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讓我救度那一方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一九四九年二月,我出生於湖北省大別山裏最苦的家庭,那時中共邪黨劃分階級成份搞鬥爭,我的家庭就是當時的階級敵人。三年、五年一個運動,我家次次挨整,沒有落下。邪黨從來沒有把人當人看。一九六三年邪黨搞社教,那時我才十六歲。一九五九年大飢荒時甚麼吃的都沒有,我們吃野草、野菜,還吃不飽,好苦好苦。成人以後到婆家同樣苦:人多壓力大,吃不飽、穿不暖、做的又苦,各種疾病纏身,又無錢醫治,生不如死。三個孩子都沒有成家,還有兩個在念書,要負擔養兩家的老人,家裏窮的叮噹響。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我遇到了一位老退休幹部,看到我後,他驚訝的問,某某你怎麼變成這樣了?我說我一身病。老人問看病沒有?我說病看不好,是癌症、死症、絕症甚麼都有。老人說:「趕快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說:「我這一身病能煉好?」老人說:「只要你誠心修煉,甚麼病都沒有問題。」

老人還說,「李老師托夢要我把大法傳給某某(指我)。」我好奇的問:李老師怎麼知道我呢?老人說我們老師甚麼都知道。我非常高興,啊!我有救了!我找了一個不要錢的醫生了,我有救了。這時我心上的一塊大石頭落了下來。

我對老人說我不是怕死,我是不能死,因為我要照顧沒有成家的三個小孩,還要給兩家的老人養老送終,我的人生任務沒有完成。這法輪功我煉定了。

老人很負責的第二天給我請來了師父的法像,寶書《轉法輪》,還有《法輪功》,老人拿著一本《轉法輪》對我說,這就是一本天書,內涵非常豐富,越看內涵越多。

我接過《轉法輪》翻開一看,看到師父的法像,師父祥和、慈祥的看著我,好像對我說,好好學下去吧!我再一翻,看到了書裏說的都是與佛有關的事。哇!太好了,這是一部佛法。以後我就誠心的學、煉法輪功。

修煉大法不到一個月,我一身輕,甚麼病症都消失了,能跑、能幹活,再也不是那種要死不活的人了。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太幸運了!

摔摔打打的修了二十多年,也發生過一些神奇的事,印象最深的就是寫勸善信的作用。

那是二零零四年,我二兒媳婦在外打工懷孕了回家休息,她給我說了一個莫明其妙的夢:我昨晚似睡非睡的,某某鎮的一個人來電話問:你是某某嗎?二兒媳婦說是啊,那個人說你婆婆印的報紙到處去發,怎麼沒有發到我家,你叫她多印些,發一份到我家,我是某某鎮的。

聽了二兒媳婦的一番話,我也知道這是求救的生命,因為悟性差,我想某某鎮那麼大,是誰要我去救呢?那裏學法的人也不少,再說我也不是個了不起的人,我想破了頭怎麼也想不通,就和同修切磋了也沒有結果。就不再想此事了。

說是不想、但總是掛在心上。直到第二年暑假,二兒媳婦帶著小孫子到二兒子那裏去,大兒子和女兒來電話讓把孫子都送過去看看,老伴帶著孫子們都走了,我一個人在家裏。家裏餵了兩頭牛,種了兩畝地,確實有點忙,早上三點起床學法兩個小時,煉一個小時的功,其它時間是放牛與做農活,別人午休我去送大法的資料,還要趕快回來幹農活。

有一天三點鐘起來學法,剛剛靜下來,我彷彿聽見一個洪亮的聲音說:你講真相救度眾生的勸善信沒有發到某某鎮呢!我猛地一驚,啊!怪不得二兒媳婦對我說那樣的夢,想不到是另外空間的生命來求救。

馬上回憶一下最近講真相的情況:我地同修曾寫勸善信發給我市公安局、派出所,救助那裏的眾生,因為那時邪惡猖獗,他們不敢說公道話,不敢說實話,而且助紂為虐,但他們也是應該被救度的生命,這正是大法弟子的責任。但沒有文化,怎麼辦,就試著寫勸善信,第一份發到市公、檢、法,落款寫上我自己的真名實姓,過了好長時間,還好沒事。

後來我們同修之間就配合起來,哪裏抓人往哪寫,哪裏邪惡往哪發,公安局、派出所、學校、各單位、各村組,每人都去發。但確實把某某鎮給發漏了。感謝師父慈悲點化,我們就立即補上。

這麼點小事還真管用,看來勸善信還不只是救了這個空間的生命,還能解救另外的空間。從師父的法中我們知道:不要小看自己所做的一切,在另外空間的反映都是轟轟烈烈的。

感謝師父對弟子的加持和保護!感謝師父給我們的智慧和膽識,同時感謝同修對我的幫助。我們從最邪惡的環境中救度眾生一直走到今天,為了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為了天國的眾生,以後的路不管怎麼艱險、邪惡,我們都會一直走到底,隨師父回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