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聖緣 得大法 精進步不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九日】我們家是養殖專業戶,用心血和汗水換來的錢很多,全家人身體都壯實又健康。我們全家人也都心滿意足了,也就別無他求了。

一天,村裏一個人(同修)找到我們,說:「有一個好人現在有家不能歸,請你幫幫忙,上你這兒幫你幹點活兒,有飯吃就行,不要工資。」我一聽很納悶,說:「這麼好的人為甚麼不能回家?你得和我說清楚。」他說:「因為煉法輪功,派出所要抓他,現在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煉功人不用打針、吃藥、住醫院就能好病,還不和別人爭鬥,因為人太多了,江澤民怕奪它權,給定為×教不讓煉了,到處抓人。」

我一聽就一肚子氣,說:「行!這麼好的人我要了,這個忙我幫。」我心裏為大法弟子鳴不平:現在打架鬥毆的,貪污盜竊的,坑矇拐騙偷的,殺人放火的壞人都在外邊飛著呢,沒人管……就這樣,當天晚上同修就帶著流離失所的同修來到我家,我一看,心裏隱隱約約的好像在哪見過,但又想不起來。

流離失所的同修是個男士,大約五十歲,高高大大的還很帥氣,面帶微笑說:「給你們添麻煩了。」我說:「沒事,我們這條件不好,又偏僻、又見不著人、又有味兒、蚊子多,委屈你了。」他說:「我不怕,不怕!」就這樣,我們認識了。

晚上我睡不著覺,和丈夫說:「甚麼叫法輪功?這法輪功有那麼好嗎?工作也沒了,家也回不去,老婆孩子熱炕頭也沒了……」我們百思不得其解,後來得知:同修原先得過疑難病,做過大手術,成麻袋吃藥也未能治好他的病,瘦的皮包骨,真是痛不欲生,同修還有過輕生的念頭。後來經另一位同修介紹(這位同修得敗血症,通過煉法輪功痊癒),他煉了法輪功,煉了不久一身病就好了,就變成了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好人。還給國家節省了好多醫藥費,這麼多年他沒吃過一粒藥,臭脾氣也改了,家庭也和睦了。還有最大的一個好處就是:煉法輪功還能修成神、佛。

當時我一聽「神佛」二字,心裏震驚,我大爺就是三里五村有名的算卦先生,他曾跟我說過,我後半生有神佛相助。難道真的神佛來了嗎?

那晚,我們倆口子樂的一夜都沒閤眼,從此我也走上了修煉的道路,當上了走在神路上的人,太美了……美極了……我丈夫雖沒有修煉,但明白法輪大法的美好,放下抽煙喝酒的惡習,也做洪法的事。

一、成立學法組、一朵小花

從同修到我家後,我們家養殖更上一層樓,養甚麼,甚麼壯、甚麼旺、甚麼價高,小日子更火了。每天,我們除了學法煉功,其它時間幹活。同修說:「這樣不行,你得回村,把所有同修組織起來,一起學法、煉功,這是師父要的。」我說:「師父要的我就做!」

因為我們養殖場在野郊外,甚麼也不知道,後來才知道,我們村原來有學法小組,讓邪惡給破壞了。我說:「那就在村裏我家,再重新建一個學法小組吧。」就這樣,我們大法弟子又有地方一起學法了,我們集體學法、煉功、切磋、互相配合。

師父說:「你們才是歷史這個時期的主角」[1]。我們要做好三件事,在這宇宙更新的緊要關頭多救人,我已經落了里程,得跑步前進了。因為村裏同修多,資料來源困難,我就自己買機器出救人資料,技術不會,我就下決心學。

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無所不能。小花終於在我家順利的開了,同修們都有《明慧週刊》看了,也有了救人的資料了。

