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冰終於消溶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五日】一九九八年五月,我的兒子出生了。大姨姐在醫院裏陪妻子。醫院負責給妻子接生的醫生是法輪功學員,看見我妻子胸前佩戴著法輪章,倆人便認了同修。我妻子要求不使用任何止痛之類藥物,醫生完全同意。兒子出生十分順利,母子健康,而且節約很多費用。四天後,傷口即癒合出院。這些大姨姐都看在眼裏。

我家住六樓,出租車把我們送到樓下,大姨姐跟我妻子說:你先在樓下歇歇,我和妹夫先抱著孩子拿著東西上去,然後,我們再下來背你上樓。但我和大姨姐剛進屋,妻子也跟在後面上來了,進家後,妻子拿起掃帚就要打掃屋子。大姨姐嚇壞了,大聲喝止:「你怎麼這樣不懂事!肯定會落下月子病,看你怎麼辦?!」妻子笑笑,說:「我悠著勁呢,不會落下甚麼病的。」

大姨姐罵她胡鬧,下嚴令道:「這是女人坐月子,不是鬧著玩!坐月子期間,不許用冷水洗漱,不許幹體力活兒,不允許看書寫字,否則,得了月子病一輩子麻煩,看書壞了眼睛,會變成瞎子,這都是老人們留下來的經驗教訓,你們可不要逞能害自己!」妻子給她解釋:修煉法輪功的人身體素質超常,有師父保護,保證沒事兒,你放心好了。

但大姨姐就是不放心,千叮嚀萬囑咐的。當然她走後,我妻子該幹甚麼還幹甚麼,不僅幹力所能及的體力活,還看書寫字。因為出院十幾天後,就要會計證考試,她堅持去考。誰都認為不可能考上,但她高分通過了。而且,身體越來越強壯。

大姨姐嘴上不說,但心裏暗暗驚奇、讚歎。

大姨姐比我妻子大十多歲,熱心腸,愛管事,從小喜歡替妹妹做主,在我們面前一直很強勢,表現出那種真正作為一家的大姐的做派。她小時候當過「紅小兵」,親眼見過所謂「文革」中武鬥,後來下鄉當知青。經歷一九八九年「六四」,目睹中共屠殺學生,對各種政治運動有種觸及心靈恐懼,所以涉及可能惹到共產邪黨的事情都避而遠之,恐懼被成為打擊對像。

她的身體一直不好,尤其胃病和失眠嚴重,瘦的厲害,靠藥物維持著。我和妻子修煉法輪功後,親身體驗到法輪功的神奇和美好,只要按照「真善忍」大法的標準修煉心性,提升道德,師父就會給淨化身體,無病一身輕,何樂而不為?我們用自己受益的事實向她推薦,她並非不相信,可就是搖頭擺手,不敢參與。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中共一言堂的造謠機器鋪天蓋地大規模誣蔑法輪功,捏造甚麼「自殘」、「自焚」、「自殺」、「殺人」等等各種謠言。現實生活中則是「六一零」警察和社區人員上門騷擾、威脅,直至綁架、關押,不斷有熟悉的人被勞教、判刑。

在此之前,家裏人都是支持我們修煉的,此刻出於怕心,也都來勸我們放棄修煉大法,尤其大姨姐,直接要我們「見風使舵」避風頭:「共產黨讓你家破人亡就是一句話,千萬不要雞蛋撞石頭,千萬不要犯傻自己找倒楣!」我們把明顯造謠的事實告訴家人,大家漸漸明白過來,只是要我們千萬注意安全。可不管我們怎麼分說,大姨姐好像就相信電視上的謠言,自己曾經親眼見證過的大法的神跡也全盤否認了,抵觸中還帶有一種莫名其妙的仇恨。

有一次聚餐,我妻子說起電視上正播出的「天安門自焚」節目就是中共演戲騙人,完全是假的,是為了煽動仇恨,妻子說:「大法師父講的法都是教人珍惜生命,明確說自殺是有罪的,修煉人絕對禁止;江澤民一夥就是在造謠誣蔑法輪功,煽動不明真相的人仇恨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咱家人千萬不能被矇蔽了。」大姨姐立刻發火了,大聲說:「少整沒用的!你不被矇蔽,回頭被抓起來,孩子還那麼小,你們的日子還過不過?」

又一個星期日,我妻子去看父母,中午在裏屋床上打坐,大姨姐看見了,邊罵邊衝過去拉她,甚至還要動手打人。那情景,即使在自己家煉煉功也讓她害怕,怕招來警察破門而入,把人抓走,都嚇成這樣了!

