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在做技術服務過程中修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五日】我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多年了。在江氏惡首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初期,我家雖然有電腦,但我沒摸過。看到《明慧週刊》上一篇文章,同修說,能輕輕鬆鬆上明慧網,只要把真相光盤放入光驅,雙擊裏面的小鴿子圖標,就能上明慧網了,又看到有文章說,同修如何幫著安裝系統、建立資料點等,我就非常羨慕,有時想:「我自己要是懂技術,該多好啊!」

從此,就對《明慧週刊》上有關技術方面的文章比較留意。雖然在短時間內,沒有認識技術同修,但終於摸索著能上明慧網了。於是,下載了《從零開始建資料點──實用技術手冊》。剛開始的時候,根本看不懂,但是看不懂也看,對不懂的名詞或術語,就查閱常人的一些資料,漸漸的就能看懂一些了。後來,按照《從零開始建資料點──實用技術手冊》中的方法,把自己家的電腦安裝了雙系統,自此就可以安全的登錄明慧網了。後來又購置了噴墨打印機,於是一個小型的家庭資料點就在我家建成了。

開始的時候,就怕機器出問題,所以經常瀏覽「天地行」技術論壇。機器出現問題後,就到那上面去諮詢,大部份問題都能夠解決。因此,在以後的幾年間,打印機用了幾台,出現問題從不需要拿到電子城找商家維修,都是自己修理的,包括拆機換零件。雖然自己修機器很耽誤時間,有時甚至拆開機子後,幾天也裝不上,但是確實也從中學到了很多技術,積累了一些經驗,為日後給其他同修服務打下了基礎。

第一次做技術服務

二零一四年,將面臨Windows-XP系統需要更換為Windows7系統的問題。在二零一三年,我首先試著把自己的電腦更換為Winows7 系統。

恰巧這時,我居住的小區有個同修家買了一台新電腦,想讓我把新電腦裝成雙系統,我就去了。結果按照自己掌握的那點知識,裝不成,折騰了兩天,也沒弄成。幸虧提前把原系統的備份文件複製到我的移動硬盤上了,給同修的電腦恢復了原系統,才沒有耽誤同修家人用電腦。雖然恢復了系統,但恢復後的系統和現用的系統還是有差別的,好多東西需要設置。我當時在技術上又是「半瓶子醋」,好多東西還不會。電腦不能上網了,沒辦法,又請寬帶服務人員上門,才給聯上網。同修雖然說沒事兒,但是家人明顯很不高興。

這件事給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這個同修雖然說沒事兒,但是以後再也沒讓我給他裝系統。同修當初買電腦的初衷是想上明慧網,結果到現在也沒上過明慧網,隨著年齡的增長,就越來越不想學上網了。家裏的電腦還是常人的系統。這都是我沒做好造成的,心裏挺不是滋味。

由於自己有想給同修做技術服務的願望,師父就幫我達成了這個心願。

一個偶然的機會,在一個同修家遇到一位技術同修。交談中,她說:「現在技術同修人手少,都很忙,有時甚至要到周邊的縣裏去服務。」她看出我有一定的基礎,問我能不能給別的同修裝系統?我說:「以我現在的水平,只敢動自己的電腦,不太敢動別人的。」她說:「其實也沒甚麼難的,咱們這的技術同修有封裝好的系統盤,用封裝的系統盤安裝,就省事多了。」我說:「行,那你就教教我吧,遇到問題了,你可得給我做後盾啊!」由此,就開啟了我走家串戶,為同修做技術服務的修煉歷程。

在提供技術服務過程中,修在其中

我的性格很內向,在常人中不願與人打交道,交際很少。但是,在給同修們技術服務的過程中,大大改變了我的怕事的心。我好像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感覺這就是我在修煉中要做的,是我應該做的。

師父說:「就是因為讓你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充份發揮你在常人中所學之長,利用大法過去給世人造就的常人中的技能來證實法。」[1]

我認識的這個技術同修平時很忙,還要上班,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幫同修們裝系統,還擔當其它一些講真相項目。有一次,見到她,她說:「你以後就負責某某片區吧。」她說這個片區之前是由她負責的。我說:「好吧。」我真的很願意替她分擔一些工作,從而減輕一點她的壓力。事實上,在以後的時間裏,我不只是負責這個片區,不管是哪裏的同修,不管通過甚麼途徑,只要找到我,我都會很樂意幫同修們解決技術問題。

