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平和而堅定──受領導佩服的大法修煉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六日】不知不覺走過了二十四年修煉路,一路風風雨雨、磕磕絆絆。在此說說自己的修煉心得,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

師父教導我們要處處做一個好人。二十多年來,無論是在家裏,在單位,還是社會上,我都在努力遵照真、善、忍去做。最初遇到一些事,雖然表面做到了,但心裏還會有不平。隨著時間的推移,在大法的指導下,在師父的保護下,漸漸的不管遇到甚麼事,在常人看來很重要、很氣憤、很難過的事,我都能平靜對待,感覺不到甚麼了。

師父說:「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1]

在我修煉前,妻子是很賢惠、勤勞的。中共迫害大法以後,我堅持修煉,兩次被非法勞教,多次被綁架、抄家。中共對我信仰的迫害給妻子、孩子帶來很大的傷害,他們承受著不該承受的痛苦。對於我們修煉人來說,有著超常的意志力和承受力;而未修煉的家人,他們面對中共的邪惡,感到的是巨大的壓力和無盡的黑暗與痛苦,漸漸的超出了他們的承受能力。

逐漸的,妻子的性格變了,變的易怒,甚至蠻不講理的咆哮。我很同情、理解和心疼她,知道講真相是最好的解藥,但信仰無神論的她,加上痛苦和恐懼中的自我保護意識,對孩子的保護意識,導致她從來不聽真相。我只能更加關心她和孩子,細心照顧這個家,努力做好工作,努力做好「三件事」,學好法,用行動感化她,適時給她和孩子講真相。

幾年前,妻子退居二線。在中國大陸,很多國有企業領導一般是提前五年回到家裏,不用上班,卻保留上班時的福利待遇。妻子只是在家閒著,每天練練書法,讀讀古詩,外出旅遊,搞搞攝影等,也幾乎不幹家務。而我每天上班回到家,就是做飯、幹家務。

單位同事和左鄰右舍都稱讚我是「模範丈夫」,因為動不動妻子、孩子就劈頭蓋臉給我來一通,這種事成了我的家常便飯。

師父說了:「可是他自己不知道。他可不只是表面上跟你幹,心裏對你還挺好,不是這樣的,真的是發自內心的生氣。因為業力落到誰那兒誰難受,保證是這樣的。」[1]

我常常為妻子無理的發脾氣而可憐她,無奈她甚麼都不聽,也不信。也許是我做的不好,也許有其它原因,但每個人都是我們救度的對像,何況家人。

我在單位是內訓師,經常給員工講課,做培訓,對相關技術掌握的較好,授課方式和態度細緻、耐心、熱情,是最受歡迎的培訓師。一般人都覺的我很獨特,挺敬佩我。我想,這可能是師父讓我通過這種方式救度更多的人,所以我就在培訓休息時間,在聊天中,給他們講真相。

我上大學時,並沒有學過機械製圖,但前幾年,出於興趣,業餘時間自學了SolidWorks(研發機械設計軟件)。開始只是為了年底自己的技術革新設計和彙報所用,結果單位很多人設計加工一些工具、零件時,都來求我幫忙畫圖,而不去找專門搞製圖的同事了。現在,我似乎成了單位設計加工的專家,哪個領導有甚麼想法或加工甚麼東西,都來找我,或者讓我給參謀參謀。

我設計的圖紙,加工廠家都很佩服,說我的圖紙工人看了就會幹,因為我的圖紙有工程圖、三維圖,有的還附加了提示、說明。有的廠家出於感激,給我送東西,我堅決不要,告訴他們:「我們修大法的,做的好、幫助別人,都是應該的,不能要人家的東西。你們也都不容易,請把東西用到其它有用的地方吧。」

我碰到的一些廠家的人,一般我都會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我想,我做的好,會清除他們思想中被邪黨灌輸的毒素,他們也會把大法的美好傳遞給自己的家人、朋友。

師父說:「我們說的悟不是這個悟。正好是他說我們在個人利益上傻一些,我們講的是這個悟。當然也不是真的傻,我們只是在切身利益這些問題上看的淡,而在其它方面,我們都很精明。我們搞個科研項目,領導交給甚麼任務,完成甚麼工作,我們都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做的很好。而恰恰在我們自己那點個人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的衝突當中,我們看的淡。誰會說你傻?誰都不會說你傻,保證是這樣」[1]。

