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眾生來世為今朝 放下冤怨履誓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九日】我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曾經在婚姻、家庭上歷經波折,身心遭受了很大的打擊。我悲觀失望,對生活失去了信心。後來,我有幸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明白了人間的一切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唯有在大法中修煉,才能夠返本歸真。

回顧自己十三年的修煉歷程,我非常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使我在迷茫中找到了生命回歸的天梯。

一、在魔難中苦苦掙扎

因為前夫(以下簡稱F)有外遇,二零零七年,我與他離婚。離婚後,我帶著孩子生活。那時孩子六歲,剛上小學,每天上下學都需要接送;晚上還要輔導孩子的作業。我上班的單位離家比較遠,工作很忙,經常要加班。

我每天很早起來做飯,收拾家務,送孩子上學後,再坐公交車去上班。下了公交車,還有十五分鐘的路程,為了不遲到,需要一路小跑到單位,我每天都累的氣喘吁吁。因為過度操勞,我經常頭暈腦脹;又因為家庭不順,我變的心情不好,脾氣不好,工作也不順利。

我的孩子從小身體就比較弱,經常會感冒、咳嗽、發燒,吃藥、打針是家常便飯。我經常一個人帶著孩子穿梭於醫院中,擔驚受怕,內心很是酸楚。而且我自己也是經常生病,藥不離身。有一次,我重感冒,發燒,躺在床上三天起不來,我和孩子連飯都吃不上。身心俱疲的我,經常在晚上睡覺時,擔心自己第二天早上會醒不過來,就這樣累死了。我遠離家鄉,舉目無親,有苦說不出,有淚沒地方流,三十來歲的我,頭髮就白了許多。

二、幸遇大法 解開心結

二零零八年,我有幸遇到了法輪大法。第一次讀《轉法輪》時,我哭了。我不知道自己為甚麼哭,但就是想哭。我不太明白法理,有很多讀不懂的地方,但就是想讀,因為讀大法書後,我的心裏很敞亮。那種感覺是任何一本書、任何一個人、哪怕是自己的父母都無法給予的。

在離婚以後那些艱難的日子裏,我無論遇到甚麼難事,只要打開《轉法輪》讀一讀,心裏就會變的祥和、寧靜。哪怕是我不經意的隨手翻開《轉法輪》,首先映入眼簾的,一定是解決當時內心矛盾的法。大法的法理能瞬間打到我的心靈深處。那些常人中放不下的恩怨、仇恨,在讀《轉法輪》的一次次感悟中,變的越來越小。

師父說:「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1]

從法中,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明白了自己生命的源頭在天上。得法前,我的人生就像是到了懸崖的邊上,岌岌可危;得法後,是法輪大法博大的法理將我救起,給予我希望,使我有勇氣和能力生活下去。師父說:「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2]我和孩子的身體都越來越好,我的工作和生活也越來越順利。

三、在修煉中放下執著心

F與我離婚後,經濟很窘迫;公司破產,他也失業;以前外遇的女人也離開了他。他時不時的向我借錢,總是承諾會還給我,讓我打錢到他的銀行卡上。有時候他將孩子帶出去遊玩,以沒有錢返回為藉口,向我要錢。

我不想跟他糾纏,就給他打點錢,但他卻從來沒有還過錢。後來我不再借給他錢,也不再接他的電話。他就發短信要挾我,辱罵我,甚至上門來吵鬧。這些都讓我和孩子常常擔驚受怕。我心裏很苦,恨他,討厭他。我偶爾和同修說起F,同修說:「你把這些心裏的怨恨都放下,師父會幫你。你不放下,師父沒法幫你。」可我怎麼放?我怎麼能放下?!

我剛開始學煉五套功法時,就感到能量場很強,我也能感受到師父給我淨化身體。但是第五套功法煉到四十分鐘時,我總是堅持不下去,很久也突破不了。

一次,我正準備盤腿時,接到F的短信。他又辱罵我,還揚言要去我單位給我鬧事,讓我上不好班。我心裏忍不住的痛,想著這艱難的生活甚麼時候是個盡頭,眼淚就止不住的流。這時,我想起同修說的「要放下」,便沒有給他回覆信息,沒有跟他發生爭執。哭過之後,我就繼續開始盤腿煉靜功。可打坐時,我根本靜不下來,心裏翻騰的很厲害,委屈、氣恨使我感到心臟都在隱隱作痛。打坐到四十分鐘時,我沒有放下腿,因為腿疼已經沒有心疼的厲害了。我的心裏好痛,是悲傷的痛。

師父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1]「在煉功的同時,業力要轉化,不失者不得,失的還是壞東西,你得付出。」[1]「因為那個業力在那兒,他幫你往下消你不幹,和人家幹起來了,沒消成。」[1]

