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任校長的見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在大學時得大法的。朋友介紹看了《轉法輪》後, 就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暗自慶幸自己在畢業前能喜得大法。回想自己二十四年的修煉歷程,在摔摔打打中學會了成長,在風風雨雨中走了過來,有著欣慰和感動,也有著心酸和眼淚。今天寫下這麼多年來的一點點體會,感恩師父的佛恩浩蕩和慈悲苦度!

這些年來,我一直在同一所中學裏默默的耕耘,播下真、善、忍的種子,也收穫了豐碩的果實。下面僅舉幾個因我的工作表現而令世人改變對大法的態度的事例。

1、「信仰自由,只要你工作好,其它的我是不會管你的。」

一九九六年五月,我在大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七月,被分配到這所中學。我無法隱藏得法的喜悅,與同事交流,把大法書籍送給他們看。其中這任校長(我入職後的第一位校長)看完後說,這本書很好,要求很嚴格,我想我自己做不到,你好好修吧!

在工作中,我積極認真,任勞任怨,幫各級組打掃衛生和打開水,和領導同事相處很好。在那幾年中,他們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是一個樂於助人,與世無爭的好人。在校園內,我曾帶領幾個學生一起拉橫幅,放著大法的悠揚音樂煉功,在學校成為一道亮麗的風景。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給了我一個晴天霹靂,各級領導逼迫我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但明真相的校長只是對我說:「信仰自由,只要你工作好,其它的我是不會管你的。」

果真在迫害大法的初期,他和副校長敢於同惡人周旋,保護了我和大法資料;我多次被非法拘留後,他都毫無怨言的接我回單位。我被非法勞教後,我宿舍裏的大法書籍,他都完好無缺的幫我保存了下來。

他的善行使他在二零零三年就升職了,以後經歷的幾次魔難也逢凶化吉。直到最近見到他,還是說著同樣的話:「信仰自由」。

2、「沒甚麼,你以後注意安全就行了。」

第二任校長是原來的副校長,在中共迫害大法初期,他敢於同不法人員周旋,機智的告訴我轉移大法資料,他的善行讓他得了福報,人們怎麼也想不到,如此憨厚的他,根本不是當校長的料,卻被他當上了。

二零零六年八月的一天,正在度暑假的我,突然接到校長的電話,約我到市裏某一酒店去。聽電話的一剎那,我感覺到與法輪功有關。去了那裏,見到校長和學校的幾個領導,他們也沒說甚麼,招呼我坐下,點了菜就東南西北閒聊起來。

飯後,校長才對我說,這次叫你過來,並沒甚麼,聽說你送一些護身符給九年級畢業女生,但其中一不明真相的學生家長將你上告到政府管教育的領導那裏去。幸好政府領導(明真相的)把這事壓了下來。不過你以後注意安全就行了。簡單的話語讓我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同時也為他們的選擇而感到高興!

3、「如果人人都修真、善、忍,那該多好啊!」

二零零七年八月,第三任的校長在一次教師的會議上傳達了上級有關迫害法輪功的文件。我聽了,心裏不是滋味:都甚麼時候了,你還說這些?嘴裏嘀咕著,前兩任校長(明真相的)都沒說呢!看來他還沒有明白真相,需要我講呢。

會議結束後,我簡單的和他說了一下,他態度比較生硬的說:「不行。上級要求我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這是原則問題。」對此,我並不洩氣。過了一段時間,我找機會和他詳細談了。這次他的態度緩和了,對我說:「你的為人我也聽說過。好,你就自己煉吧。不宜在校對師生宣揚。」我說:「你明知其1+1=2是對的,別人說1+1=3,你認為也對了嗎?」他說:「是的。這是原則問題。因為上級的命令,即使是錯的,我們也得說成是對的。」兩次談話都不能解開他的心結,那麼我該怎麼做呢?

想起師父的話:「無論是救度眾生、個人提高、反迫害都是在證實法,走正你們的路才是證實法。」[1]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證實法是師父賦予我們的使命,我們又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應該把大法的美好展現給常人。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我都應該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一切,走正自己的路。另一方面,我又私下給他寫信並附上真相光盤讓他看,從當時的效果看不明顯。

但後來通過一年的工作接觸,他便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他對我說:「如果人人都修真、善、忍,那該多好啊!都那麼自覺的工作,不用我管理了。」隨後就做了三退。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夕,他頂住來自上級的各種壓力, 也不配合邪惡因素給我施加任何壓力。那一刻,我為這個覺醒的生命而感動!也為他的選擇而開心!

