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溶於大法中 成為一個法粒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好!

我從小時候面對親人死亡時對人生的疑惑,到不斷的尋找人生真諦,走到中年,終於喜得大法。在師尊看護下,磕磕絆絆走了近二十年的修煉路,今天跟師尊彙報近年來的修煉體會。

一、從看不起人的事件中找到自己根本的執著,褪去人的那層殼

一次與同修交流項目中的事,臨走前,同修竟對我說:「你看起來高高在上,好像看不起人。」當時腦子嗡一震,心中委屈難受但還是說:「好,我回去想想。」還沒找到問題癥結,竟然沒隔幾天,另一名同修又跟我講了相同的話。我知道這是讓我提高心性的,得好好的向內找找。但找了許久,似乎只停留在表層,執著似乎隱藏的很深。後來,有幾位同修與我交流,我從一個執著找起,找到了一串接著一串的執著。

從小就一直在符合長輩及師長的期待下長大,小時候是追求成績的好學生,長大是追求工作表現的好員工,在人中的追求是努力是勤奮,並沒有錯,但這種形塑出來的觀念,在我五十餘年的人生過程中,觀念變的更加的頑固也更加的隱諱。以為這就是我,這就是我要的人生。

師父說:「因為痛苦會使人難過,從而人自覺不自覺的就會對抗苦難,目地是想活的幸福一些,因此在追求幸福中人就會形成如何使自己不受傷害、如何好過、如何才能在社會中出人頭地、功成名就、如何能獲取更多、如何成為強者,等等。為此,在有了這些經驗的同時,也就形成了人生的觀念,經驗又在實踐中使觀念變的頑固。」[1]

這時,我看清楚我五十年來追求的成績都是為了出人頭地,而更微觀下,是欠缺安全感,是為了害怕自己沒權沒勢而受到傷害,所以用盡辦法努力爭取,使自己過上好日子。

當我透過與同修交流後,看到我有在追逐人中幸福時,不知不覺的養成了喜歡和人攀比的爭鬥心,喜歡高高在上受人尊崇的心,只關注自己的目地而不去察覺他人的需求,當達到目標時又有歡喜心及顯示心,看到別人無法達成時又產生嫌惡的心,喜歡享受成果及好逸惡勞的安逸心……等等,當執著一個接著一個被挖出來,那個假我現出原形,而我也慢慢的褪去人的那層殼。

二、守住那份純真,使念頭不被世間假相帶動

修煉近二十年,但三件事並沒做好,總在煉功走神、學法犯睏、發正念倒掌時,再努力將自己的主意識拉回來,但時不時又跑掉,想著:「今天早餐吃甚麼?明天交流要說甚麼?今天報紙如何如何……等等。」這種修煉狀態下停滯多年,也知道不能隨著觀念浮動,那是假我,但真正的我又在哪呢?

有一位年長的同修,她的話總是很和善,每次與她對話時,總感覺有股巨大的能量打到我的內心深處。多年前,她曾與我交流:不要老向外看,你要向內看,向內找,一直看下去,你會看到有一個地方很靜很靜。她似乎在提醒我甚麼?

師父說:「每當不同層次的最微觀物質到了一定的時候,就沒有物質了。而沒有物質之後呢,物質顆粒就不存在了。再看就發現了一個問題,發現一個看不到物質粒子存在的、那個靜靜的,通常我一般把它叫作死水,也叫本源,沒有生命的水。」[2]

我心中一震,想想,我若一直向內找,向微觀中去,是否就能走向物質的本源呢?但我只是向外看,我所看到的表象不都是無嗎?不都是空嗎? 同修的提醒竟讓我如夢初醒,向外看到的都是假相,只有向內找才是根本啊!

我開始在學法及煉功時,努力的使其念頭不被世間假相帶動。這時,我的思緒不再四處飄散,慢慢的靜了下來,學法狀態也變的更加的入心。接著,我又將這種狀態擴大到平時,也就是讓自己的一思一念都守住那份純真,當時間一長,我發現我開始改變,我的負面思維減少了,看到的人事物都是好的,是正的,當然也減少了很多矛盾與魔難。

三、從修煉中找執著,到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

我與先生結婚後,先生開始經營一家計算機公司,但每年總有一些不順心的事發生,或與朋友投資無法回本、或政府要求補稅、或為同事還錢……導致公司不斷虧損,也因此需要用家中積蓄回填。長年來,我總是看不上先生,且不斷給他負面思維,在公司虧損時又不斷的抱怨,卻又在情的帶動下拿錢資助。每年總是在這種周而復始的魔難中度過。每年幾十萬元到上百萬元的投入,十餘年下來,家中積蓄投入公司的經營已達到上千萬元之多。這不只是財務上的損失,也搞的夫妻失和,差一點走上離婚一途。

