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救人的責任第一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八日】

尊敬的師父,您好!
同修們好!

我是快六十歲的男性農村大法弟子,修煉已經二十二年了,主要以給個人家庭裝修為主業。我不管走到哪家,我都按真、善、忍法理去做人做事,事事處處為別人著想。在裝修中,能給他們省一點就省一點。師父給我安排的有緣人我就跟他們講真相,把大法的美好,以及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傳遞給他們。出外打工不忙時,就出去發放真相期刊,貼不乾膠,掛條幅。

這點苦不算甚麼

師父說:「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1]

瘟疫爆發,傳真相成了緊迫的事情,我從資料點每次一百份、兩百份、三百份這樣的拿,回來後,自己裝訂、裝袋。有時也給本地同修一部份,剩下自己和老伴同修一起去做,大冬天一個屯一個屯去挨家挨戶派發。

那真是寒風刺骨,嘴鼻凍僵,手指尖凍得鑽心的疼。當發完一批後,心裏有時也打折扣,就是怕吃苦,是去做呢?還是停下來呢?再一想,師父把我從苦海中救出來,師父為我承受太多了,太多了。我吃這點苦算甚麼,傳真相、救世人是自己的責任和使命,救人的腳步不能停。

發真相期刊的一段小故事

新年一過,兒子、兒媳都回城了,老伴也到城裏上班去了,只剩下我自己在家了。每天早晨煉完功,發完六點正念,然後,學一講《轉法輪》,下午學師父各地講法,或者看《洪吟》。剩餘時間還得做飯、燒炕,大冬天還得燒暖氣爐,整天忙裏忙外,心想,還得救人呀!我要到集市去發真相期刊。

講到發真相期刊,還有一段小故事。以前,我也到集市去發真相期刊,有一次把《天賜洪福》放到一輛自行車的小筐中。我邊向前走,邊回頭看。這時一個人走向自行車處,隨手拿起來,看了一下,又放回去了。這不是本屯劉二叔嗎?我回家後,把真相期刊發到本屯人自行車筐裏的事說給老伴聽了。沒過幾天,老伴到劉二叔家去串門兒。她看到炕上放著一本《天賜洪福》,就說:「二嬸,在看真相冊子呀?」她回答道:「是你二叔趕集,不知道誰把那冊子放到自行車小筐裏。可別說,你二叔看了這小冊子,和我有說有笑的。以前,他整天耷拉著臉,和我跟仇人一樣。這下可好了,這法輪功小冊子太厲害了,太好了!我也得看看。」我老伴高興的說:「對呀,對呀!誰看對誰都好。」回來後,老伴兒跟我說這個事情,我也很高興。我知道是師父藉這件事情來鼓勵弟子多傳播真相救度世人呀!

救人是第一位的

二零二零年正月十一,我也度過了充實的一天。那天一大早,我頂著寒風,騎上自行車來到集市。由於剛過完年,天也冷,風也大,趕集的人不太多。我帶了三十八本真相冊子和一些二維碼卡片,心想做的地方真相冊子就夠發了,我就把二維碼小卡片放進棉衣兜裏,一邊發正念,一邊發真相期刊。在師父加持保護下,期刊順利發完了。

發二維碼卡片,得找會用手機掃碼那樣的人。因為農村歲數大的人比較多,這樣我得找開轎車來這裏趕集的人。一邊從棉衣兜裏拿出真相卡片,一邊想,做完後,買點元宵節用的東西回去。這時一摸,兜裏一分錢也沒有,還買甚麼東西呢?!不對,過年前,我記得兜裏有四百元錢呀!我沒有記錯,是不是掏卡片時,把錢帶出來了?我把整個卡片翻了一下,也沒有看到錢。我馬上悟到,今天是來做正事的,傳播真相救人的,不是來買東西的,錢沒有就沒有了吧。

