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 出名的「犟」人脫胎換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七日】我今年七十一歲了,在修煉法輪功的二十二年裏,我的人生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諦,我知道了為他人著想、為他人付出,是一種高尚境界。

一、修煉後脫胎換骨

我從小倔強又耍蠻。結婚前在娘家時,我是出了名的「犟」,從小就犟,十頭老牛都拉不回來。我的脾氣火暴,發脾氣時,誰也勸不了,長輩勸也不聽,寧死都不服,有時一發脾氣,都往牆上撞,恨不得撞死。從小開始,我用的東西不許別人動,比如木梳之類的東西,母親、妹妹誰都不許動。

我還有潔癖。在單位上班時帶飯,誰要嘗一口我帶的飯,我寧可餓著,也不吃了。結婚後,跟丈夫吃飯,不在一個盤子吃菜,即使在一個盤子裏吃,他吃那半,我吃這半,他把筷子伸到我這邊夾菜,我都嫌髒,伸手就把盤子端起來扣了。

孩子小時,早晨三點多,我就把孩子都叫起來,我開始打掃衛生,收拾的窗明几淨,床單鋪好了,讓三個孩子坐小板凳,床也不許他們碰。丈夫上夜班回來,我把被子都疊的規規矩矩,不許丈夫蓋被子睡覺,丈夫只好縮在床上。

那時由於受黨文化的毒害,很多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都在自己身上丟失了,在家裏說一不二的,也不知道做女人應該溫柔、賢淑、體貼丈夫。其實,那種做法很自私,以自我為中心,想的是自己,而不去想別人的感受,更不去想這樣做能不能給別人造成傷害。

法輪大法改變了我,讓我的人生發生了脫胎換骨的巨變。隨著時間的飛逝,和丈夫結婚的日子,我都記不清是哪天了,但得法的日子,我卻永遠難忘。

一九九八年七月十一日,是我生命的分水嶺。那天,有一對客戶夫妻倆來我家開的廠子看望我,給我介紹法輪大法。男的是木器廠廠長,他說有一棟兩層小樓,是日本人留下的,一到半夜就鬧鬼,他就把辦公室設在這裏。有一天夜裏,配電盤著火。更夫是個老頭,他發現著火,就慌了,也忘了電火用水是撲不滅的,他端水盆往配電盤上潑水,結果小樓基本都著火了,但這位廠長的那間辦公室沒著火,所有物品都完好無損。火勢那麼兇猛,為甚麼他的辦公室能倖免呢?因為他的辦公桌上有一本天書──《轉法輪》。這個廠長的媳婦原來肚子里長個瘤子,花了五、六千元錢也沒治好,煉法輪功不長時間,所有的病都好了,孩子看到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也學法輪大法了。

聽他講的那麼神奇,修煉那麼美好,我也想去書店買一本《轉法輪》。他妻子說:「你不用買,我給你拿一本,你能看進去,就是有緣,你要看不進去,沒緣也學不了。」

第二天,她就給我送來一本《轉法輪》。當時,我正在縫紉機上做枕套,看見她來了,我接過書就看。看書時,頭頂上像有石頭一樣的東西往下壓,我就問是怎麼回事?廠長的妻子說我根基好。我不懂甚麼是根基,就問她,她笑著說:「你有緣就學吧!」

聽她說我家附近公園就有一個煉功點。我一夜也沒睡好,就想著這件事。以前,我受無神論毒害,啥也不相信,婆婆跟我說甚麼神呀、鬼呀的,我覺的荒謬,根本就不信。那天早晨三點多,我就去了公園,從南門一直找到北門,在北門附近終於找到煉功點。大家都在煉法輪功,我站在旁邊看,一直看到結束。

輔導員十分熱心,還介紹我去學法點,從此後,我天天早晨去煉功點煉功。下午四點多,我又去找學法點,一直找到六點,找到後,就跟大夥一起學法,到現在,我已經堅持二十二年了。

丈夫和我在同一天得法,他是在外地喜得大法的。以前,丈夫在長春第一招待所、第二招待所搞裝修,有人給他介紹法輪功,他不相信,錯過機緣。我得法後,有相見恨晚的感覺,埋怨丈夫錯過機會,這麼好的大法沒早學,真是遺憾啊!