就這樣走了近二十年,雖知道我因公司長年虧損而產生金錢的執著,這不就是「利」的考驗嗎? 還有,對先生的怨恨及不信任等負面思維,其實根底不就是「情」的考驗嗎?另外,我不敢跟娘家人說,也不敢跟我的好朋友吐露,這種愛面子不就是「名」的考驗嗎?在這場名、利、情的考驗中,雖努力的小心的應對著,但情緒來時,卻又無法過關,就這樣載浮載沉著。一天,我痛定思痛告訴自己:我一定一定要去掉它,不能讓舊勢力來控制我。隔天,我感覺身體像卸下一層殼,有著與以住不同的輕盈;這時才想起師父說的:「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個執著的東西形成的物質是甚麼?是山,巨大的山,像花崗岩一樣的頑石,一旦形成了人根本就動不了它了。」[3]這時,我才體悟到那執著本身就是一種物質,當師父因我的堅定幫我拿掉後,身體有著前所未有的輕鬆。

在我的心性不斷的提高,原來的魔難似乎停止了。但,在今年的這波疫情中,公司的訂單又全都不見,損失金額又是上百萬元。這時,我又試著在法中找答案,但未有結果。一天,在學法點交流我的關與難時,一位同修反饋說:你不覺的舊勢力在用經濟迫害你嗎?緊接著,另一位同修也持相同看法。我疑惑的看著他們,因為我從來沒想過這個法理。直到,我看到師父說:「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3]我才驚覺,這二十年來,我一直在魔難中找執著,與執著糾葛了近二十年,但我還是上了舊勢力的當,因為我承認了它。

當我意識到舊勢力不能用經濟迫害我時,命運的轉輪又開始朝著不同方向轉動著。公司訂單不僅回來了,還比疫情前更好,而且順利處理一筆資產讓資金寬裕了許多。更神奇的事,公司搬家後竟有了一個可以容納五十餘人的場地,我知道這個場地是源自於我的願望,而且可以為證實法所用。這時,我期許自己更加純淨,繼續完成下一階段的誓約及任務。

四、我的願促成了這條路

兩年前在全台推廣神韻交流會上,一位同修與大家交流她如何以音樂會形式和音樂及藝術人士結緣的經過。當時好觸動,心想或許從小學音樂的我也可以來試試。嗣後,卻因無足夠的資金與地點而作罷。

但這件事卻像種子般的埋在我的心中,兩年後,在我闖過二十年的名利情的魔難後,資金與場地都到位了,但此時的我卻開始退縮。我想:我的個性沉靜不夠開朗,我合適嗎?我不喜歡與不熟的人打交道,我有辦法經營主流人士嗎? 一堆負面的念頭籠罩著我,其實也知道喜歡不喜歡做,這不就是情嗎?我將常人的職業貴賤及身份地位看的太重,不就是分別心嗎? 雖然知道其實根底就是怕心,但我還是遲遲不敢行動。此時,先生卻不斷催促著說:這不是你與師父的誓約嗎?你還不快行動。你這個大法弟子若再不辦,那由我這個常人來辦音樂會好了。另外,同修也不斷的用自身的例子鼓勵我說:我當初也是甚麼也沒有,就一顆救人的心,師父就會引了好多音樂人及藝術人士前來;所以只要你想要辦,師父一定會幫你安排。在先生與同修的鼓勵下,我突破怕心,並想到師父說:「那都是你的願促成了這條路,沒有偶然的。」[4]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的願望促成的,也明瞭這一切是我的下一階段的使命-與更多的主流人士結緣。

在二十年修煉過程中,我走的哪步路、做哪個項目、與哪些同修接觸、遇到哪個關,甚至在過不去關時,由哪些同修喚醒讓我在法中歸正……等等,這一切絶對不是偶然的,都是師父有序的安排,更是師父慈悲的看護。

通過一系列的修煉過程,原來的我總是用人的一面想要如何如何,而現在的我會先純淨自己,讓本性一面起主導作用,讓自己溶於大法中,成為一個法粒子,並達到師父說的:「都把自己擺在大法當中,你就像大法中的一個粒子一樣,無論幹甚麼自己就應該那樣做。」[5]

以上我個人的修煉體會與認識,不在法上的地方,希望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二零二一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