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學子到中年 得法修心 救人不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八日】回顧九九年初我才正式得法,當時還不懂修煉,每天和廠區阿姨叔叔們一起煉功學法,沒幾個月「四﹒二五」至「七﹒二零」的全國鎮壓接踵而至,鋪天蓋地的打壓謊言一下都來了,七月迫害前的幾個月,我幾乎穿梭在學校與學法點之間,每天開心的堅持集體晨煉、學法,那幾個月雖然時間不長,卻讓法輪大法是正法在我心底深深的紮下了根,為我堅持修煉打下了一定的基礎,我這個幸運兒被大法一線牽,迫害和謊言沒能擋住我修煉的路,就這樣我從懵懵懂懂的堅持走到了今天。

得法修心 找回真我

初得法的我,處處想做個好人,每天就覺的莫名的開心,好像《西遊記》裏的孫悟空,剛入山認了師父時那種心情,我想:我也有師父了,不知道修煉具體是甚麼,就知道做個好人,出門坐車就讓座,撿到錢不動心,賣家找錢找多了都會退回,參加集體洪法,看誰困難都想做點好事幫幫,體會幫助別人為人付出的快樂感,那時是感性的認識,只是體會得法的快樂。停留在淺層次做好人的境界。

隨著學法越來越深入,發現修煉的重心是:修心,一次心很靜時,盤腿坐著學法,《轉法輪》第一講顯現給我的都是提高心性的內涵,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那才是實實在在的昇華。

從小我就爆脾氣和急躁,得法後我改變了很多。隨著初期煉功,我的身體逐漸淨化,師父給我腸胃都清理乾淨了,那時常常一煉功就跑去拉肚子,滿臉的青春痘漸漸消失,長時間的便秘和每月的發燒感冒都不翼而飛,人也越發年輕精神。

二十年過去了,和我同年齡的同學朋友比較,我的形像和二十年前在學校時沒多少改變,一個月前在朋友店裏做客,來回的多個客人都問我是不是他們的小孩,實際我只比朋友小幾歲,如同師父法裏講的「唯一的區別就是你與同齡人比較顯的很年輕」[1]。臉上幾乎沒有皺紋,我不說沒人知道我真實的年紀,同事朋友都非常羨慕。

修煉前,我的牙醫曾診斷我的牙齒會在二十多歲全部掉完,當時牙周炎很嚴重,吃啥都流血,苦不堪言,如今我的牙不但沒掉,還非常結實,沒有任何異常。至今我的醫保卡裏錢都沒怎麼動過,真如師父說的:「我們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東西,而我們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煉。」[1]

幾個月後,國內開始鋪天蓋地迫害法輪功,這一年我面臨畢業,系主任接了一個項目──正好作為我們畢業班的畢業設計創作,不但能獲得幾千元的獎金,還能獲得全系領導的認同,真是名利雙收的美差。四個同學一起競標,但怎麼拿到手呢?一向認為自己人生頹廢的我,好像對名利很淡泊,但走入修煉後這一年裏,這些名利的「考驗」接踵而來,起初幾天,我在家裏畫設計稿,每天都想著怎樣「拿下」這個項目,心裏忐忑不安,和幾個競稿同學一起與系老師看初稿時,老師對我的設計稿不屑一顧,而那個平時學業成績最差的卻被他認為相對優秀時,我心裏那個不服氣啊,心裏想:她算甚麼,繪畫基礎都沒有,都是拿錢走後門走入學校的等等,思緒萬千,當時表面上和同學關係都是很好,畢竟知道自己是修煉人嘛,但一觸及到個人利益時,心裏那個放不下啊,回去使勁努力再做還是不如意,反覆修改,直到兩週後,拿設計稿給客戶選稿。

在走向系主任辦公室的那一刻,不知為何,我心裏忽然莫名平靜,有那麼一念,大法還在被迫害,我只要有法就夠了,心一下放的很淡泊。然而,走進辦公室坐下後,系主任向我們幾位同學宣布,設計稿選定我的方案,後面一系列的設計方案我一人跟進,放下人心後的我感到很震驚,也體悟到師父說的「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的法。

這正是修煉的奧妙,修煉境界的昇華遠比在人間的得失更珍貴,然而放下人心後,似乎好事又都來了。因為修煉人是有福份的。這樣的「考試」在我的修煉過程中常常有,真正放下心來,無懼得失內心平靜,然而這麼多年我的生活中卻甚麼也不缺。於是這次我成了畢業班裏最先完成畢業創作的,且「名利」雙收,而後這個項目也為我在畢業後找工作開了一條大道。

