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86歲老教授生活巨變中不忘使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八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八十六歲。退休前,是某大學(學院)的系主任、副教授。下面就談談個人近兩年來的修煉經歷和體會,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魔難中信師信法 不忘使命

過去的兩年對我而言極不平凡。妻子去世、疫情不斷、社會形勢和家庭環境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改變了我的生活及講真相的方式,但堅信、堅修大法與助師正法救人的心沒有受到影響。在艱難痛苦、孤獨寂寞中,堅持用真、善、忍指導自己的言行,在師父的保護下,堅定的走了過來,自己的身心也得到了進一步淨化和提升。

我的妻子沒有修煉大法,但看過《轉法輪》,一直支持我修煉,也協助我做過不少助師正法的事。十三年前,妻子患乳腺癌,動手術、做放療、化療,吃盡了苦頭。十年前,四十八歲的女兒被淋巴癌奪去了生命,白髪人送黑髪人,我倆經受了人世間的巨大痛苦。兩年前,妻子又患了食道癌,多方治療無效,於一年前去世。這對我來說猶如晴天霹靂!我倆相戀結婚,風雨同舟六十二年,如今這個溫馨的家轟然倒塌,隨繼而來的是孤獨、寂寞、悲痛和思念。妻子的身影、音容笑貌如影隨形,使我一時很難割捨、抹去,天天以淚洗面。

魔難悲痛中,大法給了我正信和力量,我牢記自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身負使命的。即使在醫院妻子病危時的兩個多月的陪護中,我都盡責盡力,堅持聽法背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妻子住的是單人病房,有較好的條件,修煉上沒受太大的影響。護士每晚十二點查房換班,看見我發正念、煉第五套功法時,總是向我點頭表示稱讚。我也總是以慈悲祥和的心態,面對病區的病人、病人家屬、護工、清潔工等,講真相,期間勸退了七人。

我和妻子對醫生、護士總是以禮相待,態度客氣和藹。主管醫生說過幾次:「你們的素質怎麼這麼高。」妻子去世時,醫生再三拍扶著我的後背,安慰我節哀,保重身體,病區主任還給我妻子送了花圈。

師父說:「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1]「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

向內找,我發現對妻子的情太重,生活上對妻子的依賴太大,以往家裏的大事小事,包括人情往來、衣食住行、柴米油鹽、購物理財等等,都是妻子承擔,我除了幫助做些刷洗、燒飯、陪護之類的事之外,大部份時間都能用在做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上。然而,萬萬沒想到的是,魔難這麼快就降臨在我身上,妻子走了,生活環境、修煉方式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師父說:「正因為修了大法,這些魔難提前來了雖然受到的壓力很大,對心性的考驗很難過,有時過的關也會很大,可是畢竟這些魔難都要過去,都要結賬,都要買單。(眾笑)這不是大好事嗎?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壞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3]

經過一段時間的魔煉,我逐漸解脫了出來。在破除魔難中,我又一次體會到了大法的力量和偉大。

精進實修 提高心性

老伴走後,我一人獨居,每天中午到兒子家吃飯(有保姆買菜燒飯),早晚自己解決,不講究,不管甚麼填飽肚子就行了。這樣一來,屬於我的時間更多了,更自由了,無牽掛,無干擾,想做甚麼就做甚麼,全天都能用在做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上。基本上每天都是早晨背法、煉動功、發正念,上午外出講真相,發正念,下午上網看明慧、六點發正念,晚上學法,煉第五套功法,發完十二點正念後休息。

在錢財利益上,我一直看的淡、放的下,把它當作提高心性的考驗。

十多年來,我家的一朵小花一直開放未衰,承擔著給六、七位大法弟子提供師父的新經文、明慧資料,因為同修們年齡都偏大,都不會用電腦,不上明慧網,這些資料對同修們緊跟正法形勢、精進實修起著重要作用。在維護這朵小花上,我和妻子盡心盡力。多年來,電腦用了四台、打印機用了三台,還有所有的耗材都由我們自己承擔費用,從未接收過同修一分錢。妻子去世後,一切事情只能由我一人承擔,我都能及時的做好該做的一切。

