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師尊領我走上返本歸真的路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八日】我一九九五年八月得法,二十五年的修煉,感悟之深,回想走過的修煉道路,我就像一個蹣跚學步的孩子,從學著站起來,向前邁步,摔著跟頭爬起來接著走,直到站穩走穩。其中的每一過程,都溶入了師父的巨大的操勞和精心看護,從心靈到身體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使我不在名利的泥潭中苦苦跋涉,讓生命純真,思想純正,心靈純潔,是法輪大法指引我走上了一條光明大道,不但我自己受益,我的家人也沐浴著師尊慈悲的法光。用人類語言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在世界法輪大法日二十一週年來臨之日,為了表達對師尊的敬意與感恩,我拾起記憶中得法受益的點滴交流給大家,也希望世人多了解法輪功真相,別被中共污衊的謊言欺騙,別錯失大法洪傳於世的萬古機緣。

一、童年的思索

童年的我就富於幻想。常常躺在我家的院子裏仰望藍天白雲,注視著千姿百態、變幻無窮的行雲出神,感覺他們在天上是那麼悠閒自在,有誰在那上邊住呢?人怎麼能上天呢?

媽媽是佛教徒,給我們姐妹講過一些佛教中的修煉故事,那時年齡小,似懂非懂,但是在心裏留下了神佛這樣的詞彙和許多神奇的故事,很嚮往神佛世界,但又感覺飄渺,離自己是那麼的遙遠。隨著年齡的增長,感覺人生中的苦楚太多,甚至對這個世界有些厭倦。常想人來在世上究竟幹甚麼來了?一日三餐,睡覺,周而復始,最後死亡。又是誰安排了人生?安排我來到這個家?

內心留下了無數的謎團。媽媽說修佛好,我不知究竟好在哪裏,媽媽一生吃苦行善,省吃儉用,無私的幫助比我們家更貧困的窮人,我並沒有看到媽媽因修佛得到甚麼好處,這些疑問無人給我解答。

二、接上聖緣

一九九四年媽媽去世,手捧佛經坐在沙發上就走了。我想,可能是媽媽修佛的緣故,去世前沒有勞碌兒女,自己也沒有經歷病痛折磨,這可能就是媽媽修佛得來的福吧。想想人生的無常,也許媽媽說修佛好有一定的道理。於是,我把媽媽的佛經拿到自己的家,開始用虔誠的心去閱讀,並挑了一個最簡單的方法修佛,每天早晚念佛號。

不久的一天我做了一個夢,一個人領我和單位的另一名同事去找個好玩地方,科室人員準備週末去野遊。夢裏不知領我們走的這個人是誰,穿一身黃軍裝,但是軍帽上沒有紅五星,我們翻山越嶺,路越來越難走,我當時還有點後悔,心想知道路這麼難走不來好了,但是一想,我已經走了這麼遠的路了,可能馬上就到達目地地了,那就堅持走到底吧。轉眼我們來到一座山腳下,我的眼前出現了從沒見過的美麗景象,在我視線的這一局部,依山傍水,一排玲瓏剔透的紫色盆景,幽雅別緻,這裏沒有喧嘩和嘈雜的聲音。我當時還後悔怎麼沒帶照相機來呢,把這景象拍下來多好啊。醒來覺的這個夢不同尋常,而且清晰真實。當我看到《轉法輪》著作書中師父的照片時,一陣驚喜,這不是領我翻山越嶺走的人嗎?原來就是師父啊!我興奮無比。真是「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1]。因為我從小就嚮往天國世界,相信神佛的存在,所以佛一直慈悲的保護著我,讓我與佛法結上了聖緣。

三、沐浴佛光

親屬剛給我介紹法輪功,告訴我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讓我也去煉這個功。作為學醫的我還不相信,認為氣功都是騙人的,心想也就是一種體育鍛煉,現在想想真為自己的無知而汗顏。

