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打開了我的智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大家好!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轉眼間,修煉大法已有十四個年頭了,對我來說,這是奇蹟更是神跡。心中總是湧上泉水般的感恩,感恩師父的慈悲!洪恩浩蕩!

一、生命在大法中重生

我是因為身體不好走進大法修煉的。得法前,與年長公婆一起住,我要煮三餐,又要幫忙看店,先生對公婆百依百順,而我個性內向,受了委屈不會講總憋在心裏。日子久了,健康亮起紅燈,跑遍各大醫院、大廟小廟,遍尋各種偏方,身體卻不見改善。有一天,表姐介紹法輪功給我,還給我一張《重生》光盤,因為在電視上看過「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影片,就把光盤擱在播放機旁,這一放就是一年半。

後來身體越來越差,感覺自己生命已到盡頭,常跟小學三年級的兒子交代遺言。 一天無意間瞄到《重生》光盤,隨手放進光驅播放,看完立刻沖到樓下告訴先生:我要煉法輪功!他說:好,我陪你煉。就這樣,我和先生一起走上修煉道路,我的生命也在大法中重生。

得法初期,充滿喜悅和感動,每天抱著《轉法輪》看,書裏說的觸動著我內心深處,深埋的記憶層層被掀開來。一遍遍的學法、煉功,身體的各種不適也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

二、在背法中堅定正念 同化大法

學法學到:「心懷真善忍 修己利與民 大法不離心 它年定超人」[1],就想:要怎樣才能「大法不離心」呢? 是不是要把法背下來啊?這一念,促成了後來背法的機緣。

剛得法不久,我和婆婆、先生有矛盾,感到委屈,哭得很傷心,學法時發現竟有幾行字在跳動,以為眼花,擦乾眼淚再看,字還在跳動。跳動的幾行字是《轉法輪》書中講的一段法:「一個瓶子裏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裏,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裏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2]我一下明白了,這是要我放下對婆婆的怨恨心!當下動念要把這幾行法背起來,出乎意外的很快就背熟了,心想:背法好像不難。再往前背,又背下來了。於是就從《論語》開始,一句句、一段段的背,半年時間,背完《轉法輪》第一遍。

背法期間,背到《轉法輪》中「修煉要專一」這一小節時,夢到婆婆叫我準備客家米糕,說那邊的神明很靈驗,要請回家供奉,我說不要,遭到婆婆嚴厲斥責,連大姑也一起逼我一定要做,我就一直哭,跪著說:「我已經修煉法輪大法,我不要那些東西。」說完:唿一下夢就醒了。背到「自心生魔」中的:「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2],我特別加重語氣,提醒自己要堅定正念,一修大法到底,誰都不能干擾。

還有一次做了個夢:有四個高人,有佛有道,其中一位說:「你不是一直想要有個師父嗎? 我們四位都各有神通,任你選,看你要哪一位。」 我看了一下說:「我已經有師父了,我的師父叫李洪志。」話音剛落,「唰」一下,四個人全不見了。

背法過程有時感到好像腦袋裝不下了,頭痛的像要裂開,我還是繼續背,一段時間後感覺腦袋合上了。之後背法速度隨即加快了,我想是師父幫我淨化頭腦,擴大容量。接著背第二遍、第三遍……直到二十幾遍時,心想:背這麼久了,怎麼背了第二講就忘了第一講,背了後面忘了前面,我都得全部背下來呀!就改變方式,每天背第一講,最少背三遍,甚至五遍,幾乎時時刻刻在背,第一講背了將近十天。背第二講前先複習第一講,背第三講前先複習第一、第二講……以此類推,花了三個多月把九講背下來不用看書了。當整本《轉法輪》背下來,那種感覺真是無法形容!當晚就夢到鞭炮鳴放,很漂亮,夢裏我很興奮!心中有法、有真、善、忍,遇到問題時,就能快速意識到並修正自己。

體會到背法的好,接下來又背《洪吟》,一本接一本的背,也經歷了頭痛、消業的苦。因為吃了很多苦才背下來的,怕安逸心起來又忘了,所以每天都背,直到今天都不敢放鬆。現在走到哪裏都能夠背法,心中有法,覺的幸福又踏實。背法讓我在矛盾中能警醒、歸正自己,使膽小沒自信的我,在講真相時更勇於承擔。這一切都源自大法的威德和力量,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妙和殊勝。感謝師父!

三、到紐約的修煉之旅

一直有個心願,希望能去紐約工作,今年七月終於實現。兩個多月的日子,真是千金難買、彌足珍貴啊!感到自己好像被大力的往前推著走。遇到心性考驗時,曾經一度忘了自己是修煉人,覺的委屈、氣恨,但很快的師父的法打進腦子裏:「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3] 還有很多點化,真是及時雨,也是棒喝!謝謝師父!

與同修發生矛盾以後,我每天都背一遍《精進要旨》中的〈何為忍〉和〈真修〉,時時提醒自己。在這裏工作還有很多說不完的感動,如果用一句話說,就是:師恩浩蕩!

