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頑皮的女孩成為修煉成熟的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一日】一九九六年,母親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後,就立即帶上了我,那時我在讀小學。聽母親說,有一次在公園里路過了法輪大法的煉功點,她當時聽到煉功音樂感到沁人心脾,有教功的大法弟子向母親介紹五套功法,母親學煉第五套功法時,感到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的美妙感受,覺的功法好,就立即走入了大法修煉。

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的宇宙法理要求自己,修煉自己,母親覺的太好了,就把我也帶上了修煉的路。

修煉法輪大法使我脫胎換骨,修煉之前,我是一個很頑皮的孩子,雖然是女孩子,但經常和男同學打架,有時出去沒玩一下,就跟別人打起來了,別人家長找上門,說我把人家孩子打壞了,父母為此也經常教訓我,可能是因為當時好爭、好鬥的性格,造成長相也是一臉頑皮相,成績在班裏也經常考倒數一、二,這些方面父母很頭疼。

後來因為走上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之路,我按真、善、忍做,從做好人做起,不斷提升自己,不僅不和小朋友打架了,朋友多了起來,還改掉了撒謊、拿人家東西的惡習,在班裏熱心的幫助別人,有同學合著欺負我,我也不放在心上,在班裏苦活、累活主動多做,上課積極回答老師提問,有時老師誤會了,我也默默的承擔,把因誤會遭到的懲罰──打掃教室盡力做好,想著為班上做點事是好事,事後再跟老師解釋一下。

當時班主任覺的我一下變化得好大,就問我:「你怎麼最近變化這麼大?很多方面比以前好了很多。」我說:「我媽媽最近修煉了法輪功,也帶上了我修煉,所以我變好了。」班主任問:「法輪功是甚麼功啊?我母親也在煉。」我說:「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功。」

記得小時候,清晨到公園裏煉功,煉第五套功法,由於業力在消除,開始時腿挺疼的,我就在出門前往襪子裏塞上紙巾、布條墊著,以為這樣就應該不會那麼疼了,結果煉功時還是照樣疼,便把襪子裏塞的都拿出來,放在旁邊一堆,大家都笑了。很快我的雙盤就能達到一個小時,很輕鬆了。再是抱輪,開始抱輪時,感覺兩臂提著兩桶水,有一次,我不想堅持,就在公園裏跑著玩了一圈,回來後繼續煉,沒一會兒,這套功法就結束了,當時站在旁邊的母親以為我把抱輪堅持下來了,開心極了,但教功的大法弟子看到我跑去玩了一圈才回來,但她沒有揭穿,回家的路上,母親獎賞我買了一個蛋糕,我吃第一口,就哽到了,我明白是我沒做好的原因。

一次清晨煉功結束時,我發現一隻小螳螂,特別小,特別可愛,很想帶回家養,一旁拿著錄音機的爺爺看見了,就說:「修煉人不殺不養。」但我好想養啊!爺爺對著我左說右說,左說右說,我被他說不過,把小螳螂放生到草坪裏。現在想來,還好那位爺爺勸住了我,不然我不注意把它腿弄折了,或養不好傷害到它,就造了業了。而且動物、植物容易得靈氣,作為大法修煉人不能養。

那時我經常和母親參加學法小組的集體學法,有時學法小組人很多,人人都很好,在我年幼的心靈裏,感受到修煉法輪大法的爺爺、奶奶、叔叔、阿姨都是很好很好的人,比一般的好人還要好。

到了小學高年級時,母親掛心我的升學成績,就沒多帶我去煉功點與學法小組,其實這都是因學法不深入,還有很多執著造成的,其實學好法、煉好功學習成績肯定比放鬆修煉要好。

小學畢業那年的暑假,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發動了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迫害,捏造出的假新聞在不斷播出,傷害、迷惑著世人。看到這一切,我的第一念就是這些新聞肯定不是真的,因為我所接觸的法輪大法修煉人都是很好的好人,而且我母親修煉之前鼻子開過刀,醫生手術時不慎碰到了神經,造成偏頭痛後遺症,修煉法輪大法後,後遺症全好了。我的外婆從老家來武漢做心臟手術,母親帶外婆在煉功點修煉了一週,她的面色變的紅潤起來,再去醫院檢查,心臟沒有任何問題,不用做手術了,這些親人親身的經歷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大法已經在我的內心深處紮下了根,按照真、善、忍的法理我走在修煉的路上。在之後的學習考試中,若遇到誣蔑大法的考試題,我不要這些分,我也不會作答,就算是高考,研究生考試也會這樣。

修煉法輪大法使我的人生發生了巨大的轉變,以前經常考倒數幾名的我,在後來就讀的藝術學院裏,是第一個獲國家一等獎學金的學生,後又考上了一類本科藝術專業的大學,之後被特招就讀了藝術研究生,一般人看來這樣的經歷有些不可思議,我深知這都是因修煉法輪大法帶給我的美好與福份。

