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苦為得法 兌現來世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農村婦女,今年六十多歲了。一九九七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前我渾身是病,頭疼、腰疼、腿肚子發脹、尿痛,還有虛病,吃不下飯,渾身沒勁,曾到石家莊大醫院檢查,甚麼病也沒有,找治邪氣的也看不好;得法後所有的病都好了,二十多年,沒花過一分錢,沒吃過一粒藥。

(一)

我娘家姐妹六個,二姐入贅在家。母親一直有病臥床不起,家裏一切二姐做主。十七、八歲的時候,每天早上天還沒亮,二姐就叫我們姐妹幾個推著人力車去外邊拉土。白天出工幹活,晚上推豆腐磨子(因父親賣豆腐),不推豆腐磨子就挑八擔水,天天如此。不僅如此,二姐也不給我們好臉色看,經常找茬數落我們。

結婚後,婆婆也很厲害,吃飯的時候,總看著自己的孩子吃,把我撂一邊。過節的時候,離過節還有好幾天,就開始罵街,打雞追狗,指桑罵槐。我從不敢頂嘴,只知道自己生氣。自己的丈夫也是脾氣暴躁,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鬧,砸東西是常有的事。過後跟他說:別鬧了,誰受得了啊!他就說:受不了上吊去、喝藥去……死的法多了。不管他說甚麼,我把淚咽到肚子裏,堅強的活著,為了孩子,也為了有病在身的母親。

自從走入大法修煉後,通過學法知道了自己吃的這一切苦都是為了得這個大法。我如夢初醒。

(二)

剛開始我抱著治病的心走入大法修煉,病很快都好了。通過學法,我知道了今生別人對我不好,是我以前對別人不好,同時我更知道了人生的意義,更懂得了法的珍貴,我發誓一定堅修大法到底。

開始因我不識字,我就聽講法錄音,記住一句,我就不打折扣的按照法的要求做。沒得法的時候,別人偷我家幾個玉米,我就到別人家地裏掰幾個補上;得法後,明白了不失不得的理,知道甚麼事都有神看著,別人偷我多少,我也不弄別人的了。有一次我給別人換零錢時,對方給了我一張假的(因我不認識假錢)。到集市上買東西時,人家不要,說是假的,我當著好多人的面,把假錢撕了。

在社會上,在鄰里之間遇到的利益上的衝突,我大部份都按照法的要求把握得很好。每次都是心一放下,事情立刻就變,就像師父說的「柳暗花明又一村」[1]。

在家庭中,我也嚴格按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有一次,丈夫晚上七點吃完飯出去玩,我八點收拾完家務,就領著孩子出去串門。以往丈夫都是十點回家,我九點回家的時候,丈夫已經回來了,把大門裏面插上了,我叫了好幾次丈夫也不開門,我又接著叫,他才開,還沒等我走進家門,他就一邊搧我耳光,一邊惡狠狠的說:「叫你有勁出去,沒勁回來。」連搧了幾個耳光。面對突如其來的這一切,我沒有動氣。然後回到屋裏一邊聽師父講法,一邊給孩子織毛衣,正好聽到師父說:「可能剛一進家門,你愛人就劈頭蓋臉給你來一通,你要承受過去了,你今天的功沒白煉。」[1]我聽著就笑了,心想今天的功沒白煉。要是在以前,丈夫打我幾下,打不過我也得打他幾下。

在我的修煉過程中,我過丈夫的心性關,簡直不計其數。在大法的威德之下,丈夫的火爆脾氣也在改變,而且他非常支持我修大法。

(三)

兒子長大了,到了結婚的年齡,相親好多次都不成。我就想:再相親,不管成不成,我要告訴她真相。後來相親的時候,我就給她(現在的兒媳)講真相,讓她記住真、善、忍好。兒媳過後對我說:當時你說真、善、忍還行,你要說自己怎麼要強,就不了。可見兒媳生性善良,是法緣把我們連在一起,成為一家人。自從過門那一天起,我就把她像親閨女一樣對待,做事處處為她著想。

後來有了孫子孫女,牽扯到帶孩子的問題,我和兒媳關係處理的也很好。兒媳幾次提出想出去幹活掙錢,讓我帶孩子,我沒有被利益心帶動,想的是以法為大,我善意的告訴她,孩子還小,我們一起帶孩子吧!現在孩子大了,兒媳賣豆腐,每天早上凌晨三點就得起來做,我每天也是三點多一點,就起床煉功,煉完功給兒媳幫著淘豆腐,然後再給一家老小做飯,家裏的活,地裏的活從沒耽誤過。而且學法修煉、發正念、講真相也做得比較好。兒媳也特別支持我修大法。

(四)

同村四姐家做賣豆腐生意。她家東邊有一胡同,鄰居把胡同挖開一條二十公分寬的小溝,姐夫需從那經過,可是載著豆腐的腳蹬三輪車又過不去,四姐天天把溝填上,鄰居天天把溝挖開。兩人為此對罵。最後鄰居一氣之下拉來一拖拉機土把路堵上了,四姐一家氣壞了,就想著要與鄰居動刀子。

我知道了此事後,就趕過去,用真、善、忍的法理開導他們。四姐說:「我也不想活了,讓她榔的過不下去了,兩天兩宿也吃不下飯,也睡不著覺了,就準備跟她打,斧子也磨好了,菜刀也準備好了。」我就說:「四姐你別跟她打,把咱打壞了,還得受罪;把人家打壞了,還得掏錢給人家看。你可以找村裏解決,解決不了找鄉里。」

我又給四姐和姐夫念了《轉法輪》中「大根器之人」一段法,給她們念到韓信受辱於胯下,「人爭一口氣,那是常人的話。為這口氣活著,大家想一想,活的累不累?苦不苦?值不值得?」[1]我又說:「拿咱們的命跟她鬥,不值得!」四姐和姐夫聽明白了,姐夫說:「得嘞,你也勸醒我了,你跟我念的我也聽明白了,我還泡上黃豆,明天做豆腐。」後來通過鄉政府把這事和平解決了,四姐也因此得法走進了大法修煉中。

(五)

作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除了做好學法煉功,發正念,就是面對面講真相。我以前大字不識一個,後來通過自學把所有的大法書都看下來了,幾乎沒有甚麼文化的我,講真相的時候,智慧源源不斷的往出流,針對甚麼人怎麼講,我都會。

有一次出去講真相,遇到七、八個人在村裏歇著,一看那麼多人我有點發怵,正猶豫著,說:這怎麼這麼多人,幹嘛呢?「搞環保呢,又不讓幹。」那些人說。其中一個穿戴整齊的老年男子說:「今天你又帶的甚麼(資料)啊?」我說:「給你一本《天賜洪福》」。他又說:「你在這發吧!這些人誰也沒事」(都是好人)。我才想起來,我早給他講過好幾次真相了,他早明白了。大家你一本,我一本,其中一人說:「給我吧,我就願意看這書」。最後還有三個人沒得著。我就告訴他們,讓他們互相傳看。

也不是每次都一帆風順,一次碰到一位六、七十歲的大哥,給他真相小冊子,他問甚麼書,我說是法輪大法真相,他一聽就火了,把書一下扔出去老遠,我把書撿起來,仍然耐心的給他講真相,他不聽,手指著我的腦門,一個勁的說「反黨」,不容我說話,把馬路上過往的車輛都堵住了。我一點都沒有動心,後來我說:「做事為別人著想,給別人讓開路」。那大哥才走。

在講真相的路上,我從沒停過救人的腳步,一路走來,有接受的,也有不接受的,有過救人時的感動,也有過危險,都在師父的加持下走到了今天。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