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在營救表妹的過程中修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值此第十八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法會之際,我梳理了自己一個階段的修煉經歷,認真查找自身的不足,並及時在法上歸正、做好。現寫出我在營救同修過程中的幾件事,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表妹被綁架驚醒了我

我一家三口人都修煉大法。我的表妹(同修)從家鄉來我地暫居,先在我家住了一段時間,後來自己又租了房子。我與表妹在配合講真相中,十分默契,很多時候,我倆都能想到一起去,包括每一次講真相的具體做法,不用商量,就想到一起了,並且會收到好的效果。因此,我很願意與表妹配合做事。

時間長了,我倆的關係比親姐妹還好。有時候,家人為此跟我生氣,我就指責他們有嫉妒心,卻沒想找自己。也有同修說:「我看到了你倆濃濃的情。」我也不去想。後來,表妹突然遭邪黨綁架了。這才驚醒了我。

向內找,深挖自己,是我對表妹的情太重了。無論大、小事都跟她商量,簡直無話不說。時間長了,人心更多了,有時候說話、做事,夾雜著人心,不在法上。是我對她太依賴了,才導致被邪惡鑽空子,對此我很懊悔。找到執著心後,我就及時歸正自己。可表妹還在被迫害中,接下來,我要請律師營救她。

去掉依賴心

由於我從未參與過營救同修的事,不知道怎麼做。我正犯愁去哪找人權律師的時候,慈悲的師父幫了我,很快就有經常參與營救的同修來找我。我們找了兩位律師,一位是當地的,只負責會見,幫我們與表妹傳遞信息。另一位是外地的人權律師,負責辯護的。

外地律師第一次來時,去看守所會見了表妹,又陪我們去公安局要人。之後,就很少過來。有一天,我打電話,問他甚麼時候再來,他竟然急眼了,氣憤的質問我:「你不給我打電話了嗎?我不告訴你了嗎?」我說:「我沒給你打電話呀。」他更生氣了,說:「你怎麼撒謊呢?」我當時就覺的很奇怪,咋無緣無故急眼呢?可一想到我是修煉人,好聽難聽的,不都得聽嗎?我就沒說啥。事後得知,是同修先前給律師打過電話,問他啥時候過來,律師誤以為是我給他打的電話。

過一段時間,律師又來了。想到他之前很生氣,我就跟他解釋一下,他卻不吱聲。對於他的態度,我也沒動心,甚至有一絲心性提高了的感覺。後來才悟到:律師因為我們打電話盼他過來,才急眼的,是我們太依賴律師了。沒有律師陪同,我就不想去找公、檢、法部門。這樣看來,律師急眼不是幫我去依賴心嗎?我得在心裏謝謝人家呀。

去掉了依賴心,我就自己主動找辦案單位了,還去過檢察院和法院問案情。

在營救過程中,還需要表妹家人的配合。可是她的家人卻埋怨我沒照顧好表妹,才導致她被綁架。甚至在法院非法開庭時,另一位小表妹當著律師的面埋怨我。當時,律師就很感歎,對我說:「你真是很不容易呀,很佩服大姐的忍耐力。」我說,還是我做的不好,有我要修的。她們不修煉,我能理解她們的心情。律師會意的點點頭。

放下自我 與同修配合

在營救過程中,先後有幾位同修參與了進來,人多了,想法自然也就多了。對於同修們的建議,我都認真聽,只要在法上的,就採納。可是同修都有自己的主見,有時他們彼此互相排斥。我也會動人心,也認為某個同修太偏激,某個同修太自我,同修間有了分歧和矛盾。

可當我冷靜下來的時候,就明白了:修煉人難免會有人心,也會用人心想問題,可是我們得嚴格要求自己,都得修心性呀。在營救同修的關鍵時刻,如果我們都各執己見的話,那邪惡可高興了,它就是搞破壞的,就會鑽空子,再搞出個事端來,那可不行!我得先管好自己,不讓矛盾擴大。然後,與同修交流,我說,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長處,我們應該互相補充,取長補短,配合好。這一交流還真起了作用,大家也都認識到了。

