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一個殘疾人的得法證實法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五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二零零四年初,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去了大法弟子甲家。當時甲家已經去了兩名大法弟子,她們幾個正準備集體學法、煉功。不一會兒,又來一位乙也是大法弟子。她們看我在那不走,乙就說:「我們學法了,你跟我們一起學法吧。」我說:「好啊。」我靜靜的聽著她們讀法,感覺心情從沒有過的愉悅。

一、得到寶書《轉法輪》 我開始修煉大法了

讀完法,乙問我:「你想學嗎?」我說:「想啊!」她就把寶書《轉法輪》送給了我。

回家後的幾天,只要有時間,我就看《轉法輪》。奇怪,只要我一看《轉法輪》,感覺腦子裏甚麼雜念都沒有,就甚麼都不想了。我跟丈夫說:「這書裏說的,有的地方怎麼就像在跟說我一樣,大法師父怎麼知道我在想甚麼呢?這書太好了,我也要修煉法輪功。」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五,我到妹妹家去玩。一到那我就給她講:「我現在學法輪功啦,可惜就是煉不了功。」(因為我雙腿肌肉萎縮)不知怎的,說著說著我就哭了起來。妹夫回來了,看我在哭,還以為我們夫妻吵架了,就說:「有啥事兒?說說,大過年的,著急幹嘛?」我說:「我學法輪功了,可我煉不了功啊!」妹夫說:「這也值得著急呀?慢慢煉。」

師父看我學法煉功心切,正月初九,就讓乙同修來我家叫我去煉功點和大家一起學法煉功。我嘴上說去,可心突突跳個不停,真是又渴望,又害怕,渴望的是終於能和同修在一起學法煉功了,害怕的是自己煉不了功,影響大家。

那時我的雙腿肌肉萎縮,根本站不穩,感覺兩條腿總是擰著勁。我試著煉功,可連三分鐘都站不下來。

到了和乙同修約好學功的那天,我剛走到同修家門口,緊張的「咕咚」摔了一跤。同修來扶我,我說:「不用,我自己起來。」

聽到法輪功音樂,我站在那兒就想,我只能站幾秒鐘,我怎麼能堅持煉完呢?正在這時,我感覺一陣熱流從頭頂下來通透全身,我本能的用雙手搓了一下臉。突然,我的雙腳像大樹紮下了根一樣穩穩的站在那兒了,兩條腿站的挺穩,還蠻有勁兒,很舒服。當時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眼淚就刷刷往下流,我又不敢哭出聲,怕大過年的,在人家哭不吉利,使勁忍著不讓自己哭出聲。

就這樣,我一口氣學煉了一小時動功。學完我坐沙發上還是憋不住哭了起來。

晚上,我在家學《轉法輪》,正好學到「灌頂」這一節。我知道了,在同修家是師父給我灌頂淨化身體了。我就把下午發生的神奇事兒跟家人講了,我邊講邊哭,我說:「太神奇了!」丈夫、女兒、兒子都聽的入神,並都支持我修煉大法。

二、得法實修 面對面講真相救度眾生

剛得法時就只知道大法好。同修給我拿來真相資料,我很喜歡看,看完,就拿到集市上送給小商販,他們也很願意看。我問同修:「那些資料從哪弄來的?我喜歡看,多給點兒。」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底《九評共產黨》問世,掀起「三退」(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大潮。我就和丙同修結伴,每逢大集日就帶上《九評共產黨》、大法真相小冊子、光盤到集上面對面發,同時講真相勸「三退」。雖然做的不是很多,但效果挺好。有的當時就退,不退的也接了資料,說了解了解是怎麼回事。

集上有一個白酒批發商。過年那會兒,我和丙同修給這個批發商講真相,送給他一本《九評》。他接過去一翻,立即臉就變了,大聲說:「你們這是反黨!你們知道我就是×××地方的團代表,共產黨現在是腐敗,但是它正在向好的方向轉。」我倆沒害怕,平和的跟他說:「天滅中共」是天意,天意不可違;法輪功教人向善做好人,共產黨殘酷迫害法輪功必遭天懲。你如果不看,就還給我們吧。聽我們這樣一講,他語氣立刻緩和下來,說:「我看。」我說希望他仔細看看,他答應了。

