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困難面前 修煉心不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我是一名農村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五歲。

一九九七年,那時我身患多種疾病:頭風、胃病、心衰竭,特別是盆腔炎特別嚴重,發病時像生孩子一樣大出血,痛的我無法承受,成天愁眉苦臉。丈夫不但不體貼、照顧我,反而說我裝病、不想幹活,這話像尖刀刺在我的心上,脆弱的我欲哭無淚。

後來,一位同修借了一本《法輪功》給我,當時自己照著煉,每天下午,又按時到輔導員家去學法,修煉不到半月後,身上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了。

這樣堅持修煉法輪功半個月,身體竟然神奇般的好了,曾經折磨我多年的頑症全部康復,一身輕鬆,幹啥活兒都不覺的累,我的心情甭提有多高興了,感覺好像回到了青年時代。

俗話說「人逢喜事精神爽」嘛,人們見我成天都是喜笑顏開的,活的快樂而幸福,都打心眼裏為我高興。昔日不關心我的丈夫,在事實面前,也不得不對法輪功心悅誠服。我深深的知道,這都是慈悲的師父賜予了弟子健康的身體,是法輪大法重塑了一個全新的我,並引領我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大道。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利用中共在全國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我所在的鄉鎮部門為了迫害法輪功學員,在鄉鎮私設黑監獄──洗腦班,從各村綁架了二十幾名法輪功學員,我就是第一批被綁架進洗腦班的。整個洗腦班裏打罵不止,陰森恐怖。這次辦洗腦班,「轉化」法輪功學員的陰謀沒有得逞,不久就解體了。

師父告訴我們:「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1]。為了讓人們了解真相,我和同修們選擇夜裏出去挨家逐戶發放真相資料。

有一次,我和同修出去掛條幅,連掛三次,都掛不起,剛掛上,繩子就散掉了。我馬上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們,此時此處有危險,當我把條幅收進包裏,剛放好,一群打工者就走過來了。當時是舉報有重賞,要不是慈悲的師父及時點化我,後果真是不堪設想,感謝師父為弟子化解了這次危難。

有一年的冬夜,天氣特別的寒冷,凜冽的寒風直往我們脖子裏鑽,凍得我們瑟瑟發抖。我和三位同修夜裏步行二十幾里,去鄉鎮掛條幅。深夜十二點後,我們掛完條幅往回走,一路用印章在電桿上印「法輪大法好」。

印到街口時,被一邪黨書記家屬看見,把我們惡意舉報了。當時有兩位同修及時走脫了,我和另一位同修被綁架到鄉政府,受盡了折磨,我們被打的頭破血流,兩手被吊銬、腳尖著地。數九寒天,不法人員不讓穿外套,讓我穿套秋衣,站在一個冰冷刺骨的水盆裏。後來我被非法拘留一個月。儘管迫害猖狂,但也不能改變我修煉大法的意志。

我和孫子的故事

隨著正法的不斷推進,我們開始面對面向世人講真相。二零一四年冬月,二媳婦生了孩子,剛七、八天,小倆口不知因何拌了嘴,兒媳婦一氣之下,扔下才幾天的嬰兒,賭氣離家出走了,把孩子甩給了我。

當時我正在一家醫院打工,每天下班途中,救人講真相。可現在孫子正需要母乳餵養,卻無人照料。看到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孩子,我決定辭工回家,一邊帶孫子,一邊講真相。

四十多天後,我用嬰兒車把小孫子推到街上,碰到有緣人就講真相;天氣暖和了,我就抱著孫子到鄉場救人,有時每天能勸退十幾人,有時二十幾人,有時三十幾人。孫子兩歲多走路比較穩了,我就帶著他到大街上邊走邊發真相資料。

幼小的他也有一顆純淨救人的心,有時他也幫著發真相。只見他胖乎乎的小手拿著精美的資料,臉上帶著天真的笑,見人就仰著頭喊:「爺爺,看書。」世人都誇他:「這孩子真乖。」

我有時和其他同修結伴救人,多數時間是獨自一人,周圍所有的鄉場都有我的足跡。

利益面前不動心

有一次,我把真相幣換給一個賣肉的人,我把一萬元給他,叫他當著我的面點清,他不數,順手放進了衣兜裏,他叫我下午去拿付我的錢。

當天下午,我去了之後,他說上午給他的錢還差六十元。我馬上悟到,這是去我的利益之心。師父講:「在常人中為了名、利跟人家去爭去鬥,他的功能長嗎?根本就長不了,他的病也好不了,也是這個原因。」「作為一個真正有決心修煉的人,他能夠忍受的住,在各種利益面前能放下這個執著心,能夠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難。」[2]我就馬上補給他六十元。要是我沒修煉法輪大法,我就絕不會承認,因為當時叫他過目清點,過後我可以不認。

有一次,我給同修兌換真相幣,她卻說我欠她八千元錢。我心想,我怎麼會欠你八千元錢?這可不是個小數目。於是,我放下爭鬥心、利益心,賠了她八千元。她突然說:「哦,我記錯了,只欠我八百。」我又如數賠給她。後來知道同修也沒用這錢,而是送資料點了。

我負責給兩個片區的同修送《明慧週刊》,十幾年來風雨無阻,從無怨言。只要同修們能及時得到週刊,共同精進提高,再苦再累我也高興。今年因疫情封路,我就打的士送去,同時給司機做了三退。

家人受益

由於江氏流氓犯罪集團對大法的迫害,我的後代受矇蔽很深。我因修煉大法,向世人講真相,被邪黨綁架了三次,孩子們好像覺的我給他們丟了臉,經常對我粗言穢語。由於人類道德下滑,兩個兒子染上了毒癮,搞得妻離子散,還經常逼我要錢,不給就往死裏打,打得我頭破血流。我無法在家中待,只好離家出走,進城租房,堅定不移的走我修煉之路。

當我把對他們的情放下時,事情發生了轉機。兩個兒子毒癮也戒掉了,又擁有了完整幸福的家。師父講:「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2]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理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