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體工作中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二零零三年加入媒體工作的大法弟子。轉眼風風雨雨、磕磕絆絆走過了十八年。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一路看護,我才得以走到今天。

一、求學路上喜得大法 投入媒體兌現誓約

從小我就是個愛思考的人:我為甚麼會存在?鏡中的我究竟是不是我?等等。因此大學與研究所我就都選擇研讀哲學,希望在先聖先哲的理論中找到生命的出路。

一九九九年,我在一個校際學術讀書會組織中,知道了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其後因緣際會,因母親身體不好,在她服務的學校的一位辦公室人員就送給了她一本《轉法輪》。雖然媽媽沒有因此得法,卻通過這本《轉法輪》,開啟了我從二零零一年至今的一條修煉路。

二零零三年,在一次大組交流中,一位做道具的女同修正氣昂然的說:因為希望在法正人間的那一天,能夠讓全中國的人都看到新唐人,所以加入新唐人工作。我被這位同修堅定的語氣所震撼,因此也決定踏上用新聞救度眾生證實法之路。但隨之而來的是不斷的在學業與新聞專業之間平衡的考驗,以及如何讓不修煉的家人明白我為甚麼總是在跑新聞、寫新聞,還要常常熬夜剪接。早期的新唐人沒有現在這個規模,那時幾乎人人都是義工,分文不取,投入的成度與家人的接受度不成正比。

看起來,我的堅持得不到家人的認可,實際上是我沒有擺正兩方面的關係。再往下深挖,是一顆猶猶豫豫的心:一邊想當博士班學生,一邊又想做新唐人記者,腳踩兩隻船,新聞自然做不好。當受到挫折回到學校時就告訴自己:反正可以完成論文拿到博士學位。可當坐下來回到論文上時,心又靜不下來,想的都是這則新聞那則新聞該怎麼跑……這一切反映的恰恰是我對自己的選擇不夠堅定,做新聞時,沒有深刻認識到新唐人負有救度眾生的使命,而是帶著幹事心、證實自己的心做。就這樣,因為這些放不下的人心,就在二零零七年以「完成爸媽與家人的期待」為理由,離開了新唐人,到德國攻讀哲學博士學位。

到了德國之後,我以為進入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人生,每天上語言班,給同學講真相,但幾個星期後,因宿舍公告欄的一個訊息,我又從新走回了用新聞證實法的洪流中。

那時剛到德國。有一天,樓上的土耳其人發公告:願意以每個月六歐元,共享網絡。就這樣,我聯上了網,也聯上了紐約新唐人電視台。於是每週就在網絡上處理全球新聞,經歷了許多大事件。所謂讀「新聞專業」,完全是在放下自我,在為他人、為整體著想中得到的提升。現在回想起來,感謝在那一段日子師父沒有放棄弟子,在網絡世界裏,突破歐洲與北美、亞洲的時間與空間限制,讓全球各地的新唐人記者凝聚在一起。有一次在連續工作十二個小時以後,天色乍亮,我清楚感覺到好像牆沒有了,甚麼東西都沒有了,只剩下一個清清朗朗的意念知道我自己在做甚麼。

但我終究還是要去面對「是否全職」的考驗。投入媒體,是一個嚴肅的選擇,這一切,名利情的抉擇,在我不修煉的父親突然離世之後,重重的擺在了我的眼前。

那個時候的新唐人,不像現在已經有相對成熟的專業環境,很多工作真的都是一個人當一百個人在使力,還得面對同修方方面面的指正。加入媒體做全職,對我來說,就是一個放下怕心、放下名利情的抉擇,在反中正面看問題,要與不要全職做,就像是兩個世界那麼大的差別,沒有中間,不能腳踏兩條船,要想做好,就必須做明確的選擇。