由於心在法上,腦子裏時時想著救人,師父就把可救度的有緣人安排到我身邊。

一次趕集前,我剛給自行車充滿氣,到集上發現輪胎沒氣了。我想沒有偶然的事,一抬頭,看到路邊有一個補胎打氣店。我經常趕集,從來沒發現這兒還有這個店。我把自行車推過去,一喊,老闆出來了,我說:「麻煩您,想借用一下您的打氣筒。」他說,用吧。我用完,給他講了大法真相,他爽快的退出了中共組織,我送給他一本《九評》和真相小冊子。他說,他屋裏正坐著幾個好友,他叫他們也看看。我說:「那你肯定會得大福報!」

有一天,去理髮店給理髮師講了三退保平安,她高興的給自己取了名字退出了中共組織,還請了一本《轉法輪》。又一次去她那裏理髮,她告訴我:「我看完《轉法輪》後,有時想罵人就不敢罵了,怕失德啊!」她還幫她女兒退了黨。她店裏的兩個服務員也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黨組織。我送給她們三人每人一個護身符和一本《九評共產黨》,讓她們帶回家去認真看看,也讓家人看。她們高興的收了起來。

一天同修告訴我,高速公路橋下邊有民工在修路。我就和丙同修帶上《九評共產黨》、大法真相護身符去給他們講真相。幾個人都明白了真相,入過邪黨組織的也都退了出來。有一個民工當時就喊:「法輪大法好!」我們講完了,他們的路也修好了,就往東邊去了。好像他們就專為等我們去給他們講真相似的。

修煉前,由於在常人中為名利爭奪,搞的妯娌之間不和,甚至互不來往。修煉後,有一天,丙同修對我說,我應該去給妯娌的全家人講真相,救他們。我說:「我不去,他們以前對不起我!」到了晚上,我翻來覆去睡不著,想著白天丙讓我去給妯娌講真相的事,我心裏很難受,我錯了,我這不是在用人的理爭對錯嘛!我是修煉人,怎麼跟常人一樣了?師父說:「因為你不是常人,你要走出常人的。你不能用常人的理來要求自己,你得用高標準來要求你,所以你們必須得做到這樣。」[1]

妯娌跟我這世是一家人,那指不定多大的緣份呢!我是師父的弟子,我的使命就是救人。修煉人沒有敵人,何況他們還不是敵人,我怎能不救她和她的家人呢?!早上起來,我找到丙同修,把我的想法跟她說了。我說,我這就去救他們。

正好妯娌的女兒(我的姪女)生了小孩兒剛滿月,我就買了一套寶寶裝,編了個長命鎖去了弟媳家。弟媳熱情拿水果招待我。雖然講真相後當時她沒退,後來在我去找丙同修趕集講真相時,路過妯娌家,我又給她講了三退的重要性,並送給弟弟他們一本《石破天驚》小冊子。弟弟半開玩笑說:「講解員又來了,這回我們都退!」叫弟媳拿過來紙和筆,把全家人的邪黨組織全退了。弟媳還說,她也很相信有神靈。

三、在做資料中修自己

二零零六年夏,協調同修建議在我家建一個資料點,做大法書籍。因為我家庭環境好,丈夫、女兒、兒子都知道大法好,不反對我修煉,我一口答應了。

我一直有想上明慧網的願望,二零零七年底,技術同修給我送來了電腦、打印機,我又接手了做真相資料和發送三退名單的任務,做資料供我們當地同修講真相。我悟到這是我的誓約,因為我不用工作,可以自己根據需要支配時間,而且我周邊環境和家庭環境都很好,丈夫是那種不修道已在道中的人。正如師父法中講的:「中國大陸學員在這種恐怖壓力的魔難中修煉、講真相,那是你在歷史中定的,是自己那時要這麼做的,而且有許多機緣促成還必須得這麼做的。」[2]

初學上網,我連鼠標都不會用,我讓兒子告訴我,他就跟我嚷嚷,嫌我太笨,我要用筆記下來他教我的上網要點,他就說:「你要往紙上記,你就沒打算往心裏記!」有時守不住心性,就用長輩身份壓他。靜下心來一想,兒子的狀態不正是自己的狀態嗎?修煉前我就是這種性格,修煉後,雖然好了很多,但還時不時的往外冒。兒子說:「我小時候,有的字不會寫,你還打我呢!」這也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修心去執著的好機會。

經過不斷學法,明白了許多法理,知道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修好自己才能救度眾生。