二、清除污衊大法、毒害眾生的標語

二零一四年的一天,一位同修和我說:「某村大隊牆上貼了一張兩尺長的標語,全是污衊大法和謾罵師父的話,我們怎麼辦?」我二話沒說,晚上穿上帶帽子的大襖,戴上口罩,下半夜去了X村。我和同修用了最大的力氣,才把邪惡的標語扯下來、清除掉,謝謝同修的正念和幫助。

二零一八年的一天,一位同修說:「某醫院廣告欄裏貼著污衊大法的展板和漫畫。」我想:這件事讓我聽到了,也不是偶然的,肯定有我要修去的心,因為邪惡一天比一天邪惡,迴光返照嘛。我有要修去的「怕心」,因為「怕心」會嚴重影響正念,我一定要正念正行,精進不停。

那幾天我就多學法,多背《洪吟》。心想:「怕心」不是我,我要鏟除它。一天中午我要去清除展板,我和師父說:「請師父加持,一切都交給師父了。」我衝進醫院看看地形,值班人就像沒看見我一樣,沒理我。我一眼就看到展板和漫畫,下面坐了兩個人,我到裏面轉了一圈回來後,那二人不在了。我心裏和師父說:「請師父加持弟子,我要行動了。」我立刻上去,馬上把展板和漫畫撕掉,裝到我的大襖裏邊,到廁所轉一圈出來了,那值班人正低頭看著手機呢,這都是師父在幫我做的。

三、發資料迷路了,師父派人送我回家

二零一九年八月,一天下午,我帶真相資料到離村較遠處去發,邊走邊發,還講真相。講真相過程中,有人說謝謝,也有人不接受,還有罵人的,也有說到家喝點水吧。這讓我想起師父的法:「雲遊是相當苦的,在社會中走,要飯吃,遇到各種人,譏笑他,辱罵他,欺侮他,甚麼樣的事情都能遇到。」[2]雖然我很累、又渴,但心裏卻甜滋滋的,反正多救一個是一個。

發著、發著資料,一看天黑了,還有兩本,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我心裏和師父說:「請師父把有緣人安排到我身邊來吧,我要回家了。」說完,對面遠處來了兩個下班的男士,我趕緊上前把他們叫住,說:「咱們見面就是緣份,阿姨和你們說件最重要的事情,耽誤你們兩分鐘的時間。」一男士說:「您說。」我說:「三退保平安的事,你們聽說過嗎?」男士說:「前幾天有人和我們說過,我們不信。」我說:「好孩子,你們可別不信,你們都有自己的思維,真言、謊言一定要分清,保自己平安最重要,現在小官大貪、大官巨貪,我們老百姓能吃上半碗飯就不錯了,你上學帶過的紅領巾那不是烈士鮮血染成的嗎?」他說:「是。」我說:「烈士鮮血?死人還有血呢,不死人哪有血呢,那血條子你們帶了六年,它壓咱們運氣。你們這歲數早就不是少先隊員了,可是咱們得把舉手宣的誓抹掉,才能保平安,才能時來運轉,好事連連。你一點頭就站神佛這邊,神佛就保護你。」他倆都聽明白了,說:「我們倆個也入過團,阿姨您幫我們退了吧。」我答應了,看出來他們很高興,我把兩本真相資料送給他們,他們說:「謝謝阿姨啊!」漸漸的遠去了……我雙手合十,心裏衷心謝謝同修給他們講真相,打下的基礎。

真相資料發完了,我心裏真舒服啊,我該回家了。回過身來走幾步,天已黑了,往哪邊是回家的路呢?我記不清了,正發愁呢,瞬間,遠處駛來一輛小白車。當時就想:是不是我發資料被人舉報了?轉念又想:不對,這不是我,不是正念,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做的是最正、最正的事……

小白車到了我跟前,停住了,車門一開就聽:「姨!你在這幹甚麼呢?這麼晚了?我定神一看是我外甥,他出來辦事路過此處。」我說:「我找不著家了。」外甥說:「快上車吧,我把你送回去。」當時我的眼淚下來了,我知道,師父時時刻刻就在我身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正路〉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