感謝師父,就在我下定決心,橫下一條心全心全意投入台灣新唐人新聞部全職工作、兌現誓約後,總是要求我考公職的母親竟不再成天念念叨叨了,家庭中的紛擾也就告一段落。

二、在協調工作中 面對矛盾與執著

證實法中,在師尊一路保護下,媒體發展非常快,很多項目從無到有,是大家從不會到會,共同一點一滴建立起來的。在這個過程中,我也直面自己隱藏的執著心,體會到只有修掉人心,才能做好師父要我們做的──救更多的人。

新聞部從一早就要決定當日議題的走向,從早報、午報到晚報,一天出四檔新聞,周而復始,再加上每週兩檔的談話性節目,工作量非常的大。但新聞部的同仁們,總是能在關鍵時刻擰成一股勁,彼此放下自我,共同認識到用新聞證實法的使命,共同完成任務;如果失去了救人的心,放鬆了修煉的意志,就可能會被邪惡因素鑽空子,反映在工作中,就是播出時出狀況,或設備不好使。

我的工作是要為所有亞太新聞負責,從一開始的不被看好,到現在有一點點成績,中間走過很多關與難。但不論打過多少仗,或身體承受多大壓力,都比不上心性提升的重要。

由於希望在晚間黃金新聞時段,體現新唐人獨立品牌的報導特色,一週內有三天,我要跟負責晚報的編輯與記者直接面對面討論新聞。或許是我的強勢,造成了記者與編輯的壓力,在討論中我逐漸察覺到年輕記者同修對我態度的轉變,比如記者們在討論時選擇座位,好像離我越遠越好,最晚進來的人,才不得不坐在我的旁邊。

我難過極了,完全用了常人的情那套思維在面對,滿腹的辛酸,當時只是想:為甚麼自己盡心盡力的付出,卻在別人那裏成了唯恐避之不及的壓力?有一天夜裏,工作完之後,我並沒有立刻離開新聞部,而是一個人在辦公室開始背法,背完一個自然段之後,走到了新聞部師父雕像畫作前,雙手合十,請師父幫助我去掉怨恨心,然後回家。

回家的路上,我在手機上打開了一個神韻演員的採訪視頻,這位演員說的大概意思是:當你把自己擺的很高的時候,你就會有所求,求不到,就會覺的不公。真是當頭一個棒喝!我的付出,包藏的是有所求的人心,不是大法弟子的高標準:「沒有條件,不計代價」。駑鈍如我,剛剛在台裏背的法,恰恰就是《轉法輪》中的「有所求的問題」啊,我把背法當成了形式,當成了一個修煉中必須完成的任務,這是對法的不敬。

接著我把這段法,深深的用心背了好幾次,放下有求之心,把自己擺低。師父說:「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修煉,只管修煉你的心性,你的層次就在突破,你該有的東西當然就有。你放不下,不就是執著心嗎?」[1]

只管修煉心性,該有的東西當然就有,我為總是執著自己的付出感到羞愧。悟到之後,心中彷彿一座大石山瞬間炸開,一陣清朗。寫到此,雙手合十,謝謝師父的慈悲點化!

三、在衝突中真正的提高上來

新聞部在二零一九年,推出了訪談節目,正好碰上香港反送中,電視觀眾急劇增加,過程中也接觸到許多正義的學者與專家,每個星期針對重要的政經議題,深入淺出的進行探討。二零二零年,我們為這個節目成立了獨立的網絡頻道,在美國大選期間,分析左派思想蠶食美國的種種,見證美國歷史的一段驚心動魄的變化,過程中也認識到大法弟子不該有對黨派的執著。

從一週一集,到一週兩集,在外人看來可能沒有甚麼,但在我們節目製作當中,包含的是各種磨合,要從新聞部內僅有的人力資源中,想辦法協調出做節目的人,再到跨部門的整合,製作部、工程與信息部門,都需要大家無私的通力合作,每一次錄像,團隊中的每一個人,都像是準備上戰場的戰士,大家沒有太多的言語,就是安靜又到位的各自做好前置作業,然後,一起齊心倒數進現場,五、四、三、二、一,瞬間,成為一個缺一不可的整體,一次又一次的認真完成任務。