剛開始做資料,機器時常出毛病,有時一點小毛病還要麻煩技術同修。師父說:「萬物皆有靈」[3]。於是我就經常和電腦與打印機溝通。它們真的也能善解人意,有時還超常發揮。比如,一次週五整體配合發正念,週六是大集,我就打算去趕集。可中午同修要來拿資料。吃罷早飯,我就去了集上,買了點青菜,順便給賣菜的人講了真相,做了三退,回來馬上動手打印資料。十二點發正念之前,順利將資料打完。

但有時我的狀態不好,也會干擾到打印機不能正常工作。有一次,由於心性沒守住,和同修發生了爭執。第二天做資料,打印機輸送墨水的管道裏面全是氣,我一下傻了,打印不了資料了。我知道我錯了,自己的修煉狀態反映到法器上了。靜下心找自己,證實自我的心、怨恨心、爭強好勝的心、妒嫉心,高高在上的心等等都過了一遍,可還是認為自己沒錯,要割捨那個執著心時就是那麼難!

師父說:「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4]我一下釋懷平靜下來了。以後每當打印機出現小毛病,我先歸正自己,稍加處理,打印機就會歡快的工作起來。

現在我們村又建了四個家庭資料點,減輕了我的壓力。現在沒有異常天氣和特殊情況,我也能與同修配合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了。兒子給我特意選了一款適合我開的小三輪車,我就帶著同修,一塊兒出去救人。

這些年中,我發現每當我想放鬆一下時,只要登錄明慧網看到師父靜觀世間的大照片,和閱讀同修正念正行催人精進的修煉體會時,我就感到非常慚愧,正念也油然而生。因我行動不很方便,和外邊同修交流不多,全靠登錄明慧網這個師父給全世界大法弟子創建的交流平台閱讀全球同修的交流文章。

四、去掉爭鬥心證實法

二零一一年,我們當地的修煉狀態出現問題,我地的邪悟者趁機向邪黨有關部門告密,有的同修被綁架,我也被綁架到派出所,後被關進拘留所。

在派出所,我不配合警察,不報姓名、不簽字,帶著爭強好勝的心給警察講真相。路上,我問一警察要把我們帶到哪裏去?他說不知道。我說:「不知道,你上車上來幹嘛?半夜三更,幾個家庭婦女也值得你們幾個警察荷槍實彈興師動眾嗎?你知道你們抓的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嗎?」他們誰都不吭聲。雖然我說的也沒錯,但我是帶著很強的爭鬥心說的,也沒能讓人明真相。

關進拘留所的那一刻,我傻眼了:這哪是我們大法弟子該待的地方呀!但很快就靜了下來。我開始先回憶著背以前背過的法。非法關押我們的監號裏裝了監控器,我不管它,除了睡覺、吃飯,就一刻不停的背法、煉功、發正念。第二天,我地派出所警察來了,從他們的談話中我知道我的法器現在仍然很安全,警察沒找到,都在等我出去救度眾生證實法用呢。這裏不是我待的地方,我的使命還沒完成。我跟我們當地警察說我要回家。其中一警察說:「有啥事兒跟拘留所反映。你可以給他們寫材料。」我悟到是師父點化讓我給他們講真相。

我就從拘留所的小賣部人員那裏要了一個拆開的硬紙盒殼,抱著慈悲的心態,把我得法前後個人身心和家庭的受益、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香港、台灣、澳門都可以公開煉法輪功,法輪功獲得多少項褒獎、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等,都寫在紙盒殼上拿給值班警察看。警察看完說:「你還敢在這宣傳法輪功?還說獲多少項褒獎、香港澳門都公開煉。別說是我,就是你們辦案單位(指我地派出所)來人要你,也不會讓你回去的。」我不為所動,心裏說:「你說了不算,大法師父說了算!」於是從那天起,我開始絕水、絕食。每頓飯後獄警都會來問同修我吃沒吃飯?同修說:「沒吃!」他們就說:「不吃也得給她端來。」

我絕食的同時繼續給他們寫真相材料。記的那天我剛寫完,值班獄警就來了,說:「給你端來了飯,你為啥不吃?」我說:「吃不下。」他說:「吃不下也得吃呀。」我沒回答,然後把材料給了他。他接過去說:「你讓我們看,也得寫到紙上吧,你寫這上,我們咋看呀?」我說:「我沒紙。」他說:「我去給你拿。」他拿來了兩張A4紙,我又從新寫在這兩張紙上,給了值班室警察。

