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自己 找回修煉的初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零零年在台中得法的學員,下面跟大家交流我在修煉中印象較深刻的幾件事,希望勉勵自己找回修煉的初衷。

在我六歲時,因罹患小兒麻痺症,從此與運動無緣,直到二零零零年,一段機緣讓我認識了法輪大法。當時兒子的老師向我介紹大法,我無奈的表示,雖然自己很喜歡觀看體育節目,也很想學打太極拳等,但是身體狀況不允許,甚麼也做不了。而同修樂觀的回答我,沒關係,可以先學法、煉靜功,動功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我從此走上修煉的路。

一、我也想洪法

得法初期,我們地區常在週末舉辦洪法活動,我已明白大法的珍貴及惡黨迫害的真相。我很想跟同修一起出去參加洪法活動,為大法說句公道話。

可是每次洪法都是演示第一、三、四套功法,當時的我還無法完成第四套功法蹲下去再站起來的動作。因為小兒麻痺症的關係,我的一隻腳沒有力,只要一蹲下去,就會因為重心不穩而立刻跌倒。

為了能出去洪法,我刻苦加緊煉第四套功法蹲下去再站起來的動作,跌倒了就再站起來,一次次的跌倒,一次次的站起,更是要求自己速度要合乎師父的口令,感覺沒多久,自己就能跟上音樂順利完成,也不再跌倒了。

修煉大法後,我也多次參加大型的洪法遊行活動,都可以順利走完好幾個小時的路程,這是修煉前的我想都不敢想的狀態啊!感謝師父慈悲!

二、第一個考驗

我和孩子的父親一直處得不是很好,他早想另外組織家庭,但未談妥贍養費,我不想讓他稱心如意,因此他患有憂鬱症。得法後,我明白了萬事皆有因緣,順其自然吧!師父告訴我們:「要為別人著想」[1]。師父明示:「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2]我不應該為了自己的利益害人害己,就同意無條件分離,誠心祝福對方。從此我的生活海闊天空,自由自在,深刻的體會到,原來放棄比爭取得到的更多啊!

三、第二個考驗

由於孩子的父親跟我離婚後,受到了許多批評,他可能是臉上掛不住,就對我進行造謠攻擊,很多人來跟我說,我總是笑著回應:「別人的嘴我們管不了。」

我心裏只想當一個稱職的母親,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有餘力就參與洪法救度眾生。我深知,有幸成為大法弟子,要修好自己,不能給師父丟臉。師父說:「在單位裏,在社會上,有的人可能說你壞,你可不一定真壞;有的人說你好,你並不一定真好。」[2]我何須在乎別人不當的言論呢?

有一天,我和孩子的父親在朋友家門口碰面了,感覺對方當時喝得醉醺醺的,處於不理智的狀態,他見到我,就對我鋪天蓋地的謾罵,雖然那些話,我早已聽過許多為我抱不平的人跟我說過,當時我還能一笑置之。

然而,第一次造謠者面對自己講那些搬弄是非的話,我一時好像呆住了,心性守不住生氣的回他:「如果你一直說謊話,會下地獄被割舌頭。」他聽了後,低頭離開了。而我朋友卻面無表情的跟我說:「你們都一樣!」就進屋了。

我像個傻子一樣回家,心裏不平的想:「怎麼會一樣?我這麼好,他那麼差。」不斷的向內找,終於悟到:我是修煉人,怎會跟常人生氣呢?而一個修煉人居然對常人口出惡言,我的善和忍都到哪兒去了?真的是都一樣。如果我提高了,不跟常人在同一層次,就不會碰撞在一起了。我趕緊謝謝那位朋友的逆耳忠言,她卻不記得她說過那句話。她說,每次都是她氣得罵人,我還在勸導她,怎可能會說我不對呢?我知道了!是師父借她的嘴點醒我啊!