於是,同修們發揮各自的長處,分頭去做,有寫曝光文章的;有發短信、彩信講真相的;有表妹家鄉的同修配合郵寄真相信的;還有跟我去千里之外與表妹的父母溝通的;我還陪表妹的家人到公安局、檢察院要人,遞交控告信,以及申請法官迴避的文書等。同修們形成了整體。

給公安副局長講真相

在二零一五年「訴江」後,我和表妹也被這個公安局非法拘留過。回來後,我想找參與迫害的副局長,要回我們的電腦等物品,可是又不敢去,我就發正念,清除怕心。感覺狀態好了,我就找到那個副局長,就坐在他的辦公室裏,從多個角度給他講真相。我告訴他,江澤民集團為甚麼極力迫害法輪功;大法洪傳到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天安門自焚」是偽案。他都認真聽。然後,他說:「你們都是好人,江澤民要死了就好了,就不會再迫害你們了。」

我又給他講《九評共產黨》,講為甚麼要「三退」。他當即退出邪惡的黨、團、隊組織,還給他的妻子、兒子也退了,並且把「三退」的化名保存起來。我還勸他換個工作,別再參與迫害大法了。幾天後,他把綁架我時從我家抄走的電腦、硬盤、手機和大法書還給了我。

這一次表妹被綁架,警察搶走了一張八萬元的存摺。我又去找他,他讓我趕緊去銀行掛失,我就照辦了。後來,辦案單位歸還與本案無關的個人物品時,唯獨沒有這張存摺,也不給任何解釋。幸虧有這位副局長的幫助,使我們避免了八萬元的損失,也阻止了個別警察的不良企圖。

這位局長的善舉也得到了福報。沒過多久,他就被調離了公安局,升職去了市政府機關。

進法庭旁聽 找院長溝通

後來法院對我表妹非法開庭,我要去旁聽。同修提醒我,說國保人員在法院的監控裏看著誰去旁聽,同修怕他們日後報復,我沒害怕。第一次非法開庭,只讓直系親屬進庭,我當時想,我必須進庭,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有師父管,其他生命都不配。進法庭,也是對表妹的鼓勵,而且我們也需要知道庭裏的情況。我有這顆心,師父就幫我順利的進了法庭。加上家人,總共進去四個人。有了第一次正念,後幾次非法開庭,就允許同修進了。

在一次院長接待日,我直接找法院院長對話,告訴他,我表妹沒犯法,並反映法官在沒有犯罪證據的情況下,無理拖延時間,非要補充「證據」、強加罪名,同時要求法院無條件釋放我表妹。院長表示,會在院裏商議解決。但由於省公安廳直接施壓,最後還是對表妹構陷判刑了。

雖然沒達到預期的效果,但在營救過程中,我也去掉了很多人心,主要是怕心。以前我都沒參加過庭審旁聽,更別說找院長了。現在能帶同修去旁聽,還敢直接跟院長對話了。通過這些事,我發現自己的面子心、急心、埋怨心等,也都不同程度放下了許多。

排除身體的干擾

表妹的案子上訴到中院後,好久沒有消息,我想查詢中院是否接到了上訴書。頭一天晚上,我往鞋櫃裏放東西的時候,突然感覺腰動不了了。停一會兒再動,還是痛的不敢走。我就強忍著,扶著牆,一點一點的挪動。好不容易挪到了臥室,躺在床上,又很難翻身。我想:這樣下去,就會起不來的,明天,我還要去中院呢。不行!我慢慢坐起來,慢慢挪到床邊。我想站起來,卻痛的站不起來了。

這時候,丈夫醒了,見我房間的門開著,就問我怎麼了?我說,我想煉功,腰痛的起不來,你拽我一把。他卻沒能拽我起來,我的腰一點都使不上勁兒。他說,都這樣了,還煉動功幹啥?就打坐吧。我只好在床上打坐了,一小時後,我就能下地了。接著,又煉了五套功法。這期間,丈夫兩次過來,問我行不行啊?我說,沒事,你睡覺吧。