第五天上午,我一個人正在兩眼微閉發正念,感到身邊有動靜,睜眼一看,所長和值班警察正站在我面前。所長說:「你怎麼不出去點名?」我說:「不能去。」他說:「那也不能老在屋裏待著,你也得出去曬曬太陽呀!」我說:「謝謝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

晚上,警察特意給我端來了一碗香噴噴的餛飩,讓我吃。我不為所動。第六天,所長讓我給家人打電話來看我,說:「這是特許,誰都沒資格在床邊會見,別人都是隔著鐵柵欄見幾分鐘。」我知道是師父把另外空間的邪惡清理了,警察善的一面返出來才會這樣做的。

下午,我地派出所又來人了,說:「你得吃飯呀,你不吃飯,明天你回去我們怎麼向你家人交代?」又說:「我現在不走,我就看著你吃,你不吃,我不走。」他讓同修把飯端到我床邊,說:「晚上餓了,再讓他們給做點兒。」所長說:「待會兒拿幾個蘋果來。」我說:「謝謝,別麻煩了。」我知道那個邪惡的迫害徹底解體了。所長說:「明天是禮拜天,我不休班,專等你們那裏的辦案人員來把你這事辦了,把人接走。」

第二天,我的家人來接我回去。我地派出所警察也開車來了,非要開車送我回去。我說:「不用了。」他們說:「你們打車還得五十多塊錢呢。」就這樣,我被非法關押了七天後堂堂正正回家了。

五、小外孫說:「我有師父」

我女兒結婚六年了一直沒有孩子,四處求醫都沒有治好。二零一五年六月,訴江大潮興起。我很快整理好了我的訴江狀。由於我的腿不方便出去,就問女兒能否幫忙郵寄?她說當然能。她當天上午就去郵局寄出了我的訴江狀,第二天從網上看到兩高(最高法院與最高檢察院)已經簽收。

還有一同修來我家整理訴江狀,但她打字慢,我女兒就幫她打了出來。

過了幾天,我女兒突然不想吃東西,一吃就想吐。我讓她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會保護。她還是痛、想吐。同修說,是不是懷孕了?就去醫院檢查。醫生說她懷孕了。女兒知道自己是在法中受益了!

現在,小外孫五歲多了,聰明伶俐、活潑可愛,三歲就會背多首師父《洪吟》裏面的詩,唱《跟著師父走》、《法輪大法好》等歌曲。一次,我洗了葡萄和一個桃子讓他吃,他說:「姥姥,我想讓師父先吃。」我問他:「你說請師父吃了嗎?」他說:「說了。」我問:「你咋說的?」他小手合十說:「師父您吃桃吧,師父您吃葡萄吧。」

因武漢肺炎封城那會兒,大街上幾乎沒有人,外孫想出去騎他的小車,他媽媽說:「你如果出去玩,壞蛋就把你抱走了。」他撅著小嘴說:「你怎麼就沒想到啊?你們怎麼就沒想到呀?」我說:「沒想到甚麼呀?」他說:「我有師父。」

今年村裏剛解封那會兒,我帶著外孫和同修出去講真相救人。在村裏,我遇到兩個中學生,給他們講明真相,並退出了團、隊。因此耽擱了一會兒,同修就在前邊遠處馬路上等著我。外孫一看就跑到我前面說:「姥姥,快,追上那兩個姥姥!快,我為你導航。」

今年放暑假期間,我開著我的小三輪,帶著外孫和一同修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每遇到一個有緣人,我和同修給人講完真相,對方三退後,小外孫都要搶著自己把真相資料、光盤送給這人。

我們全家人都支持我修煉,都知道邪黨的邪惡,丈夫、女兒,女婿,兒子都向兩高投遞了訴江狀,並且都收到了兩高的回執。我知道這一切是師父給予的,早給弟子鋪墊好的,現在中共病毒傳遍全世界,師父說:「但是目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這樣的瘟疫是有目地、有目標而來的。它是來淘汰邪黨份子的、與中共邪黨走在一起的人的。」[5]我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在歷史的最危險中抓緊時間慈悲給世人講真相,搶人救人。

回首十七年正法修煉路,跌跌撞撞走到今天,我的每一步的提高和昇華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保護。師父對弟子的浩蕩洪恩,豈能用一句「感恩」來表達的了!弟子唯有同化大法,完成助師正法的歷史使命以謝師恩!

在此,弟子叩拜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4] 李洪志師父經文:《曼哈頓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明慧網第十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