我的長相也變化很大,從頑皮相變的秀美,不認識我的人以為我二十來歲,有的以為我十六、七歲,其實我現在已經三十多歲了。由於年齡顯得小,有親和力,跟不認識的人講述大法真相時,不管是男女老少都願意聽一聽,一般都願意三退,若遇到很難勸退的陌生人,我會默默的對其發一下正念,再跟對方講一講,一般都會退,遇到困難我不想放棄,因不知是否會再遇見,不願留下遺憾,有時世人是被我們真誠的心感動了。

修煉人的一念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而這一念又與平時的修煉精進成度,修煉基礎緊密相連,有時機會伴隨著考驗,若能正念正行,肯定與平時修煉狀態好分不開。

讀藝術研究生時,學院要求研究生至少要給本科學生上一門課,學院安排我給會計的三個班上服裝概論課程,有一百多名學生在階梯教室聽課,我想到這些是非藝術專業學生,又臨近畢業,我就針對就業面試時的服裝禮儀及服飾搭配,為他們精心準備課件,在西服與工作服,禮儀與搭配方面著重講解,並穿插西服的起源與禮儀細節,面試經驗,配合電影視頻中的細節穿插著講,學生們覺的實用,知識量豐富,聽起來又不乏味。

學生們見到我的認真與負責,下課前經常會有學生對我說:老師您辛苦了,這樣的情景在大學裏還是比較少見的。我一直想著要給這些學生講述大法真相,勸他們退出共產黨及其附屬組織,讓他們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那時剛好美術館有敦煌的壁畫複製展,我就作為課程讓他們去看展覽,吸收敬天信神的傳統,並給他們講述了一些壁畫的內容,告訴他們善惡有報的天理,並把在樹葉上開放的優曇婆羅花拿去教室,給他們觀看,藉此給他們講述了大法真相,勸他們三退,為自己選擇美好未來,並作為考試課,讓學生們做出選擇紙條答卷交上來,當天來上課有八十多人,五十多人做了三退。

一次,母親頭一天說,明兒買點菠菜回來。第二天,我就去菜市場買菠菜,一時間有些想不起菠菜長啥樣了,就東看西看回憶著哪個菜是菠菜,這時一位店家阿姨朝我問:「想買甚麼菜啊?」我說:「買菠菜。」她說:「有!」就立即從台子下拿出一大把,熟練的放入塑料袋裏,稱好,報給我價錢,我付錢時,想到這位是個有緣人,她主動喊著我買菜,我要給她講講大法真相,勸她退出共產黨的組織,讓她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我一開口說話,還沒說一句,她就搶著話題說,我再準備繼續說,她又急著說話,就這樣二、三次,她說,你快走吧,快回去吧,我感覺是不是機緣還不成熟,下次我再來她家買菜,再跟她講真相好了。

回到家,準備把菜洗出來,打開袋子,發現菜有些不新鮮,再仔細一看,菜很多都爛了,梗子上還有些長霉,想到剛剛那位店家阿姨可能是看我顯得年齡小沒經驗,又不想我在那兒站久了,發現菜不新鮮,要退貨,就趕緊叫我走。想想要是在修煉法輪大法以前,我肯定是忍不了這口氣,要去找店家理論,要求賠償,但我是修煉人,在面對不公時,還要為他人著想,而且我還惦記著要給那位阿姨講真相呢。若是找她理論,傷了和氣,還怎麼勸其三退啊!我仔細把爛菜摘出來一堆,好的可以炒一小盤,我反覆清洗乾淨,晚餐時,用大火多炒了一會,並澆上香油,大家吃起來還是很好的。

第二天,我一去那家,就說買竹葉菜,完全不提頭天的事,那位阿姨見我還來她家買新的菜,就挑了一把超新鮮的,並主動說,頭天沒給我新鮮菜,這次一定要挑新鮮的菜給我,在付錢的過程中,我給那位阿姨講了三退保平安,以及法輪大法好的真相,那位阿姨欣然的做了三退。

平時我出門辦事、工作、生活中,都不忘給不認識的世人以及還不明真相的親友講述大法真相,勸其三退,包括我的學生及家長、學校的老師以及領導、出租車司機、同事、各行業工作人員、商店老闆、小商小販,還有職業騙子及職業乞丐。有時講真相過程中,也會遇到不容易勸其三退的情況,往往是由於我在講真相前沒有注重發正念,或是那天還沒有學法,就出門辦事了。

其實救人的是大法,是大法背後內涵在救世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講清真相中,一定要注重學法,發正念,正念正行,願我們在正法最後的時期做的更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