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面對「清零」騷擾 心性在大法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八日】我覺的自己修的不好,微不足道,但想到每每從明慧中索取,不積極的付出,是不應該的。又想到每週的「嚴正聲明」,還有那麼多學員身在其中,值此法會之際,我就跟同修們交流一下我這一年來面對「清零」騷擾走過來的心路歷程,希望對如我一樣過關艱難的同修有所幫助。不足之處,還請同修們多多批評指正。

「清零」之始,得知邪黨出台了長達數頁的秘密文件,制定了一系列的迫害措施,針對每一個人逐一排查及三年「攻堅計劃」。我聽到後,沒有立即全盤否定,而是帶著人心認為我們每個人都面臨著考驗。當時Y同修坦然的說:邪黨說了不算,一切師父說了算。由於自己心性不到位,暗想:說是這麼說,但邪黨已經開會明文規定了,肯定就得實施了,我們就是否定它、能否定得了嗎?──當時就是人心太重,用人眼看問題,把它看的太實了。

現在分析自己的問題,主要是沒有立即全盤否定邪惡的安排;沒有想到師父,沒有堅定的信師信法;沒有相信對於修煉人來說,人中的一切現象都是不實的;也沒有想到「修內而安外」[1]的法理;更沒有想到從中要助師正法和救度眾生及證實法!無奈的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

結果是:單位開始找我,讓朋友出面說服我,無果後用株連政策向我家人施壓,讓我的孩子勸我。我的女兒柔弱、善良,她從小懂事、孝順,但承受力很差。現在她既要面對心愛的母親,又要滿懷恐懼面對惡黨的暴政、株連迫害;還要強打精神面對單位領導和日常工作、自己的公婆和幼子,她驚恐不安,失眠,苦苦哀求我,在家願怎麼煉就怎麼煉,表面還是違心應付一下吧……

我向她解釋:我沒有做任何違法犯罪的事,我不能為了一己之私簽字妥協,那樣是對佛法的褻瀆,對邪惡的放縱,對千千萬萬個被迫害的修煉人及其受難家庭的漠視,甚至是推波助瀾,我會受到良心的譴責,不但害了你們,也害了所有參與進來的人。孩子看勸阻不了我,無奈的以淚洗面,以頭撞牆……這強烈的衝擊著我的心。

丈夫不善言談,脾氣暴躁而脆弱,又有心臟病和高血壓,他擔心因為我的堅持,會給全家帶來麻煩。因為家人都有所謂體面的工作,女兒、女婿在事業上都是很有發展前途的人,他怕影響了孩子的夫妻感情和家庭的幸福,也怕受到外界歧視和笑話,就告誡我:如果再堅持,就和我離婚。丈夫整日愁容滿面,唉聲嘆氣。

過程中,我雖然也發正念清理干擾因素及種種執著心,但表面效果不明顯。我儘量保持平靜,不去和他們發生碰撞,表示理解他們,也請他們理解我並不是為了我自己得到甚麼而堅持,而是真的為了他們和眾生好。但他們說:我們不要你說的那種好,我們就想眼前過個清靜的日子,不被一次次的騷擾。「三年攻堅」是個甚麼概念?聽說外鬆內緊,想想都怕。其實家人都知道大法好,他們心裏甚麼都明白,只是出於對邪黨的畏懼和無奈。

作為常人他們沒有錯,我不能強迫他們,也不能態度強硬偏激的讓他們誤解。有同修說我,你不能太軟弱了。孩子和我感情很深,又是獨女。我想我不能表現的讓他們認為修煉人為了自己要圓滿就沒有愛心和親情了;但我們修煉人的愛是超越了常人的認識的,所以要做好。我們應該看到生命在求救。

面對家庭魔難,感覺要處理好是個棘手的難題,再加上時不時冒出的怕心,讓我想到邪惡種種殘酷的迫害手段,這對於我來說,是必須面對的一個生死大關,不但要放下執著,在家庭中做好,還得要放下生死。曾有一瞬間,就感覺另外空間「呼」的壓下來一層厚厚的物質,讓我感覺特別壓抑。當時也沒想起及時發正念解體和清理它。接下來幾日裏,心揪著,難受至極,腸子都絞著疼。我為自己的修為差而難過,這一關真是剜心透骨……