有位同修也有個家庭資料點,他做的大法真相資料、護身符、真相U盤及大法書籍,精美、實用、品質高,同修們都喜歡用,但耗資較多,他也從未要同修的經濟支持。我和他很熟悉。三個月前,得知他目前經濟遇到了困難,我就立即拿出四千元錢幫助他解決問題。他不肯收,經我一再說明後,才收下了,還說:這錢我只用來做大法資料,每筆記賬,絕不私用。他的言行體現了大法弟子的高尚品德,也使我深受感動。

老伴去世半年後的一天,偶然間,我發現她的工資銀行卡上仍然工資照發。我也不清楚工資及喪葬費用的發放具體規定,會不會有錯發的可能?若多發了,就要退還。對大法弟子來說,這是很平常的,必須要正確處理。於是,我就到市機關事業養老服務中心去問。接待的是位青年人,他查看了資料後,說:「真的是多發了六個月了,總計四萬多元。」

他立即打電話到老伴單位問,可笑的是,她單位的人竟然回答:「叫她本人來!」這位青年立刻吼叫起來:「人已死了,怎麼到你那裏!你們為甚麼不及時上報?」那位接電話的人終於明白過來。他們交談了好一會後,這位青年人說:「她的家屬在這裏呢,我與他協商協商看看。」於是,轉向我說:「真對不起!是我們錯發了,能否請你們去銀行退還給我們。」又拿出社保中心指定的定點銀行帳戶和帳號給我。

我爽快的說:「我今天來的目地就是要了解清楚後退還的。我現在就用手機從銀行打給你們。」接著,就將四萬多元打到了他指定的銀行賬戶上。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通常認為很難辦的一件事,竟然立刻解決了,而且還是我主動去做的。交談中他知道了我的身份,驚訝過後感激的連說幾遍:「到底是教授!這麼髙的素質!謝謝!」

為了安全,一般我都不暴露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此時思考了一下,覺的這是證實法、救眾生的好機會,於是態度誠懇的對這位年輕人說:「這與教授無關。現今道德敗壞、貪腐淫亂的教授多的是,我實話告訴你吧,我是煉法輪功的,現今只有法輪功這塊是淨土,煉法輪功的人都會這樣做的。」

這時過來一位年輕女士,看樣子是這位男青年的上司,青年人和她輕聲耳語了一陣後,這位女士對我說:「法輪功的人素質真高!太謝謝了!要是遇到個無賴就麻煩了,我們只能叫單位去追還,難度可就很大了。」周邊櫃台上的工作人員都耳聞目睹了整個過程,都面帶微笑向我投來尊敬的目光。

智慧講清真相 慈悲救世人

我執教四十二年,教過大學、中學,學生成千上萬,每年都多次參加學生聚會,學校每年也都舉辦離退休人員的各種活動,這都給我講真相提供了良機,成了我救度眾生的主戰場,每次至少也能勸退三、五人,一般能勸退十多人,最多一次講真相後有四十二人退出各自加入的邪黨組織。這兩年,因武漢病毒帶來的巨大災難,這些集會都沒有了,我也失去了我講真相的主戰場。

師父告訴我們:「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4]

這樣,我就必須改變我講真相的方式。根據我的實際情況,我選擇了去公園、湖邊講真相救世人,因為那裏退休的人較多,有椅、凳,可坐下來與人長談,能把大法真相講透徹、講到位,使人實實在在明白真相得救。

一年多來,除了颳風下雨和有特殊事情之外,每天上午我都乘公交來去。往往能和一個人講一個多小時。雖然人數不多,但基本上每天也都能給一、兩個或三、五個人講清真相,使其真正明真相、三退。

