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的路上堅定的往前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底得法的。當時因母親身體不好,有人送她一本《轉法輪》,我回娘家時就想看,晚上十點多鐘開始看,一直看到天亮,覺的非常好,很想學。第二天和妹妹一起上街,有一個人在路上叫妹妹的名字,妹妹就跟那個人說話,突然妹妹跟我說:「姐,你不是想學法輪功嗎?她就是學法輪功的,那本書就是她給媽媽的。」她就跟我說,可以第二天早上六點鐘到公園去學。我帶著小孩,擔心起不了那麼早,有點猶豫的答應了。分手時,她對著我的耳朵說:「你要想起來,就能起的來。」晚上睡覺時,想著這句話,閉上眼睛,又睜開眼睛,就是早上五點半。然後就去公園學功。就這樣,接上了與師父的緣。

那時我孩子很小,我要照顧小孩,又要上班,又要做家務,非常忙。加上我性格很內向,不愛與人打交道等多方面的原因,學功以後基本上處於獨修的狀態。除了有時去煉功點煉功,很少與同修交流,不知道學法的重要,學法少,受無神論影響很深,沒有考慮過修煉、圓滿、佛道神等這些問題,只是祛病健身,不知道是要修煉。這種狀態持續到九九年迫害發生。七二零以後,遇到一個同修,給我看了一些同修證實法的資料,我很受感動,覺的應該站出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就拿了一些資料來發。

當時完全沒有料到邪惡會那麼壞,沒有想到真有人會迫害,發資料過程中,被便衣抓到派出所。我當時懵了,不知所措,只是守住一念,絕對不能出賣同修。後來送到了拘留所,在裏面接觸到兩位大法弟子,知道了更多關於證實大法的事情,明白了大法是修煉,是要修成佛道神。

回家後,家庭的魔難就開始了。丈夫堅決反對我修煉,父親對我大聲訓斥,母親尋死覓活的要給我下跪,叫我承認錯誤。我從小就聽話,順從,與世無爭,學習工作都優秀,母親說她從來不操心我,現在我卻最讓她操心。當時我說甚麼他們都不聽我說,不讓我說。我震驚、無助、痛苦的流淚,沒想到親人們此時竟會這樣不可理喻,完全不能溝通,不能交流,現在明白他們當時是被另外空間的邪惡所操控。

那時我對法理解的很少,沒有紮實的學法基礎。面對巨大的家庭壓力,還有派出所時常的「關心」騷擾,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天生不會與人爭吵,在無法與家人溝通的情況下,我只有沉默。丈夫不讓我修煉,只要看到我煉功,就拳打腳踢,我好幾次被打的全身是傷。後來,他看我堅決不放棄,提出與我離婚。我當時看不到讓他聽明白真相的希望,也不知道迫害會持續多久,也想一個人來面對一切壓力,不連累他,就同意了。按照他的要求,女兒和房產歸他,我一個人淨身出戶。離婚後,他不讓我與女兒見面,並威脅說要對我不客氣。我當時也對他產生了怨恨。近年來,我通過不斷的學法修心,逐漸放下了他對我的傷害和我對他的怨恨。其實,他當初所做的一切,是舊勢力安排的,我因修的不好,沒能否定舊勢力。如今,十幾年過去了,他已另外成家生子。後來,他多次跟我娘家人說,他這輩子最後悔的事,就是離婚。

幾年前,我在心裏發正念:否定、清除、銷毀、解體舊勢力對我和家人的一切安排,只要師父的安排,求師父讓女兒回到我身邊,不讓女兒在外流落、迷失。後來,前夫將我們共同的房產給了我。最近,心愛的女兒從很遠的地方,回到我的身邊。當初很多人怨我該爭卻不去爭的東西,都失而復得。

在剛離婚的時候,我有時一個人站在街頭流淚,感覺孤獨、無助、走投無路、無人可依。曾經全心為之付出並深愛的兩個人(前夫和女兒)離開我,不能見面;父母親戚不理解,怨我不放棄大法,恨我離婚不爭房產;派出所知道我離婚了,到處找我;身體出現病業表現,像嚴重的心絞痛或胃痛;有同修背後說我,太軟弱、太懦弱,不該把女兒拋下;我居無定所,不知道下一步該去哪裏……我在心裏默默的跟師父說:師父,我一定要堅持走下去。

師父看到了我的心,在夢中安慰鼓勵我、點化我。一次,我夢見自己走在一條極其坎坷的道路上回家,同時還有很多人,都跟我往同一個方向走。道路的坎坷成度我從未見過,全是大大小小、深淺不一、不規則的坑和凸起的岩石,沒有一塊平地。醒來後我想,雖然這條路很坎坷,但是我在回家啊,心中感到莫大的安慰。後來每次遇到坎坷時,常會想起這個夢,知道這都是回家路上的事;當同修遇到魔難時,我在自己能力範圍內也儘量去幫助,因為我覺的這麼坎坷的路,大家你拉我一把,我抬你一下,會走的容易些。

最近,與一個過病業關的同修交流。同修因病業關持續時間較長,一關接著一關,一難接著一難,實在承受不住,產生修不下去的念頭,想要放棄人的身體,走了算了。我告訴同修這個念頭和這些病業假相都是舊勢力強加的,要排斥、否定、不承認、清除、解體它們。並講了唐僧去西天取經的路上,無論遇到甚麼樣的妖魔鬼怪、美女畫皮、刀山火海、陷阱詭計,都堅持往西走,決不動搖。同修聽進去了,一直努力堅持著往前走。

師父在很多的講法中,都講過相關的法理。師父說:「今後在你自己修煉的時候,你會出現許多大難的,這都過不去,你還修煉甚麼呢?這麼點事你還過不去嗎?都能夠過的去的。」[1]「我們講大法無邊,全憑你這顆心去修。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1]「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2]

迫害當初,我幾乎不懂得修煉,憑著一腔熱情做事,以為做事就是修煉。看到同修一天發多少資料,我也要一天發多少資料,看到別人一週發多少信,我也跟著學。結果自己處於焦慮和忙亂的狀態。師父無數次的點化我,我卻不悟,結果走了很多彎路,造成很多損失,令人痛心。那些年,我經常重複的做一些夢。一種夢是在大學裏要考試了,我還沒有看書複習,心裏急的不得了。現在明白是點化我學法太少了,要快點學法看書;一種夢是考試卷發下來了,裏面很多題目我不會做,就看別人怎麼做的,抄別人的答案。現在明白是點化我不會修煉,修煉學別人,沒有走自己的路。

隨著不斷的學法,我逐漸明白了,深深感到師父度弟子的不容易,感到師父如慈母般的耐心、寬容和洪大慈悲。我悟到,別人做的好,我們可以借鑑參考,不一定要完全照搬;我們無論在法中有甚麼樣的認識和體悟,都不能當作標準去要求別人,而永遠只能以大法為標準。

以上個人體會,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