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怕心 勇敢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大家好!

我從高三那年在桃園得法修煉至今已經十多年過去了,回首修煉路上的點滴,處處感受到師父的巧妙安排與苦心,決定將心性上的一些突破整理出來,在此跟大家交流個人修煉體悟。

得法機緣 家人陸續得法

在別人眼中我是文靜的女生,但其實小時候我對武功就很感興趣,有時也會想像是否有機會到少林寺磨練一番,因此從沒聽過「法輪功」這三個字的我,當聽到媽媽在多年好友的介紹下參加法輪功學習班後,就覺的非常好奇,決定到下一期的九天班一探究竟。我還記的錄像中的師父非常親切,講述的道理也令人印象深刻,尤其得知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就是人要依循的準則時,我的心裏有一種踏實感,不再像以前一樣擔心自己是否總有一天也會在世風日下的社會裏隨波逐流而不自知,我在心中下定決心,從此按照真、善、忍做一個越來越好的人。

我阿嬤以前幾乎每天清晨都會到公園練氣功,我得法後就告訴阿嬤我學到一個很好的功法想教她,她努力學會五套功法的動作後,就像個認真的學生把功課做好,每天都會安排好時間煉功以及聽師父講法,現在阿嬤已經八十七歲了,身體還是相當健康,也行動自如,她都會開心的說她知道師父都在看顧著她。

今年初爸爸也開始加入我們學法煉功的行列,當爸媽回高雄看望阿嬤時,準時的阿嬤只要時間一到就會喊爸爸一起煉功和發正念,帶動大家也跟她一起用功,都不會落下。每當我們聚在一起學法煉功時,我都覺的很幸福,我們不只擁有健康的身體,還能趕上正法機緣,共同在修煉的路上互相督促走下去,正所謂:「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

人念與正念

現在我在銀行做有關資料分析的工作,下班後則抽空參與新唐人的項目,從編譯寫稿開始到練習配音、甚至嘗試感覺離我很遙遠的播報工作,因為我的個性比較悲觀、也容易自卑,常常會否定自己,但培訓我的同修恰好就具有自信與堅定這兩項我很缺乏的特質,同修總是非常有耐心的指導,即使我很想放棄的時候仍是給予正面的力量鼓勵我堅持下去,連父母都覺的現在能站在台前的我實在太不可思議,現在想來這一切真是師父的苦心安排,自己只有更加努力方能完成使命。

以前我很擔心在網絡上的影片會被朋友認出播報的那個人就是我,因為我自知表現不夠專業,看到鏡頭就會不自在,加上穿著一身很不習慣的裙子都會讓我肢體僵硬,總是膽膽突突。但我發現當我將修煉狀態調整穩定的時候,內心的自己就會堅強起來,因為明白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為了眾生,這就是一股強大的為他的力量。就像在台中念大學時積極參與各個講真相項目,曾經相當內向的我,修煉後卻變的很勇敢,不但敢自己跑到各班跟老師借課堂時間介紹大法活動,下課後也會帶著洪法的展板直接坐在校園的草地上打坐。每當有眾生了解大法真相,明白大法的美好我都非常感動。

師父說:「人的佛性是善,表現為慈悲,做事先考慮別人,能忍受痛苦。人的魔性是惡,表現為殺生、偷搶、自私、邪念、挑撥是非、煽動造謠,妒嫉、惡毒、發狂、懶惰、亂倫等等。」[1]

以前我覺的累了想休息很正常,而沒有善用空當時間,但懶惰就是一種魔性,我知道要在法中找回自己的正念,不可以被安逸心拖住。原本一整天工作下班後還要趕去台裏梳化,播報完回家已是半夜,騎車要四十分鐘以上的路程我都會在停紅燈時很想閉上眼睛睡覺,累了就不想煉功、沒煉功的身體就更容易累、發正念也不清醒、甚至學法都一直犯睏。

但我知道不能讓這個累的狀態把我拖下去,我想跳出這個負面循環,內心尚存的正念提醒我煉功就是最好的休息,不管再忙再累,也要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我決定採取先煉第一套功法讓頭腦清醒起來,為了防止自己學法犯睏,就跟媽媽約好時間一起學法到發正念,至少不能讓自己甚麼都沒做就倒下去。雖然一開始真的很累,但努力堅持一段時間以後發現,我不再感到那麼疲累,頭腦也很清晰,還能很有精神的學法和煉功,連帶發正念也更能進入專注的狀態,深刻體會到越是艱苦越要堅持的那份珍貴。