我也想起師父說:「天塌下來修煉人的正念都不動,這才是修煉,這樣才是了不起的,(鼓掌)修煉人不執著世間所有的一切。」[2]這時救人的心更堅定了,抽出卡片,往轎車上放。

正發著,奇蹟出現了,一看,這四百元錢就像吸鐵石似的,吸在兩張卡片之間,並且四張一百元錢都在卡片下面懸著。那天風也大,之前還翻了一遍卡片,都沒找著,太神奇了!是師父點化我,救人是第一位的。

如果是在修煉前,我是不會這樣想的,這四百元對一個農村人來講,也不算少,如果賣糧,要賣多少斤糧,才能賣出四百元呀?現在,我修煉了法輪大法了,我有師父為我做主,我就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

又到了元宵節,城裏城外,回農村過節的人也不少。正月十四晚上,我一人騎上自行車,往返五十里路,出去掛「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相條幅。真相條幅在月光下,閃閃發光,一路翻山越嶺,滿身是汗,頭髮由於熱氣和冷氣相遇,變成白色霜凍。只要世人能看到真相,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再苦再累,心裏也高興著呢。在慈悲師父保護下,經過幾個小時,我順利到家了。

講真相不放棄 有緣人終於退了

一次通過別人介紹,我去離我家很遠的一家去裝修。到了之後,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女人出來打招呼,我一聽口音,是城裏人。我說:「你是城裏人,怎麼在農村收拾房子?」她說:「我媽一個人過著,歲數又大了,所以想把老房子給裝修一下。」她說,「我腰累壞了,還不能和水泥。」我說,再沒有別人了?她說,我兒也來了,也沒幹過活。

這時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二話沒說,放下工具。我說:「我來幫你和水泥吧。我是學法輪大法的,我們師父告訴我們按真、善、忍原則去做好人。不然,哪有來裝修,給你幹小工和水泥活呀!」她說:「對呀,我今天遇到好人了。」我說:「那你今天得聽好人的話了。我告訴你好事,你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得三退保平安。你腰疼會好起來的。」她說:「真的?」我說:「好人學的就是真、善、忍,不會說謊,就希望你好。」她說:「看得出來,你真是好人,聽你的。我入過團,退了。」

她媽也在跟前兒,我說:「大娘,你也退了吧。」她說:「我沒念過書,甚麼也沒入,但是我就信你說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小兒子在炕上坐著,我順便到小孩兒那間,說,叔剛才說的你聽到了吧?他說聽到了。「你也三退保平安吧,將來有個美好的前程。」他爽快的說好。

不但在打工中講,遇到有緣人也不放棄。一次坐車到城裏,遇到二十年前在一起幹過活的一個工友。由於那天車上人不少,在車上只是互問了一下這些年打工中的一些事情,我想今天得告訴他三退保平安。我就問了一下他到哪兒下車,他說到終點站。我心想,今天不把真相告訴他,不知哪年哪回再能遇到他,我想我也到終點站下。

我說:「工友呀,我應該在某點站下車,正好坐101公交方便,正好到我要去的地方。我就想告訴你三退保平安,才和你一起在終點站下車了。你聽過三退保平安這個事沒有?」他說:「聽說過,沒退。」我說:「那今天老工友都追到終點站了,你退了吧。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保你平安幸福。」他馬上笑著說:「你都追到終點站了,我能不退嗎?我戴過紅領巾,退吧!」

在面對面講真相中,世人覺醒的越來越多,心裏很是欣慰。也有不聽的,也有搖頭不理的,也有的說別跟我講這些。在修煉救人中,處處在魔煉著自己,遇到勸三退不退的,只要有機會,我也不放棄。

我們屯就有個李老四,從開始講真相那時,不管是在路上,還是到地裏幹活遇到他,我總給他講三退保平安這件事。老伴也給他講過很多次。那真是月復一月,年復一年,他就是不退。