有時,我想:技術同修做的事有點像常人中的上門維修,但是不同的是,我們雖然做同樣的事情,但我們是修煉,不是工作;我們是在做救人的事,不是為了掙錢,相反,我們是無償的,有時還需要自己搭錢。平時用的U盤、工具等都得自己花錢去買,而我們又是樂此不疲的。

在做技術服務中,接觸了很多同修,有認識的,有不認識的,多數都是五十歲往上的,歲數大的有七十五、六歲的。不管多大歲數,同修們見到我都很尊敬,有時幫同修解決了問題,同修就會很感激,有的非要送東西不可,好像只有給點東西才能表達心意。表現最突出的有個七十多歲的同修,她家離我家很遠,騎電動車要五十分鐘才能到。這個同修對人很熱情,每次都拿出吃的喝的招待我,並且走的時候,還非給東西帶上不可,每次我都為此推辭,拉拉扯扯。有兩次,實在推辭不過,又不是甚麼值錢的東西,就拿了。

她的電腦經常出現問題,而且出現問題後,她都很著急。結果,我大老遠去了,一看根本不是甚麼問題。有時去了一看,我上次給她設置的東西都變了。這個同修很認真,把自己不會的或需要問的問題都記在本子上,叫我去一趟,要問好多問題。我把問題解決了,再告訴她注意事項。但是過一段時間,叫我去了之後,我發現還是原來的那些問題。這樣反反復復,我就有些不耐煩了。每次去的路上,就不斷的背師父的講法,並且告誡自己:要慈悲、慈悲……

有一次,到一位同修家,她的打印機出墨不暢,清洗完,好一點,一會兒就又不行了。我發現是連供漏氣,同修買了一套連供,換上就好了。我看墨車軌道都是幹幹的,缺油,而且打印機內部非常髒,都被墨霧蓋住,看不到原色了,就幫她擦乾淨了。她自己用了幾年,也從來沒上過油,也沒擦過機器內部,她說,只會用,不敢動裏邊。我就說,第二天來給她上潤滑油。第二天,我帶著潤滑油如期到了同修家,發現有四、五個同修在她家,說是都想學學怎麼給打印機上油,在哪裏上油。

還有一次,是給一個同修裝系統,定好了哪天去,結果我剛一進屋,看到有好幾個同修已經在那裏等著了,說是想跟我學怎麼裝系統。像這種情況有好幾次,看到這種情況,我心裏很感動。於是把帶去的裝機教程送給了她們,並把系統U盤也複製了幾個,給她們。

我服務過的每位同修,我都盡可能的多教給他們一些東西,恨不得把我所掌握的東西,根據他們的接受能力,都教給大家,好讓同修自己能儘量解決一般的問題,不要依賴技術同修。有的同修說:「我就願意找你,找別人,有的都沒耐心,有時說話還挺噎人!」這時,我就會說:「他們都很忙,又要上班,業餘時間又要為同修修機器,挺不容易的,不像咱們,退休了,時間充裕些,大家都互相理解吧。」

在給同修們做技術服務的過程中,處處離不開師尊的看護和點悟。很多時候,同修叫我去,我都不知道有甚麼事;有的是在信箱裏說讓我去一下;有的是讓別人帶話給我讓我去;有時是同修給個紙條,上面只寫著地址,也不知道是誰,也不知道是去做甚麼……不管是哪種情況,我都會帶上常用的維修的東西,如約而至。有時,趕上下雨,下雪,也從不爽約。

有一次,和同修定好了哪天把裝好系統的筆記本給她送去。沒想到頭天下雪了,下的還不小,馬路上很滑,不能騎電動車了,就坐公交車,給她送去了。一敲門,同修說:「下雪你還來啊?!我知道你會來的。」

還有一次是下雨,出門時,雨不大,穿上雨衣,騎著車子,就出發了。走到半路,雨下大了,還伴隨著大風,雨水把胸部以下的衣服全淋濕了。到同修家樓下,把裙子下部的水擰乾,就上樓了。到同修家,同修看我像個落湯雞似的,非要給我找一件她的衣服換上不可。我不換,不給同修添麻煩,靠自己的體溫,一會兒就暖乾了。