臨近畢業,我去南方順利找了一個十佳甲級單位,成了公司的主幹力量。入公司沒多久,公司老闆非常欣賞我,但是設計總監對我很排斥,後來得知公司老闆與設計總監矛盾很大,初來公司我經驗還不豐富,做事任勞任怨,經常主動加班,這更讓不愛加班的總監對我耿耿於懷。一次下班晚上八點多,只剩我在公司,設計總監冒充客戶打電話進來,說他要做個新項目,要公司最好的設計師來溝通,我當時有點不知所措,有點尷尬的直接回覆:最好的設計師已經下班了,你留下電話,我明天轉告公司,對方沒說話,也不肯留電話,並掛掉電話。這次之後,我體諒他在公司的處境,欣賞他的優秀,和總監也成了朋友,後期也和他講了大法遭迫害的真相。

我在後期公司的一個包裝項目中,為公司贏得了四十多萬元的訂單,並且獲得了市包裝協會的金獎和銀獎,深深體悟到修大法開智開慧,修煉人福份很大。年末公司老闆給我塞個幾千元的紅包,說是獎金,我當時不懂過年還有獎金,為啥悄悄塞給我,不知道怎麼辦好,直接找老闆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不能收這個錢,公司也不容易,就塞回他口袋了,老闆驚的無語,也暗暗佩服我的為人。以致在事隔一年多後,由於忽視電話聯繫安全和家鄉同修聯繫,警察順線找到了公司綁架我至洗腦班,我經歷了修煉路上的第一次迫害,公司同事盡了很大的努力營救我,直到半年後,我被釋放,專門開車去接我回來繼續工作。事後,公司老闆心痛的對我說:「我一直找各種關係,我在本地那麼多人脈,卻沒辦法幫你擺平這樣的傷害。」我知道他為了我做了很多努力,從心裏感激他。

修煉路上的我,一直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指引下,努力的踐行法中要求的,不斷的提高心性,「做一個比好人更好的人」[1]。2015年,我進入一家上市民企公司總部做了職業管理人,面臨各種名利的衝擊和考驗,上市公司總部好幾百人,明爭暗鬥,內部關係非常複雜,我卻和各部門大多數同事都成了朋友,和各部門總監甚至副總裁都非常融洽,大家都覺的我為人實在,甚至開年利是紅包都有多塞給我幾個,表示對我的肯定,我不會社會中流行的巴結奉承,好吃好喝套關係,而是靠實實在在的做事得到公司的認可,能幫做的事儘量做好,我直接管理的下屬十餘人對我評價很高。工作中我沒有官架子,甚至讓下屬直接稱呼我名字,而不叫職位名。好像朋友一樣相處,我也儘量和他們講了大法真相,很多離職的同事都給我寫下感謝卡,好幾位寫到:我是他們見過的最好的領導。有兩位同事寫到,會一直記得我說的真善忍,事實上這是我第一次做管理。面對工作壓力無論多大,我都秉著公正透明的方式管理,不偏不倚,用心感受每個人的難處,有時也常常搞得自己很疲憊,很多項目棘手,我都直接參與著手,儘量減少他們的壓力,平衡好下屬之間的關係。

還有十幾個門店的企劃也由我管理,門店對總部的關係複雜,從初期我接手管理時,門店多年已形成小圈子,對總部各種污言穢語的謾罵和不服管理,直到我用心感受他們每個人的需求,耐心的一個個溝通心結,體貼關照,教他們專業知識,有一個女孩在群裏經常挑頭罵人,指桑罵槐的,後來溝通是因為以前工作中工傷,公司不理,我很體諒她,甚至她離職後還幫介紹其它工作,變成了朋友,他們私下圈子裏都會談論我的友好。後期我管理的每個門店的人員認同了總部的管理,工作配合很高。門店小員工工資普遍很低,一個男孩的媽媽生病回去探望,我專程到店裏問候,告訴他記住九字真言,給他轉錢他不要,後來他又遇到車禍腳受重傷,我依舊關心他,他很感動。這種關心來自我內心真實的心聲,就是那份緣,我把他們都當作親人。

在我工作中,我管理和負責的供應商經常送各種禮物,我盡可能拒絕,甚至是一頓飯,我都會記在心裏。我很清楚不能貪佔,修煉路上無小事,從小事修正自己,才能真正符合真善忍的標準。客戶送禮往往是不留名寄禮物給我,比如年節送水果、月餅、茶葉等,事後幾天才通知我,因為沒法退回,我會發給他一個價值相同的紅包,表示感謝。

