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得修大法 鄉鄰受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四日】我是農村人。自我小的時候起我母親就有病,所以我從小就照看弟妹,沒上過一天學。

成年後,嫁到離家很遠的婆家。嫁過來後,沒有地,沒有房子住,還分了一千二百元的債務。丈夫家兄弟多,因為我是外地人,公婆及妯娌瞧不起我,還時不時的找茬來打我。

生活上的艱辛、經濟上的壓力使我積勞成疾,患了氣管炎、哮喘,胃、肝、脾、膽,幾乎五臟六腑都不好,還患腰椎間盤突出、肩周炎、坐骨神經痛壓迫腿不能正常走路,頸椎病影響大腦,還有婦科病。為了治病,我到處求醫,聽說哪裏有專家,就去求醫問診。

後來,一個賣治療儀的小伙子對我說:「大姨,你去煉法輪功吧,法輪功能治你的病。」我就去了他說的煉功點,跟著大家學煉動作。煉了七、八天後,在煉「彌勒伸腰」時,一伸一放鬆,感覺我的腰椎一下子就恢復正常了。煉「隨機下走」時能彎下腰去了。我想:「我有師父了,我就把自己交給師父,甚麼也不怕了。」

法輪大法救了我

我修煉大法二十多天後,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剛開始煉抱輪時,我感覺喘上不來氣,我就堅持著,呼哧呼哧的大口喘氣。有人問:「甚麼聲音?像大憋氣似的?」我也顧不上回答。抱完輪,我就走不動了。我堅持走回家後,凍的直打哆嗦,上炕躺下就不省人事了。我醒來後枕巾全濕透了,可我的身體變的非常舒服。

以前我貧血,經常昏過去。有一次,我在地裏幹活,一頭栽在地裏。醒來後,有個人站在我旁邊說:「你別害怕,我認識你丈夫。我在這裏看著你不止半個鐘頭了,又怕你賴我。」我說:「我貧血,只覺的頭往地裏一鑽,就啥也不知道了。」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後,病都好了,現在身體槓槓的(當地話,非常好的意思)。

有一次,我在家編簍子,突然感覺冷,然後便血、吐血,一連五、六天沒吃沒喝。第七天朋友給了我一兜葡萄,乾渴的我一口氣全吃了。吃完就到地裏去收玉米了。丈夫在外地上班,不在家。我一個人三天收拾完三畝地的玉米。

還有一次,我從平房屋頂上從梯子上往下走,還有兩節,我以為是到底了,一下從梯子上摔了下去,胳膊摔的青紫。在我家做饅頭的幫工說:「你從梯子上掉下來,嚇的俺都不會走路了。」第二天,我的胳膊、手都腫了。可人家預定的三千個喜餑餑第三天就要來取貨。修煉人得處處為別人著想,不能臨時退訂單,不能耽誤人家辦喜事。

第三天蒸喜餑餑,我咬著牙用拇指壓餑餑,一個按一下,壓一下,三千個喜餑餑一天按完。忙完後,累的我晚上倒頭就睡。第二天醒來,咦,我的胳膊消腫了,不發紫了、不那麼痛了。

修煉後,我的身體變化太大了,簡直是奇蹟!在村裏就傳開了,鄉親們都說:「看她以前病的都活不起了,學功以後甚麼都好了,身體槓槓的。」

鄉親們得救修大法

在我這裏幫工的人說:「這個功這麼好,你快教教俺娘吧,俺娘半身不遂在家下不來炕了。」我去她家對她娘說:「你要想學,就別半途而廢。」我就白天讓她看師父的教功錄像、看一講師父的講法錄像,晚上教她煉功動作。

一個多月後,幫工的那人的娘說:「我二十多年沒有例假了,怎麼又來例假了?」又過了三天,她一進我家門就跟我說:「二嫂子,你看看我,我能齊步走了!我從俺家走到北坡,從北坡又走到你家。」她高興的像個孩子似的。

又煉了一個來月,她會搓繩了,能洗衣服了,甚麼家務都能做了。全家人都高興的不得了,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在我這幫工的人看她娘煉的好,自己也跟著修煉了。我們三個人加上東院鄰居大娘,四個人在一塊煉功。

那時中共已開始迫害法輪功了。東院鄰居大娘剛煉了幾天,她的兒子、孫子害怕,就不讓她煉了。後來大娘得了偏癱,花了一千二百元錢也沒治好。我讓大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念也不管用。」我看她眼神不對勁,叫她,她也不搭理我。她對我說:「你別在這裏煩我,我現在就只想死。」我聽後,擔心她一個人在家想不開,就讓她到俺家去。