同修都有體會:講真相的過程也是自己修心提高的過程。講真相中,我遵照師父的教誨:「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5],使我收穫體會頗多,舉例如下:

例一 學校領導退黨了

學校領導都是省廳級別的幹部。由於長期從事給學生灌輸黨文化的工作,不可避免的他們自身也都深受其害,形成的黨文化觀念一時難以改變。但他們都是知識份子出身,大多數作風正派、工作勤懇、廉潔奉公。校長A就是這樣的人,深受師生愛戴。但他身體極差。

我一心想救他,怎麼做呢?儘管他和我私人關係很好,也不能直接提出退黨,這樣他肯定不會接受,曾經有同修給他過真相,被他拒絕,說:「你信你們的吧!我們共產黨人不信那東西。」

他退休後在家無事,喜歡上電腦看新聞,我就主動上門給他安裝「自由門」翻牆軟體,讓他能看到真實的新聞,他很樂意。兩年前他又患重病住院,心肺等器官嚴重衰竭,醫生無能為力,兒女都在美國,老婆也七十多歲,營養調理跟不上。我和老伴知道後,立即行動,隔天一次分別送去雞湯、鴿子湯、魚湯……同時我又給他專門打印了誠念真言救命治病的事例及護身符等其它真相資料,他都欣然接受,非常感謝!這時我感到已時機成熟,於是提出退黨時他欣然同意了,終於完成了我的心願,他得救了,病情也日漸穩定,又延壽了兩年,去世幾天後,一位有功能的人看到他已去了很好的地方。

還有一位黨委副書記B,「七﹒二零」後他分管迫害法輪功,此人也是正直真誠、廉潔勤懇、善良無私。當年我校也是市內有名的法輪功煉功點,最多時有上百人參加,校內師生員工也有二十多人修煉。在書記B的保護下,學校內的大法弟子免受了不少迫害。以我為例:因我曾擔任過市法輪功輔導站副站長,是市「六一零」重點監控迫害的對像,他盡力保護著我免受了許多迫害。

例如,在我市迫害法輪功最嚴酷的二零零一年,我突發「心肌梗死」症狀住院(實際是師父在保護我),期間「六一零」人員要追查迫害我,都被B嚴厲拒絕說:「他現在住院治療,他的表現為人我們清楚,你們不要老糾纏不放、沒完沒了,有甚麼問題等出院後再說。」他還親自去醫院看望和安慰我。再如,市氣功科研會為了「表功」,向市直各單位專門發紅頭文件開除我(我是該科研會的常務理事),說我煉法輪功,B以學校黨委的名義打電話去追問,迫使市氣功科研會又重新發文,撤銷了原文件。

對這樣一位保護法輪功學員的正直善良的書記,我一直在想法講真相救他,他夫人和我老伴關係很好,我曾叫老伴做他夫人的工作,勸他們退黨,結果她以不參與政治為由拒絕了。之後,我又多次直接和他講共產黨腐敗、邪惡事例,啟發他認清邪黨的本質。

最近,在一次B夫婦都參加的小型聚餐會上,一位同修講了自己突然嚴重腦梗癱瘓不能動時,不到兩天,正念走過來恢復健康的神奇過程,深深感動了在座各位,我藉機講了書記B如何保護學校的大法弟子的事情,並表示真心的感謝!

餐畢,在送B的路上,我懷著善良的真誠之心對他說:「你在極端殘酷迫害法輪功的年代,保護我免受不少迫害,不然的話,說不定我早已被迫害致死,我無法對你報恩,今天我真心勸你從心裏退黨,不需要你辦任何手續,只要你答應就行。」我這顆慈悲救人之心,當時讓我講話時,不由得滿眼淚水、聲音哽咽,他真正的感動了,他連忙雙手緊抱著我的一隻胳膊,連聲說:「我答應!我答應!」一位書記就這樣得救了,終於了卻了我長期以來救他的心願。