在學法點上,我坦誠的講述了自己碰到的問題和備受煎熬的心境,並控制不住的眼淚嘩嘩的流,緊抓著身邊W同修的手,想抓到一種依靠來支撐我這幾乎坍塌的心和艱難的修煉。

和我一起學法的兩位同修法理都很清晰,Y同修總是那麼平和、理性,像一潭幽幽的湖水,溫婉而恬靜,跟她在一起,會感到心裏很踏實。她告誡我:「這一關過不去,以後會加大魔難過關的。」

那些日子W同修不辭辛苦,經常來我家看望我,幫我向內找,和我在法理上切磋,甚至是棒喝。雖然感覺她有時分析我的問題不對號,但我感受到她那顆真誠幫助我的心,太可貴了!當時我感覺我非常需要有這樣的同修好好棒喝棒喝我,幫我向內找,與我共同分析問題所在。

她倆要我多看看師父的《精進要旨》和《精進要旨二》,還有師父二零零八年和二零零九年的講法及新經文。我覺的這很重要,我強迫自己多學法。當時覺的看了,好像也沒怎麼進大腦,但我仍堅持看,看不進去的時候,就讀出聲來。後來體會到看似沒有甚麼效果,其實法是有威力的。W同修還給了我一本「反迫害法律手冊」,仔細閱讀後,也讓我更明確了「信仰合法,迫害有罪」。不知不覺中,我的心境在慢慢的好轉並向法中歸正。心裏真的謝謝兩位同修的關心和幫助,謝謝師父留下的集體修煉環境,更謝謝師父的加持和保護!

其實,真的是師父的加持,因為我感覺當時並沒有明顯的放下了甚麼執著,去掉了甚麼人心,我只是在堅持,想要堅持修下去,堅信大法是正確的,師父真的是在正乾坤,救眾生!我敬仰師父的慈悲偉大,我願意被師父洗淨,期盼能做一個助師「主掌天地正人道」[2]的大法徒。我覺的我只是有這種願望,只是在盡力堅持,師父就幫了我。忽然間,我覺的這個生死大關已經制約不住我了,我甚至無需顧慮太多,只需有堅持跟著師父走的願望就行了,證實了師父講的法:「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3]

接下來的一天,單位三位領導來我家,恰巧我沒在家。我知道,迴避於情於理都不對,會造成常人不理解,也證實不了大法,我沒有理由不去面對,於是,次日我請師父加持,一路發著正念去單位分別見了三位領導。

單位正局長很忙,我在走廊裏等了好一會,才見到了他。他很和藹,善意的和我說(大意)是:他幹了一輩子工作,馬上要退下來了,說句掏心窩子的話,工作這三十多年的時間,雖然原來也知道有對法輪功的管控,但現在第一次聽說把法輪功上升為『政治任務』。他讓我想想他的這個『第一次聽說』和這個『上升為政治任務』意味著甚麼?!讓我想想孩子的前程,家庭的衝擊,再真把我的養老金停了,這是何苦呢!咱走直道,拐個活彎兒,胳膊擰不過大腿,別明擺著吃虧呀!

當時從他的口氣中,我感受到了他的善意和當局迫害法輪功的嚴重性,但在師父的加持下,我竟沒有害怕,我意識到不能光聽他講,自己得做主角。於是,我平靜的謝過他的好意,見縫插針的跟他講法輪功基本真相和大法的美好,以及迫害的非法。最後,我把真相信和真相優盤分別送給他和另一位政法副局長,告訴他們:這裏面是我想對他們說的話,讓他們多了解一下大法和大法弟子。他們都拒絕收資料。這次沒能救了他們,但對於我來說,終於能突破怕心,敢於正面面對了。

在這之前,我也曾為去怕心請教過同修,有的同修背誦師父說的話:「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4]有的說,師父說了:「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5]有的說:「信師信法,信師信法。」當時我真是修為不足,感到這些話對我來說還是摸不著,根本觸動不了我那頑固的怕心。

後來,和Y同修做了一次深入的交流。她當年在那極其邪惡的環境下,是怎樣面對怕心,克服感覺警車就停在門口的情況下,堅持做真相資料救人的。又聯想到有的同修曾抱著孩子進京上訪維護大法;還有更多的同修無畏生死,在獄中遭受極端酷刑也不背叛大法的偉大壯舉;更有許許多多同修出錢出力、辛苦奔波救人的無私善行……

