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變了我這個農家女的人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一九九七年十月份,我弟弟來叫我去他家看法輪功講法錄像,說很好。他一說,我就跟著去了,看的是師父的在濟南講法錄像。我一聽就覺的好,很想聽,越看越願意看,師父講的內容,我很相信,就這樣,我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開始修煉後,我堅持學法煉功。經過了不長的時間,我的身體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經常性的感冒、內痔、過敏性哮喘病不知不覺地都不翼而飛了。特別是由於我的哮喘,我特別怕冷、怕涼,冬天在屋裏,我都得圍著圍巾。犯病的時候,我憋得上不來氣,那個難受勁兒就別提了。我沒經過打針、吃藥,就只是學法煉功,我的這些病就全好了,我就覺的這法輪功真是神奇,真的是佛法啊。後來,我手上還長過皮癬,也是沒去醫院、沒吃藥就好了。到現在我身體一直健康的。

我以前膽子很小,特別小的那種,尤其怕黑。只要天一黑,我就不敢出門了。煉功後,我膽子也大起來了。早晨我早早起來去煉功點,冬天早上四、五點鐘的時候,天還很黑,而且還經過一些平房,有的平房都拆了,沒人住,我一點也不害怕。我就覺的師父在時時看護著我。現在我和同修晚上去農村貼真相不乾膠,有時經過墳地我都不害怕。

我的婆婆有一個嗜好,就是喜歡罵人。從年輕時就經常找茬罵人,誰她都罵,自己的兒子她也罵。我結婚後生了兩個孩子,都是女孩,她重男輕女,經常找茬罵我,還打過我。儘管我還算識大體,孝敬老人,但也經常氣不過和她對罵。我心裏經常生怨氣,怨恨丈夫太老實、被欺負,抱怨自己怎麼找了這麼個人家?!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明白了許多法理,明白了人與人之間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師父講:「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1]我想開了,心裏對婆婆的所作所為也就不像以前那麼生氣了,並且還對她好。吃的穿的我都給她買,我家的東西,只要她需要,我讓她隨便拿。

我原來是那種對外脾氣好,在家脾氣大的人。在家裏很強勢,尤其對丈夫,我經常是說一不二的,與別人相處也是爭強好勝。經過修煉,我改好了很多。我丈夫儘管由於被灌輸的無神論思想毒害很深,信神的底線很低,但他一直支持我修煉大法。孩子們也都支持我修煉。

大法和師父不僅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提高了我的心性,使我成為了一個更好的人,而且還時時保護著弟子及弟子的家人。記得有一次,我正在家裏幹著家務,突然摔了一下,把手腕摔斷了。當時我感覺好像得了腦血栓一樣,腦袋一脹,好像糊塗了一樣,一會兒手就腫起來了。

那時家裏正好沒人,但我心裏一點也沒害怕。我知道我有師父看護著呢,一定會沒事的。我慢慢起來,坐好,盤上腿,我就求師父。後來,家人讓我去醫院檢查治療,我也沒去,我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七、八天後,我就能出去和同修一起貼不乾膠、掛條幅了,很快就全好了。

我丈夫七八年前得了腦血栓,經醫院治療,很快就康復了,到現在一次也沒犯過,身體一直很好。我想一定是師父保祐著他呢。因為師父講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我就覺的這法輪大法真的是太神奇、太好了,所以我就盡可能的洪法,我讓許多有緣人知道了法輪功的美好,走入了大法的修煉。

可是這麼好的功法,在一九九九年卻遭到了邪惡江澤民集團的殘酷鎮壓迫害。我記得當有人告訴我說都不讓煉了,並且勸我也別煉了的時候,我張口回答道:誰不讓煉我也得煉;都不煉了,我自己也煉下去。我就堅持學法煉功,對大法對師父堅信不疑。

師父和大法遭誣陷,修煉大法的弟子遭迫害,世人都被謊言毒害著,我就覺的應該做點甚麼。所以,後來有了講清法輪大法真相的真相冊子、真相不乾膠等,我就出去發放出去粘貼。沒有特殊的情況,我天天出去做。有時和同修配合,有時我自己做。不管颳風下雨,不管嚴寒酷暑,只要有材料我就去發,只要有不乾膠,我就去貼。我們就是想讓更多的世人知道「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佛法,是被邪黨誣陷的,從而得福報、得救度。

我們有時去偏遠的農村,有時回來都過了晚上十二點。同時,我和同修們還配合著直接面對面給世人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我給他們講:我們是來給你們送福音的。法輪大法是佛法,共產黨迫害佛法是一定要遭天譴的。等到老天要懲罰它的時候,不明法輪功真相、不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的人,就都得為邪黨陪葬,是很危險的。我們來給你們講真相是為你們好。大多數人都認可並同意三退,但也有不聽不信的。

我們去農村的時候,有過多次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但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有驚無險,平安回家。記得有一次,我和另外兩個同修去很遠的一個村子裏貼了大量的不乾膠,等到我們再去講真相勸三退的時候,被七、八個人圍住了。我們智慧地給他們講真相,並求師父保祐,結果他們一下就轉變,讓我們走了,並且還告訴我們別走大路,路上有警車等著呢,讓我們從北邊的一個村子裏繞過去。

二零二零年初,突然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發生了。緊接著,就封路、封村、封小區了。我就自己出去貼真相不乾膠。等我再想出去的時候,小區就封嚴了,讓人兩天出去一次,不讓隨便進出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就在家裏學法、背法,求師父。不能出去救人,我很著急。後來同修和我聯繫,並說我們不能被封在家裏,應該用我們修煉出的慈悲和智慧出去救人。

這樣,我就智慧地突破封鎖又和以往一樣,和同修配合著出去救人了。我們貼的不乾膠上寫著:躲過大瘟疫的秘訣:誠心敬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邊貼邊求師父加持,我真希望這樣的不乾膠能讓所有的被謊言迷惑毒害的世人都看到,並都能記住上面的九字真言,從而躲過劫難,擁有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