去年冬天,老伴遇到他,又給他講,他還是不退。老伴回家,說給我聽,我說:「其實法輪功真相他甚麼都知道,由於當過兵,又是邪黨黨員,是不是受中共邪黨毒害太深了?再一個可能咱們的善心沒達到解除他心中毒素的力量。」老伴說:「是不是到了最後,可能是那種不可救度的那一類吧?」我再沒說甚麼。

過後,我一直在想,李老四也不是那種不可救的人,就是受邪黨灌輸太深,在常人中迷的也太深了。要想他有個美好的未來,以後遇到,還得告訴他「三退保平安」。

就是在今年正月二十二,我去種站買玉米種子,往回走時,看到一個人背著一個大塑料袋子,挺沉的,走到跟前一看,這不是李老四嗎?我停下摩托車,我說:「幹甚麼呢?」他說:「買種子。」我說:「把種子放上吧,你也坐上吧,我給你捎回去。」他說:「不用了,那多不好意思。」我說:「沒關係,順道兒,拿這麼沉的東西,甚麼時候能走到家呀?放上吧。」

這時,他坐上摩托車。從那裏到他家,要是騎得快的話,幾分鐘就到家了,我放慢摩托速度,心裏發出一念,請師父幫一幫弟子吧,讓他今天退了吧。我就覺的師父給我增加正念與慈悲,正如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3]。我的善心這時真的出來了,巨大善的力量包圍著我們。

隨後,我說:「你買這麼多種子,地沒少種呀!」他說:「對付著幹吧。」我說:「能幹活兒也是福份,只要咱們平平安安,幹點活算個啥,有些人想幹還不能幹呢,人得有平安哪。」他答道:「對呀。」我說:「以前多次告訴你三退保平安,你就是不退。我們學法輪大法,就按真、善、忍去做人做事,真心希望你好,能幫一點兒,就幫一點兒,我們不圖回報,就望老親故鄰有個平安,沒有別的意思。今天起個『順平』的名字,把當兵時入的黨員退了吧。」

他說:「你們夫妻倆,遇到我一次,告訴我一次。我真正感覺到學法輪功的人真的是為我好呀!這次真該退了。那好,我退了吧!」此時,我感到一座堅硬的冰山瞬間融化了,整個周圍一下清亮起來了,自己身體也輕鬆了。

這時車也騎到了分道的地方了。他說:「在這個地方下來吧,捎到這太夠意思了,得謝謝你。」我笑著說:「不用謝!我們師父告訴我們處處事事為別人著想,那我就聽師父的,好人做到底吧。你坐好,我給你送到家。」我一加油門,就到他家了。下車的時候,我說:「你慢慢下來吧,不著急。」他下車後,非常精神,就像當兵那樣,筆直站著,一個勁點頭說「謝謝,謝謝」,就差沒給我行軍禮了。我說:「一個屯的,不用謝,誰不幫誰呀?你只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能保你平安幸福。」他連聲答道:「記住了,記住了。」

這時我轉過車頭回家了,內心萬分感恩師父加持給我巨大善的力量,這個像跑馬拉松似的講真相不退的人,終於退了。

聽完真相 他們就走了

今年三月份,我地區搞所謂「清零」運動。一天上午,我在家幫一位八十五歲的老年同修寫「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我把暖氣爐燒熱了,把桌子拿到炕上,寫交流稿。桌上放著大法書,還有草稿紙、字典、筆、本,放了滿滿一桌子。我正在低頭聚精會神在那裏寫交流稿,有人敲窗,我一看是本村村幹部和兩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村幹部在窗外說:「你家門插著,給開一下門。」因為村幹部是鄰屯人,我們熟識,兩個小伙子我不認識。當時我也沒有想他們來幹甚麼,也不知道甚麼「清零」運動,我下去,把門開了。

