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危途知返 兌現誓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名男大法弟子,今年三十二歲。回首自己走過的路,唯有在這一年半的時間,我才真正的在修煉。是師父把我從迷中喚醒,一次一次的點化我,抓緊救人,精進實修。

為法而來的生命

一九九六年,我跟隨母親一起修煉法輪大法。那時,我才七歲。母親每天晚上去學法小組學法的時候,我就跟著。雖然我還不怎麼識字,但總是跟著大家一起學法。母親說我是為法而來的孩子。母親懷我的時候,原本準備去醫院打胎。後來陰差陽錯的沒打成,我就活了下來。

得法後,師父把我的天目打開了,我看到了另外空間的佛,一尊一尊都很慈悲、威嚴。還有許多與法、與功有關的壯觀景象。我覺的修煉真是太美好了。

迷失本性 險些喪命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漸漸的被常人社會的七情六慾所誘惑,一點點的脫離了大法。我天天想著如何掙錢、發財。我與同齡的朋友玩遊戲、打麻將,整日吃喝玩樂。後來,我就不學法了,與常人無異。母親總是勸我:「這麼好的大法,錯過了,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可是那個時候我迷在人中,根本聽不進去。

二零零七年,我考到駕照一個月後,想倒賣二手車掙錢。我和親戚一家三口人去北京買二手車,回程的時候,我開著沒有保險(沒有氣囊、沒有車險)的二手車上路了。結果在山海關一處事故多發地段,引發了重大交通事故。

當時,我不知道怎麼就把高速公路隔離帶的水泥墩子撞到對面的反向快車道上了,我開的二手車報廢。對面駛來的兩輛車直接撞到水泥墩子上,導致一輛奧迪轎車當場報廢,現場慘不忍睹。神奇的是,車雖然毀了,但是沒有人員傷亡,我和親戚都毫髮無損。

我去交通大隊處理事故的時候,聽聞在這處事故頻發地段,當夜有三個屬龍的司機出事,其中一人已經死亡。我的心裏一驚:我也是屬龍的,莫不是死神抓的是我?我突然想起,同車的孩子在回程之前,口中總是念叨著:「兩死一傷,兩死一傷。」看來,真是來索我命的。

不久,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有個魔鬼要來取我的命。這時,一尊大佛一揮手,把我保護下來了。醒來後,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擋過了這一劫,要不然我已經喪命於異地了。我內心無比的慚愧,自己如此不精進,可是師父仍然沒有放棄我。

後來,我精進了一段時間。但是,人世間的誘惑太大了,我又被拖進了常人中,我行我素。

棒喝之下 迷途知返

我渾渾噩噩的過了十多年,直到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大年初四前後,我感覺胸悶,喘不過氣來,憋的我一頭汗,症狀與中共病毒的症狀極其相似。我以為自己已經染疫,但是我不敢去醫院。我吃不下飯,內心的恐懼無以言表。我把存摺密碼告訴了母親,交代了後事。

除了恐懼之外,我內心更多的是愧疚和後悔。這麼多年了,我沒有好好修煉,沒有珍惜師父為我延續的生命,荒度了十多年的光陰。我求師父:「師父,請您救救弟子。弟子一定好好修煉,請您再給弟子一次機會吧!」當時我因為身體非常難受,看不了大法書,母親就放師父的講法錄音給我聽。

後來,一位開天目的奶奶(同修)告訴我母親,我胸悶,是因為我搬貨的時候,貨物撞到我的胸部,造成了我的胸腔骨裂,所以我疼痛、胸悶。母親考慮我平時沒有修煉,就用常人的辦法買藥給我。我想,我既然選擇了要好好修煉,就不能把自己再當作常人了,我把藥全扔了。結果沒幾天,我的胸部就好了。我感恩師父的慈悲,我對自己說:「這次可得好好修煉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吊兒郎當的。」

師父的經文《理性》發表了,師父說:「大法弟子中不精進的、走極端的,馬上歸正自己,真心學法、修煉,因為你們在最危險中。」[1]

我被深深的震撼了,因為我就是那種處在危險中的人。我明白,再不迎頭趕上,我可真就沒有修煉的機會了,億萬年的等待就毀了。我下定決心:從今以後,我嚴格要求自己,修心性,做好三件事,我要跟師父回家。

我說到就得做到,不能糊弄事。從那以後,常人亂七八糟的事情我全斷了。每天凌晨兩點四十分左右就起來煉功,五套功法煉完後,匆匆去上班。有時趕時間,差一、兩套功沒煉,白天也要補上,不給自己的人心找任何藉口。我知道自己學法太少了,我規定每天自己要學兩講《轉法輪》,並開始背《轉法輪》。我多學法,多背法。與母親兩人比學比修,大法的法理也不斷的展現給我。