一個供應商總給我手機發紅包,我不收,他們誤以為我對他們工作不夠滿意,一次找我觀看工廠,順便請我吃飯聊天,我藉此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在他們送我回去的路上,掏出一個包裝精美的國際知名香水,價格不菲,因為夜晚天黑在馬路上車來車往我不得不收下,只好送給我下屬,這個同事是和他們工作對接最辛苦的,我也和她特別說明了我的信仰,不動錢不動利,並講了大法真相,她很感動。

記得一次公司內部項目需要找外部供應商配合生產製作,同事推薦的朋友公司報價二十多萬,我知道裏面一定有水分,我推薦自己熟悉的朋友做這個項目,報價六萬多,後來他又因趕工時等理由,把費用增加到八萬多,我們簽了合同。後面他才和我說增加的那兩萬是給我留的。我和他是長期合作過的朋友,他也曾是我以前公司的老闆,和他講過大法真相並三退,他知道我修煉法輪大法。我鄭重的說我不會也不能收這種錢,他覺的不可思議,反覆說在這個社會這是很正常的事,你們咋還那麼堅持。沒錯,這就是「真善忍」的力量,因為師父讓我們「「做一個比好人更好的人」[1]」[1]。他從心底佩服。當然對於不重名利,絕大多數的真修法輪大法的同修,都是很自然就能做到的,因為法輪大法是真正的淨土。比起同修,我還有很多做的不夠好的地方要不斷修正。

堅定修煉,救人貴在堅持

從剛畢業來到陌生的城市,沒有認識的同修,技術上啥都不懂的我買了一台佳能黑白複印機,工作之餘自己做資料自己發,那時也不知道怕,也沒想攝像頭監控等等,有時在小區裏圍著樓發和張貼真相資料。一次我自己沿著大馬路,走七八站路,沿路在電話亭裏貼A4真相資料,看到路邊行人看公告欄,我上前去在旁邊貼一張,當時的我一點怕都沒有,繼續往前走張貼真相,過了幾天發現這一路都安排了監控的人員,那時還沒有發正念的法,我也沒有任何負面想法,只想要告訴人真相。

到2002年後,我結識了更多的同修,隨著救人的需要,我們地區技術的成熟,以及心性的提高,我們陸續建立起資料點,隨著各種機緣,開始學配電腦,裝系統,學習購買和維修彩色噴墨打印機、激光打印機,做大法書、製作精美小冊子、台曆、光盤、護身符等,以及後期各種講真相的項目,應有盡有。同修們救人配合的非常好,有的同修技術成熟負責製作資料,有的同修沒有怕心高樓大廈都去發,每個同修都在發揮他們各自的優勢。

隨著技術的成熟,不論年輕年老的同修都開始用純淨電腦系統看明慧網,資料點開始遍地開花,老年同修也開始加入製作真相的行列,打印真相幣等等。有時候面對一些沒有基礎的同修,剛教會的技術轉頭忘記了,感覺很簡單的事反覆的教,剛修好的東西又出故障,就這樣反覆的教啊、修啊,非常辛苦,有時會抱怨甚至感覺很無聊,然而師父說:「越在無望中,可能希望就在眼前。越在覺的很無聊中,可能就是在建立你的威德。希望大家真的能夠配合好,正念足,遇到事情向內找,就像剛剛進入修煉那樣的熱情一樣。」[2]。

一次夢中,我看到我們很多同修圍繞著師父,師父手把手的教我們各種技術製作各種救人的真相。那麼真切,原來這一路走來,學會的講真相的技術,各種巧妙的機緣,都是在師父的安排和保護下進行著。我們只是在動,都是師父在做。

二零一零年,在我感覺修煉最難過時,家裏小衣架上盛開了「優曇婆羅花」,很多花瓣簇擁著,一開就是七年多,直到灰塵太多看不清,前年又開了新的婆羅花,就這樣師父一直鼓勵著我前行。

為了救眾生,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就是在這樣的堅持中,我們整體在本地講清真相救世人的大路越來越寬。「只為眾生能得救 不出洪微不罷休」[3],迫害一天不停,我們講真相救人一天不止。

師父說:「大法弟子,你們是濁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師的法徒、未來的法王。」[4]「人類社會這一切呢都是為正法開創的,今天所有的一切也都是為我大法弟子證實法而存在的。」[5] 面臨這庚子年來臨,救人衝刺的階段,我們一定要做的更好。

得法之初,我還在上學,如今已進入中年,二十一年的修煉路,我沒有那麼多轟轟烈烈的故事,無以為報,僅以點滴的記錄證實大法的美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難〉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賀詞〉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