在去同修家的路上,多數是騎車,路程最長的單程一個小時。經常是背著法,不知不覺就到了,也不覺的遠。不背法的時候,就想想遇到問題該怎麼處理,很自然的就列出了解決問題的步驟,首先幹甚麼,其次幹甚麼,然後幹甚麼,有條不紊。心在法上的時候,就感到自己思想非常敏捷。有時遇到的問題是自己以前沒遇到過的,可是到時候,並沒有特意去想,自然而然的一下子就找到了解決問題的途徑。經常是「手到病除」。每當這個時候,我就會在心裏感謝師父!一定是師父看我不會做,就幫了我,一下子就會了。

在安裝電腦系統時,由於電腦的種類很多,自己以前掌握的那點知識不夠用,經常是中途遇到一些沒有見過的問題,但是一般情況下都能解決,有時當時沒有辦法,通過求助天地行論壇的同修也能解決。

曾經有時候,覺的自己有本事,每解決一個新問題,就有點沾沾自喜,生出了歡喜心。有好幾個同修說,幸虧認識了你,要不我這電腦和打印機出了問題,可怎麼辦啊?自己心裏也想,你們一定要珍惜技術同修啊!覺的自己了不起。有時,就把自己的技術擺在第一位了,有時,就想不起師父和大法了。

最近,有個同修買了一台二手筆記本電腦,配置比較高,讓我給裝系統。本來想裝一個全盤加密單系統,應該很簡單就能裝上了,可是想了幾種方案,弄了兩天,也沒裝上,都是裝半截,就進行不下去了。早上煉完靜功,突然想,怎麼忘了求師父幫助了呢?於是,雙手合十,求師父點化該怎麼辦?雖然人這邊沒感到師父點化,但是打開電腦後,就想到用手機的翻譯軟件,看看英文寫的是甚麼。然後,就有了一個辦法,結果一試還真能裝了。這時,淚水浸滿了我的眼眶,知道是師父在幫我,心中無比感激。雖然後面又有過一些曲折,但最終安裝成功了。

前兩年,有一個同修讓我給她的台式機裝系統,她把機箱用電動車馱到我家。我們說好,裝完系統後,第二天中午,我給她送過去。可是,第二天中午,我去她家,她家沒有人。當時,我還拿著給我們學法小組同修做的資料,因為下午要學法。這樣,身上背著一個挎包,一手拎著一袋子資料,一手提著電腦主機,敲了一會兒門,敲不開,心裏就有些發堵。只好提著大包小包往回走,心想可能同修有急事出去了,說不定在路上能碰到。但是一路上也沒碰到,這時怨氣就上來了,心想:就算你不在家等著,也得讓家人在家等著呀!

但是,怨氣一出來,就警覺了,這不是怨恨心嗎?立即抓住這怨恨心,滅掉它!馬上心裏就感到輕鬆了,那個發堵的物質消失了,一身輕。後來得知,是給她家小外孫去醫院看病去了,她一時把這事給忘了。等想起時,馬上讓家人先回來,但還是沒趕上。

對這個同修的怨氣,其實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一直以來,就對她做事有看法,觀點不一致,心裏有間隔。通過這件事,對她的怨氣去掉了很多,但是並沒有去乾淨。在後來的一次,又差點發作出來。事情是這樣的:

有一位我不認識的同修過病業關,表現是腦血栓造成半身不遂。她找到我,要一起去到那位同修那裏學法,每週一次,並且協調人組織了幾撥同修去那裏學法,幾乎天天有同修去。學了半年多後,同修的狀況並沒有得到明顯改善。因為牽扯的同修太多,有些同修對此事就有了異議,我也不想再去了,就隔了一陣沒去。

有一次,她讓我去她家商量此事。在去她家的路上,不好的念頭一直往出翻,怎麼也壓不住,心想她要是非得讓我去那個病業同修家,就如何如何……我對她的忍耐幾乎到了極限。到了她家,她沒有說任何過激的話,只是說,到那個同修家去學法,自願,去不去,根據自己的情況,沒有甚麼誰對誰錯。