修煉法輪功前,我的肝、腎、氣管都有病,腰椎四節骨質增生,晚上起夜需要有人扶,沒人扶,起不來。我的腿和腰疼痛時彎腰皺眉的,不但痛苦,還難忍難熬的。我被氣管炎、鼻炎折磨的苦不堪言。每年冬天不打針,氣管炎都挺不過去。鼻炎憋的頭疼、嗓子疼,從鼻腔到嗓子的氣管處,像刀割一樣疼,流黃色膿水。

後來才明白,當我一拿起《轉法輪》時,師父就開始給我清理身體,把鼻炎拿掉了。一天晚上,我在似睡非睡中,感覺頭頂有像石頭一樣的東西往下壓,一直壓到鼻腔處,我十分難受,就在我快承受不住時,突然感覺鼻子暢通了,出來一股涼風,從此鼻炎就好了。一個月後,我的腰、腿疼都好了。

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似睡非睡中,看到自己身上的脈像手指一樣粗,都是雪白的。我坐起來後跟丈夫說:「我身上的脈都變成白色的了。」丈夫說:「是好事,師父給你通脈呢!」從那時起,我身上所有的病都好了。

如今,我已經二十二年沒打針吃藥了,身體健康,心情舒暢,那種脫胎換骨的變化,是人世間多少金錢都換不來的。

法輪大法太好了,能讓我不生氣,不發脾氣,不耍蠻。學大法後,我身上的不良習慣都改了,總是樂呵呵的。我不但身體發生巨變,我的人生觀和道德水準也發生了巨變,是「真、善、忍」重塑了我,是法輪大法把我從一個倔強、耍蠻的人變成一個寬容、善良的人。

二、見證大法的神跡

我的身體胖,剛開始煉功時,單盤也搬不上去腿。那時,女兒結婚,另外兩個孩子在外地上學,丈夫在外地搞裝潢,我一個人在家,天天煉盤腿,一夜也睡不了多長時間,經常是後半夜才睡。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終於把腿搬上來了,可是咚的一聲又落下來了。一次次搬腿,一次次失敗,我從不灰心,就是煉盤腿。一個多月後,我能單盤了。

煉盤腿時,我把腰帶或領帶掛在脖子上,另一端連在腿上,有時腳和臉都貼一起了。兩個月後,我能雙盤了,雖然只盤了兩分鐘,還是用兩手抱住腳,但對我來說卻是巨大的驚喜和突破。

我把雙盤的時間每天都增加幾分鐘,十幾天後,我能雙盤半個小時了。丈夫和孩子回家時,我就去廚房煉功,煉功前,我先把桌子、凳子搬走,就看見師父的法身在我四週坐一圈,師父的法身有捲捲頭髮的,也有道士模樣的,和正常人一樣高。

真實的看到了這一切,我更加精進了,做飯或做家務時,我把師父的《洪吟》打開,一邊做飯一邊背法,忘了瞅一眼接著背。

邪黨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我被非法判刑,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這座人間魔窟裏,我被犯人辱罵,被非法關押到陰冷、昏暗的小號折磨。我的雙手被銬在板鋪的鐵環上,從清晨一直坐到晚上九點。在寒冷的冬天,光著雙腳,連襪子都不許穿。沒有被褥,晚上九點,才允許躺在冰冷的板鋪上,有時,蟲子在上面爬來爬去的。

那裏說是躺下睡覺,雙手被扭到背後,再銬到鐵環上,仰面躺下十幾分鐘,就被鐵刑具硌的疼痛難忍,側過身肩膀貼在木板上,一會兒功夫就麻木酸痛。可是,我的胳膊比別人的胳膊短,根本躺不下,雙手都銬腫了。我一夜夜的坐著,一位看小號的服刑人員實在不忍心看下去,就打開牢房的門進來,想扶我躺下,可是,無論怎麼努力,都無濟於事,我就這樣坐了八天八夜。到了第八天,奇蹟出現了,我都不知道是怎麼躺下的。在冰冷的牢房裏,我不但睡的很香,還感覺身上蓋了一床被子,頭頂有一盞燈暖融融的照著我,那種美好、殊勝的感覺用語言難以描述。當睡醒睜開眼睛時,眼前依然是昏暗、陰冷的牢房,根本沒有被子,沒有暖融融的燈。

神跡的顯現,讓我知道了中共宣揚的無神論是騙人、毒害人的。

三、天天心裏感謝兒媳

我的小兒子在某大學計算機專科畢業後,一直沒有成家,誰給介紹女朋友都不看,從不動心,他說這輩子不結婚了,一晃四十歲了。

幾年前,他在外面打工,遇到一個女子,她的丈夫去世,有一個上大學的兒子。兩人投緣,兒子有了想成家的念頭。新年前夕,兒子回來過年,跟我說了這事,我提出見見面,女方不同意,我給她打電話,說出一家進一家的不容易,她還是不同意見面。

