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體配合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七日】我是九九年一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還不清楚大法怎麼修的時候,中共的干擾、迫害就發生了,但大法的玄奧超常已在我心裏紮下了根。我從小體弱多病,久治不癒的皮膚病、肺結核、胃病、婦科病等等這些慢性病,在短短的接觸大法的日子裏,全部都不翼而飛了,身體無病一身輕。

正信師父和大法

二零一零年到二零一一年,我們鄉里的同修陸續被綁架到洗腦班。我既得核實同修被綁架時的情況上網曝光惡人惡行,又得組織同修們去洗腦班附近發正念,還得勸說家屬去洗腦班了解同修在裏面的情況,把同修要回家。有的家屬配合,有的不配合。自己在做事中忙得夠嗆,沒有意識到這裏有自己該修的。當別的同修打聽啥原因發生的綁架時,我就說:某某淨顧掙錢,不做大法的事;誰誰還是有漏,要不怎麼會被迫害……挑同修的毛病,後來悟到這都是在幫邪惡迫害同修。

一年的時間,我才意識到,問題出現了,有自己該修的,和外地同修切磋,才扭轉過來這個觀念。大法弟子應該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互相包容,看同修的優點。大法弟子都有師父管,都在法中歸正。「一個修煉的人怎能無過呢?」[1]師父都允許有過,只有邪惡鑽大法弟子的漏迫害。在正法中就得用正念看問題,幫師父。

在這一年中,邪惡也想把我綁架到洗腦班迫害,當時A同修被綁架到洗腦班;在我這的表現,就是邪惡因素激烈在我腦中強加迫害我的思想念頭,尤其在我打印真相資料的時候,更瘋狂的讓我承認它們。我就在思想中嘲笑它們:你說了算嗎?你說了又不算,都是大法師父說了算。大法師父沒給我安排迫害,我就相信大法制約一切。

它們還瘋狂的沒完沒了在我思想中打壞念頭,我就正告它們:我就正信大法師父!正信大法!我就把我自己身心都交給大法了!然後走到院子,把院門打開,把屋的門都打開,在屋裏繼續有條不紊的打印資料。邪惡因素一下就全消停了,我的腦子一下就清淨了,甚麼壞念頭都沒了(請同修們不要效仿,我這只是在極限情況下的做法,平時還是應該理智清醒,排除不必要的干擾)。這時,A同修被放出來了,正好來我家串門,在我身後睜著大大的眼睛,驚呆的看著我,我就把我剛才怎麼修自己的過程、體會與她交流,共同提高。

在幫同修中修自己

一天晚飯前,接到同修電話,說鄰村同修大姐已吐了好多血,讓我趕緊過去。等我趕到時,同修們也都陸續趕到了,我們先給同修大姐發了半小時正念後,經商量,大家一致同意讓我把同修大姐接到我家,因我家是煉功點,正念場強。第二天,同修們很快形成整體,白天集體學法,到了整點共同發正念,晚上集體煉功。

我把握住自己,就向內修,不向外看,就按法對我的標準要求修自己。第一天發正念時,我就在思想中跟同修大姐另外空間的債主講真相、勸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有救度眾生,證實法的使命,請你退出吧,別要賬了,她修成了,會給你福報,她不能給你的,大法師父都能給你,這樣發了一天正念後,同修大姐還是吐血。

等第二天發正念時,我就嚴肅的正念清除干擾迫害同修大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絕不允許邪惡肆無忌憚的迫害同修。同修大姐正念很足,多難受也和我們堅持學法煉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再加上我們整體同修的無私付出,同修大姐漸漸的吐血止住了,等第三天,就徹底好了。大法再一次讓我們見證了他的神奇。

整體配合 整體提高

最近,我們鄰鄉一位女同修B闖過了生死關,同時也讓眾生見證了大法起死回生的神奇。

當時情況是這樣的:時間是還沒吃早飯的時候,我們有三位同修在場,還有B同修的丈夫(未修煉,很支持大法)及其姐姐、侄媳婦。她姐姐近幾日才徹底明白了大法真相。

開始B同修躺在床上,和我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就念不出聲音了,只是直直的睜著兩隻眼睛,面部也沒表情了,而且在慢慢的變僵。她姐姐叫著B同修的名字說:「你沒事,你有你李洪志師父保護你,救你呢!以前我不相信,現在我真心相信大法好了,我知道你聽的見我說話(這時,B同修微微的點了點頭)。」說完,就大聲的發自內心的和我們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有她侄媳婦也一直和我們念。

我不時的在B同修耳邊提醒:我們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歸師父管,歸大法管,不歸三界管。後來,B同修就出現人要離世時的假相狀態,大張著嘴舌頭彎著,半天一口氣。

這時進來一位六十歲左右的老頭,看看B同修,就出去了(後來得知他是村裏主持喪事的)。B的嫂子同修來了,把我叫到一邊,小聲的對我說:他們在老宅操持後事呢(指常人在準備人死後的事項)。我說:沒事,誰說了都不算,咱師父說了算!

等我們回到B同修身邊時,她已沒有了反應,任憑怎麼叫她,摸她的臉、手,都沒有任何的知覺。我們一直求師父,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一直立掌發著正念。慢慢的,B同修有了點反應,讓她動動眼,她也能微微的動動。直到她娘家哥哥趕到,呼喚她的名字,她才「哇」的一聲哭出聲音。 我提著的心一下落了地,終於好了,沒事了。大法再一次展現了他的神奇。

B同修的親朋好友,左鄰右舍的都陸續趕來看望。B同修為了讓親朋們都放心,坐起來吃了一大碗熱麵湯,又說又笑的告訴親朋:「我沒事了,我又回來了,沒事了,我有師父!我有師父呢!」有的眾生也是讚不絕口:還是大法神奇!大法弟子跟平常人是不一樣。剛才還那樣,現在沒事了,還吃一大碗麵!沒見過,沒見過。

過後,B同修跟我們談體會時說:那一刻,她連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的力氣都沒了,別人說甚麼都知道,她清楚自己不行了,但思維清晰一點不亂。就想來去由師父安排,我是來救眾生的,這樣走了就毀眾生了,就又回來了。

通過這件事,同修們也都有所提高。嫂子同修說:「我不知道別人,這回我是真信師父了。」我自己也找到了根本執著──恐懼心。還有我們整體在一遍一遍齊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時候,親身體悟到的大法賜予眾生的那種殊勝、美好和眾生無限敬仰法從而想同化法勢不可擋的那種氣勢!真是用語言無法形容。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如何輔導〉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