這時我一下子釋然了,心裏堵著的物質在同修的慈悲心下徹底化掉了。我知道,這時只要她說一句強硬的話,我可能就會爆了。師父用這兩件事徹底去掉了我對這個同修的怨,心中的間隔徹底消除了。自此以後,我倆配合的非常默契,再也沒有以前那種無形的隔閡了。正像師父說的:「慈悲能溶天地春」[2]。

編輯真相資料中提高心性

二維碼是這幾年才興起的。前幾年,明慧網還沒有提供現成的二維碼卡片下載。我們幾個同修利用自己的特長,成立了一個用二維碼講真相項目組,有負責提供二維碼及技術維護的,有負責測試二維碼有效性的,有負責協調的,我負責編輯二維碼卡片。

我們小組的技術同修提供的二維碼可以直接上明慧網、大紀元退黨網、動態網等等。由於是在本地小範圍發,所以每個二維碼的有效期相對於明慧網公開出來的要長的多,有的二維碼用了一、兩年了,還在使用。面對面發卡片的同修反饋回來的效果還不錯。

我主要說一說在設計編輯二維碼卡片過程中的一些修煉體會。每個人的審美觀不同,所以對卡片的要求也不同。當我設計出一個卡片後,先發到站內信箱,請同修們提意見,有提改進意見的,就再修改,直到大家沒意見了,再定稿,用於打印。

這個過程也是修心的過程。有時自己用了好長時間設計好後,雖然自己很滿意,但是也要徵求同修的意見。有時同修提的建議確實很好,我會很樂意的修改;有時同修的建議不符合自己的觀點,只要同修提出來了,也會儘量滿足同修的要求,畢竟同修們是在一線直接發,更了解世人的需求。有時做修改花的時間不亞於設計新的。在名片大小的地方,要放上兩個二維碼圖片、標題文字、使用說明文字和插圖,好不容易才把各自的位置排好,改動一點,就得大動,真是「牽一髮而動全身」。

有一次,同修讓我設計幾款用於粘貼的標籤,就是買現成的不乾膠標籤紙,A4紙上有八枚、十枚或十二枚標籤的那種紙。我設計好後,發給同修,結果同修把我自認為的設計亮點否定了,當時心裏真不是滋味。雖然有點不高興,但畢竟是修煉人嘛,要放下自我,要配合整體,要以同修的需求為重。

師父說:「你有一個好辦法,想出來了,你是為法負責,用不用你的意見,用不用你的辦法這並不重要。如果別人的辦法達到的效果是相同的,你並沒有去執著你自己,相反的,你同意了別人,無論你說沒說出你的辦法,神可都會看見:你看看,他沒有執著的心,他能夠這麼大度、寬容。神看甚麼?不就看這個嘛。」[3]「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3]

於是,按照同修的要求,徹底做了修改,最後達到了同修的滿意。放下自我,真的不是說說那麼輕鬆,在項目中,時時都有需要放下自我的事情。一不留神,這個自我就會表現出來,有時會表現的很隱蔽,不注意就會滑過去。

有一次,有位同修讓我在明慧網發表的不乾膠粘貼上添加我們本地的二維碼。我填好後,給她發過去了。同修看後,基本滿意,只是有一點點需要調整。她說她自己調整一下,就不用我再來回發了。可是後來,又說她試了,自己調不了,還得需要我來調整。當時我閃出一個念頭:「原來你也有不會的呀!」在我的印象中,這個同修各方面能力都非常強,也擔任著很多工作,並且有點強勢。當第一次出現這個念頭時,並沒有太在意。可是後來又發生了一件類似的事,這個念頭又出現了。這次,我就警覺了:這是甚麼心呢?啊,是妒嫉心!我會而你不會,有點幸災樂禍。妒嫉心是最害人的一顆心,意識到了,一定得滅掉它!

以上是自己在二十多年修煉中的一點體會,雖然做了一些技術方面的工作,但是離大法的要求還差的很遠,在面對面講真相方面做的很差,有時一做起事來,就把學法和煉功的時間給擠了。這也是我以後需要突破和改進的。

謝謝師父無時不在的保護!

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