我不斷的背法,淚水變成了汗水,思想也逐漸的能夠沉靜下來。終於,我打坐衝過去了一個小時。煉完功後,我突然想到:F是來幫助我修煉的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應該感謝他啊!想到這些,我心裏似乎一下子釋然了,心臟也不覺的疼了。

那以後不久,我在馬路上看到了一個人,覺的面熟,但一時想不起來是誰。等這個人走過去以後,我才想起來,這不是F嗎?!我居然都不認識他了!那個我曾經恨到骨頭裏的人,我心裏沒有他了,我真的不再恨他了。我笑了,也明白了師父講的「一舉四得」[1]的法理。

後來,F逐漸不再找我的麻煩了,他也開始找工作了。在孩子上初中時,他開始承擔一部份學費。我知道,我放下了怨恨之心以後,師父不僅幫我把不好的物質拿掉了,還幫我解決了生活問題。

四、救人是我的責任

孩子上高中住校後,我的時間就多了,能集中多學師父的各地講法。

師父說:「男女之間結婚是神定的,包括人類的存在形式,人類的生活方式。」[3]「大法弟子得在法中修,得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才能走正這個路,才能洗刷自己的那些不足。」[4]

師父的講法讓我觸動很大。我想到了我的婚姻,雖然F有過錯,但他並不想離婚,是我堅持要離的。那我是不是違背了神的安排?我心裏感到很糾結。我悟到,我跟F今生能夠成為夫妻,是有很大緣份的,也許就是結緣來得法的。我已經得法了,但F要是因為我們離婚而不能得法,甚至連得救都不能,那豈不是我的過錯?想到這些,我如坐針氈。我又想到,這麼多年來,F也很苦,沒有固定的工作,沒有穩定的收入,沒有家。一個人常年在外面打工,東奔西跑,也不容易。我們也是有緣人,我應該找到他,給他講真相,使他得救,這是我的責任。

雖然我悟到了這些,但真要到做的時候,就覺的很難。以前怨恨的心開始不停的往外翻:孩子出生時,F就有外遇了,沒怎麼在家呆過;離婚十年了,我一個人帶孩子多辛苦啊,我不想見他;F對我修大法會不會有甚麼看法?會不會以此到單位給我鬧事?我不敢見他。

師父說:「把心放大到原諒你個人修煉中的一切人,包括原諒你的敵人。」[5]

我一想起師父的法,想到師父讓我們修成先他後我、做事先考慮別人的覺者,就覺的心裏有愧。但我又覺的進退兩難,有一年多的時間裏,我都在這種糾結中度過。覺的自己做不好,對不起師父,我經常跪在師父的法像前面哭。

而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裏, F會經常給我打電話,要麼送東西給孩子,要麼跟我商討孩子考大學的事情等等。我知道,這其實是給我講真相的機會。可是,我心裏還有執著沒放下,那個怨恨的物質沒有去掉,我沒有抓住機會。

孩子高考前的一天,F又打來電話,要給孩子送飯。我決定抓住這個機會,不能再拖了。因為孩子在複習功課,我代孩子去取東西,借此機會給F講真相。

我見到F時,先給他講了中共邪黨做惡、禍亂社會的種種惡行,他很認同;我又給他講了一些傳統文化,告訴他人應該相信神佛的存在,他說他信。我問他是否同意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抹去獸印,請神佛保祐自己平安?他大聲說:「同意!」

然後F又說,他自己想有個信仰。我立即說:「那你就信法輪功吧!」我順勢給他講了大法真相,講了我修煉大法以後身心受益的一些事情。他很認真的聽了,還對這麼多年來我對孩子的付出表示感謝。最後,我送給他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和幾本真相小冊子,讓他記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他當即認真的念了一遍,把護身符仔細的收了起來。

我做完這一切回到家,感到像做夢一樣。一切順利的不可思議,似乎這麼多年來,就在等著這一天。我知道師父都安排好了,就等著我去做了。是師父的慈悲加持,使我放下了私心,使F能夠得救,使我有機會提升。

五、我們只有交流大法修煉這一個話題

二零一九年八月底,孩子要到外地去上大學,F提出開車送孩子去學校。他請我一起坐車去,我同意了。我帶上了《轉法輪》書和真相視頻播放器。我想利用這個機會,讓F再了解了解大法真相。

安置好孩子之後,我就給F放真相視頻,他看了《一部奇書改變上億人》、《哈佛學者的醫學神話》等,之後F跟我說,他想看看《轉法輪》。

我將《轉法輪》送給了F,他回去之後連著讀了三遍。他給我發信息說:「明白了很多道理。」還說他現在不罵人了。我也會找時間跟他交流一些修煉的心得體會,督促他多看書學法。我很鄭重的跟他說明白,我們兩人之間除了交流大法修煉這一個話題之外,沒有別的話題。他回答說好。