我在心裏匯總著這些平凡同修的輝煌事例,我的怕心被一次次的撞擊著,我看到了同修們那即使粉身碎骨也要堂堂正正維護大法、救度眾生的崇高境界;看到了大法造就的生命之無私無我;看到了大法造就的正法正覺的慈悲與擔當……感佩之餘,我審視自己的內心:怕心驅使下,為了自己小家的安逸縮手縮腳,好像是在有選擇的修煉,這不就是舊宇宙的特點,舊勢力的表現嗎?悟到和做到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的,我應該儘快放下私心與安逸,像同修們一樣勇猛精進,做到實修才是真正的修煉,不然與紙上談兵有甚麼區別?!

還有一件事是,當W同修看到我在內心煎熬時,怕我承受不了,曾建議我離家躲一躲。這時,另一個同樣面對騷擾的同修的話對我很有啟發,同修說:「躲哪兒去?常人找不到,可是另外空間的邪惡找得到你,躲避不是最好的辦法,只有擺正基點,證實大法,救度眾生,這才是我們應該走的光明大道。」我沒有選擇躲避,在艱難中堅持著。

也有學員提到要不要先簽個字,以後發個「嚴正聲明」再接著好好修?我想到L同修說過的一句話:「都甚麼時候了還發嚴正聲明?我都懷疑這時候發這種『嚴正聲明』還起不起作用?」是啊,該抉擇的時候,要靠我們自己,因為這就是修煉。我想:要修煉,就不要逃避,不要老是原諒自己,不要想帶著人心的狡猾溜過去,要按照法的要求做才是修煉,並且關鍵時刻,我們要向前邁而不是退縮。

一天晚上,丈夫非要給我遠方年邁的父母打電話,說要和我離婚,他得給他們一個交代。我勸丈夫不要衝動,騷擾老人家,他不聽。我情急之中,鏗鏘有力的對他說:「我不想離婚,你非得要離,我也只好成全你!我相信人各有命,孩子已經結婚了,兒孫自有兒孫福,而且福都是德換來的。這些年,我都是在為你們活,也算對得起你們。我也這麼大歲數了,如果要我放棄修煉,是我這一生最大的遺憾,希望你能理解和支持。你給誰打電話也沒有用,誰來也不行!」

聽我這麼一說,他嘟囔兩句不再鬧騰了,慢慢的一切趨於平靜,我感覺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解體了。之前,我也多次跟他講過:我不偷不搶、不做壞事,想做個好人沒有錯,你們所承受的一切不是我造成的,是邪黨的無神論使整個社會傳統文化缺失、道德淪喪、人性墮落,造成了這場殘酷的迫害。其實他是知道大法好的。

從此,我把自己和家人都交給了師父,心不再煎熬,面對家人的抱怨和冷漠,我給予最大的理解和包容,盡力好好照顧他們,但是心裏已經堅定了不簽字、不配合邪惡迫害的決心,竟有了一種寧願前進一步為法死、不後退半步苟且生的強大信念。

今年四月份,中共又一陣騷擾開始時,W同修看到我的狀態說:「去年,你是那種狀態,今年就像金剛一樣。一年的時間,變化這麼大!」

這裏謝謝同修的鼓勵。其實,我覺的自己除了堅持之外,甚麼也沒做,我真實的感受到,是師父把我那個頑固的怕心拿掉了。是的,以前那個頑固的怕心真的再也制約不了我了,我現在也能認識到「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4]「信師信法」不再是「空洞」的了,而是切切實實的、真實的法的展現,也是修煉中至關重要的法寶。

這段經歷讓我更明確的認識到,修煉中,無論碰到甚麼樣的關關難難,只要我們「堅修大法緊隨師」[6],只要我們能做到相信師父,只要我們敢於面對,並在法中堅持做到實修,師父肯定會加持我們一路走過,最終送我們回歸自己真正的家園。

再次感謝師父的慈悲保護!感謝同修們的無私幫助!這強大的正念之場熔煉著我,使我在這次所謂來勢洶洶的「清零」騷擾中,能不斷歸正自己,既理性的在家庭中做好,也在個人修煉走向正法修煉的路上更加成熟,為證實大法盡一份微薄之力。

以上是自己的粗淺的認識與體會,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預〉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明慧網第十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