回台灣住防疫旅館期間,一開始不能睡,學法也學不進去,一講都讀不完,很苦惱,同修說是時差關係,我也覺的是。有一天早上發正念時突然想到:大法弟子應該沒有時差問題呀!我不能承認它,不能承認這個假我,就想:你不讓我睡覺我就學法,你不讓我學法,我今天就學九講。就這樣,早上六點發完正念開始學,到凌晨一點多學完九講,念書念的聲音都沙啞了。中間只有吃早餐、午餐、晚餐時停下來,累的時候煉動功。當學完九講,身體好像褪了一層殼,非常輕鬆,就睡著了。醒來時腦海裏浮現一段法:「人的感覺甚麼也不是,不能憑著感覺修煉。」[2]心裏一驚,怎麼會出現這段法? 仔細想想,很多時候看人總是用感覺,認為這個應該這樣,那個應該那樣,而沒有想到每個人都有他的脾氣、秉性特性,怎麼可能照我的意思「複製貼上」呢? 想到這兒,心裏很慚愧,以後更應該時時以法為師。

四、從手機盲、電腦盲到手機忙、電腦忙

我做過幾種網絡講真相項目,也參與真相網站編輯,我覺的自己很勇敢,因為我不懂電腦,一切是從零學起。教學同修說:「你是個計算機盲,知識匱乏,講這個不曉得,說那個也不懂。」過程中不知暗自流了多少淚,好幾次想放棄,但還是忍了下來認真學習,堅持三年走了過來,現在學會製作文章的圖片,回頭看看,充滿感動,謝謝同修的耐心!更深切體會到:只要有心、用心,師父就會給開智開慧,就會越做越好。

去年疫情爆發,我不用到景點講真相,剛好同修推廣手機講真相,就想學會以後教先生。平常我只會手機撥電話、接電話,小孩說我是3C白痴,教都教不會。參加教學課程,卻神奇的看一遍就會,還被指定當窗口。承擔了窗口,要學更多知識幫同修,過程中好像想到甚麼,就有那方面專長的同修來指導,然後我再去教更多同修。一路走來,都是這麼神奇!

有些網絡和手機講真相工具,遭遇封鎖時,在同修鼓勵下我就改做其它工具,同時引導其他同修一起來做。我們能善用這麼多救人工具,其實背後有許多同修無私的付出與協助。 謝謝同修!

五、加強學法煉功 歸正不正確狀態

我利用很多中國人使用的社交媒體講真相,花很多時間琢磨怎麼講,考驗多、但收穫也多。起初沒經驗,但參考同修的聊稿使我很快能進入狀況,加上許多網友和善親切,勸退率高,做著做著頗有成就感。慢慢的學法時間少了,滿腦子都在想講真相的事,睡覺想、走路想,整天盯著電腦,眼睛痛到像千支針在扎,睡覺無法閤眼,一闔上就痛的眼淚直流。心想:不能睡覺就起來煉功吧!就煉第二套功法一小時,沒想到煉完可以閉眼睡覺了,就這樣睡前都煉第二套功法一小時,三天後眼睛慢慢恢復了正常。

講真相耽誤到學法,明知是不正確狀態,就是無法靜下心來,很苦惱,身體也出現了異狀。體重急速下降,食不知味,萌生想退出的念頭,覺的自己彷彿被困住了。以前時時刻刻都在背法,現在卻常想講真相勸退的事,不能像過去那樣背法讓我感到痛苦卻難以突破。

適逢同修和女兒分別邀我一起學法,學法量增加,再加上區輔導員的交流,狀況逐漸改善,終於走出困境。

謝謝同修們的協助!修煉是嚴肅的,只有時時鞭策自己,以法為師,不要落入只工作的形式而忽略個人修煉,才不至於在修煉的路上掉隊。

六、與明真相的眾生互惠互助

有位大陸網友想移民美國而辦了三退,之後也幫她先生和弟弟退。有一天突然向我求救,說村子遭到強拆,傳來很多照片、錄音檔,希望我把這些訊息發出去。當下好緊張,沒碰過這事,就聯繫新唐人記者同修幫忙,沒想到當天晚間新聞時段就播出了,大紀元也刊登了。記者同修還和網友聯繫做後續報導。這件事讓我很震撼,事發突然,而媒體同修處理如此快速,簡直是無縫接軌。那位網友非常感謝我們。

有一次因我社群媒體的賬號被封,向一位明白大法真相、平時有互動的正義網友請求協助,在這位網友與其同事的熱心幫忙下,順利解封了。我非常感動,跟他說:「你這麼有正念,真不簡單,我們千里結緣,肯定有原因,你是來得法的。」他說原本對信仰完全沒概念,認識我以後,覺的有信仰挺好,但在大陸上教堂容易,要找到煉法輪功不容易,決定加入基督教。我說:「你知道我煉法輪功還要去教堂?我可以教你啊!」他說:「好啊!」就這樣,我傳師父講法錄音給他。至今,已有多位網友在學法煉功,看到他們得法的喜悅和對師父的感謝,真是由衷為他們高興!

結語

通過網絡能把真相傳遍世界各個角落,讓有緣人了解大法的美好。但用電腦或手機講真相,有時比較沉悶,所以在心態上要調整好。心性要跟著提高,無求而自得,過程中師父會安排有緣人前來。

網絡講真相,從不會到會,歷經淬煉,體悟到學法修心還是第一位的。沒有大法做基礎,就會感到空虛、慌張,做事也不紮實;唯有穩定學法煉功,才能智慧面對各種考驗。在那段身心困頓的日子裏,曾做一個夢,醒來夢境忘了,只有《洪吟三》〈一念〉這首詩在腦中不停回旋。 最後,以這首詩與大家共勉:「俗聖一溪間 進退兩重天 欲入林中寺 一步上雲煙」[4]。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圓明〉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一念〉

(二零二一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