我第一次走進煉功場,就感覺被一股能量包圍著。輔導員看我是新來的,熱情的來教我煉功動作,因為煉功時都是閉著眼睛,我不會動作,只能睜著眼睛煉,在煉第二套法輪樁法時,一個動作需要幾分鐘,我就可以閉上眼睛了。這時我的眼前出現一個通道,順著通道看見一團一團的白霧在翻滾,明明是閉著眼睛的,眼前還能出現這樣的景象,使我感到新奇。當我煉完功往家走時,身體輕飄飄的,從未有的輕盈。幾天後,本市電教館舉辦師父講法錄像授課班,我就去聽課了,聽完師父九講法,我才明白,這氣功原來是修煉啊!由於當時沒有書,還只是每天煉動作,對大法沒有太深的認識,直到我仔細看了師父的《轉法輪》著作,才對大法有了更深的理解,甚至覺的相見恨晚,一些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都在這本《轉法輪》著作中找到了答案。自己的世界觀一下子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知道了我來在世間的目地和我生命存在的意義,發自內心的高興,整天樂的合不攏嘴,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我有師父管我了。在親朋好友中訴說大法的神奇和自己修煉的感受,希望大家都來學煉。在我的勸說下,我家兄妹五人,已有三人相繼得法修煉。就剩下二姐沒修。

我原來時常胸悶氣短,用藥就好,停藥就犯病,自己一度為此犯愁,以前總想找到能讓我這病去掉的好辦法,學醫的我知道醫院用藥只是緩解病症,不能解決根本問題。通過學煉大法後,也沒有想我的病如何,但自從煉功起,我不再有胸悶氣短的感覺了,而且每天都咳幾口黑痰,這種現象持續了三年,是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使胸悶氣短症狀迅速消失。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就告訴我們:「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2]我親身體驗到的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有時看到煉功點的同修消業,自己還有點著急,我怎麼沒有消業呢?一次,我在沒有其它誘因開始發燒,想,我這不是病,是師父又在給我淨化身體了,不但沒有吃藥,也不害怕,反而很高興,也感覺與平時的感冒症狀有些不同,儘管高燒,一去上班就不燒,工作一點不受影響,但是一回到家,就動不了了,渾身酸痛,三天這不適的症狀就過去了,然後身體特別輕鬆。

四、在學法中境界昇華

隨著不斷的學法修煉,法輪大法讓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把「真善忍」牢記在心,時時按照這個標準約束自己。

大法著作闡述了善惡有報,不失不得,不殺生,不說謊、不欺騙、發生矛盾向內找自己錯在哪裏等許許多多的道理,就是讓我們如何做人,做好人、最後成為一個真正修煉的人。按照大法的要求,我一點點的歸正自己不正的行為,不再為名利苦苦掙扎,使自己活得很踏實。僅舉下面幾例。

1、停止「坐車開藥」的不良行為:我在醫院上班,吃藥方便,看哪個患者是公費醫療,就能非常方便的開出自己需要用的藥,或者給家人用的藥,反正公家報銷,患者自己也不損失,佔著公家的便宜,還覺的這是好事。有時患者還主動說,你用甚麼藥就在我這開吧,我是公費。通過學法知道,這樣做是在做損德的事,大法告訴了我們不失不得的理,拿別人的任何東西都得用德去交換的。現在社會道德水準低下,根本不懂這些道理,才能利用自己的職務之便貪佔,甚至走上犯罪的道路。如果我不修煉大法,就也會繼續隨波逐流的這樣往下滑著,自己學法後,懂得了不失不得的道理,停止了「坐車開藥」的貪念,家裏有人吃藥就自己花錢去買。

由於自己心性的提高,工作更主動,兢兢業業,不計較個人得失,能包容別人的錯誤,對待患者真象自己的親人一樣,使自己的工作環境和家庭環境變的一片祥和。有位患者家屬是位記者,她經常觀察我的言行,一天對我說:某某,我看你對別人好,是真心的。我說,你怎麼知道的呢?她說:我從你的眼神看出來的。後來我給她講了大法真相。

