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日】一九九七年,我丈夫給我打印並讓我讀到了法語版《法輪功》的前三章,當時只有網絡版。在那時,我找到了我的師父、我的道路、我的畢生最愛。我欣喜異常。一切盡在其中,而師父卻遠在他鄉,在中國!我們夫妻倆一起去了一個煉功點,隨後我獨自在聖誕節假期去參加了一個九講班,那是一九九八年年底。

我就這樣登上了法船。眾多的幸福經歷讓我意識到師父無時無地不在,我似乎接觸到了高不可攀的神,感覺又神奇又現實,這部高層理論展現給我了,我來自天上,這部法告訴我如何回去:那就是「修心性」。

甚麼是心性?我一步一步入門,一層一層登攀雲梯。一切都由這位神安排,他既有血肉之軀又妙不可言。宇宙的特性真、善、忍是我回歸港灣的燈塔。這一點我毫無疑問。我敢肯定我找到了寶藏,找到了回家路上留下的蹤跡。


終於找到了

回首這二十三年的修煉真是光陰似箭。時間慢慢磨掉了我的執著。我學會了放棄許多東西,就算我不自願,也會(有人)強迫我放棄、看淡。

修真善忍不能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要時時刻刻的修。我尤其注意我的思想。我試著先想別人,寬容別人,向內找,這很不容易但是這是師父讓我做的,只有這樣我才能做的像一個真正的煉功人。

我的時間很珍貴,我儘量不像以前那樣浪費。我以前經常鬱悶,讓自己沉積在沮喪中。我盡可能的充份利用我當人的福份,在正法時期與師同行。


退休與病業

我曾猶豫要不要退休,我當時不想被眾多的證實大法的項目吞沒,我想休息休息。但是(師父)的安排讓我退了休。與我合作的丈夫突然間得了腎癌惡化成了骨癌。幾年前他停止了修煉,又變成了常人。顯然,師父把拿下去的東西又還給了他,包括他的病業。我很希望他回到大法中來,但我越想說服他,他越反感,並發怒,甚麼也聽不進去。因此我收斂了想改變他的想法,而且我想是不是我過激的行為導致他放棄了修煉,因為我將他忽略了這麼久。

儘管我沒有參與太大的項目,我發現我幾乎運用我所有的業餘和週末時間來做證實大法的工作。我的生活中沒有了他的位置、沒有了孩子們的位置、更沒有了其他家人的位置。

項目的壓力在我身上減輕了,我也能開始照顧他,關心他的舒適,幫助他、安慰他,不傷他的自尊,更重要的是,和他一起做事情。他每次去醫院看病我都陪著他,頭腦裏甚麼也不想,甚麼也不希望,甚麼也不要求他。我們把我們之間的斷線重新繫起。我們更加融洽起來。

我終於意識到了這些年來我一直沒有明白我們修煉是「符合常人形式,但卻不要當常人」的涵義。我們其實就像分開生活一樣,除了工作和孩子幾乎沒有一點共同語言。他的病讓我倆更親近,讓我有機會照顧他。他住院時我更意識到他所做的一切,因為那時這些事都落到我的肩上。這對我來說很沉重,儘管孩子們也盡力幫我。

出乎意料的是,我認為我得到了大法的恩惠,因為我的心並沒有受苦。久而久之,我悟到,除了「順其自然」[1],我對發生的事情無能為力。然而我還是很為他擔心。唯有他能夠擺放自己對大法的位置從而確定能否得救,而我還得修去我的情。

如今,由於年齡的關係,醫院不允許我再陪他去看病。他的病情似乎很穩定,仍在接受化療。但他並不痛苦,他每天都在林場上,耕園、伐木、種地、幹活,好像完全健康的樣子。就我而言,我仍然在努力平衡我的使命和陪他的時間。車到山前必有路,我過一天算一天。我試著保持平衡,但我不是都能做到。

若不是修煉了這麼多年,我會很難走過這一關。法輪大法是我真正的、不可替代的支持。最終我還是希望我丈夫接受法輪大法好!


由於武漢肺炎而禁足

政府建議七十歲以上的老人應該留在家裏,運用送貨服務採購,不要出門。瞬間,我發現自己成了「老人」。在我心裏,我承認我很難接受因為年齡而被隔離;然而,在生活中,我更傾向於服從和聽話,即使我不同意。

讓我排解的方法就是與孩子們和家人在網絡上分享揭露中共病毒謊言的文章。我的姐姐跟我講述她看到死去的人和她說話,所以我還給她郵寄了一本《轉法輪》,建議她閱讀第二講關於天目的問題。她打電話向我道謝。電話裏她的聲音彷彿十來歲的小姑娘。只要有耐心,我覺得人們的思想會轉變,他們現在知道中共欺騙了全世界,包括中國人民。現在他們會更容易接受大法真相,接受我修煉的法輪大法非但無害而且有益。


要求老年弟子寫心得交流

當協調人要求六十五歲以上的大法弟子寫心得體會時,我承認當時我的心「咯登」一下。她解釋說這是因為我們各團隊都有老年同修長年堅持在第一線,交流一下,有助於同齡人共同精進,所以寫此心得很重要。

起初我並不介意,但當一位同修向我提出有被歧視的感覺後,我也開始動搖。憑甚麼只讓老人寫,不讓別人寫?這篇心得體會我寫了很久。向內找,我發現其實我的反感原因和武漢肺炎禁足一樣,這讓我恢復了理性。

師父說過我們不會衰老。我悟到甚至給我們的外表也是師父安排的,師父讓我們看淡。發生的一切都是為了讓我修煉。從而我努力編寫了這篇交流,讓我對我當前的人生做了總結。

最後讓我們分享師父的詩句《洪吟二》〈別哀〉:

別哀

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

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