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過年感悟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九日】我今年七十八歲。雖然在大法中修煉了二十多年,由於沒讀過幾年書對法理解不深,不知道怎麼向內找,所以心性提高的很慢。前一段時間出去發資料摔了一跤才開始想自己的心性問題。

我和老伴都修大法。由於我們都沒有在法上提高,在老伴病業中每次都用人的辦法去醫院治療,老伴在二零一九年八月離世。由於對老伴的情沒有放下,覺的孤獨,有種沒著沒落的感覺,學法、發正念也靜不下來。知道應該放下這個情,但一時很難完全放下。兒媳是同修,她對我說:「媽,你與我爸的緣份已了了,不能再被這樣牽扯,否則你就要被拽下去了。我爸也在大法中修了這麼多年了,他也會有一個好的去處。」

我想是這個道理,是該要放下這個情。現在我終於從這個情中走出來了。但生活中提高心性的事還很多。

過大年期間女兒去了婆婆家照顧生病的婆婆,我心裏產生了不快:這是她爸去世後的第一個年,她應該在家陪我過年才對。現在悟到這是妒嫉心和希望被人同情自己的心。其實女兒這些年大多數都是和我們一起過年的,因為她婆婆家在外省,路程比較遠他們不能常回去。現在婆婆病了需要人照顧,我該主動提醒她讓利用假期去侍奉她婆婆才對,可我當時沒有為別人考慮,只執著於自己的感受。

子孫滿堂,闔家團圓伴隨著豐盛酒席欣喜過大年,這是常人追求的,我們修大法的要讓家人明白大法真相得救才是根本,不能執著常人的東西,我要去掉這個不好的心。

嚴重的疫情來了,大孫子不能返回外地的工作單位上班了,就同他媽一起留在我這裏住了一段時間。這期間也發生了一些提高心性的事,可我當時都沒有把握住這些機會修自己,過後很後悔,如:大兒媳買一些打折的菜回來,不管能不能吃完總是往回買。我心裏就不高興,和她說了幾次她還是那樣做,我就生氣了,說的話也不理智了,結果把她惹的生氣了。這時我才悟到不該對她發火,雖然和她道了歉,當時也沒有好好向內找找自己的心。

我是怕她東西買多了吃不了浪費錢,這是個執著錢財的利益心;用我的觀念強加於她,是有想改變別人的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不應該把自己的觀念強加給別人。老伴在的時候對兒女們給買的東西也很執著,老是這個吃不了那個吃不完的說,弄得孩子們都很緊張。孩子們回來給父母買點吃的很正常,太多吃不了就讓他們帶走唄。應該讓常人體會到大法弟子的善才是我們該做的。其實大兒媳還是挺善良的,自己生活很節儉,可每次來我這裏都要買一些吃的或用的東西,幫我幹很多活,有時出來辦事路過這裏將買來的東西送來就走,飯都來不及吃。兄弟姐妹之間關係處的也很好。

還有,家人之間因為觀點不同會發生不愉快的爭吵。我沒有參與,就只想離開那個環境找個清淨的地方呆著,不想面對這些煩心的事:大孫子是我一手帶大的,他應該是尊重長輩的,不該這樣對他的叔叔出言不遜;看到兒子被指責心裏就不是滋味,難過,原以為老伴走了,不會再讓我看到這些事情了,多好,可事實並不像我想像的那樣。

所有這些想法,都是想迴避矛盾。其實總讓我遇到這些事,不都是有原因的嗎?當時就不知道向內找。

和同修交流後找到了:還是情沒有放下,因為都是自己的親人,對誰都不想說重了,怕傷了他們。心想如果有老伴在的話可以和他說一說緩解一下心情。這是人的想法不是修煉人的正念,每次家人發生矛盾都是提高心性的機會,可自己沒有抓住。師父說:「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

再有一件事也干擾著我:大孫子處了個女朋友,幾乎全家人都不認可,他幾次和我說想要領女朋友來見見家人,我都沒有正面答應他,有怕親戚、鄰居說三道四的。為了自己的面子沒有考慮孩子的感受。對自己的孫子都這樣,對別人會怎樣呢?

還有一些小事也是提高心性的機會:對門鄰居把垃圾放在走廊裏,我就和她說以後不要再放了,以免招來蒼蠅。過年垃圾更多了。面對這件事卻沒有先想想這是去我的甚麼心?聽到《明慧廣播》節目中同修的交流,遇到這事時,同修通常是默默的把垃圾拿走,送到垃圾箱裏,弄髒的地方自己還去打掃乾淨。同修時刻在用善良的行為感動對方。這讓我看到了自己與同修的差距。

有時一個人在家能想起從前的一些煩心事,還生氣,這是怨恨心和妒嫉心的表現,找到了,我就想它不是我,我不要它,馬上去掉它。師父講:「坐在那塊也讓她想起十年八年過去那些生氣的事,非得讓她想起來,看她動不動心,生不生氣。有的人坐在那兒氣的都不行了。就是甚麼都不能給她落下。我總得讓她修,包括我們現在有些學員,年輕的、年歲大的,也遇到過這樣的事,就讓她想起那些生氣事兒來,看她生不生氣。十年穀子八年糠,都讓她想起來,反正是看她怎麼去對待。」[2]

還有,有時看到一些鄰居老人們在樓下聚在一起嘮嗑,自己還有想去湊湊熱鬧的想法。顯然這是安逸心和怕寂寞的心的體現。常人在一起說的無非就是東家長西家短的,修煉人參與這些就存在修口和造業的問題。我有師父有大法有明慧網上同修們的交流,怎麼會寂寞呢?現在我每天認真學法煉功、發正念、發資料、聽明慧交流,學會了遇事向內找,否定舊勢力利用常人的一些事干擾我的正念,把握好自己,只求精進實修。

以上是我近期的體會,與同修交流,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