我跟家人約好每天一起學法,在法中增添的正念幫助我站在大法弟子的基點把項目做好,漸漸放下無謂的擔心,不再一直去想他人的評價,心態上就能更自然面對鏡頭,播報的表現終於漸趨穩定。後來當聽到有人認出我,問:「你就是播報〈大千世界〉的那個人嗎?」我不再像以前一樣感到尷尬不敢面對,而是很高興得知對方有在收看節目,並為大家辛苦製作的作品受到越來越多關注度而感到欣慰。

學會向內找

在常人工作上我曾遇過幾位善於爭辯的同事,都把我的心攪動的很厲害,其中一位特別能挑剔別人的缺點,當彼此合作項目增加,我也被掃到過幾次,累積下來的忿忿不平差點在某次爆發想跟對方理論,後來我決定先到外面去冷靜一下。當我在心中盤算著待會要怎麼講讓他知道他也有不對的地方時,一個念頭打進腦海告訴我:「你這顆心不就是很強的爭鬥心嗎?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樣和人鬥,說不定爭鬥心比他還強呢!」我頓時感到相當汗顏,這才發現原來我一直沒有在向內找中做到真正實修。

看到別人不足的同時,正是因為自己也存有那樣不好的心被觸動到,才會如此波動不平,我驚覺身為修煉人怎麼會連這一點都沒意識到呢?既然能認識到就要修掉它,這時的我已經不再氣恨,而是為他們感到惋惜,因為修煉,才能在認識不足的過程中成為越來越好的人,但不修煉的常人卻很難意識到這些,我們有幸能成為修煉人是多麼幸福的事,怎麼還會跟常人生氣?

另外在跟家人同修一起學法的過程中,當聽到漏字、錯字,或是倒茶都會讓我分心,並且感到怎麼會有這麼頻繁的念錯呢?當時覺的可能是因為心態上當成只是一般的讀書,對法不夠莊重所致,雖然在指正家人同修時表面上忍住怨氣沒有說甚麼,但內心卻有諸多抱怨,想著:怎麼又這樣、那樣,用這種狀態學法不是浪費時間嗎?等等不好的念頭,但每次的指正和交流後仍沒有好轉,我開始思考自己的學法狀態是不是也有問題?我發現原來我學法時並沒有很入心,當眼睛看著字,念頭卻想到別處時,對方往往這時就念錯字了,事實上正是我自己的狀態也在影響著整個學法的場啊!

師父說:「大法是圓容的,真、善、忍三個字分開來,同樣具足真、善、忍的特性,因為物質是由微觀物質組成,而微觀物質又是由更微觀物質組成,直至窮盡。那麼真也是真、善、忍構成的,善也是真、善、忍構成的,忍同樣是真、善、忍構成的。」[2]

但我的「忍」中不但缺乏善而且也不真,因為我還有怨氣,我悟到要真正做到忍,就必須也要做到真和善,當從善意理解對方出發,看到並珍惜對方的優點,才能心平氣和的做到忍。我想到雖然家人會落字但其實他對學法很積極,每次邀約學法時間都非常配合,也很主動學,那學不進去他不是比誰都著急嗎?我應該要圓容這個場。這樣想之後,聽到念錯字時內心不再那麼波動,默默在心中為對方的主元神加油,希望他要清醒起來排除干擾,我自己也努力集中思想專注在法上,學法狀態從此就好轉許多。

對悟的體會

最近在常人工作上出現一些讓我覺的很莫名其妙的事情,承受幾波主管突如其來的情緒衝擊,一開始我覺的很不平衡,認為他都沒搞清楚原由就亂罵一通才發現罵錯人,覺的主管情緒化、太不講理等等,也會擔心周圍同事的觀感,是不是會用異樣眼光看待我。後來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關於「業力的轉化」與「提高心性」的法理,逐漸平靜心情,想著:他需要發洩就發吧,別人的眼光不用看的太重,人的想法都是變來變去的,我自己知道是怎麼回事就行。矛盾當下,對方就是一時的氣憤,不代表他永遠的狀態,修煉人要能守住自己的善,不能以惡制惡。