那年「奧運」過後的一天,我妻子送人一本《九評共產黨》被舉報了,派出所警察再一次綁架了她,關押到當地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那期間,妻子的奶奶去世了,葬禮上,親戚們問起我妻子,當時已經八十多歲的岳母原本一直在恐懼中隱忍,此時悲從中來,放聲大哭。

其他人都譴責共產黨冤枉好人,迫害好人。旁邊的大姨姐看在眼裏,受到了刺激,葬禮過後,她帶上我兒子來到勞教所見我妻子,見面後沒有一句安慰,卻對我妻子破口大罵。說甚麼:「你寫份不修煉的保證書就能回家,為甚麼不寫?你們修煉真善忍,寧可被勞教,怎麼就不能服個軟?你讓別人為你擔心操心,你自己受罪,不是傻是甚麼?!」

隔著勞教所會見室的玻璃,被剪了短髮的妻子,蒼白瘦弱,對外面暴跳的大姐和含淚的兒子依然微笑著問她:「到底是誰的錯呀?」大姨姐一下子不言語了。

外面的人漸漸知道了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被殘酷迫害的事,也傳出了妻子在裏面被警察指使的犯人打罵欺負的事。冷靜下來人們也從另一角度想:「煉法輪功不做壞事,做好事,甚麼錯甚麼罪都沒有,卻遭受如此迫害,有道理嗎?這不是耍流氓嗎?」這樣,中共和江氏一夥的邪惡一下子被人認識到了。

我妻子被加期兩個月,在非法關押了二十個月後回家了,她拒絕寫任何「保證書」之類的東西,因為沒「轉化」,回家後繼續被「六一零」惡徒、警察跟蹤和監控。因為被監控、跟蹤、騷擾都成家常便飯了,所以漸漸也就不怕了,繼續給接觸到的人講真相,揭穿中共的謊言,讓人不要再上中共的當,受中共的騙,「善惡有報」,不要招來上天的報應。

為此,我們利用一切條件,大量製作和發送各種真相材料:法輪大法的真相傳單、小冊子、光盤、《九評共產黨》等真相書籍。

尤其對大姨姐一家,當面講不聽,就把真相資料郵寄給她,或掛在她家門把上,或者悄悄放到她家裏去。

功夫不負有心人,時間一長,她和姐夫也看了不少真相資料。尤其大姐夫看了《未來人的神話》這張光碟後,明白了。但大姨姐表面上還是不相信,不讓我們說有關修煉的話。

她真正被觸動,是在我岳母病危的時候。岳母年紀大了,身體一直不好,岳母和岳父暗中信奉著一種祖傳的道門,燒香磕頭,求神仙保祐。本來老倆口兒有機會了解法輪大法,但中共一開始迫害,加上大姨姐的態度,他們也不敢聽真相了。

後來岳母病重,到醫院檢查,結果是得了膽囊癌。住院一段時間,治療無效,醫生說不行了,讓回家。臨終老人疼得厲害,用上杜冷丁等麻醉品,還是不能緩解。此時,我妻子就跟她說:「媽,你都難受成這樣了,你聽我一句吧,你就跟我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好嗎?」這時候老太太說:「你只要讓我不疼了,你讓我幹甚麼都行啊!」

她們就一起念「九字真言」。第一天,她們一起念,老人不再疼得嚷嚷了,念了二十多分鐘,老人慢慢睡著了。醒來後,又繼續念。一遍接一遍念,奇蹟就這樣發生:杜冷丁不打了,不喊疼了,吃飯、睡覺、上廁所也變的有規律了。老人哭起來了,眼淚不停的流,說:「沒想到法輪功這麼靈,我要是早煉你們這個功就好了!」

一個多月後,老人離世,走得平靜、安詳。眼睜睜看著母親的變化和生死過程,給了大姨姐極大的觸動,對死亡的恐懼使她忘記了對中共的恐懼。二十年多年來,一直蒙蓋在她心靈上的堅冰終於溶化了,法輪功的神聖與美好終於喚醒了她!

在岳母的葬禮過程中,有機會大姨姐就主動引起有關法輪功的話題,用她自己的方式鄭重表達了對大法的歉意,還讓我妻子幫她退出紅小兵。現在她不僅自己虔誠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而且有機會就告訴別人:「千萬別信報紙電視裏的,法輪功說的才是真的。」她去看望親戚朋友,只要我妻子有時間,她就把妻子叫上,說:「你快跟人家說說『九字真言』……」

大姨姐的變化使得整個家庭擺脫了恐懼和不祥和的氣氛,她自己的身體也強壯起來。每當說起大姨姐的變化,我和妻子都感慨萬千,心裏充滿感動。

大姨姐的醒悟竟然遲來了二十年,蒙蓋住她的心靈的堅冰如此難以消溶,若非親身經歷岳母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她很可能失去寶貴的機緣,留下難以彌補的生命遺憾!

衷心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恩賜給我們如此巨大的機緣,大姨姐終獲新生。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10/24/187956.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