因為修大法,師父給我開智開慧,在單位,不管幹甚麼工作,我都會看到一些工藝、工具、設備的不足,然後,逐一進行改進,別人絞盡腦汁也搞不出甚麼革新,我每年技術創新能搞十項左右。

由於我做事認真負責,技術比較全面,單位領導非常信任我,讓我帶領幾個同事利用業餘時間搞修舊利廢,為單位節約成本、創效益。去年,我和幾名同事共完成修舊產值六百多萬元,年底媒體又是報導,又是上電視。領導們很高興,更加佩服我,認為我做到了他們想不到的。期間,和一些領導接觸較多,我和他們講法輪功真相,他們大都誠懇接受。

年底,邪黨搞起了所謂的「清零」行動,給單位壓下了讓我簽「三書」的任務。我們單位除我外,還有一位同事修大法。這讓各級領導都很為難:都知道我工作出色,我的為人、口碑,無可挑剔,尤其是為單位創造的效益,令他們無法開口。

由於我的工作成績突出,年底單位評勞模,我所在基層單位把我作為第一名報給上一級領導,上一級領導面對我的成績、人品、威望,沒法取消我的勞模資格,就硬著頭皮上報給公司,公司領導正在為我的事發愁,怕犯「政治錯誤」,就取消了我的勞模資格。所以,有同事開玩笑的說:「有人年年被上報,年年被取消。」

一段時間內,一級級領導、一撥撥人找我談話,他們都很為難,很多人與我一直稱兄道弟,卻不明真相。他們見到我,大都又是嘆氣,又是撓頭,開口的第一句話幾乎都是:「我們不是讓你放棄信仰,你該怎麼煉還怎麼煉。但是上邊要求……」每次我都微笑著、和藹的對他們講:「我很同情和理解你們的難處,但是,法輪功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深受民眾歡迎,也沒有一個國家反對和迫害法輪功,相反得到幾千項褒獎,只有中共在迫害。其實法輪功在中國法律規定中也是合法的。」

過程中,我和另一位同修給他們講真相,揭露中共的邪惡本質,講當前國內外真實的形勢等等。最後,我們告訴他們:「我們不簽(放棄信仰的保證),不僅為我們自己,也完全為了你們好,因為中共在迫害我們,讓你們協同犯罪;如果我們被迫簽了,將來中共解體了,你們會為此而受到牽連。」

每次談話,我都把它作為講真相救人的機會,我知道有師父在加持保護,表面的現象只是考驗而已。在我經歷這次考驗期間,有的同事聽到一些消息,說甚麼如果不簽「三書」就會被單位開除等等。每當聽到這些,我都呵呵一樂,心想:師父說過:「一個不動就制萬動!」[2]和我關係好的同事,說我死心眼、傻,我就告訴他們:「人活在世上,信仰是第一位的,因為壓力而背叛信仰,就沒有了做人的根本。」他們聽後都默不作聲,有的乾脆罵起了中共邪黨,有的還說要替我簽,幫我化解危機。

後來,有位領導給我打電話,表示道歉,還說沒有想到我竟然沒有半句過激的言論,講話是那麼的平和,與宣傳的完全不一樣。還有位領導對我說:「我最佩服你們的堅定,我最痛恨共產黨。」

以前,我對「處處做一個好人」的理解只是覺的,我們做好了,讓別人覺的我們好,今天我才明白,真正做一個好人,就會證實大法好,就會化解魔難,使邪惡無法鑽你的空子,同時會救度更多的眾生。

師父說:「老子講過這樣一句話: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上士聞道,好不容易得正法了,今天不修更待何時?複雜的環境,我想反倒是好事,越複雜,才能出高人哪,要從這裏脫穎而出,那才修的最紮實。」[1]

在修煉的路上,在魔難中,周圍的人有不同的表現,不同的態度,不同的認識,其實都是正常的,必然的,就看我們是不是「上士」。尤其在今天的邪惡迫害中,我們各方面做的好,堅定信師信法,會救度周圍的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