煉完這一遍,已是凌晨三點多了。我就到丈夫門口,叫他起來煉功。聽我說一宿沒睡覺,他叫我快去睡吧。我說,不行,我還要繼續煉功。我又跟他一起煉了一遍五套功法。發完六點鐘正念,我就開車去了中院。這過程,如果我不起來煉功,可能真就起不來了,不知要躺多久呢。這其實是舊勢力的干擾,不讓我去中院,最後舊勢力沒得逞。

善待表妹的家人

由於表妹被綁架時,我就在跟前,警察沒有綁架我。這使表妹的家人很不理解,甚至怨恨我,沒少說難聽的話。有一次,因為我不同意他們營救表妹的辦法和要求,他們還威脅我。面對這些,我心裏也不好受。可是,我能理解他們的心情,能設身處地站在他們的角度想問題。而且他們是常人,我總得找自己,修自己呀。我沒動心,沒計較。

有一次,我們一起去看守所探視表妹的路上,小表妹說,有件事要告訴她姐,我女兒對此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小表妹就不願意了,說難聽的話,刺激我們。我沒吱聲,女兒卻沒忍住,兩人發生了口角。我當即告訴女兒不要說了,並哄勸表妹,別跟孩子一般見識,別耽誤去看你姐。小表妹才消了氣。我對女兒說,怎麼能對小姨不禮貌呢?快給小姨道歉。女兒雖然心裏不服,可還是向小表妹道了歉,還請她吃飯。

探視回來後,我跟女兒交流這件事。我們是修煉人,修煉人能跟常人吵架嗎?可是女兒不服氣,還挺委屈,覺的我們家為這事付出了很多,花錢、跑腿。她家來人探視,我們都車接車送,供吃供住。這又花錢又受累的,也夠意思吧?可他們不但不感謝我們,還話裏話外呲嗒人(註﹕方言,說難聽話),這也太不公平了吧?女兒一時想不通,我也就沒再急於交流,只是每天跟她一起學法,學完法,也不多說啥。幾天後,我再交流此事,女兒認識到自己錯了。後來小表妹又來我地探視她大姐,我女兒依舊車接車送,並請她吃飯,小表妹也不好意思了。我也感慨,大法把我和女兒變成了心胸豁達的人!

表妹在看守所期間,表妹的女兒兩次向我要錢。我知道這孩子從小就叛逆,現在家裏又出了這麼大的事,她要錢,很可能是故意針對我。可是,畢竟她媽媽是在我眼前被綁架的,看到我還好好的,她心裏不平衡,而且她一個人生活的不太好,我就本著同情的角度善待她。我給她做好吃的,給她錢,有一次,我給了她兩千元。逐漸的,她也變了。不但不抵觸我了,而且還挺尊重我。我知道這是大法弟子的善感化了她。在這過程中,我既放下了利益心,又擴大了容量,更深切體會到實修心性帶給修煉人的就是昇華和提高。

表妹冤獄期滿回來後,我去看過她一次,隻字未提她女兒跟我要錢的事兒。後來她從家人那裏知道了,特別感動。表妹說,她的父親說我很善良;她小妹說,像我這麼好的人上哪去找呀?表妹跟他們說,這樣的好人只有在法輪功裏才能找到。

對此,我深有感觸:身為大法弟子,我們平時的一言一行真得嚴格要求自己,才能證實大法的純正與美好!

總結了我的修煉歷程,發現還有許多不足之處。有的是沒意識到的,有的卻是自己不願割捨的,或者說很想割捨、卻經常反覆出現的。但不管甚麼情況,在師父正法就要結束的時刻,再不能放任執著心的泛濫了。時間如此的緊迫,我也真想儘快修好自己,做師父的合格弟子。再次感恩師尊慈悲救度!感謝風雨同舟證實法的同修們!

(明慧網第十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