我做了一個夢:夢裏有一艘大法船,馬上就要啟航了,而我還在岸邊站著。情急之下,我跳向法船,抓住了法船上的護欄。但是,我整個人還懸在船外,下面是黑浪滾滾的海水,極其危險。

我精進修煉一段時間之後,我又做了一個夢:夢見師父給了我一張船票,我已經登上法船上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讓我更加勇猛精進。

抓緊救人 兌現誓約

我母親和兩位老年同修經常出去講真相。一天,我原本想送講完真相的母親回家,可是母親在車裏對我說:「今天救人不夠,你先回去吧,我還得出去講真相。」

我看著母親離去的身影,內心很受觸動:我們都是大法弟子,差距卻這麼大。母親因為救人不夠,還要出去繼續講真相。師父救了我,現在救人這麼緊迫,而且我還這麼年輕,我怎麼能老呆在家裏,不站出來證實法、救人呢?我內心非常慚愧。我腦中出現了「助師正法,正法必成,兌現誓約,完成使命」這句話。

師父說:「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責任。你絕對推脫不了的!」[2]我知道師父讓我抓緊救人,我有誓約在身,我決定第二天就出去講真相。

從這以後,只要沒特殊的事情,我都要出去講真相,風雨不誤,從不間斷。上午下班後,我回家換套衣服(大法弟子講真相,一定要注意形像),我就出去講真相。如果上午沒去,下午也要出去。有一次,上午講真相救的人太少,下午我又出去講真相,對自己不放鬆。

剛開始,由於我沒有講過真相,心理壓力特別大,怕心也特別重,張不開嘴,感覺非常難。我心裏想:「我是三十歲的小伙子,怎麼和人家搭話啊?」但是心中的使命感,驅使我不斷的往前走。

師父說:「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這個區別。」[3]

這一年半的時間裏,我體會到了甚麼是放下生死。我明白,只有帶著神念才能救人,人念是不能救人的。每次出門講真相前,我都在師父法像前,和師父說幾句話,純淨自己,請求師父加持弟子,讓有緣人與我相遇。我怕心很重的時候,我就背師父的法:「真正往正道上修煉,誰也不敢來輕易動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危險。」[4]「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5]

我講真相救人不糊弄,用心對待每一位有緣人,把真相講透。而且我專挑人多的地方講,比如車站、集市、大的農貿市場、大的交易市場等等。因為這些地方人多,我可以轉著圈講。剛開始,我每天只能講三、五個人。

隨著我不斷的學法、發正念,救人的數量也多了。漸漸的,我講真相的路也打開了。在師父的加持下,我講出的真相能打動人心。有些話,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說出來的。

(1)講老百姓心裏的話

我講真相不往高了講,就從老百姓日常關心的事開始講。現在的人戒備心都特別強,要讓他們體會到大法弟子的善,是真正的為他們好,才能讓他們放下戒備心,相信真相。

有一次,我遇見一位大叔,我走上前,像嘮家常似的與老人搭話。我說:「大叔啊,您買這麼多好吃的啊?生活條件好了,吃點、用點都無所謂。現在瘟疫這麼厲害,您要保重身體。現在一家就一個孩子,有爹、有媽才叫家啊!」那位大叔感動的差點流淚,不住的點頭。

我繼續說:「現在瘟疫太厲害了,我告訴您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誠心誠意的念這九字真言,瘟疫就不找咱們了。瘟疫是人心不正招來的。您回家也告訴您妻子和孩子,讓他們也念。」

我每次在講真相時,都先告訴對方「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而且我正念很強的、眼睛盯著對方的眼睛,很鄭重的說出來。我讓他們一定要重視、尊重這九字真言。然後我再給他們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一般情況下,人們都非常願意做三退。而且很多人都非常感激我,想和我交朋友,想讓我去他家坐坐。如果常人還有甚麼不理解的地方,我就繼續講,讓他們明白真相。

(2)謊言一戳就破

現在有一些人被中共洗腦的很厲害,好多邏輯都混亂了。在講真相中,經常碰到有人說:「小伙子,你這麼年輕,怎麼也出來講?共產黨這麼好,你怎麼反黨呢?」我會說:「共產黨是老百姓能反得了的嗎?只有老天能滅它。您說共產黨給您錢,共產黨哪有錢?那不是老百姓的錢嗎?不都讓共產黨的官員給貪了嗎?您得著啥了?您還不是為了省一塊八毛的,跑到這個地方來買菜嗎?」

