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心性 多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六日】我今年八十歲了,身體健康,思維靈活,健談,精神狀態很好。得法前,因為一身病,我沒找工作,是個家庭主婦,身患多種疾病,有嚴重的神經官能症,胃痛(吃了就吐),痛經,便秘等等。得法時,開始消業,從此以後,我身上的病都被師父拿掉了!九九年七月邪黨瘋狂迫害大法後,我先後三次去北京為師父和大法鳴冤,本著善心、慈悲心,以自己的切身感受,講清大法真相,證實大法的美好。

一、在家庭暴力中修忍

老伴脾氣暴躁,愛動手打人,而且出手較狠。有一次,我甚至被老伴抓起來摔在牆上,摔昏死過去。右手關節在被扭胳膊時扭變形,多年一直不能完全恢復正常。有一次,丈夫出拳打在我的左眼上,當時就打出了血。我當時眼睛甚麼也看不見了,感覺眼球像掉出來了。被打的眼睛視力變的很差,到現在即使戴著眼鏡,抬起手來 也看不清楚自己的掌紋。丈夫甚至把在外面勾搭的女人領到家裏吃飯、睡覺,打罵我,逼我離婚。常人都在嘲笑我懦弱。

太多的家庭暴力,我不願意回顧,只是覺的自己可能前世壞事幹的太多了,所以修煉中要承受這麼多的巨關巨難。我遵從師尊的教誨,把魔難當成過關的機會,守住自己的心性,無怨無恨,用忍讓和善心來對待一切。只要自己的修煉沒有被干擾,大法弟子救人的事情沒有被干擾,甚麼都能忍。我的堅忍慢慢改變周圍的環境,一度使丈夫又從新跟我一起出去救人、講真相

但是丈夫的悔改太遲了!彌補過錯剛剛開始,惡報便隨之而來。他先後出現腦溢血、摔跤、胸椎骨裂、不能排便、痴呆的症狀,生活不能自理。面對傷害自己的丈夫還業的痛苦,我還是慈悲對待,找自己的不足,求師父給他一個機會讓他從新做好。也求師父給自己一個機會,把自己沒有過好的關從新過好。

奇蹟出現了,丈夫的情況在好轉!在意識不清楚的情況下,丈夫還是下意識的發洩情緒、打人,我的身上還是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我不動氣,始終笑瞇瞇的。丈夫有一天到客廳懸掛的師父法像前懺悔:我錯了,我不該打大法弟子!我笑了!我說:師父在法中教誨我們,「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這個忍我做到了!可這是經過了十多年才過了這一關,我修的太慢了!

在過家庭關的過程中,方方面面都是考驗。我特別記得,有一次看到放大法書的櫃子上面摞上了皮鞋,當時心裏有點動氣。我就摞了兩層凳子上去取鞋盒子,用力往下抽的時候,腳踩空了凳子,摔在地上昏死過去。醒來後動不了,一個凳子還墊在後背下,喊丈夫過來拉我起來,他始終沒有搭理我,好半天我才自己爬起來。在空中往下摔的過程中,我知道自己哪裏錯了。

過關時有一點情緒或者思想疙瘩,師父都會點化我。修煉就是要改變人的思想,走出人間的反理,不在反理中與常人計較對錯。慈悲眾生,救度身邊的親人。

二、與同修攜手前行,救度一方眾生

我做真相從來不避諱家人。孩子們給的養老費不捨得花,主要用於做真相資料。時間長了,他們沒有辦法,也只有支持我。孩子們還幫助我發真相資料救度眾生、講真相。

我十多年間多次搬家,但學法點一直不間斷。搬一次家就成立一個新的學法小組,開創一個新的修煉環境,救度一方眾生,甚至搬很遠也有一直跟著的。同修們在一起做真相資料,常常湊一點錢,先後買了打印機、刻錄機、紙張等等做真相用的耗材。然後,不會甚麼就學甚麼。不到四年級的小學文化,操作電腦、上網下載、打語音電話、打印、複印、刻盤、發資料,樣樣都會做。

我常回老家,在娘家、婆家洪法講真相,引導周圍幾個鄉鎮、村莊的大批有緣人學法得法,在中共邪黨的造謠打壓下堅持修煉、證實大法。後來,我經常做好了真相資料,帶回老家發放。回去之前,求師父加持,不讓世人對大法犯罪,清除其背後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每次回去都很順利。

記得有一次回去,都做完了。有老鄉告訴我說:這段時間一直有兩個蹲坑的警察在我家門前的水塘邊裝作釣魚的,可是正好我回去的兩次,他們都沒有來。真是太神奇了!我知道,這都是師父在加持和保護弟子啊!

老家需要真相資料,我就遠隔三百多里地往家送。我用紙箱子把真相資料裝好,上面放上舊衣服,讓兒子拉著送回老家。然後打電話告訴老家人說:「舊衣服不穿了,捎回去縫蘋果箱子吧!」並囑咐他們收好,家裏的同修一聽就明白了。

老家的惡黨610三次找我,當地派出所幾次推脫。有一次,我下樓梯,突然碰到兩個警察。我知道是來找我的。心想:這是師父的親人來了,我神的一面一定要把你們救了,下決心一定能把你們救了。通過慈悲祥和的講真相,使兩個警察完全明白了真相。

一名610人員繼續打電話找我,我就在電話中給他講真相,講了兩個半小時,引導對方正面認識大法。後來,這名工作人員全家走入大法,並且按照大法弟子的要求,不再迫害大法,明裏、暗裏幫助大法弟子。這位610人員全家也得到了大法很大的福報:親人的病好了,家庭幸福。

當地一位派出所所長曾說:大姨,我是第三任所長。前面的兩個所長因為您修煉大法,都被撤職了。您就煉吧!我們不管。上邊問起來,我就說您是練別的氣功的,我們保證不找你麻煩。

我聯繫的面很廣,在邪惡迫害中,由於個別同修守不住心性而幾次受到牽連。但是我不記恨出賣我的同修,不但不記恨,也從來不迴避,反而去幫助他們。被幫助的同修有疑問時,我說:你出賣我,那是你修的;我幫助你,那是我修。

我的個人習慣是上午學法,下午做真相,晚上出去發。回來再學法或看交流材料,半夜發完了十二點正念再睡覺。早晨三點半起床煉功。每天睡覺很少。白天困就泡杯茶喝或者壓根兒就不管它。

為了使自己的身體瘦一些,方便身上多帶一些資料,我就養成晚上不吃飯的習慣。一年四季,無論嚴寒酷暑、風霜雨雪,十年如一日,天天出去發。每天幾十份,上百份。有週刊、小冊子、九評書、光盤,搭配發放,資料組合每家一份。

風風雨雨二十多年,在證實法、救眾生的路上,時刻不忘用大法做指導,修煉自己的心性,可是自我感覺離師尊對我們的要求差之千里。在剩下不多的正法時間裏,我還要更加努力的學好法,提高心性,多救眾生,緊隨師父的正法進程,直至圓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