大娘走不了路,我就去背她。一背,發現在她身後邊藏著一瓶敵敵畏。大娘說:「我好不容易買回來的。」是不容易,她得費勁的拄著四個腿的板凳挪著走。我說:「買這幹啥?」她說:「我不想活了。」我就背起大娘回到我家,把她放到俺家的沙發上,不讓她回家了。我讓她和我一起煉功,她說:「我站都站不住,還叫我煉功?」我問她:「能不能打坐?」她說能。俺倆就打坐。打完坐,我讓她在俺家睡覺。第二天醒來,大娘說:「咦!真怪了,上你家渾身不痛了。」我說:「你別走了,我給你做飯吃。」

第二天還一起學法、煉功。我說:「今天起來煉動功吧。」大娘說:「我都不會站,還煉動功?」我說:「不要緊,你依著俺家暖氣片站著煉。」煉了三遍沖灌(註﹕法輪功第三套功法「貫通兩極法」),大娘說:「怎麼一遍比一遍好?」我說:「再煉一遍。」大娘說:「還真管用。」我說:「這次咱們從頭開始煉。」煉到抱輪時,大娘說:「你看看,我是不是離開暖氣片了?」我看她能站住了。剛來我家她拄著的是四個腿的板凳挪動,現在也不要了。三天後,大娘自己走回家了。

大娘回家那天,我兒子回來了。大娘聽到後說:「我多添瓢水,打玉米粥給寶寶喝。」過了一會兒,大娘端著一盆粥上我家來了。來我家買饅頭的街坊見到後驚奇的說:「老嫂子,你好了?!」大娘說:「我跑跑給你看。」她在我家六間屋的院子裏,從東頭跑到西頭。

俺村的人都說「法輪大法就是好」

這以後,俺村的人都說:「法輪大法太神奇了!」有的人說:「人家煉法輪功的人就是好。你看某某和別人就是不一樣。蓮(在我這幫工的人)她娘在她家隨地尿,她也不嫌棄;鄰居大娘在她家一住就是好幾天;她丈夫罵她,她也不往心裏去,一般人真是做不到。」通過這些事,鄰居大娘的兒子、孫子都認同法輪大法好了。她孫子對別人說:「誰再說法輪功不好,我可不信了。俺奶奶的病就是在俺二嬸家煉了三天功煉好的。」

俺家翻新房子,幹活的瓦工說:「二嫂子,只要你在這裏,我們幹活就順當。你那天沒來,我們一個人砸了手,一個人傷了。我們今天摳窗戶,有點難度,你就站在這裏別動啊!」還真是,不一會他們就順利幹完了。結賬時,工頭沒有零錢找,我說:「不用找了,就按整數算就行了。」不和他們計較。

俺村裏的老書記七十多歲了,得了闌尾炎到醫院做手術。醫生打開肚子一看,是直腸癌!趕緊讓老人回家,叫家人準備後事。我聽說後,就拿上五十元錢去了老書記家。老書記的兒子是現任村書記。去了之後,他的家人向我示意老人不知道自己的病情,瞞著他呢。我見到老書記,說:「大叔,不就是個闌尾炎麼,還至於喊爹叫娘的?你還不趕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叫娘能管用?」老書記嘆了一口氣,說:「念甚麼也不管用。」我說:「你念了嗎?你看俺公公,都說他活不了幾天了,俺公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看他現在啥樣!」老書記說:「可不,你公公全好了。」

老書記叫著我的名字,哭了,說:「我也不想死,我也想活。」他女兒在一旁說:「白天疼的輕點,到了晚上就叫的不成聲了。」我說:「大叔,想活命,就念吧,快念!」他說:「念就能好?」我說:「能好!」老書記的女兒說:「你再說一遍,我拿筆記下來。」臨走時,我囑咐他們全家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三天後,聽到大隊大喇叭喊:「明亮(老書記兒子的名字),聽到喇叭快回家,你爹叫你!」

老書記神奇般的好了!像這樣的例子在我村還有,太多了。

孝敬公婆 不計較得失

師父說:「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1]

修煉法輪大法後,在對待家務事和公婆上,我不計較得失。我丈夫家兄弟四個,丈夫是老二。按規定,每家每年給公公婆婆六十元錢養老費,他們不給。我修煉後,不生公公婆婆的氣了,還帶頭多給公婆錢。鄰居看到我婆婆說:「你兒媳學了法輪功,俺也跟著沾光了,俺兒媳也跟你兒媳婦學,也孝順俺了,看起來這個大法還真是好!」