我跟兒子說,不管啥樣,願意是緣份,但有一條,不能反對大法。因為我知道人是神造的,西方人說人是上帝造的,東方也有女媧造人的傳說。神造人時,給人規範了做人的標準,可是,在中共的操控下,人沒有了道德底線,反對神佛、誹謗佛法,犯下滅佛的大罪。將來大瘟疫來臨淘汰人的時候,這樣的人是最危險的。

如果不修煉,我不會同意這門親事的,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學會了為他人著想。我讓兒子跟女方說不能反對大法,是期盼未來的兒媳能在大瘟疫等劫難中平安的留下來,並走向美好的未來。

誰知兒子正月初四去女方家串門,正月初十那天,一輛大汽車停在我家門口,女方把家搬來了,把孩子也領來了。他們沒有地方住,我把房子倒出來,自己到外面找地方住,白天回家。

有時,我單手立掌發正念,兒媳就悄悄的不出聲了。有時,我做好飯,兒媳不吃,我叫幾遍,她也不吃。後來才知道,我一做玉米麵粥、大碴子粥,兒媳就不吃飯。儘管自己愛喝玉米麵粥,但兒媳不愛喝,我就不做了,做飯時,儘量考慮兒媳的口味。

我的心裏有時不舒服,我就想:這也不是偶然的,我的丈夫因為修煉法輪功,被迫害致死,女兒、大兒子都各自有自己的家。我一個人生活,沒有矛盾的摩擦,自身的缺點和不足也暴露不出來。兒媳的到來,真是一件大好事。我就向內找,看自己哪裏沒做好,下次儘量做好、做正,同時還在心裏感謝兒媳幫我提高心性。我和兒媳之間擰勁時,我就在心裏謝謝她。我給她看《三退手冊》、《金種子》等真相資料,兒媳退出了團、隊,給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兒媳催著兒子買房子,大正月,天寒地凍的,我天天出去看房子。有一次,碰到一位快四十年沒見面的老同事,他曾是我單位的領導,這時已經變成一位老人了。他讓我和妹妹去他家,我們一直聊到快中午才告辭。我和兩位老人講真相,他們明白了真相和大法好,老領導退了黨、團、隊,他的老伴退出了團和隊。老人很熱心,留下我的電話號,幫我看房子。在老人的幫助下,終於給兒子買下了房子。我把省吃儉用節省下來的錢拿出來,給小兒子買了樓房,房子裝修好後,他們就搬過去了。

我很珍惜和兒媳的緣份。她和兒子白天上班忙,有時我買好菜,讓他們下班來取;有時女兒送來魚呀、肉的,我也讓他們拎回去。讓我感到欣慰的是,兒媳的兒子也退出了邪黨的組織。孩子開始實習了,今年回來時,給我買了一箱奶,我給他紅包壓歲。孩子說:「奶奶,我上班掙錢了,不用給我紅包了。」我笑呵呵的說:「你實習,還沒正式上班呢!」

兒媳在家時,兒子開工資的當天,兒子、兒媳就買水果、酸奶等東西來看我,兒媳打工發工資,也買禮物來看我。有一次,我們嘮嗑,我無意中說:「我不願意吃凍柿子,願意吃關裏家(東北人對山東老家的稱呼)的一種脆柿子。」兒媳記在心裏,她在賓館當服務員,一天,看見老闆娘吃那種脆柿子,就問在哪買的,下班後,怕賣沒了,她趕緊去買,買完後,一進家門,兒媳就笑,說:「你願意吃的,我買來了。」我一看真是那種柿子。

如今,兒子、兒媳去外地打工,逢年過節都想著給我寄錢,五百、一千的給我寄錢。這雖然是一樁樁小事,但我感受到明白真相的兒媳也在承傳中華民族孝順長輩的傳統美德。

特別是當前瘟疫爆發之後,我的心裏不驚不怕,因為我知道兒媳以及她給我帶來的大孫子和親朋好友,還有十幾年來在我講真相過程中明白了法輪功真相的很多世人,知道了法輪大法好,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抹去了邪黨的獸記。無論瘟疫多麼嚴重,他們都會平安的渡過劫難,並走向美好的未來!

法輪大法把我從一個倔強、耍蠻、自私的人變成一個寬容、忍讓、善良的修煉者,這脫胎換骨般的人生巨變,讓我深深的感受到「真、善、忍」帶給人類的美好和光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