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集體學法中歸正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一日】一年前,我大胯時而疼時而不疼。剛開始我沒在意,認為是自己家裏活多,累的,也許多休息休息就好了,活幹的少了,疼沒減輕,還連帶著腿,腰扯著筋疼,疼的站不住,只好蹲下,蹲下站不起來。常人說:「這是腰椎間盤突出。」有人說:「這是坐骨神經痛,沒法治,在家平躺著,養著。」

剛開始,我沒往心裏去,認為常人才會得病,我是煉功人,沒那病。可時間一長,這疼的也不輕,心裏就有點不穩:「怎麼老疼啊?我也向內找了,怎麼還過不去呢?這甚麼時候是個頭啊!」因為自己以前這痛那疼的,或者扭了傷了的時候,只要自己一煉功,向內找,基本上都能很快過去。可這回拖的時間長了,心裏不穩了,負面思維也往上返。「自己不會真的得那些常人的病了吧?」我知道這思想不是我的,我就排斥它,抑制它,可一疼,那思想就往上返,弄得我身心疲憊,自己在家學法也不入心,只好找同修陪自己學法,後來又有三位同修加入。

在集體學法時,因為自己放不下腿疼的心,所以時不時的提幾句,我的腿疼怎麼怎麼的。我一說疼,同修就說:「那是消業,好現象,讀讀法都消業,多好啊!」我還是疼,又有同修說:「別想它了,該幹啥幹啥。」和同修們靜心學法,慢慢我發現腿不那麼疼了,能坐,能站。

因為疼痛減輕了,我的心也平靜了許多,我回頭再從新審視了一下自己,才發現自己身體的不正確狀態與自己的修煉狀況是相關聯的。因為我在家做裝訂資料的事,家裏有時會存些,由於自己有顧慮心,怕心,做完了工作,多餘的時間也不敢面對面講真相了,家裏的東西給自己帶來了後顧之憂,怕被迫害。所以放鬆了精進之心,因為有了多餘的時間,自己不是多學法,而是迷上了手機小視頻,越看越上癮,有時連學法煉功的時間也佔用上了。放任著人心,加大著魔性,家裏人一不順我的心意,我就發脾氣,大吵大鬧,自己都控制不住,魔性佔上風。我發完脾氣後,自己就後悔,下決心下次一定要把握住自己的心性,不發脾氣。可一遇到矛盾,又發脾氣,過後再後悔。自己感覺被一個惡性循環的怪圈干擾著,不能突破。那是自己的爭鬥心,妒嫉心,怨恨心,不讓人說的心,看不上人的心,哪顆心都很強。由於自己沒有嚴格要求自己,把自己混同常人,那常人當然是要得病的了。

我先調整自己的修煉狀態,放下對手機小視頻的執著。多學法,背法,多發正念。遇到矛盾,強忍,哪怕是含淚而忍,也要忍住,不發脾氣,不讓魔性主導自己。在社會交往當中,把自己當作煉功人,用法來衡量自己,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利益上隨其自然,是我的東西不會丟,不是我的東西我也不爭,再遇到觸碰自己心的事,我就想師父的法,師父講:「雲遊是相當苦的,在社會中走,要飯吃,遇到各種人,譏笑他,辱罵他,欺侮他,甚麼樣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擺正與人的關係,守住心性,不斷提高心性,在常人各種利益的誘惑下不動心」[1]。

別的同修把裝訂的事接手了,我就面對面講真相。在講真相的過程中,無論自己走多遠的路,腿、胯一點也不疼,只有閒下來時,才有疼的感覺,我就把它當作消業,消去生生世世的業力,以前我怕吃苦,怕疼,現在活多苦,多累我也不抱怨了。師父講:「在大覺者們看來,當人不是目地,人的生命不是為了做人,就是讓你返回去。人吃多少苦,他認為吃的苦越多越好,加緊還債,他就是這個想法。」[1]

在過關中,同修們的幫助也很重要,因為常人有句話:「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有時我們人心上來,陷在執著中出不來,也許同修的一兩句話,就能使自己解困,所以我們應該多傾聽一些同修們的正面意見,虛心接受來自同修的不同的意見,多學法,向內找,很快就能走過難關。也不能耽誤做講真相救人的事,因為講真相救人是我們的使命、是我們的本份,是責無旁貸的。眾生等著我們救度,自己身體的不正確狀態,不能成為阻擋。當我們邁出去那步,發現真的沒有那麼難。我自己體會,當我去救人,身體的疼痛,真的消失不見了。

時時在法上,做我們該做的事,身體的不正確狀態都會歸正。

師父一直在告訴弟子們要講真相救人。在這麼多年中,自己也一直在堅持做講真相的事,但是自己就是感覺不到自己做的事與救人有關,感覺不到那麼神聖,講就講了,做就做了,與救人隔著一層東西似的。師父《洪吟(五)》發表了,我們學法小組一連學了三遍,每學一遍都對我觸動很大,可以說是震撼,師父詩文中多次提到「創世主」。每一次看到「創世主」,每一次對我心撞擊一下,從身心到表面的細胞,我感覺到在變化,說不出來的激動,興奮,殊聖,那種感覺用常人的語言無法表達,好像自己以前被包在一個殼子裏,在學《洪吟(五)》時,自己一下子有破殼而出的感覺。我也真正體會到了,大法弟子做的每一件講清真相的事,確確實實的是在救人,救那些敢於放下神的光環,來到險惡人世的各界眾生、眾神。師父的洪大慈悲,師父的苦心救度,還有大法弟子的責任和擔當,我切身的感受到了。

再面對面講真相的時候,我感到每一個世人都是那麼的親,那麼的善良,只不過有的被塵埃埋的深一層,只要他們還存一絲善念,大法弟子都會伸出橄欖枝,救他。記得在一個集市上,有一個村的村支書,我跟他講了很長時間的真相,他就是不退,還說:「我好不容易入的(邪)黨,我還是村支書,我不退……」我沒像以前想:「這個人完了,怎麼說都不退,他不能得救了。」我離開前告訴他說:「大哥,你回去好好想想,咱可別辦後悔的事。」大概過了一個月,在另一個集市上,這個人看到我跟我打招呼,我剛開始沒認出他來,他跟我搭話,我想起他來了,趕快說:「大哥,把那個(邪)黨退了吧,抹去你入黨時發的毒誓。」他說:「是這樣啊,那你給我退了吧。」我都沒想到,以前那麼堅持不退的人,一個月後會有這麼大的變化,這麼爽快的答應了。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神念,是為他的,只要心中裝有救人的念,世人就能感受到你的善,你是為他好的,他就會聽真相,做三退。現在再講真相,得先問對方:「你三退了嗎?」有的人說:「我早退了。」有的說:「有人給我退了。」「我們村的給我退的。」「我親戚就是幹這個的,我們一家子早都退了。」

真的為這些明白真相得救的生命高興,這麼多年大法弟子的付出,真的使世人對大法弟子的看法都變了,很多人都說:「他們是在救人。」是的,我們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