自我,才能看到每個同修的背後不簡單的一面。

這次的拍攝持續了近兩個月。過程中有很多看似「剛好」的地方,譬如:拍攝場地從無到有的過程;布置場地用的僅存的材料與我們的需要量完全一致;幾位工作人員拍攝前都避開了大塞車與公路交通事故;道具車的電瓶電量剛好堅持到該場戲拍完,等等。這些經歷,我們沒有震驚,心裏只有無盡的感恩:「修在自己,功在師父」[5]。有師在,有法在,弟子只要有想去做的願望,師父會給弟子們做最好的安排。

經歷幾年做項目的過程,最大的期望就是在具體的工作出現矛盾時,能夠站在修煉的角度上想想,能夠認識到自己的問題。師父說:「關鍵是不在於是誰出的主意,而在於在這過程中誰把自己煉出來了──誰修煉了自己,誰就提高上來了。」[6]

以上是參與新唐人電視台項目的部份修煉心得體會,不足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二零二一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