有一次,婆婆生病,小叔子對我丈夫說:「二哥,咱娘看病你先把錢墊上,最後一起算。」可是到最後結賬的時候,他們又不承認了。丈夫拿著單據去找他們,小叔子對我丈夫說:「你花了錢還找我要!」又罵、又打,我丈夫氣的病了。我就勸丈夫,丈夫罵我,又說:「這是一千八百塊錢!」我說:「咱多幹半個月的活就有了。你再去要還得挨打。」我把婆婆的藥費單據偷偷的撕了。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功,我絕不會這麼做的。我們出錢、出力,最後還挨打,這事是不會輕易過去的。

從這以後,再給公婆看病、拿藥,我就不和丈夫、小叔子他們說了。鄰居知道後,對我說:「兄弟四個,你自己養老人,也得有個說道。」我說:「說甚麼?我修大法了,不和他們一樣。再說了,如果老人就一個兒子,那怎麼樣呢?」

過了幾個月,小叔子過意不去了,也主動上門來問婆婆的病情。從這以後,各家就開始排著班輪流養老人。

後來婆婆癱瘓在炕上,不能動了。他們都上班,我當時在家裏自己做饅頭賣饅頭的生意,和婆婆住前後屋。婆婆家裏一有事,就喊我的名字,鄰居聽到了也來告訴我。不管輪到誰家養,只要是公婆有事,都找我商量解決。看到我家的這種情況,鄰居、親戚們都說:「學大法的人就是不一樣。」

婆婆去世後,白天我照顧公公,晚上丈夫陪他睡覺。只要是輪到我家養,我從不讓公爹受委屈。我變著花樣給他做吃的,給他曬被、燒炕。輪到其他家養時,經常聽到公公在家裏喊:「餓死我了!」我聽到後就偷偷的給公爹送飯。

小姑子經常在哥嫂面前說:「咱爹見了二嫂就高興,見了我們連個笑臉都沒有。」

公公有一千五百元存款,他說要給我。我說:「我不要。」弟兄們因為這一千五百元錢鬧的不可開交,我把錢拿了出來讓他們去分。公公臨終前,把家產分了,沒分給我,我沒在意。

我們家有一套澆地用的水管子,小叔子每逢澆地時就來拿。我怕和他們家的水管子混了,就做了記號。有一次,小叔子氣呼呼的上俺家,把俺家的水管子都抖落了出來,挑了我家好用的管子拿他家去了。鄰居見到後,氣不過,說讓我去找他評理。我說:「算了吧,我再花兩百元買個新的用,還不生氣,多划算。」

正念正行

我修煉法輪大法剛兩年多,江澤民和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聽同修說,要去反映情況,我就帶上大法書,坐上公交車也去為大法說公道話去。走了不多遠,就被人截住送到鎮上。

家人知道後,領了一大幫人來勸我。婆婆領兒子央求大隊人員去鎮上給我講情,大隊的人說,「這個喪門種,回不回家都行。」婆婆說:「別呀!俺就這麼個好兒媳。」說著,婆婆在地上打滾,哭著說:「我以前說兒媳不好,是故意喪門她,說的是假話。」說的大隊的人也掉淚了。

我對婆婆說:「你忘了我吃藥(的藥渣)用果筐往外倒,吊瓶使袋子往外拎?我不能說假話,如果沒有修煉大法,就沒有我今天的幸福生活,就沒有我今天的健康身體。」我在大院子裏使勁喊。最後他們治不了我,就把我放回家。

過後,大隊有事沒事的找上門來。有一次,村裏又貼了法輪功真相不乾膠,大隊挨個詢問是誰貼的。我是最後一個去的,我一進門,鎮上工作人員站起來威脅我,把桌子一拍:「我和你說,只要是共產黨不讓幹的事你就不能幹!」說完又把桌子拍了三下。我說:「你的手癢癢上南牆拉拉。」他氣的指著我說:「你往下得聽黨的。」我說:「我不聽!」

有一次村裏有人放火,有人誣告說是我放的,村委傳話讓我去。去了之後,看到室裏坐著的人裏有鎮上的、公安分局的,二十多個人。去後沒提放火的事,分局的一個人跟我說:「以後你再也別在你村裏貼了,你張家村、韓家村貼。」我說:「為甚麼貼別的村?雞腿也不能只往自己碗裏放。」

有人拿印有大法真相的錢來買饅頭,我就藉機給他講真相,讓他念念錢上寫的是甚麼字,告訴他明白大法真相得福報。

感恩法輪大法的神奇,我時刻沐浴在法輪大法中,真幸福!弟子感謝師尊的浩蕩洪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