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家庭瑣事看修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九日】最近為了讓自己在過關中能清醒對待,我一直用師父的這段話來提醒自己。「大家知道我們是修煉。既然是修煉,在我們修煉這條路上,就沒有偶然的事情。」[1]可是我發現在一些比較大一點的過關中,我能一下子反應過來,可往往在家中的瑣事、小事中卻想不起來了,又用人的理去解決問題,認不清這矛盾都是衝著我心來的,使自己像常人一樣陷入漩渦中不能自拔。

家裏的親人每天和我們在一起生活,他們對你做甚麼事情時會做出如何的反應有著怎樣的表現,你都瞭如指掌,所以就會有一個先入為主的觀念,認為他們就是這樣的,已經形成了一個固有的觀念,因此也不會覺的是衝著我的甚麼心來的,不是甚麼事,另外,因為這些是最親的人,對他們有情,甚至情還很重,所以平時說話就很隨便,也就很難反應過來──即使再細小的事都和自己修煉息息相關。

另一個問題就是沒有把他們當作眾生,這人是我的丈夫,從而用我所衡定的丈夫的標準來要求丈夫;那人是我的孩子,我要怎麼管教她,她作為孩子應該怎樣怎樣聽我的話。所以當丈夫在發怒的時候,孩子用不屑的眼神看我的時候我就會受不了,從而忘記了師父關於所有的事都不是偶然的法。我常聽到有的同修說:「我就受不了某某同修那個樣子對我」,我最近不又覺的他們的種種表現我也「受不了」了嗎?我陷入沉思,到底我為何會受不了?

是啊,為甚麼我會受不了呢?作為一個修煉有素的修煉人,就應該榮辱不驚,不為一切所動。他們的種種表現,我所受不了的他們的那種態度跟反應不就是對我的試煉嗎?不就是修煉路上師父精心給我安排的關嗎?而我的思維為何總停留在人的理中,在人的理中掙扎又如何能跳出人的層次呢?我明白,改變觀念不再用人的思維想問題才是走出人的關鍵,不然就會一直在人的層次中徘徊不前,作為修煉人的我一定也必須達到不為一切所帶動,就是再大的狂風暴雨我也必須「受得了」。就是下面這樣一件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家庭瑣事引起了我的思考和警醒。

因為疫情影響,我和丈夫都在家裏工作。孩子也休息在家。我工作還沒有結束,孩子幫我做晚飯。當時她手裏拿著餡餅,讓我幫她把鍋放到爐灶上,她把餡餅直接放到鍋裏就行了。當我過去放鍋的時候,一下發現爐灶周圍又出現鏽在上面的污漬,因為以前跟孩子說過多次,她還是不及時清理,今天再次出現這樣的情況,我就數落她。誰知孩子不但不聽我說話,以一種不屑的表情,晃著似乎馬上要從手上滾落下來的餡餅,不耐煩的大聲說:「你快點!」我也大聲回她:「現在不把這個馬上擦掉,再繼續加熱不就更難去掉了嗎!」

就在此時,丈夫突然大聲喊著:「我正在開會,你們都小點聲!」 他那個怒目圓睜的表情,一下就引起了我的反感。

我一邊擦著爐灶一邊繼續數落孩子。結果孩子不但不聽,更大聲的催促著我,而那個爐具上的髒東西又偏偏不是一下子就能擦掉的,孩子手裏竟然拿了三個餡餅,有一隻手上竟然是兩個摞到一起的,其中一個的餡,已經因為她沒有好好拿著好像馬上就要破皮而出。我又數落她:「你怎麼拿三個,你是怎麼想的?」這時,她更大聲的催我快點,這邊孩子催我,那邊丈夫罵我影響他工作,甚至丟了他的臉面,因為他公司的人都聽到了我們的爭吵。而我當時完全陷入其中覺的都是他們的錯,跟他們爭吵,完全忘了這都是給我修煉的關啊!

我們在過不去關的時候,一定都是覺的自己是對的,自己是有理的,都是對方不好我們才會這樣反應的。可是,那些所謂的理再對,不都是在講人的理嗎?!冷靜下來,我發正念清理自己的所有不正、不符合法的想法跟物質。之後就感覺師父幫我拿走了一些物質,我開始能找自己了。甚至後悔自己又錯過了一次師父給我提高的機會而流下淚來。

接下來師父又給我打進來一個意念:你沒有為對方著想。我趕快想當時他們是甚麼心態呢?一站到對方角度去體會對方當時的心態時,馬上覺的他們都是可以理解的了:丈夫在參加會議,當然需要安靜,也不想給公司的人造成干擾;孩子手裏拿著餅,本來就不好拿,我還不趕快把鍋給她準備好,她當然要著急了……

一站到對方的角度想問題,更加覺的自己是如此的差勁,如此的不善啊!我一直不知道如何才能修出慈悲,也著急自己為何修不出慈悲?而慈悲不就是從一點一滴的為別人著想開始的嗎?如果不抓住這些看似自然的小事,不嚴肅對待自己每一步的修煉的話,何日能達到慈悲祥和的狀態,又何日能達到神的境界啊!

想到這兒,我毫不猶豫的走向丈夫,跟他道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