2、大法化解了多年之間的婆媳之怨

多年來和婆婆因住房問題產生糾葛。在那個年代單位福利分房,不花錢,但是產權歸公所有。因丈夫和公公在一個單位上班,那年公公和丈夫同時申請要房,但是公公以前分過一套房,面積小,面臨退休,這次又做了申請。單位只給我們家一套房子,單位領導和丈夫說,這是給你的房子,你父親分過房子了,當拿到鑰匙時,婆婆搶著往新房搬東西,先佔上了。我一看就很生氣,我們結婚婆家就沒有給甚麼東西,都是我們自己攢的錢操辦的婚事,現在又搶房子,簡直欺人太甚。丈夫只能勸我別跟老人鬧,等下次分房再說吧,爸爸退休沒有機會,我還有機會,話是這樣說,誰知還有沒有分房這事呢?果然,自那以後單位不再以福利形式分房,我們只能租房住,自此我心裏留下了對婆婆的怨恨。認為婆婆不講理,獨斷專橫。得法後,我在不斷的學法中,漸漸明白這事絕非偶然,也許這房子不應該是我的,或是我以前欠婆婆的債,通過這種形式還了。不再因婆婆佔我的房子心裏難受,就把這事看淡了,放下了對婆婆的怨心。師父說:「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當然也不是絕對的。要都是那麼絕對,也就不存在人做壞事的問題了,也就是說它也可能存在著一些不穩定因素。但是我們作為煉功人,按理是由老師的法身在管的,別人想拿你的東西可拿不動。所以我們講隨其自然,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2]這段話就像是針對我說的一樣。看到別人家因住房的矛盾大打出手,互不相讓的拼命爭奪,我慶幸自己是大法弟子,沒有使積怨加深,反而化解掉了矛盾,這是大法的威德所致啊!一次我做夢,公公拿著厚厚的一沓似百元大小的白紙,給我,說,那個房子應該是你們的,我們住了,給你兩萬塊錢補償吧。我在夢裏對公公說:我現在修大法了,我不計較這些了,這錢我不要。我想這個夢是師父考驗我是否真的放下了利益之心吧。

3、修去為名之心

我在一家三等甲級醫院工作,由於修煉的緣故,工作中時時處處嚴格要求自己,主動承擔,不計較個人得失,熱情為患者排憂解難,周圍人際關係都非常融洽,在單位的多項活動及技術比賽中都能獲獎,在業務水平上處於領先位置。得到了領導和同事的認可和好評,可以說在單位小有名氣。我在一個科室工作了十年,醫院為了開展新項目又組建一個新的科室,我被領導選中,並以科室帶頭人的名義去了新的科室,工作一段時間後,經過上級考核和科室民眾測驗,通過了我任命的職務,待宣布時,名單裏卻沒有我的位置了。那時得法只有一年的時間,雖然在理上知道修煉人不能為名利爭搶,但是心裏還是很難受,覺的很沒有面子,甚至忿忿不平,妒嫉心、爭鬥心,面子心全上來了。我的同學都為我打抱不平,說我傻,不會送禮,讓我去找領導。我想,我今天已經是一個大法弟子了,我要按修煉人的標準來衡量這件事,不能看事情的表面,說句心裏話,那幾天,我心情很壓抑,沒有得到自己該得到的職位,在修煉上還不知自己差在哪裏,於是,我就多看大法書,修去自己這顆執著名的心。

看了師父的多篇講法,使我的心一點點平靜下來,大法給我打開了心靈之窗,就像一縷溫暖的陽光灑落在我的心田,我的怨氣漸漸消退。因為我要真修,就得遵照大法要求去做,割捨常人難以放下的名利。我沒有去找院領導,我想,領導在縱橫交錯複雜的社會關係網中去平衡取捨也不容易。心放下了,所以我不想知道這件事的表面原因,只有按照師父大法的要求去做,才是我該走的路。多少年後,有人告訴了這件事的原因,我為之淡淡一笑,因為我早已不把這個名看重了。雖然我沒有任職,但是我們這個小團隊的人對我沒有另眼看待,我也是一樣在工作中兢兢業業,起著科室帶頭人的作用,只要我在崗,大家都放心,我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贏得了患者、患者家屬及同事的讚譽和好評。讓大家看到了大法弟子與眾不同的精神風貌。