例二 給離休幹部退黨

每次外出前,我都求師父安排讓我遇到有緣人。

一次講完真相準備回家,一位拄著拐杖的老爺爺走了過來,並主動和我打招呼,指著不遠處的長椅說:「坐下來聊聊?」我想這肯定是師父叫來聽真相的,於是欣然與他一起去坐下,聊了起來。

原來他是位在部隊從事醫護工作的離休幹部,已經九十歲了。我也介紹了自己的情況,感覺彼此無隔閡,很投緣。兩人談了許多邪黨及部隊中的腐敗現象、當今社會的道德的急速下滑,如何敗壞,江澤民的賣國和鎮壓法輪功等的滔天罪行。最後,我給他起了個名字退出了邪黨組織。分別時,他感歎的說了聲:「我們是志同道合啊!」

一次在公園裏看見一位老者,沒走大道而是抄近路直接從草坪上向我走來,我想是要來聽真相的吧,我就站那裏等他過來,並主動向他問好,我倆就在旁邊的一個長凳上坐下聊了起來。得知他是從某縣的紀監委書記崗位上退下來的離休幹部,今年已92歲高齡,兒子是市裏某局的局長。

開始時,我有些猶豫,怕他接受不了我要給他講的有關邪黨的罪惡真相,哪知在我剛講了一些邪黨的貪腐事例後,他就說:「我從部隊轉業後又幹了幾年紀監工作。共產黨早就腐敗透頂,早就沒法治了!」這樣我就毫無顧慮的講了江澤民的賣國、鎮壓法輪功的罪惡,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真相、貴州的藏字石等,他都能理解並接受,最後痛快的退出了邪黨。

例三 給保安、清潔工講真相

每個公園裏都有幾十位做保安和清潔的工作人員,他們大都是招收來的農民工或從工廠、企業退下來的民眾。對他們講真相比較容易。我一般都從當今農民、工人生活的困苦、企業退休人員的待遇過低,社會的各種不公平講起,喚醒他們的良知後再深入講真相,一般效果都很理想。

一次,在湖邊正在給兩個清潔工(農民工)講真相,附近一位保安走過來。考慮到安全,我把講的話停了下來。他卻主動過來與我打招呼,很熱情,沒有絲毫惡意,並介紹他也是從農村來的。我明白了,這是師父的安排,來得救的。於是我就接著講了很多大法真相,最後我告訴他們三人:為了平安、健康,要記住常念「法輪大法好」,沒想到他們都沒有聽說過這事,我說了幾遍,他們還是不太明白,也就記不住。於是那個保安立即跑開,拿來一個特大號水筆,要我把我讓他們記住的五個字寫下來。他的熱情舉動令我十分感動,眾人是多麼盼望得救呀!

我接過水筆,正要寫,突然又來了兩個巡警停在旁邊看。我警覺起來,有些緊張,猶豫還寫不寫?再看看他們三個人,表現都非常坦然,沒人出聲,似乎都在等待著。我想了想,為了救人,今天就豁出去了,寫!立即把「法輪大法好」五個大字工工整整的寫了出來。一個巡警說了聲:「噢!法輪功!」與另一個巡警一起對我笑了笑,走了。我又繼續給那三個講了許多大法真相。那個保安以真名做了「三退」,兩位清潔工說他們沒參加過任何組織。

後來,我又多次遇到過那位保安,他對我非常熱情、客氣,我也給他講了更多的真相,他還為他父親、兒子、兒媳要了護身符,退出了邪黨組織。

例四 給普通民眾講真相

一次也是在湖邊,看見不遠處的長椅上坐著一位老年人,心想他在等我救他呢?於是,走上前說了聲:「你好!」他立即回了聲:「你好!」並主動的往旁邊挪了挪,叫我坐下。

交談中知道他年輕時在生產隊當過會計,入了黨,現在來兒子家帶孫女、孫子。我說:「現在就是你們這些農民最苦,一年辛苦下來總共收入才不足兩千元,夠幹甚麼的?這個社會太不公平,老百姓納稅的錢全被那些當官的貪污了,共產黨太惡了,如今的老百姓幾乎人人都在罵它。失人心者失天下,老天要滅它了,你趕快把那個黨退了吧,不要做它的陪葬品!從心裏退出就行,無需做任何手續。現在很多人都知道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

