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從法上悟 面對新的挑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師父好!
同修好!

很榮幸和大家交流我的兩個修煉心得。

一、被師父更新後的神奇感覺

我有一個好打抱不平的俠女個性,遇見不公不義的事,就會大聲說上幾句。

得法前,曾經因為排隊看電影被「黃牛」插隊,就在大庭廣眾之下罵「黃牛」,直到被羞愧的朋友拉離現場。

結婚後,曾經帶著幼小的孩子在菜市場和攤販對罵,就因為對方故意多拿我十塊錢!師父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1]得法後,雖然妒嫉心導致的俠女個性修掉一些,但這種脾氣瞬間爆發的事件,偶爾還是會發生,並且很嚴重,不分場合!

例如,在一次活動中,因為我們自己內部沒事先協調好,導致同修讓常人承擔額外的工作,我在情急之下未經思考,就當眾大聲吼了同修,讓現場氣氛陷入尷尬。

另外有位同修沒經過同意,就拿走我的重要文件去使用,導致我可能被罰款百萬元,於是我在辦公室裏用電話毫不留情、破口大罵那位同修。

自己面對以上突如其來的衝擊,很難控制住脾氣!其實我很不想發脾氣,但是很難像師父說的:「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2]所以想對那些曾經被我傷害過的人說抱歉,並且我真的很羨慕那些從內心自然表現出善的同修。

例如,一次在常人舉辦的活動中,我和同修在後台並肩坐著等待表演。我們看著對面在混亂中匆忙打扮的常人,其中一人穿著高跟鞋,無法蹲下來綁鞋帶。看見這畫面我無動於衷,身邊的同修卻一個箭步跑過去,蹲下來幫那位常人綁鞋帶!我被這一個小小的善良舉動震撼許多年,至今還是很難忘懷,常常想……為甚麼衝過去綁鞋帶的人不是我?

還有一件事,有天假日,早上辦公室裏沒人,我在做事,接到一通電話,對方有大陸口音,我聽不太懂意思,內容大概是:他是從大陸打來的同修,他覺的有人用邪法攻擊他,他想找新聞部來報導這件事。我覺的這位同修語無倫次,腦袋不清楚,就敷衍著說,新聞部還沒上班,晚點再打來。

到了下午,有位同事進辦公室,電話又響,聽到同事接起電話來說:「不好意思,你可以說慢一點嗎?你說你是從大陸打來的?」「這位同修,你有師父保護,別人是動不了你的……」「新聞部應該不會去採訪這種新聞……」「同修,你最近有學法嗎?你這樣不行喔,你叫甚麼名字?我來幫你發正念……」聽到這裏,我慚愧的差點掉下眼淚,同樣的事情我的反應怎麼跟同修差那麼多!別人是這麼真誠善良,而我卻只想叫對方不要來煩我。

因為覺察到自己的善不夠,所以多年來除了做三件事之外還很努力想修善,有時甚至到了因噎廢食的地步,消極的不太敢發表個人意見,小心翼翼的怕說話傷到人。就這個狀態維持到今年七月時,突然覺的身體奇妙的變成了一個陌生人!心裏想的話,再透過嘴巴表達出來,居然都不是從前的自己了!原本熟悉的講話聲音,突然變小了,無法大聲說話。原本熟悉的講話速度,突然變慢了,無法快速說話。更神奇的是,我彷彿可以感受到別人的思想和處境。

例如:有位同修在開會時,睡著了!在以前我會覺的同修太不尊重大家了。但是當下我卻脫口而出:「你太辛苦了,所以才會精神不濟。」說完後,我被自己嚇一跳!真不敢相信這話是從自己嘴巴說出來的,我竟然能說出體貼別人的話了,而且還非常自然不用再事先準備。

另外一個例子,有位同修讓我做了白工,在以前會覺的同修太不專業,讓我當了「白老鼠」。但當時我感受到同修的愧疚,和他擠不出圓容說詞的窘境,於是我沒為難他,立即答應重做。真不可思議,我還懂得幫別人保留面子,主動給對方台階下!

不僅如此,接二連三的現象,發現自己變的很難生氣,對人對事很難沒有耐心,並且我不再重視誰是誰非,只在意如何在相互理解下,大家一起把工作做好做完。和家人說話變的輕聲細語,態度也變的很溫和,家人同修看到我行為的改變,都驚!呆!了!

可能是師父知道了弟子長期努力想修善的這顆心,所以把我的爭鬥心去掉了一些。現在很多時候,念頭一出,大都是善的,正面的,也比較容易發現自己的負面思維,我很感謝師父給弟子更新了!

二、面對挑戰 在法上悟

今年同時有兩個影音項目,需要我當製作人。一個是在熟悉的人事時地物,延續製作自己已開發成熟的節目。另一個需要離開待了二十年的修煉環境,去一個陌生的地方做陌生的工作。

我和同修交流,覺的在熟悉的地方做自己擅長的事是理所當然的,並沒期待改變,所以排斥去新環境做新項目。但是同修說:這麼大的事,人家找你去,應該不是偶然的,而且你不一定每次都要當創作者啊!

這一句話,晴天霹靂般驚醒了我,意識到自己根子上的問題!想到自己的常人工作及大法項目,二十多年來都屬於創作性質的,這本來就是我的喜好和專長。甚至在工作中遇到的困難,也是甘之如飴的去克服,因為還是屬於自己的興趣嘛。仔細往內心深處查找,就發現多年來的講真相工作有很大的成份還是在滿足自我,證實自己,並非百分之百為眾生而做。

知道自己的問題後,該如何來面對這兩個選擇呢?要考慮哪個項目比較需要我,還是考慮在哪裏貢獻比較大呢?其實不論從哪個角度考慮,只要在修煉的現階段,我所做的選擇,多少都有為私的成份。

當修煉證實法的道路走到交叉口,該選擇哪條路繼續前行呢?我悟到其實哪一條路都是救人之路;然而岔路的出現絕非偶然,暴露出我這一路走來享受成就感的為私心理,也考驗自己能否配合安排。所以我有了答案,同樣是救人,同樣是證實法,我決定接受這不偶然的機會,走向這充滿不確定性的挑戰之路。

因為我在這講真相的環境工作二十年了,這環境培育著我,對我有恩。所以不知該如何面對主管,表達想離職的意願,竟然沒親自與主管討論,而是請同修代為傳達。沒想到因自己這不符合職場倫理的為私行為,竟引起公司組織間的一些波動,也造成主管的困擾。

真是修去一私又來一私,私私相連無盡頭!想起師父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3]

想到此深感自己的不足而羞愧,意識到最終還是得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於是正式開口向主管仔細說明原委。最後得到主管的理解與許可,在同修的歡送會中,我帶著大家的祝福,離開待了二十年的修煉環境,大步邁向一個未知的全新道路!

因層次有限,個人所悟有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二零二一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