師父說:「我所講的悟是在你修煉過程中能不能事事都存有正念去對待。我這句話是恰如其份的形容了大法修煉的悟。」[3]

原來我以前對「悟」都沒想過有這樣的內涵,現在再讀這段法感受都不一樣了,更能體會用修煉人的境界面對,一切都是好事,心性提高上來才是關鍵。遇到任何不順心的事發生時,能不能意識到自己是修煉人、能不能用正念對待,如能做到就是在大法修煉的「悟」。現在我能更平靜面對他人的情緒,不會再鑽牛角尖把事情想的很悲觀或是否定自己,別人情緒化的問題對我的影響已經弱化許多。

救人機緣別耽誤

我知道時刻保持正念很難,我也曾因怕心錯過幾次講真相的好機會而懊悔不已,例如:有時同事聊的話題很適合讓我交流,但我卻猶豫怕講不好導致最後甚麼都沒講,事後我思考能用甚麼方式彌補,就想到利用社群媒體換大頭照的時機,帶到自己修煉大法後的身心變化,這樣有加好友的同事就能看到。

我還記的發文當下我的手都在抖,因為不知道會引來甚麼樣的反應,所以好幾個小時都不敢點開手機去看,還好最後起到的效果是好的,很多朋友留下正面響應,還有位平常較少接觸的同事寫下這樣的回饋:「很認真看完了,越是簡單的事實陳述,越能打動人心!很佩服你的堅持與修煉。」

陸續有同事知道我在修煉也會打坐後,沒想到就這樣間接傳到副總那裏去,甚至在我們處的一次大會議上突然點名我,希望我可以跟大家交流平常打坐的心得。當時面對全處這麼多人關注的眼神,我慌的腦袋一片空白,沒有把握好機會就草草結束。正當我還在氣自己沒能借此機會跟大家介紹大法的美好,副總居然又再次點到我,希望我能講多一點,他說覺的我散發出和一般年輕人不一樣的很難描述的特質,大致上說就是給人一種穩定、平和的感受,想了解是甚麼原因。這個時候坐我正對面的同事用嘴型無聲的直接對我說著:「法輪功」,似乎在鼓勵我不要怕、講出來。

我知道這是師父給弟子又一次機會向同事洪法,我鼓起勇氣介紹法輪功是修煉真善忍,以及簡單講述我修煉大法的轉變等等,事後同事告訴我,雖然聽的出我很緊張,但也許是很少看到我講這麼多話,大家都聽的很認真。我很高興自己跨出這一步,即使沒辦法講的很好,但至少講了就能起到一些作用。

師父說:「就像大家以前配合項目似的,他的主意更好,她的主意更好,你這不行、那個不行,在這上又影響了要做的事,很難誰真的就能夠做的誰都滿意。做的更好,當然好,做的沒那麼好,也別把事情耽誤了。」[4]

這段法給予我很大的鼓勵,也幫助我突破了怕心,我了解到不要為了要做到多麼完美而耽誤救人的機緣,能起多大作用就起多大作用,才不會留下遺憾。在我播報完回家的路上常會去補吃晚餐的一間宵夜店的老闆,最近好奇詢問我是在哪裏上班,一開始我只有提到銀行的工作,但因為我還沒卸妝,又總是晚上十點半左右會固定出現,他就說還以為我是在附近的百貨公司工作。這時我想到別耽誤了,應該把握機會多跟老闆介紹我的另一個工作是在新唐人啊,真的是在心跳很快的情況下鼓起勇氣,第一次跟別人介紹我還有去電視台工作的事情,後來又帶新唐人季刊雜誌送給老闆,問到他家剛好有裝MOD,也順便跟他推薦雜誌上介紹的幾檔節目。

我很感激一路走來能跨出自己舒適圈的每一步嘗試,雖然有時也會在原地踏步很久,但慈悲的師父從來沒有放棄過我,總是看顧著我、點悟我,過程中也感謝許多同修的幫助與鼓勵,願我們都能珍惜法緣,不辜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

感謝師尊!
感謝各位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佛性與魔性〉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淺說善〉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二零二一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