他滿口答應,還說:「我現在從來都不去開那個黨員會。每次去開會,還發十元獎勵,不然的話,就沒有哪個黨員去參加。現在農村基層黨組織都是這樣。我情願不要那個錢,也不去開那個會。那些大大小小的幹部哪個不貪?我真看不起他們!」我給了他一個寫有「法輪大法好」的大法真相護身符,叫他常念這幾個字,免遭劫難,健康平安。他非常感激,緊緊握著我的手連聲說:「謝謝!」分別時,得知我要乘公交車回家,他就非要送我,直到我上了車,才向我揮手離去。

一天上午,去公園講真相。剛進大門,見一老者姍姍而來,我主動迎上去問候,並與他一起邊走邊聊,走到林中在長椅上坐下。攀談中,知道他已八十三歲,原來是工廠的技術人員,昨天才從外地來這裏的女兒家玩玩,明天就回去,聽說這個公園不錯,一早就坐計程車過來逛逛。他說:「我已經轉了一會兒,都出了大門準備回去了,聽說這個公園很大,還有好多地方沒去,難得來一次女兒這邊,就又進來了,真巧,就遇到了你。」我聽後很感動,我也有五天沒有來這個公園了,今日出門前就發願來這個公園,並請師父安排有緣人聽真相,果然如願。

我給他介紹了這個公園的歷史和概況,然後講了中共有史以來的邪惡罪行,歷次運動中害死了八千多萬同胞,講了江澤民的罪行,藏字石……他也說了他親身經歷的種種事例,證實了我所講的許多真相,並且滿口答應「三退」,說會真心念真言「法輪大法好」。不知不覺中,我倆聊了一個半小時。離開時,我帶他出了公園的另一個大門,送他上了計程車,親切的揮手告別。

例五 給富商講真相

一次,在湖邊遇見一位建築業的老闆,聊天中得知,二十多年來他承包過各種大小工程,賺了很多錢。給他講真相時,他都欣然接受,因為他對官場的腐敗太了解了,他說:「不花本錢、不送禮,不要想拿到項目,有人是提著裝有幾十萬元的保險箱不聲不響的放在當事人的家門口的。」他入過團、隊,很爽快的答應退了。之後又多次相遇,他都主動和我打招呼,找地方坐下聊天,聽我講更多的真相。

有次在公園內遇到另一位富商,因為他父親是教師,和我同行,所以我們就有共同語言,交談了一個多小時。他父親原是高中教師,反右中被打成右派,送農村「勞動改造」,三年飢荒中被活活餓死。但無處申冤。他不願在農村等死,外出做生意,闖盪江湖。他說:「老天有眼相助」,他成功了,發財了。在計劃生育的年代,他頂風而上,決心生個男孩傳宗接代,跑到多座城市,接連生下六個女兒,生到第七個,終於生了個男孩兒,他又千辛萬苦把七個子女都培養到大學畢業,現在都工作了。

面對這樣一位歷盡艱苦、對中共邪黨滿懷仇恨、勇敢奮鬥的傳奇式人物,我無所顧慮的給他講真相,自然他都很贊同並接受,我又給了他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他非常感謝!他雖然沒有參加過任何組織,無需三退,但能了解真相,願意真心誠念真言「法輪大法好」,肯定已經得救了。

例六 就地取材講真相

講真相時,我也會結合當地具體情況,因地制宜,因勢利導,隨機應變的講,效果也很好。

在一個公園的景區裏,建有河圖、洛書的模型。一次,看見一個清潔工人在裏面打掃,我就走過去問:「大姐,辛苦了!這些一組組大石球您明白是甚麼意思嗎?」她說:「我們不知道。」這時,走來了她的一位好友找她,我想也是來聽真相的。我就介紹說:「這河圖、洛書,它可是我們華夏文明的源頭呀!伏羲氏依它推演出《先天伏羲八卦》,它是史前文明,源自哪裏?意義和作用是甚麼?至今是個迷。」