四、家人受益於大法

1、丈夫的血栓不藥而癒:

二零一五年的一天早上,丈夫出去買菜,回來我聽他說話口齒不清,就問他,你怎麼了,他說自己也不知道,在菜市場買菜時才發現自己張嘴說不出話了,就是出現了腦血栓的症狀。第二天,下肢也疼痛難忍。看著他的病態表現,我沒有害怕,我想我修煉這麼多年,丈夫也跟著看大法的書,但是他始終沒有下決心走進來修煉,這就是給他機會讓他認真對待修煉了,我陪他學法,督促他煉功,他也出去走路鍛煉下肢,疼痛難忍時我就讓他求師父,把自己當成修煉人,丈夫始終沒有去醫院檢查,一個多月的時間,下肢就沒有了疼痛的感覺,說話吐字也清楚了,如果不是大法的超常和師尊的保護,不吃藥打針怎麼能好呢。原來我家兩個抽屜裏裝滿了各種常備藥,自從我修煉後,全家人身體都不生病,我就把所有的藥都處理了,有送人的,有扔掉的,現在家裏一片藥都沒有。

2、兒子支持我修煉得福報

我得法時,兒子上小學二年級,那時我經常領孩子去煉功點或學法小組,特別是我幾次被迫害,孩子也承受了許多,他非常支持我修煉,有時和我一起掛條幅,發資料,二零零零年和我一起進京證實大法。真、善、忍在他幼小的心靈紮下了根。在我流離失所那年,警察為了找到我,跟蹤過孩子,被孩子智慧的甩開。在他大學畢業那年,我因營救同修被綁架,兒子和丈夫東奔西跑營救我。使我一個月回到家中,他們的努力也為自己奠定了美好的人生。現在大學生畢業後,就業都很難,我的孩子由於對大法有正確的認識,就業時沒有花錢走關係,非常順利的去了一家很不錯的單位。孩子報到那天,我問他:知道誰給你安排的工作嗎?他說:「師父唄。」工作後,時常給我錢,讓我用在救人上。我為孩子能知恩圖報而高興。

3、小孫子退燒的奇蹟

小孫子出生後,我又多了一項看孫子的任務。一次,孫子發燒,我抱著他,兒媳說下樓買點藥,兒媳走後,我就想,讓孩子念法輪大法好吧,那時孩子幾個月,還不會說話,我就對著孩子的臉一個字一個字念,我念一個字,他就看著我的嘴跟著哼一個字,念了兩遍。等兒媳買回藥想給孩子餵藥,一摸孩子的頭,竟然不熱了,這不是奇蹟嗎?法輪大法好就有這麼大的威力。

這次武漢病毒疫情,有很多染病患者都因為得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在不斷的誠心念誦中得到了神的保護而挽回了自己的生命。

二十五年的修煉歷程,我經歷了被綁架、關押、流離失所,迫害嚴重期間,每天緊張的就像走鋼絲繩,但我從沒有後悔過,反而心裏很踏實,感覺修煉是我的生命歸宿和榮耀。

雖然修煉道路崎嶇坎坷,有時需要超越自我承受的跨越,走過之後回頭再看,並非如此,只是一步之遙,但境界昇華後卻迎來了前方的柳暗花明。

特別是法輪大法被江澤民集團邪惡的鎮壓,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在堅守正義中揭穿了毒害世人的謊言,在講清真相中救度了眾多迷失的生命,認清了中共的邪惡,知道了法輪大法是人類走向未來的希望。

師父牽著我的手一路走到了今天,我感慨於法的洪大,師尊的慈悲,渺小的我只能投入法中去熔煉,讓自己的境界不斷提升,成為真正同化大法的生命。再一次叩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神路難〉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