表面上,是完成了一期節目,實際上,時時事事都迴避不了修煉。其中直接碰撞的,就是我隱藏的妒嫉心與爭鬥心。以為修煉十多年,這人心早已修去,但實際上還差的很遠。比如頭半年,努力寫好的腳本被主持人修改,心裏就起伏不停;看到網友對主持人的稱讚,以及節目結束後,瞥見來賓與主持人歡笑談天,就想,身為製作人的自己,一肩挑著繁重壓力,不由自主的就會心生委屈與怨恨,不過當即就能意識到這是多大的妒嫉心啊,但似乎怎麼去,就是去不掉。

去不掉的原因有:我下意識的選擇與這位同仁保持距離。因為在共同工作的過程中,常常一個不小心,就會有摩擦。那麼採取安全距離,就成了一種模式,看起來,雲淡風輕,實際上是不想面對。有一次,在工作中,這位同仁習慣性的在辦公室打電話時聲音較大,我立刻就把耳機戴上,沒過多長時間,我的計算機就出現一排字:「記憶容量不足」,當機!我的計算機可是新換的啊,怎麼可能記憶容量不足?這個點悟也太明白了:是我的心容量不足!

修煉是嚴肅的,如果不面對,那麼矛盾就會越來越激化。後來演變成,這位同仁跟新聞部的其他幾位同仁也有了衝突,一下子這個退群,一下子那個不幹了,看起來,是這位同仁彷彿跟很多同修都處不好,但越是這樣想,事情就越糟。因當時不是向內找,而是向外去求,想要求更多的規則去框限、去規範大家,或者去求公司的主管協助解決。

一個週末下午,新聞部內部例行學法交流,我靜下心來,看到事情的轉折只有一條路:那就是無條件的放下自我。師父說:「送大家兩句話:「無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2]我去分析釐清這位同仁到底有甚麼問題,根本不是關鍵,關鍵是自己用了甚麼狀態去面對?我想到,在中國大陸的有些大法弟子被關押在邪惡黑窩中遭迫害時,不只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還能向內找自己是否有對著幹的心。

我之所以去不掉妒嫉心,就是因為沒有在學法中真正的提高上來,「好壞出自人的一念」[1],我衡量好與壞的基礎,是否根本上還是在維護自己?甚麼是好,甚麼是壞?正因為還有人心與執著,所以無法用正念看問題,無法在過關中放下自己並為對方著想,所以無法真正生出慈悲心。

在衝突中,反過來看自己,看見了爭鬥心、名利心,通過發正念,也生出了對同修發自內心的善意理解與慈悲,真正希望我們大家能在新聞部一起做好。於是當天晚上跟這位同仁在網上做了交流。法的威力,讓我們好像突然沒有了間隔。我跟這位同修說:「莫忘恩師救度,小怨小恨快快一起修去。」我誠心的跟他說:「謝謝你,讓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一定要共同走到最後!」

謝謝師父的慈悲安排,讓我們此時此刻在新聞部一起助師正法,用媒體救人,救更多的人。

四、結語

回首十八年,彷彿就像一瞬間,跟著師父的正法進程,像是翻越一座又一座的大山走到了今天。也曾經有過放棄的念頭,可師父總是慈悲點化我,讓我能從人心滿溢的絕處,放下執著,繼續在媒體證實法的隊伍中走好,走穩。

期間,偉大的師尊一次又一次的讓我體會到:只要把心擺正,工作中就有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威力。例如:只要動真念,不用特別花時間,要找的數據就從網絡上被推到我的手邊;在做記者時,常常儘管遇到滂沱大雨,但每當自己一出門,雨就停;或者是,想要採訪誰,那個人就會出現在你的面前;又如最近一次,因為趕路,在急著進台裏的路上,不慎跌跤,重重一摔,竟只有皮肉輕傷,沒啥事兒。

多少言語,都難以表達對恩師的感謝!弟子一定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

叩謝師尊!
感謝各位同修!

如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二零二一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