這時又走來位幹部模樣的老者,互相打了招呼後,我接著說:「你看那些石球擺放的方陣,恰好顯示了從一到九這九個數字,其中的奧妙無人知曉,大家都知道這九個數位是可以組合成大小不同的無數多的數字,古人都講天人合一,這石球方陣很可能是連通天地的,會給人類帶來吉祥福祉。」那位老者很感興趣,也參與進來與我們交談。

當然我是主角,很自然的引導出邪黨的腐敗、破壞神傳文化、毀滅傳統文明等等事實,還從這些石球講到在貴州平塘縣掌布鄉發現的「中國共產黨亡」的藏字石,順利的給那位老者取名,做了「三退」,而那位清潔工和她的好友甚麼邪黨組織都沒入過。分手前,我給了他們「法輪大法好」護身符,他們都非常感激,連聲說:「謝謝!」

以後我又多次利用這個景區的河圖、洛書模型和公園周邊的神州路、華夏路、盤古路、乾坤路的路名講真相,效果也都很好。

講真相中,也有不成功的時候,例如,一次在和一對老年夫婦邊走邊講真相,老爺子覺察到我是煉法輪功的,立即大聲說:「我就信共產黨,你信你的大法吧!」說畢揚長而去,不再理我。

還有一次,遇到一位和我是同鄉的部隊轉業到國土局工作的退休幹部。講真相時,他說,他絕對不會退黨的。我有些失望,想了想,覺的這人還不是那種頑固不化之人,不能放棄。於是我又換個話題,給他講瘟疫,列舉了武漢一對醫生夫妻如何戰勝瘟疫的事實,他相信了。但是當我拿出護身符時,他拿去看了看說:「這是法輪功,我在單位就是搞這項(迫害)工作的,我不要。」把護身符退回給了我,又給我潑了盆冷水。

我鼓勵自己不能氣餒,又給他繼續講法輪功的來龍去脈,江魔頭為甚麼要鎮壓,當時七個常委中六個人都不同意,還講了「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真相等等。之後,我說:「咱倆是老鄉,我真心為你好,你可要改變觀念呀!不能再被矇騙了,宇宙這麼大,星球數不清,比人高級多的生命多的是,那不都可以稱為神嗎?三尺頭上有神靈!面臨瘟疫等大難,還是求神保祐吧!」這時他有些明白過來了,對我說:「那個護身符還是給我吧,我老婆信神,我留給老婆。」這次講真相雖然遇到了阻力,但也不會白講,相信對他今後的得救能奠定基礎。

勇猛精進 兌現誓約

師父告訴我們:「目前人世上已是末後之末,亂世中的亂象對社會的干擾更為強烈。雖然是正邪之爭,但是你們要守住自己不被干擾,同時更好的講真相救世人。」[6]

回過頭來看看,這兩年來走過的路,處處體現出師父對我的關懷和慈悲安排。我一定不辜負師父的教誨:「特別是那些老大法弟子,不要懈怠。你從那麼艱難的歲月中走過來、走到今天,多不容易!你不知道珍惜嗎?我都珍惜你!神都珍惜你!(眾弟子熱烈鼓掌)所以自己更應該珍惜自己。」[7]

如今我已八十六歲。我因修煉了大法,師父一再給我延長了壽命,所以我要更加珍惜這個機緣,在這複雜的、亂象層出不窮的社會環境中,一定要學好法修好自己,守住自己不被干擾,勇猛精進,把講真相救世人的事做的更多更好,完成自己的使命,兌現來世時的誓約,圓滿隨師還!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6]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台灣法會》
[7]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明慧網第十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