四、第三個考驗

幾年後,兒子們陸續上高中了,就在自己覺的漸入佳境,周遭的一切都很滿意,平時按部就班的上班、煉功、學法,假日洪法還有兒子陪伴,日子過得快樂又幸福。

突然來了個晴天霹靂,兒子的爸爸跟奶奶說想接兒子們回家,奶奶希望我同意,我嘴上說要詢問兒子的意見,其實內心是百般不捨。

我跟兒子們說明爸爸想接他們回去的事,沒想到有一個兒子想都沒想就說:「好。」我難過的說:「兄弟不要分離,就一起回去吧!」我傷心欲絕,不知道未來的路該怎麼走。

我突然想起前幾天大組學法時,輔導站鼓勵有條件的同修前往曼哈頓講真相,當時的我心想可惜自己沒條件。然而,現在兒子都不在身邊,孑然一身的我,不是有條件了嗎?於是,我立即報名,辭了工作,退了房子,準備好迎接新的旅程。

回公司收拾東西時,同事告訴我,她問我兒子,為何同意回爸爸家呢?兒子告訴她,應該讓爸爸負點責任了。我頓時淚流滿面三分鐘吧!擦乾眼淚,心裏覺的好溫暖,兒子用行動支持我走證實法的路,我一定要堅持不懈,不負師父的安排!

五、做個修煉人

雖然得法數年,也歷經了幾個自己認為的大關,但到曼哈頓講真相後,卻覺的自己才剛剛走入修煉的門。以前生活的重心都是兒子擺第一,工作擺第二,有餘力才學法煉功及洪法。而離開熟悉的環境,到了外面,有一種出家的感覺,每日的作息規律而充實,從晨煉、擺攤、講真相、發資料、學法到發正念,朝夕沉浸於法中。

儘管形式上像個專業修煉人了,但心裏還是有許多合情合理的慾望,例如:每週給兒子打個電話,了解一下台灣的情況;到哪裏買點好吃又便宜的回來堆存;哪裏有活動趕快去發資料,其實是想去瞧瞧熱鬧,讓那些常人中的慾望得到滿足。

有一年機緣巧合,有幸到一個當地學員家住了幾個月。她是頂尖的白領階層,收入頗豐,全家修煉,各住一方,分別專職的做證實法的工作,全家的經濟都她一人承擔。她每天下班後和假日要做證實法的事,晚上發完正念,我要就寢了,她還在計算機前忙著,我估計她每天花在大法工作的時間是她常人工作的兩、三倍。

她每天早餐都是冰箱拿出二片白土司,配一杯自己沖泡的立頓紅茶,就出門上班。我在她家住了幾個月,交談不多,只有簡單的問候語。她給我的感覺總是那麼優雅平實,像鄰家的小女孩,沒想到她早有博士學位一、二十年了。

有一次她的父親消業,我們去幫忙發正念,結束後她平靜而溫和的對父親說:「爸爸!我們能做的只有這些,你要好好想想,有甚麼根本的執著趕快去了吧!」一天,我好奇的問她為甚麼那麼喜歡吃白土司?她愣了一下說,不是喜歡吃,是沒想到要吃甚麼,就每天吃一樣的省得麻煩。她讓我深刻了解,甚麼是修煉人的狀態,甚麼是把大法擺在第一位的。

每個人修煉路不同,是沒有參照的,但師父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3]。謝謝師父的安排,讓我從同修身上看到自己那些自以為合情合理的根本執著。

六、找回修煉的初衷

那時,我確實精進了一陣子。最近覺的自己日子過得越來越舒服,安逸心越來越重,一點點雨就窩在家裏不出去煉功,同修都笑我是小綿羊。晚上發完正念再睡,早上就起不來煉功,意志力薄弱,總想睡飽了再補煉吧!其實只是自欺欺人的藉口。

回憶以前在中領館排班拉橫幅時,再大的冰風雪雨也不能撼動大法弟子的腳步,常常換班後都凍成冰棍,才拖著僵硬的腳步到附近的公廁暖暖身子,復活了又是一條好漢,就再度上場毫不畏縮。現在怎會成了小綿羊了呢?記得以前跟同修大姊、阿姨在一起的時候,自己有點像小和尚,特別吃苦耐勞;隨著修煉時間長了,養成大和尚的心態,吃不了一點點苦了。

師父說:「我們的路很窄,走偏一點就會出現問題」[4]。「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5]

我知道最大難關是超越自己,我知道跌倒了不能老趴著不起來,回顧來時路,想尋回修煉初期的熱忱,我不想落下,我要跟師父回家,我一定要戰勝睡魔去掉自己的安逸心 師父告訴我們:「堅持實修是對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長期考驗。」[6]願與同修們,共同精進,圓滿隨師還!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加拿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放下常人心堅持實修〉

(二零二一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