後來,我給他的母親也講了真相。他母親看到我性格開朗、身體健康,跟以前那個整天病懨懨的樣子判若兩人;而且看到這麼多年來我帶孩子任勞任怨,從未跟他們提過任何要求,如今孩子也考上了重點大學。他母親很相信法輪大法好,不僅自己退了隊,還給已過世的老伴退了黨。而且他母親還要學大法,要看大法書,要煉功。

六、救度親人

二零二零年一月,F要帶孩子回老家過年,探望他在老家的叔叔、嬸嬸。我讓他帶上真相視頻播放器送給他們,他同意了。但他返回來時,又把播放器給我帶回來了,說他叔叔不敢看,害怕。我感到挺遺憾,因為他叔叔家在千里之外的西南邊陲,F好多年才回去一趟,下一次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回去了。

同時,我也向內找,F雖然看書了,但對講真相、救度眾生的意義還不清楚。更重要的是,我沒有給F的叔叔發正念,清理阻礙他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我感到很自責,覺的失去了一次救人的機會。如果我不和F離婚,他的親人也是我的親人,我是有責任去救他們的。

師父看到我有這顆救人的心,不久就給我安排了一次到F老家出差的機會。我跟F說要順便去拜訪他叔叔,請他幫助聯繫。F很配合,告訴了我他叔叔的地址和聯繫方式。F的叔叔、嬸嬸看到我修大法以後精神面貌的改變,都相信法輪大法好,都欣然做了三退。

七、看神韻晚會後 母子幫我講真相救人

今年二月底,孩子寒假後快要開學前,F給我打電話,說要開車送孩子,順路去看望一個老朋友。這個老朋友家裏有一個讀博士的兒子,可以讓我們的孩子跟這個博士交流交流學業,問我一起去不?我當時沒同意。一是不想浪費時間,我得抓緊做好三件事;二是孩子開學那天正好是神韻晚會重播時間,我想在家看神韻晚會,因為過年時沒有聯網成功,沒看上。

可是我的思想中又想起F說的這個老朋友,我該不該借此機會去救人呢?我糾結了幾天。一天在打坐時,師父點化我:「神韻以後還可以看。」我明白了,我應該去救人。於是,F、F的母親、我和孩子,我們四個人一起上路了。我把筆記本電腦也帶上了,心想也許有機會能看到神韻晚會呢。

一路上,我都在發正念,清除博士一家背後影響他們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因為路途遙遠,開了一天車,當見到博士一家時,已經是晚上了。 F和他們一直在敘舊,我沒有找到機會給他們講真相。因為第二天博士一家有事情,我們就離開了,前往孩子上學的城市。

這個城市是個旅遊城市,F要帶他母親看看風景,我們停留了兩天之後,就是正月十五了。我跟他們說當天晚上有神韻晚會,請他們一起觀看,機會難得。他們同意了。到了晚上八點,我在賓館的房間裏調好電腦,在心裏一邊發正念清理干擾我們上網看神韻晚會的一切邪惡因素,一邊求師父加持,讓電腦接收信號流暢,讓移動上網卡流量夠用。

神韻晚會開始以後,F和他的母親目不轉睛的盯著屏幕,完全被震撼了。因為筆記本電腦屏幕小,他們兩人趴在電腦前,我只好站在他們後面觀看。雖然看的不很清楚,但看到他們倆人那麼專注,我心裏特別感動,淚水浸濕了眼睛。

師父慈悲眾生,我沒有理由不做好啊!這是怎樣的緣份,能夠在這個時候得法、看神韻!我不禁為自己以前的私心感到愧疚,那些怕、那些糾結,比起讓他們得法,顯的多麼的微不足道。

一場神韻晚會看下來,F和他母親的思想觀念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對大法有了更深入的認識,對救度眾生、助師正法這件事情的理解也比較明晰了。所以當第二天準備返程時,我對F提出,再去博士家一趟,我想給他們講真相,他們是有緣人,F和他母親都表示同意。

在跟博士一家講真相時,F和他母親都配合我,還幫我講,很順利的就給他們一家三口做了三退。

在返回的路上,F說:「我們還會經過某地,可以順路去看另一個朋友。」他請我跟他那個朋友也講講真相。我笑了,回答他說:「好。」

我回想起今年神韻晚會的第一首歌曲《不要失敗》,歌詞的最後兩句是:「為了你天國眾生得救不要失敗 為了你天國眾生不要失敗」。在這世風日下的濁世中,師父將宇宙的真理揭示給了我們,替我們承受罪業,洗淨我們,引領我們走在回歸的路上。

我一定要在這新宇交替的關鍵時刻,抓緊時間,精進實修,助師正法,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之恩,圓滿功成,不要失敗。個人層次所悟,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跪拜師尊!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濟南講法答疑〉
[3]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4]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
[5]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