他們進門後,都在那兒站著。我說:「天這麼冷,坐到炕上吧!你們來有甚麼事吧?」村幹部說:「也沒有甚麼事。」他看到桌上放著書、本,還有筆,他說:「在家學習呀?上面叫我們來看一看學法輪功的人在不在家。這兩個小伙子是鄉里派來的,他們剛分配到咱們鄉工作。」這時,我才明白他們來搞「清零」簽名那一套,我心裏有底了。我要把真相講給他們聽,讓他們明白,不然,對他們不好。

村幹部拿起我幫助同修寫的交流稿,看著,自言自語說:「『今年八十五歲』,給誰寫甚麼呢?」我說:「今天,你們正好聽一下,一位八十五歲的老人學法輪大法後,身體上、心靈上是怎樣變化的。」三個人誰也沒放聲,都在那站著。

我拿起同修的交流稿,讀了起來,讀了大約五、六分鐘,村幹部說:「寫得挺好,別讀了。我們就想來了解一下,沒有別的意思。」我說:「那好吧,既然想了解,那麼就了解一下我為甚麼學法輪功。我年輕時,渾身是病,有時活都幹不了。家裏要是有兩個錢,就送到醫院,病也沒有治好,家裏窮得一貧如洗。現在,你們看到了吧,我這體格,無病一身輕,二十年沒吃一粒藥,沒上過一次醫院。再看看我家裏家外。」

一個小伙說:「叔,我看你家裝修挺好的,家裏家外收拾也挺乾淨的。在農村,也不是一般的家。」我說:「是呀,學法輪大法以後,身體上的病全好了,也不用花錢了,經濟條件也好了,是大法給我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們師父告訴我們要按真、善、忍標準去做個好人,最後達到超常的好人。」

這小伙子馬上拿出煙來,說:「叔,抽根煙吧。」我說:「小伙子呀,我告訴你們,學法輪功的人,一不抽,二不喝,三不嫖,四不賭,師父就教我們做好人。」他放下煙說:「叔,我也得學法輪功了,學了法輪功,不就不抽煙了?」我說:「對呀。」另一個老沒說話的小伙子說話了:「叔,《轉法輪》這本書我看過,是像你說的那樣。」

我馬上說:「小伙呀,你們年輕輕的,還都沒成家,將來人生道路長著呢。千萬不能參與迫害學法輪功的人,善惡有報是天理。」他們馬上答道:「我們沒參與迫害,這是我們的工作,鄉長叫我們來了解一下情況。」我說:「你們剛參加工作,也不容易,家裏老人花了不少錢供你們讀書,老人也希望你們有個美好的未來。我也供兒子念大學,我知道當老人的滋味。為了工作,叔理解你們。你們要想有個美好的未來,決不能參與迫害大法修煉的人,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最好的辦法。」他倆齊說:「好,我們記住了。」

這時一個小伙說:「我們今天想說服你,結果我們被你洗腦了。」我說:「小伙子呀,你們聽聽也好,你們明白法輪功真相,以後不會做錯事了,將來你們前途無量。」

村幹部一看,就我一個人在講,他們都在聽,而且兩個小伙子聽的津津有味。村幹部馬上說:「走吧,我們不打擾你學習了。」我說:「那好吧,我也知道了你們來幹甚麼了,回去告訴鄉長,學法輪功都遵紀守法,不做壞事,都是好人。以後不要以『來看我們』的名義,來打擾我們正常生活。」他們說知道了。

我把他們送到院子外面。直到他們上車後,在我面前,他們沒提一句甚麼簽字、學不學之類的話。就這樣,結束了這次所謂「清零」騷擾。後來,我聽說這三個人回去後,鄉長就問他們「清零簽字」的事兒,他們跟鄉長說:「某某煉的可好了!」

結語

在修煉這條路上,我還有很多人的觀念,在除掉各種執著心方面,離大法的要求,自己知道還差的很遠。在正法沒結束前,只有精進了,多學法,修好自己,完成師父交給的三件事,多去傳播真相,多救人,完成好自己史前大願,好跟師父高高興興圓滿回家!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明慧網第十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