4、「這樣的人才,我定會留著她幫我,我捨不得她走。」

二零一二年新學期開學前,為了我的工作安排,幾次班子會議還爭論不下,教導處很滿意我的儀器室管理工作,想留用我,擔心換人管理沒我幹的那麼好,但又怕挨上級領導的訓斥;而校長(第四任)又想讓我當宿舍管理員,值夜班的。他私下對政教主任說:「如果她做宿舍管理員,我就放心了,可以睡個安穩覺。」政教主任說:「像她這樣的修煉人,你安排她幹甚麼,她都能勝任的。」校長說:「是的,這樣的人才,如果她要調走,我定會留著她幫我的,無論如何我也捨不得她走。」

那年開學後,第一次教師會議布置各人的工作安排,我是女舍管理員,校長還特意表揚了我,批評了班子成員的守舊觀念,因為班子絕大多數人不同意我轉崗。在教師普遍超編的情況下,很多教師都不願意轉崗,覺的自己沒面子,甚至有鬧情緒的。而我卻放棄了校長第一次叫我上課的機會,第二次叫我留崗的機會,自願選擇轉崗當女舍管理員。我告訴他,因為我是修煉人,覺的工作沒有貴賤之分,而且大法師父要求我們要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2]的人,所以我就把好的機會留給別人。他聽後也很滿意我的選擇。我曾對他說過:「現在社會上各行各業都爭著聘請煉法輪功的。」他由衷的說:「是呀,如果我校有五個像你一樣的女老師管理女生就好了。」

誰也不曾想到他沒調過來時是咋樣的?那時他聽信中共謊言,很仇視法輪功、不聽真相,而且積極的跟著邪惡的要求走,從而毒害師生,被上了明慧網也不知悔改,卻因此懷恨在心並構陷了和他同校的一名修煉人。

他剛調過來時,也不喜歡聽大法真相,還認為我給女兒看神韻是在毒害她呢。但我不管他喜不喜歡,有時間就給他講真相,講善惡有報的天理。而在工作中,我更是嚴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工作積極肯幹,任勞任怨,他看在眼裏,記在心上。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終於溶化了他心中對大法抵觸的堅冰。正如師父講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3],就這樣,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國保大隊長在全市中小學校長會議上公開誣蔑法輪功及修煉法輪功的老師,就此,我寫信上告於教育局長,要求還大法清白,還我們修煉教師受損的聲譽,同一時間,當地大法弟子和國內外大法弟子形成一個整體,電話、真相信川流不斷,飛向相關的部門相關的人員,有力的震懾了邪惡。他不甘心這樣的結果,企圖抓住我的把柄迫害我,因此在二零一四年一月上旬的一天,國保大隊長率眾人下來,準備對我興師問罪。但他們一下來,我們的領導就保護了我,不讓我和他們見面,在派出所眾人面前,對我評價很高,問我家的地址也說不清楚,還叫他們別騷擾我,有甚麼事,我們可以教育她。就這樣,國保大隊長滿腹牢騷的走了,此事暫告一段落。

事後,校長告訴我,要是在以前有人這樣子找他,他必然將我掃出校園。但這次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下,明白了真相,人徹底改變了,他理智的做出了善良的選擇。聽了他的話,我想哭,因為我感受到師父太慈悲了,一個人前後的變化,費了多少時間與心血,師父從不放棄對一個生命的救度,那一刻,我深刻體會到「佛法慈悲」的內涵。

看來國保大隊長仍不死心,在五月上旬,又一次率眾下來,但得到的結果還是一樣。我們的領導又一次幫我把他們擋在門外。在派出所,他們聽到的同樣是領導和老師對我工作和人品的高度評價,他問有沒有發現我平時到外面發資料和貼真相貼之類的,主任義正詞嚴的告訴他,她的工作很忙,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學校,不信可翻查我們的監控錄像。並且敢於質問他,國家規定的十四種邪教沒有法輪功,根據法律條文,在網上也找不到規定法輪功是邪教的。國保大隊長只有自圓其說,說在網上不能公開。在領導和老師的正義抵制下,邪惡的計劃又一次破滅了。

學校領導兩次機智的保護了大法弟子,也得到了相應的福報。兩個學期來,碩果累累,獎項多多,令我們的校長眉開眼笑,心情舒暢!

二零一四年九月開學得知,學校減員多人到小學支教,比我學歷高的老師都裁走了,而我的學歷本不能達到中學標準,但校長還是兌現了他的承諾,留用了我。

5、「剛來不認識你,覺的上級布置的任務很煩的,現在清楚你的為人,知道該怎麼做了」

二零一九年七月,又到了一個教師聘任期,各中小學校長輪聘,換了新校長(第五任校長)。由於我的學歷問題,第一次沒聘上,校長說爭取第二次聘回,最後還是留用了。

開學不久,派出所要求校長假期派人給我照相彙報我的行蹤,他叫同事這樣做。我告訴同事:別做,對她不好,校長那裏我來說。我跟校長說了這個是違法行為,這樣做,對誰都不好,並告訴他大法真相。他也明白那樣做不對,只是迫於壓力下而想要這麼做。

在工作中,我依然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工作積極肯幹,任勞任怨,與同事和睦相處。不到半年,我的言行改變了他對大法的不好看法。在十二月上旬,本地大法弟子幾乎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騷擾或綁架,但我沒受到影響,原來是他頂著壓力保護了我。他說政法委和派出所要來人到單位騷擾我,都被他拒絕了。他說你找我可以,找她就不必了,她在這裏做的很好。

後來他對我說:「剛來不認識你,覺的上級布置的任務很煩的,現在清楚你的為人,知道該怎麼做了」。那一刻,我為他的選擇而高興,善良的本性復甦了,從配合到拒絕,最後終於給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正路〉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