「共產黨的謊話多了去了,武漢疫情中怎麼會就死那麼點人啊?閉著眼都知道共產黨滿嘴謊話。現在疫情停止了嗎?疫苗管用了嗎?咱們這疫情不是一波又一波的嗎?病毒變異的不是越來越快嗎?我告訴您,啥都是假的,只有自己保命才是真的。您不信別的,也得信保命的秘方。真正疫情來的時候,我告訴您,這九字真言就能救命。」

很多人聽完後,恍然大悟的說:「你說的對啊!」紛紛做三退,並表示感謝。中共的謊言真是一戳就破,老百姓就是整日被中共洗腦洗的,不自己思考。我給他們講明白了真相,他們立即就明白了。

(3)講真相不看外表

有時候,我經常遇到一些社會上的人,財大氣粗、膀大腰圓的,看起來很嚇人。其實,這些人是很容易講的,因為他們很多人都沒有聽過真相。我每次給他們講的時候,就從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瘟疫講,他們也非常容易接受,其實他們的思維很簡單。

我也經常遇到公、檢、法的人,有警察、公安局長,反正甚麼樣的人都有。有一次,我在車站碰到一個便衣警察。我和他聊了幾句家常話,熟悉之後,我就開始講大法真相。這時,他突然對我說:「你是不是在講法輪功?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他把警察證拿了出來,說:「我是公安局的,我就是抓法輪功的。」

當時我就想起師父的法:「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4]

我很鎮定,我對他說:「不管你是誰,做人得心正,我是為你好才告訴你的。瘟疫這麼嚴重,疫情來的時候,還看你的身份嗎?還分你是誰嗎?錢再多,官再大,保命才是真的。法輪功就是教人做好人,你可別抓好人啊!」他聽明白了,呵呵一樂,說:「小伙子,你說的對啊!我知道了。」

有一次,我遇到一位警察的父親。這老爺子開始很倔,不聽我講真相。我說:「既然你兒子是警察,我還非得給你講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要不然,你兒子要有大麻煩。現在上上下下在『倒查』,把以前幹過的事都扒出來查。好多警察不都去自首了嗎?這就是迫害好人的結果。法輪功就是講真、善、忍,你可別讓你兒子再抓法輪功學員了。」我又講了好一陣子。最後,老爺子說:「謝謝你啊!我回去告訴我兒子,別幹缺德事了。」

(4)遇險境 穩住心

我發自內心的為眾生著急,看著迷中的人們,就想讓他們明白真相。現在很多人沒有以前那麼惡,但是也有一些人被謊言欺騙的很深。

不久前,我給一位大叔講真相,本來講的好好的。可是當我離開的時候,我回頭一看,他在原地打電話報警。他看到我看他時,往樹林裏躲避了一下。我意識到,他在做不好的事。我心裏求師父加持弟子,讓其他人看不到我。這時,馬上來了一輛「摩的」,我坐上「摩的」就走了。我知道,師父每時每刻都在保護著我。

有時候,我晚上出去發真相資料。因為到處都是攝像頭,黑暗中也看不到哪裏有攝像頭,我就不斷的發正念。有時候,正趕上住戶開門,我都發到他眼前了,他也看不到我。我非常感恩師父!後來我悟到:我看不到攝像頭,攝像頭也就看不到我。我看到攝像頭的時候,就迴避一下。我沒看到的時候,它就不存在。

師父點化我,任何時候,遇到任何情況,都不要怕,正念正行。我每次遇到突發情況時,都穩住自己,不動人心,從容不迫。有時候,我會看到另外空間層層疊疊的佛、道、神,在看著大法弟子講真相。當我們不被常人的假相帶動時,真的是誰也動不了我們。

我知道自己走出來的晚,所以不敢放鬆和懈怠,總感覺每天的時間不夠用。我在做好三件事中精進,感到特別充實,快樂無比。另外空間有一張卷子,大法弟子每做一件事情,都會被打分;每缺一件事請,也會被打分。

我沒做好的時候,師父就讓我看到自己的卷子是不及格的。不久前,我看到我的卷子已經及格了。但是我知道,我離師父的要求還差的很遠很遠。我經常守不住心性,所以心性關的卷子上總是零分,我真是慚愧,我得多在修心性上下功夫。

有一次在夢裏,師父讓我看到我簽下的誓約,上面寫著:「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下面蓋著大紅印,我知道這是我用生命簽下的誓約。我一定要捨盡人心,兌現這神聖的誓約。

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

叩謝師尊!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2]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4]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